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16章 天人八段

第816章 天人八段

    當年,因為一部《帝龍經》,改變了龍吟雪的命運,讓她從此走上了一條特別的道路。

    當初相遇龍吟雪的神元分身時,孫聖就隱約的了解到過,龍吟雪想要以人身化龍,她從《帝龍經》著手,走出了一條路來,而且修出了真龍法力。

    只不過,龍吟雪究竟將真龍法修出了多少,孫聖不確定。

    “你所修的真龍法,是完整的嗎?”龍吟雪問道。

    這一點,孫聖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道︰“我不確定,這條路是我自己走出來的,雖然得利于真龍法,卻沒有按部就班的去模仿。”

    這是實話,孫聖的真龍法,一直是他自己在摸索,他沒有得到太古真龍的法門,他只是從龍形法力一步步自己修上來的。

    “我也修出了真龍法,希望我們能夠交換心得。”龍吟雪說道,這是她的目的,想要從孫聖那里得到有用的東西。

    當然,她也不會吝嗇,知道孫聖和自己走的是同樣的路線,所以這是一種互補互助的方法,雙方交換在這條路上的心得,可以共同成長。

    “額……”孫聖無語,道︰“雖然這樣很公平,不過我還是想問問,我還有別的好處嗎?”

    他的性格本來就是如此,甚至可以說是一毛不拔,對待朋友,他當然可以大方。

    只不過,孫聖和龍吟雪分開了這麼久,彼此都有了自己要追求的道,都有自己的目的,他現在有點不確定自己和龍吟雪的關系是否還如從前,畢竟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而且就算是在當年,他和龍吟雪的關系也不見得好到哪里去,不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不想泄露自身太多的底牌。

    這一次,龍吟雪很沉默,直到過去了良久,她才嘆了一口氣,道︰“你還是那麼雞賊,我可以告訴你關于麒麟之的一些詳細細節。”

    聞言,孫聖心中一動,趕緊四下看了看,這可是個大情報啊。

    龍吟雪看了孫聖一眼,心事重重,道︰“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意思?不是說關于麒麟之的消息嗎?難道有變故?”孫聖不禁愕然。

    “不,是……和唐媚有關系。”龍吟雪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這一下,孫聖整個眼楮都瞪直了,內心瞬間驚濤駭浪起來,道︰“唐媚!你說和唐媚有關系,到底是怎麼回事!”

    龍吟雪說道︰“我不是很確定,但是我在朱山看到了唐媚,她的身邊跟著一頭小麒麟,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真的麒麟之,但是唐媚和這件事有關系。”

    這句話,讓孫聖一瞬間想到了很多,唐媚出現在了朱山,身邊跟著一頭小麒麟。

    這不禁瞬間讓孫聖想到了當初封存唐媚肉身時的那口神鼎,在那里面的確有一頭小麒麟,是雷電精華所化,難道說那是麒麟之,自己早在下界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了?

    這不可能啊!

    孫聖無法理解,那口神鼎的確很神秘,但那頭小麒麟的確是雷電精華所化,不可能是活著的生靈,雖然當時他也看不透。

    “這里面肯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唐媚身上應該生過什麼,看來只有找到她才能明白。”孫聖說道。

    “唐媚對你很重要,她的消息,相信可以換取你的真龍法吧。”龍吟雪說道。

    “恩,改天我們研究一下。”孫聖說道。

    確實,沒有什麼比關于唐媚的消息更重要了,單單是這一則情報,就算讓孫聖無條件的貢獻出真龍法都可以。

    ……

    次日一大早,孫聖盤坐在一座靈峰上靜修,龍吟雪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這一夜,孫聖想了很多,龍吟雪送來的情報十分重要,這一次進入朱山,孫聖志在必得,一定要找到麒麟之,因為可以獲取唐媚的信息。

    他的心澎湃了一個晚上,最後平息下來,堅定了自己的目標。

    他來到神域,除了要尋找青牛、帝九之外,那便是尋找唐媚的下落,眼下帝九和青牛應該是都進入了那片古地,暫時找不到他們。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唐媚的下落,他怎能放棄?

    “轟!”

