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10章 決戰公證人

第810章 決戰公證人

    “臥槽!什麼情況!”

    此刻,全場嘩然,誰也沒有想到會生這樣的事情,明明那個少年在混沌木巢穴中閉關,怎麼突然出現在上空?

    “轟隆!”

    孫聖撕裂虛空而來,二話不說,同樣的一腳踩落下來,黑色的長飛舞,銀色的瞳孔釋放出聖潔的光芒,比寶石還要絢爛,他一腳踩落下來,同樣演化出巨大的腳掌印,踩踏虛空。

    剛才,凌霄河用這種姿態羞辱他,孫聖現在以同樣的手段還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而且這一腳,更加恐怖,仿佛天塌了一樣,乾坤崩塌,虛空浸滅,可怕的腳掌朝著凌霄河狠狠地壓落下去。

    “你……”凌霄河完全沒想到會生這樣的事情,抬頭望去,臉色大變,那可怕的大腳掌,像是一座神荒山脈一樣,勢不可擋。

    當即,凌霄河動用了可怕的仙凰法,一頭仙凰飛出,十分真實,活靈活現,逆沖高天,想要把這巨大的腳掌給崩碎。

    這一擊,相當的恐怖,一般人絕對抵擋不住,凌霄河也怕了,雖然表面上對孫聖嗤之以鼻,但當初囚戟之地的事情,也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故此,凌霄河一上來就全力以赴了,展現出自己最強的手段,想要一口氣轟殺孫聖。

    “轟!”

    但是,出乎預料的,孫聖這一腳落下,強大無匹,那腳掌之上,聖紋彌漫,釋放出耀眼的光。

    “啊!!”

    凌霄河慘叫一聲,那頭仙凰當場被孫聖一腳從空中踩壓下來,包括凌霄河在內,全都被這一腳給鎮壓下來,“轟”的一聲趴在了地上,鎮壓出一個大坑來。

    尤其是那頭仙凰,神采奕奕,威風凜凜,身上籠罩著神聖的光,他是那麼的不可侵犯,神聖莊嚴,是天地間至強的生靈演化,但此刻卻狼狽的被一腳踩在那里,撲騰著,狼狽如土雞。

    “這……”

    這一幕,實在是讓人震撼,尤其是看到仙凰被一腳踩下來,鎮壓在地上,更是讓人覺得夢幻。那可是傳說中的生物啊,即便不是真的,是法力演化出來的,但也是仙凰法的至強之力,神聖不可侵犯,怎能被人一腳踩下?

    凌煙的眼中都快噴出火來,這是裸的羞辱啊,仙凰法一下被人鎮壓了,而且是以這種姿態,就像是當眾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一樣。

    是聖體之力!

    凌煙心中驚訝,他知道,孫聖的聖體之力一定進階了,那聖紋變得與眾不同了,不再如當初一般若隱若現,估計孫聖現在的黑銀瞳,就是因為聖體進階的緣故。

    此刻,其他人也震撼莫名,為什麼會?那個少年明明在混沌木巢穴中閉關,怎麼突然出現在那里的。

    “快看!混沌巢穴中那是……”這時候,人們震驚,指著那混沌巢穴中,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在那里,混沌之氣繚繞,一個少年盤坐在那里,和孫聖一模一樣,但是慢慢的,那道身影逐漸變得虛淡,最後半透明,消失在了里面。

    “是法力留下的一縷烙印!原來,他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出來了,留下來一縷烙印讓我們誤以為他還在閉關。”眾人說道。

    同時,又為凌霄河感覺到惋惜,他太大意了,沒有看明白就擅自沖了上去,結果被孫聖得逞,一腳踩了下來,當場被鎮壓,連反抗都不能。

    一時間,眾人不禁驚嘆,這個少年真的是好家伙,明明已經出關了,卻不顯露,埋伏在那里,坐等收網,之前別人罵的這麼難听,他都忍住了。

    “啊!!”

