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20章 出發朱山

第820章 出發朱山

    洞府內,孫聖和龍吟雪對面盤坐,此刻洞府內被孫聖設下了強大的封印,這里的氣息絲毫不會外泄。

    當即,兩人全都運轉真龍法,孫聖的額頭上,一對晶瑩的龍角鑽出來,宛如珊瑚樹一般,那是真龍法抵達一定境界的象征。

    此刻,在孫聖催動真龍法之下,一條蒼青色的大龍從他的體內鑽了出來,纏繞在其軀體上,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張牙舞爪,每一片龍鱗都清晰的顯化出來,一股強大的真龍之威彌漫整個洞府。

    幸虧孫聖提前設下了封印,如若不然的話,這股龍威絕對要震驚整個太神廟。

    而另一邊,龍吟雪同樣盤坐,難以遮掩其曼妙的身形,她體態婀娜,青絲飛舞,此刻竟然有一條白龍從她的體內飛出,纏繞在其曼妙的軀體上,神聖不惜,宛如一頭聖龍一般。

    這是孫聖第一次看到龍吟雪的真龍法,與自己的真龍法相似,但又有明顯的不同。

    孫聖的真龍法,起源于最先修出的龍形法力,最後更是攝取真龍氣機煉成的。

    而龍吟雪的真龍法,則是起源于《帝龍經》據說那是和太古真龍有關的法門。

    也就是說,孫聖的真龍法,是自己修出來的,而龍吟雪的真龍法,則是真正繼承了太古真龍的傳承,那部《帝龍經》和太古真龍關系重大,可能是這一脈中的真正傳承,但也只是猜測。

    但是可惜,《帝龍經》是殘缺的,只有其中的一部分,如果能夠完善的話,說不定真的能讓凡人化龍,沖飛九天。

    兩條龍在洞府中飛舞,宛如水乳交融一般,空氣中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兩種真龍法在交合,盡顯玄妙之處。

    這一刻,孫聖和龍吟雪都沒有保留,將真龍法盡數施展,從這真龍法之中,他們雙方都能明白其中的至理,感悟里面的玄妙。

    這種好處,不管是對孫聖還是對龍吟雪來說,都是巨大的,能讓他們在真龍法上有絕妙的領悟,能令此法的境界水漲船高,說不定能再次做出突破。

    最後,兩條龍回到了各自的體內,孫聖和龍吟雪睜開眼楮,目光灼灼,顯然都有了感悟。

    “如何,有什麼領悟?”孫聖問道。

    “與我的法,有太多不同之處,一種法,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奧義。”龍吟雪說道,美眸中閃爍著異彩,看樣確實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孫聖說道︰“每一種法,個人的領悟都不同,這和個人的資質、經歷以及成長都有關系,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竟然能把真龍法修到這種程度,了不起。”

    這句話,孫聖一點也沒有做作,他確實很佩服龍吟雪,龍吟雪和自己不一樣,是真正的凡人血脈,是從世俗界的一座小城之中走出來,卻能一步步成長到至今,確實很了不起。

    但是,也可以想象,龍吟雪也一定吃了不少的苦,一個人走上化龍的道路,一定冒險嘗試過很多事情,去過很多可怕的地方。

    “恩,多謝你成全,改天我再過來。”龍吟雪說道,起身離開。

    ……

    接下來的時間,十分平靜,歐陽菲菲沒有再找孫聖,基本上要商量的事情都已經商量完了,只要準備完畢,便可以啟程。

    孫聖利用這段時間充實自己,龍吟雪幾乎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找她一次,兩人共同參悟真龍法,導致外面傳得沸沸揚揚,都知道孫聖和這位白衣龍女關系莫測,兩人時常在洞府中一待就是十幾個時辰,這不引人閑話才怪。

    甚至,外面開始對孫聖評頭論足,有一些好事者和不懷好意者,將孫聖貶低的乏善可陳,敗壞他的人品,甚至把他評判為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什麼濫情啊,什麼朝三暮四,什麼薄情寡義啊,什麼心猿意馬啊,總之這樣的詞語全都蓋在了他的身上。

    孫聖心中這個氣呀,他知道一定是畢月羞的那些支持者在外面散播風聲,就像是想要把他塑造成一個徹頭徹尾的人品敗壞的人。

    “粉絲的力量真的是太無窮了,尤其是腦殘粉的力量。”孫聖無語道。

    不過他不在乎這些,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實力才是真的,人品好壞他不在乎,謠言止于智者。

    ……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很快的,一個月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很多人都已經準備出,前往朱山那個地方,去尋找麒麟之的下落。

