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08章 趁人之危

第808章 趁人之危

    眾人進入第八層,在驚嘆這里的神奇的同時,一眼就看到了混沌木建造的巢穴,因為它太過非凡了,混沌氣繚繞,巨大無比,神霞瑞彩籠罩著它,內部仙光涌動,同時還有經文聲音響徹。

    這樣的地方,想要不吸引人注意都很難。

    “難道說有人在里面飛升嗎?怎麼會有這般景象。”人們忍不住驚呼道,所有的年輕至尊都是眼前一亮。

    “不可能,應該是當初有真仙在這里修行,留下的烙印吧。”另外一人說道。

    “不!不對!好像是……有人在里面修行,是一個真的人,活生生的人,在那里閉關!”突然,一位少女驚呼道,現了異常,激動的指著那里說道。

    因為烙印和真人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此刻,人們望向那混沌木巢穴之中,有些人修煉有非凡的瞳術,一眼就看出來了,那確實是一個真人,一位白衣少年在里面修行,正在誦經。

    “恩?”畢月羞則是黛眉一簇,眸中同樣有神光乍現,望向那里。

    “是他!”

    很快的,凌霄河凌煙的眼中都露出了陰沉之色,因為他們認出了孫聖。這個少年他們自然不可能忘記,印象太深刻了,曾經讓他們飽受屈辱,連做夢都想要將其鎮壓,斬下他的頭顱。

    此刻,仇人就在面前,佔據了一處造化之地,安心的修行,這讓凌霄河和凌煙的眼楮都紅了。

    “果然藏在這里,呵呵呵,尋來全不費工夫。”蒙奇笑了笑,眼神冷冽,背後一對潔白的羽翼綻放出鋒銳的光芒。

    “是至尊大典上的那個少年。”其他的年輕至尊也紛紛認了出來,因為孫聖現在太有名了,很多人都認識他,雖然剛到神域不久,但他的名號卻在年輕至尊中流傳。

    “呵呵呵呵,這就是那個至尊之嗎?”有人這般說道,皮笑肉不笑,眼神中流動著不善的光芒,顯然這並不是恭維的話,而是在諷刺。

    “哼!”

    這時候,畢月羞冷很一聲,上前邁出一步,雖然這是個嬌滴滴的女,但此刻身上卻散出格外強大的氣息,呵斥道︰“那個少年,是誰準許你在這里修行的,滾出來!”

    顯然,畢月羞剛剛出關,並不知道孫聖和伊莫青的約定。

    這時候,一位太神廟的修士走過來,在畢月羞的耳邊說了幾句,這位美麗女的臉色變幻不定,眼神中閃過一抹不可思議之色,應該是了解了前因後果。

    她一開始並不知道之前生的事情,本來畢月羞還是在閉關的,不過各族年輕至尊到來,太神廟卻沒有個有頭有臉的年輕人出來,故此太神廟的元老提前讓畢月羞出關,匆匆趕來,所以還不了解之前的事。

    現在,她知道了,不禁有些驚疑不定。

    “竟然有這種事情。”畢月羞說道,美麗的眸中,閃過一抹冷色。

    “既然他在這里,那麼正好,有些事情該有個了解了。”凌煙率先站出來說道,身上涌動出耀眼的光澤,隱約之中,一頭銀白色的仙凰飛了出來,守護在她的身邊。

    凌煙素來有“銀鳳凰”的美稱,這是對她實力和相貌的認可,她邁步走出來,銀光耀眼,化作一些神秘的符號,籠罩在她的身體周圍,宛如伴隨著煙霧的仙一般迷人。

    眾人心中一動,看樣凌煙要動手了,一些熟悉內幕的人都知道,凌煙和凌霄河都曾在囚戟之地吃過這個少年的虧,當時他們法力受到了壓制,被這個少年挫敗過一次。

    對于他們這種年輕強者來說,哪一個不是把自己的名聲看的比格外重要,怎能容忍這樣的恥辱?只要有機會,他們一定會一雪前恥。

    而且,眾所周知,這個少年修煉有聖體之法,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紫凰族和聖體之間的淵源頗深,即便是他們沒有任何仇怨,只要是聖體出世,紫凰族都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將其打殺掉,絕不會容忍對方成長起來。

    “要我先來嗎?”凌霄河說道,也忍不住要出手。

    “我來鎮壓他,你來斬下他的頭顱。”凌煙說道。

    凌霄河會心一笑,點了點頭,此刻,在他們眼中孫聖就如同板上魚肉一般,仿佛只要他們出手,一定便可以將這個少年拿下,順理成章一般。

    “他在閉關,我們這麼做不合適吧?有趁人之危的嫌疑。”突然,有人開口說道,是和龍吟雪站在一起的那名女,看不清楚相貌,但卻生的人高馬大,少有女人可以長成這個樣。

    歐陽菲菲!