    慘烈的叫聲響起,凌霄河被一腳踩在下面,動彈不得,饒是他法力如何驚人,也根本無法反抗,像是被一座神荒山脈給壓住了一樣,肉身都裂開了。

    那法力演化出大腳上,聖紋彌漫,金黑色的紋絡格外的清晰,涌動出可怕的力量。

    “啊!!小丑!你卑鄙!出手偷襲!”凌霄河大叫著,這種屈辱太大了,又一次被孫聖鎮壓,讓他想到了之前在囚戟之地的屈辱,今日又生在他的身上。

    尤其是,之前他大張旗鼓的說要鎮壓孫聖,而且是一只手,甚至一腳踩在孫聖閉關的頭頂上當面羞辱。

    結果現在,自己被對方一腳鎮壓的無法動彈,肉身都快被踩爆了,這是紅果果的打臉啊,讓凌霄河無地自容。

    “放開他!”凌煙走出來,眼神凌厲,氣息可怕。

    孫聖立在虛空中,白衣出塵,黑色的長飛揚,銀白色的眸聖潔燦爛,似是照亮了乾坤一般,他風采凡,相貌清秀,疑似一位真正的少年仙人,不可匹敵。

    “你說放就放?你算老幾啊,剛才不是喊著要鎮壓我的嗎?現在我出來了,你欲如何?”孫聖颯然笑道,腳下用力,“轟”的一聲,那法力演化的腳掌印力量更加強大。

    凌霄河在孫聖腳下慘叫,肉身徹底被碾滅了,他的紫府光,被一件器具保護著,但依然無法逃脫,被死死的鎮壓住。

    凌煙臉色陰毒,道︰“帝聖,是個男人就公平較量,只會投機取巧,算什麼真本事,簡直有辱至尊之四個字。”

    孫聖冷笑道︰“這句話我都快听煩了,自己不行,就要埋怨不公平,弱者只會找理由。”

    “你覺得自己很強嗎?”這時候,蒙奇也說話了,雖然和凌煙他們關系不怎麼樣,但此刻也看不慣孫聖的嘴臉,呵斥道︰“公平較量,你又是誰的對手?當初在囚戟之地,眾人法力都被壓制,你借助聖體之力取勝,覺得很了不起嗎?剛才更是出手偷襲,為人所不恥!”

    孫聖眯起眼楮,看著這個人,此人他並不認識,但卻對自己十分的敵視。

    但是,孫聖懶得問他是誰?既然對自己飽含殺意,那就是敵人了。

    “帝聖,現在你我公平一戰,如果你依然勝出,我無話可說。”凌煙說道。

    她現在十分的自信,雖然距離當初至尊大典不過幾個月的時間,但凌煙身上已經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她變得更強了,原本是是天人五段,現如今已經是天人七段。

    看樣,當初在囚戟之地受到的屈辱,成為了她的動力,讓她變得更強,也許現在都已經越凌霄河了。

    “只是決出勝負未免太小家氣了,我們修道者逆境而上,在大環境之下要勇于斗爭,既然是決戰,那就是生死之戰,決出生死。”這時候,畢月羞開口了,朝著孫聖看了一眼,眼中流動著冷漠的光彩。

    “沒錯,生死激戰,沒本事的話,修什麼道,勝者生,負者死!”其他幾位年輕至尊也跟著大聲叫道,對凌煙很有信心,在那里鼓噪。

    凌煙虛空而立,籠罩著神霞,這一刻她是強大的,眾望所歸,像是一位鳳凰天女一般,手中一晃,一口鳳凰仙金鑄造的神劍出現在手中,點指著孫聖,道︰“生死一戰,可好?是個男人你就接受,不要惺惺作態,令人作嘔!”

    這是一種極端的挑戰,不容拒絕,凌煙步步緊逼,看樣今日是不和孫聖打上一場,她是不會死心的。

    孫聖冷冷一笑,道︰“看來你對自己很有自信,好,生死一戰,只有生死,沒有勝負,但我需要一個公證人。”

    “懶驢上磨屎尿多,不敢就不敢,哪來那麼多借口。”那些凌煙的追求者一個個冷笑,譏諷的說道。

    “我來做公證人。”這時候,畢月羞說道,站了出來,美麗動人,眸如星辰一般絢爛,十分的迷人,即便是蒙著一層輕紗,依然能感覺的出來,這是一個十足的美人兒。

    “你算老幾?”孫聖挑了挑眉毛說道。

    “你……”

    這句話,頓時把畢月羞揶揄的不輕,她可是太神廟的天之驕女啊,年青一代的第一人,身份何其的高貴。由她來做公證人的話,相信沒有任何人會說什麼。但誰知道,這個少年竟然蹦出來這麼一句話,這可是當眾打臉啊,讓畢月羞的臉色很不好看,眼中浮動殺意。

    “你幾個意思?不敢打嗎?”畢月羞說道。

    孫聖笑道︰“單純的信不過你而已,不如……小美人你把面紗摘下來,讓我看看長得怎麼樣,如果看著還順眼,讓你做公證人也可以。”

    “這……”

    眾人無語,這家伙,什麼時候竟然還想著調戲人,而且還是調戲畢月羞這位天之驕女,這膽未免太大了,畢月羞的身份豈是可以輕易褻瀆的?

    “這位小兄弟,不介意的話,我來做你的公證人如何?”這時候,歐陽菲菲說話了。

    “恩,我們也來做公證人吧。”旁邊,還有一對年輕男女,看似關系十分密切,不是道侶就是兄妹,此刻也開口說道,要做孫聖的公證人。

    這一次,孫聖沒有什麼意見,點了點頭,這幾個人,對他都沒什麼敵意,而且孫聖還看到龍吟雪在那里,與歐陽菲菲站在一起,想必是可以信得過。

    “好!既然如此,那便戰吧,生死之戰!”凌煙喝道,強大的法力氣息驚人,天人七段的修為,讓其他的年輕至尊都望塵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