    歐陽菲菲他們也準備的差不多了,告知孫聖,這幾天就可以起程。

    這一天,孫聖走出洞府,即將啟程前往朱山,讓他莫名的期待,他期望能夠找到唐媚的下落。

    “小友,幾日不見,神清氣爽啊。”坤雲老祖來了。

    “哎喲臥槽”

    孫聖掉頭跑回了洞中,連忙關門,但最終還是快不過坤雲老祖,坤雲老祖直接出現在了孫聖的洞府中,手掌一揮,一套茶具出現在石桌上,正坐在那里飲茶。

    “呵呵呵呵,小友別擔心,老夫只是找你來喝茶的,先不談聯姻的事情。”坤雲老祖說道。

    “你自己說的哈。”孫聖陰沉著臉走過來,坐在坤雲老祖的對面。

    “請。”坤雲老祖說道。

    “沒下藥吧,比如說催情散什麼的……”孫聖有些擔心。

    坤雲老祖頓時臉色 黑氣來,道︰“小,你不要太過分了,你把老夫當成什麼人了,怎麼說老夫也是太神廟的老,能做出這種事情?我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孫聖無語,道︰“很難說,我可是良家純男,前輩你也不要壞了我的名聲。”

    “你的名聲早就被敗光了。”坤雲老祖說道,看來這些天外面生的事情他是了如指掌的。

    接下來,坤雲老祖和孫聖大談特談,天南海北的聊,孫聖見對方沒提那件事兒,便虛心請教一些事情,畢竟他對神域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尤其是關于朱山的。

    坤雲老祖也不吝嗇,他地位崇高,活了好幾萬年了,自然是見多識廣,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訴了孫聖。

    最後,繞來繞去,不出孫聖所料,坤雲老祖又繞到了先天道體的上面,在為孫聖講述先天道體的來歷。孫聖一陣無語,這老家伙果然還沒放棄啊,又來做自己的思想工作。

    “對了前輩,九天塔的事情研究的怎麼樣了?”孫聖趕緊找了個機會岔開話題。

    “九天塔伊前輩和各族的人都在研究,但是沒什麼太大的進展,這次也想問問你,當初小友將九天塔從囚戟之地中扛出來,是否真的現了里面的秘密?”坤雲老祖說道。

    這個問題,孫聖要小心的回答,這些老家伙,都老的成精了,可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和地獄魔神的關系。

    “九天塔的秘密……這我倒是真的沒有現,那可是一件仙器,晚輩涉及不到,當初純粹是硬扛出來的。”孫聖說道,眼楮都不眨一下。

    “恩……其實也倒不是沒有一點進展,伊前輩說,這九天塔內,可能有一個極其強大的生命,只是無法取得聯系。”坤雲老祖端起一杯茶說道。

    孫聖心中冷笑,果然,對方想要套自己的話,看自己對九天塔了解多少。

    當即,孫聖開始胡謅八扯,掄起說瞎話來,孫聖可是眼楮眨都不眨一下的,能從天南說到海北。

    結果,他和坤雲老祖交談了一個時辰,坤雲老祖愣是沒有從孫聖那里得到一丁點的情報。

    “老夫告辭了,關于那件事……還是請小友認真考慮,太神廟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坤雲老祖說道,他沒有強行逼迫孫聖,因為這件事是逼迫不來的。

    即便是孫聖答應了和畢月羞雙修,即便是兩個人真的生了關系,但如果孫聖不動用聖體之力,依然對畢月羞沒有任何幫助。

    一眨眼,又是兩天的時間過去,就在這一日,終于到了出的日。

    其實這些天來,已經有很多人在行動了,孫聖他們算是比較晚出的了。

    一艘古戰船橫在虛空中,這是一艘青銅鑄造的戰船,袑騑陷部A看上去有些年頭了,上面有許多刀痕箭孔,顯然是經歷過殘酷的大戰遺留下來的。

    這麼一艘古戰船,像是剛從什麼古遺跡中挖出來的一樣。

    歐陽菲菲說道︰“這是我廢了好大的力氣借來的,是我族一位前輩的命根,這戰船能出入任何生命禁區和遺跡,此行進入朱山,能讓我們平安系數大大增加。”

    “恩,我們出吧。”孫聖迫不及待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道火光沖天而起,太神廟的某座大峰上,一輛火紅色的戰車沖天而起,沒入雲端,消失不見。

    “是畢月羞,听說她借來了一輛洪荒戰車,能裝下千軍萬馬,他們已經啟程了。”歐陽菲菲說道。

    當即,孫聖等人也出了,登上了這座古戰船,前往朱山。

    一同隨行的,還有歐陽菲菲、龍吟雪、梁軒和符立媚,除此之外,還有一位白衣少年,孫聖並未見過,背負著一口無暇的仙劍,立在船頭。

    “轟!”

    古戰船沖入虛空,沖向遠處,迅的消失在地平線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