    這是一個听名字很美麗,很動人的字眼兒,但是,與這名女的外形卻完全不搭噶,像是兩個極端一樣。

    只不過,看到她,一些年輕至尊都忍不住臉色凝重,即便是凌煙都是如此。

    因為這個歐陽菲菲,是個出了名的煉體者,雖然是女,走的卻是陽剛霸道的路線。這和她的血脈有關系,這一族的人,都是天生的煉體者,走煉體路線,成就是普通人的十幾倍甚至是數十倍都不止。

    此刻,歐陽菲菲這麼說,凌煙頓時冷漠的回過頭來,道︰“對付這種人,需要講究這麼多嗎?當初在囚戟之地,他不也是仗勢欺人嗎?”

    歐陽菲菲沒有再說話,她雖然外表粗狂,十分豪邁,但卻安靜的人。

    “可是……我族的高層說過,不得再對此人出手,雖然我們也對他恨之入骨,但萬一高層怪罪下來怎麼辦?”有一位太神廟的修士說道,隱約中有些擔心,轉頭望向了畢月羞。

    畢月羞眼神閃爍,微微一笑,道︰“這是人家紫凰族的恩恩怨怨,我們不插手就是了。”說著,遞給凌煙一個會心的笑容,兩位女達成了一致。

    凌煙微微一笑,邁步向前,望著前方混沌木建造的巢穴,她的眼中也閃過一抹炙熱,這確實是修行的好地方,可惜現在便宜了自己的仇人。

    “帝聖,我來了,你還要躲著不見嗎?今日我們來清一清所有的恩怨。”凌煙開口說道,像是一位籠罩著銀霞的仙一般,美麗動人,但卻充滿了肅殺之氣。

    前方,混沌氣彌漫,孫聖盤坐在那里,睜開了雙目。

    銀色的瞳孔,宛如寶石一般,射出聖潔的光輝,他這一睜眼,仿佛天地都亮了一樣。

    眾人一驚,尤其是之前見過孫聖的人,都忍不住心中一動,感覺這少年變得與眾不同了。

    他本來是黑色的瞳孔的,怎麼變成了銀色的瞳孔,而且如此的不凡,眸聖潔,瞳孔中浮光流動,像是有銀白色的火焰跳動一般。

    有些人是第一次見到孫聖,也不禁動容,原來這個少年是如此的清秀凡,尤其是那銀色的眸,分外迷人,即便是一些在場的享有“年輕至尊”美稱的少女,平日里目空一切,此刻都不禁有些著迷。

    “呵呵呵,我道是誰,原來是手下敗將來了。”孫聖盤坐在那里,冷笑道。

    這是裸的嘲諷,尤其是對凌煙和凌霄河來說,他們不會忘記當初在至尊大典上受到的屈辱,尤其是大墳深處,凌煙被孫聖一腳截斷肉身,那幾乎成為了她這段時間的噩夢,每次想起,都恨得渾身哆嗦。

    “大言不慚,滾出來!今日我將以我雙手,洗刷所有的屈辱。”凌煙說道,翩翩而立,美麗動人。

    “哥在閉關,可沒工夫搭理你們。”孫聖說道,再次閉上了雙眼,安靜的盤坐在那里。

    他確實到了緊要關頭,不能被打擾,如果現在中止的話,那就前功盡棄了,而且對自身的傷害也是極大的。

    “怎麼?不敢了嗎?”凌煙冷笑,露出嘲諷之色。

    “隨你怎麼說,哥沒工夫陪你玩。”孫聖說道,不再理會,安靜的盤坐在那里,身上一片片仙霞涌動,格外不凡。

    “他確實在閉關的緊要關頭,疑似快要突破了,這個時候最忌諱被打擾了。”有人說道,知道孫聖沒有撒謊,但卻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也許現在……是出手的最佳時機。”另外一人說道,眼中閃過冰冷之色。

    “哼!以為躲在那里就拿你沒辦法了嗎?”凌煙冷笑,果斷出手了,她伸手接引,演化出強大的手段,一片銀光交織,化作了一根仙凰羽,猶如絕世仙劍一般鋒銳。

    “今日不斬你頭顱,誓不罷休,誰來都阻止不了。”凌煙說道,貝齒緊咬,殺意倍增。

    “錚錚錚!”

    下一刻,那口仙凰羽化作的神劍斬落下來,帶動可怕的劍光,劈開天地,朝著孫聖所在的混沌木巢穴斬了過去。

    “嗡!”

    但是,出乎預料的,這混沌木巢穴卻突然暴涌出強烈的混沌之光,宛如封天鎖地一般,將那里化為獨有的領域。這一劍劈上來,絲毫沒有影響到里面的孫聖,這種攻擊,被混沌木散的光芒給阻擋住了。

    “沒用的,如果他真的死了心的躲在里面,我們奈何他不得,那是混沌木構建的地方,有一絲混沌法則在里面,即便是神級高手都很難打破。”這時候,畢月羞站出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