    突然,天地悸動,在太神廟的某個地方,一尊法相騰空而起,那是一位老者,氣息十分的可怕。很快的,一股強大的氣息鎖定住了孫聖,讓孫聖瞬間從靜修中甦醒。

    “恩?是他!”孫聖冷笑道,這老者是紫凰族的那個人,之前在囚戟之地曾百般的想要鎮壓他。

    “小,還能安心修煉,老夫不將你挫骨揚灰,誓不為人!”這位老者大聲喝道,眼中滿是憤怒的火光。

    看樣,紫凰族已經知道凌煙的死了,這根本不可能瞞得住,現在這位紫凰族的老者坐不住了,損失一位天之驕女,讓他痛心疾,滿腔殺意。

    “你們還會說點別的嗎?”孫聖冷笑道。

    “猖狂之徒,你殺我紫凰族天之驕女,手段歹毒,其心可誅,老夫豈能饒你,今日讓你陪葬!”那紫凰族老者說道,法力驚人,震動蒼穹,他的法相騰空而起,要撕裂高天。

    “我和凌煙是生死之戰,有公證人在場。”孫聖說道。

    “什麼公證人?老夫沒有看見,只知道你殺了我族的傳人,老夫要讓你抵命!!”這位紫凰族的老者怒不可及,根本不由分說,法相朝著這里走來,要以法相出手,鎮壓孫聖。

    “這位前輩,你不該如此,昨日是凌煙親口提出來的生死之戰,我們都可以作證。”

    就在這時,另一座靈峰上,歐陽菲菲走出來說道,她是公證人,最有話語權。

    “沒錯,我們親眼所見,而且做了公證人,是凌煙起挑戰在先,帝聖被迫應戰,紫凰族是帝族,我相信應該不會輸不起吧。”梁軒和符立媚也出現了,他們兩個也都是公證人。

    “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一下畢月羞。”符立媚說道。

    “放肆!你們幾個後輩,要阻攔老夫不成?老夫誰都不問,你讓他死!”紫凰族的老者說道,殺意驚天,而且直接出手了。

    “轟”的一聲巨響,虛空當場浸滅,這位紫凰族的老者探出一掌,朝著那座靈峰上的孫聖抓去,似是想要以同樣的手段捏死孫聖,為凌煙報仇。

    孫聖眼中滿是冷冽之色,他一開始就對這名老者沒什麼好印象,這是一個典型的倚老賣老的角色,仗著自己的輩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欺凌後輩幾乎是家常便飯,只有高手出面,他立刻就變得唯唯諾諾,躲藏起來。

    這種欺軟怕硬的人,即便是他輩分再高,也不會得到什麼尊重。

    “前輩請息怒!”歐陽菲菲、梁軒和符立媚等人全都是臉色一變,沒想到這位紫凰族的老者這麼干脆,說動手就動手,絲毫不問原由。

    “給我去死吧!聖體不該存在這個世上!”紫凰族老者殺意濃重,大聲喝道,一掌朝著孫聖拍了過去。

    這是一位神級強者,實力可怕,震驚天地,這一掌蘊含的法力何其龐大。

    “老東西!倚老賣老,你算什麼,也敢跋扈!”孫聖怒了,黑倒豎,瞳孔中銀光乍現。

    “鏗鏘!”

    下一刻,孫聖從脊梁骨處抽出了一口寶劍,光芒奪目,聖光繚繞,上面銘刻著金黑色的紋絡,赫然是聖道王劍,孕養在聖體中的最強之劍,是孫聖最強有力的殺傷武器。

    孫聖騰空而起,一劍劈了上去,截斷虛空,劍光照耀天地,那只大手被他一劍從中間劈開,蕩然無存,將其斬滅的一干二淨。

    “什麼!”

    “你……”

    這一下,許多人都震驚,這可是神級強者的一擊啊,何其可怕,天人境想要抵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孫聖竟然能一劍斬斷對方的攻擊,這太不可思議了。

    就連那位紫凰族的老者都很驚訝,沒想到孫聖能有這種力量,此刻瞳孔中滿是震驚和殺意。

    孫聖提著聖劍沖天而起,立在空中,此刻,他的體內,傳來風雷之聲,體內有一團團光束炸開,每一團光束炸開,孫聖的氣息都會壯大一截。

    “他在突破!”歐陽菲菲等人驚呼道。

    這一次孫聖出關,他的修為境界突破到了天人六段,但他依然在壓制。孫聖利用了眾多的修煉資源和一枚真仙火種,遠非抵達天人六段可以企及的,他其實還可以突破,只不過壓制住了。

    此刻,面對這位紫凰族的老者,孫聖不再隱瞞,修為沖刺上去,一瞬間,連跨兩大境界,修為直線上升,抵達了天人八段。

    天人八段!

    這個結果,讓歐陽菲菲等一些年輕至尊都驚呼不已,在各族的年輕至尊當中,能有如此修為的有幾個?

    多少人為了提升修為,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價,苦苦修行,天資不行的,只能靠著歲月的積累,有的人在天人境可能要磨礪數千年之久,一些老輩人物,天資耗盡,可能永久的停留在天人境了。

    對于普通人來說,每一次突破,不亞于一次生死考驗,是人生的大事。

    但現在,這個少年,竟然這麼任性的突破,修為境界對他來說,似是跟過家家一樣,說突破就突破,一點都不顧及別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