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22章 黃龍劍道

第822章 黃龍劍道

    古戰船上,龍吟雪蹙眉,她知道孫聖的厲害,他在真龍法上同樣成就過人,而且還有強大的聖體之法輔助修行。

    如果有這麼一個競爭對手,對龍吟雪來說壓力莫大。

    “哼,你考慮一下吧,這件兵器我不會放棄,如果你想好了條件就告訴我。”龍吟雪說道,依然揪著不放。

    “除非是小小龍兒出世。”孫聖笑道,他暫時不會放開這件兵器,青天霸刀和蒼天霸戟應該有什麼關聯,他想要弄清楚。

    “一件殘缺的兵器而已,太古真龍之都生死不明了,爭奪一件破兵器有何意義?”就在這時,那白衣少年開口說道,冷冷一笑︰“這兵器殘缺的厲害,修補不了了,即便拿到手能證明什麼?”

    聞言,孫聖和龍吟雪都是眉頭一皺,朝著他望去,這是一位隱世聖人的弟,此刻冷言嘲諷,眼中滿是高傲之色。

    “嗡!”

    陡然間,孫聖手中的青天霸刀嗡鳴起來,竟然脫手而飛,不受孫聖的控制,猛地朝著那名白衣少年斬了過去。

    太突兀了,誰也沒有反應過來,只因為那白衣少年的一句話,青天霸刀竟然自主的攻擊了。

    “恩?”白衣少年劍眉一豎,似是也沒想到,不過他反應也十分的迅即,猛地一指點出,那是一道劍指,蘊含著強大的劍訣。

    一道劍光飛出,竟然照亮天宇,這白衣少年確實不簡單,一道劍訣,卻仿佛可以撕裂乾坤一樣。

    “鐺!”

    這道劍光與青天霸刀踫撞在一起,打出一片火星,青天霸刀當場將這道劍訣劈碎,繼續朝著白衣少年斬去。

    白衣少年急後退,施展高的身法躲開,一連打出好幾道劍訣,總算是抵擋住了青天霸刀,隨後怒視著孫聖,呵斥道︰“你竟敢對我出手!”

    孫聖眉頭一皺,道︰“可不是我在操控它的,明明是你出言不遜,招致來這件兵器的仇恨。”

    “哼,殘兵破器,即便是當年威風又如何?看我斬斷它。”白衣少年喝道,“鏘”的一聲,背後的仙劍出竅了,一道金光奪目,照亮乾坤。

    這一刻,虛空之中都響起了激烈的劍鳴之聲,這是一件難得的兵器,是半成品的聖器,在所有的神兵之中,堪稱極品了。

    難怪這白衣少年這麼自負、自信,手持這樣一件兵器,確實可以橫行四方。

    “斬個干淨!”白衣少年呵斥道,手中的仙劍激烈的轟鳴,一劍斬了上去,配合上了無上劍訣,與青天霸刀激烈的踫撞在一起。

    “錚錚錚!”

    一種刺耳的聲音傳來,像是可以把天地撕裂,那青天霸刀斬落下來,其重量何其的可怕,仿佛有一片天濃縮在其中一樣,當場壓制住了那白衣少年。

    “嗷嗷!”

    一聲驚天龍吟之聲傳來,青天霸刀像是在這一刻復甦了,那條器靈在此顯化出來,一條蒼龍,傷痕累累,鱗甲破裂,龍角被斬,連雙目都被挖走了,淒慘無比,但卻霸道驚人,要將那口半成品的仙劍給吞掉。

    “一件破銅爛鐵,還想染指我的神兵!”那白衣少年冷笑道。

    孫聖眉頭一皺,這白衣少年未免太自負了,怎麼說這也是真龍之留下的兵器,意義重大,但卻被評價為破銅爛鐵。他手持一件半成品的聖器,卻傲氣無雙,以自我為尊,那姿態,仿佛是手持一件半成品的聖器就可以天下無敵了一樣,實在是太自大了。

    “鐺鐺鐺!”

    但是不得不說,這白衣少年的劍術確實十分驚人,與青天霸刀抗衡,連斬數劍,劍光奪目,壓蓋九霄。

    這口仙劍確實難得,雖然是半成品的聖器,但其威力,快要比得上真正的聖器了。

    若非是這古戰船堅固不朽,曾經經歷過可怕的大戰都沒有損壞,不然的話,光是這可怕的劍光便足以將其摧毀了。

    如果青天霸刀能夠吞噬掉這件兵器的話,一定能令其煥出些許的光彩,修補很多破損之處。

    “哼,竟然還有一些威力,不錯,不如將其收服,帶回去給老頭研究一下。”那白衣少年說道,猛地退後,抖手一揮,一張大網飛出,神霞彌漫,朝著青天霸刀籠罩過去,想要將其收走。

    這一下,孫聖和龍吟雪不禁都是臉色一變,這少年也太自負了,怎麼說這也是別人的東西,他竟然還要收走?

    “刷!”

    那是一張神金大網,是特殊的材料祭煉而成的,任何神兵利器都難以斬斷,而且還有禁錮法力的功效,是專門收走一些神兵利器用的。

    此刻,這張神金大王籠罩住了青天霸刀,想要強行將其收走,那一根根網線鋒銳難當,比劍芒還要鋒利,能切割虛空,崩斷一切。

    但是奈何,青天霸刀不凡,那器靈顯化出來,即便是神金大網如何鋒銳,都勒不進器靈的軀體。

    孫聖冷哼一聲,上前邁步,道︰“閣下,這怎麼說也是我的東西,你說收走就收走?問過我了嗎?”

    那白衣少年十分冷峻,冷冷的掃了孫聖一眼,道︰“走開,這里沒你的事。”

    “動我的東西,還說沒我的事?”孫聖笑了,從來沒見過這麼目中無人的人。

    這白衣少年確實是個難得的奇才,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有著過人的修為,絲毫不在孫聖之下,難怪會成為隱世聖人的弟。而且手持一口半成品的聖器,卻能揮出真正聖器的威力,在同輩之中,確實能做到橫掃群雄。

    但是,不得不說,他太傲了,有點不可一世的感覺,自我以為良好,以為手持一件半成品的聖器可以橫推天下,目中無人。

    “我知道你,很不錯,但勸你別自誤。”那白衣少年冷冷的說道。

    “你是在跟我說話?”孫聖也不是省油的燈,邁步向前,一開始他顧忌歐陽菲菲的面,不想太讓對方下不來台,但此刻看到這少年如此輕狂,目中無人,甚至當他不存在,要收走他的東西。

    這一點……孫聖是絕不能容忍的。

    “看來你做了愚蠢的決定,我不介意懲戒一下你。”那白衣少年說道,十分自傲,依然不停手,他以那張神金大網控制住青天霸刀,而後轉身,提著仙劍朝著孫聖走來。

    “黃道,你冷靜一點,你們都是我的朋友,不要讓我難做。”歐陽菲菲說道,這少年是她請來的,如今和孫聖對上,讓她也有些下不來台。

    “呵呵呵呵,歐陽菲菲,我記得我說過,這次雖然我幫你,但此次行動領頭人是我,你有異議嗎?”那名叫黃道的白衣少年冷聲道。

    “我們還沒有抵達朱山,怎麼能生這種亂,不要內斗了,屆時我們還要面對其他的一些高手。”歐陽菲菲說道。

    黃道冷笑一聲,道︰“我只是單純的不喜歡別人違背我。”說著,那白衣少年大踏步朝著孫聖走來,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道︰“我給你一次機會,臣服于我,你的聖體之力很不錯,能成為我的一大助力。”

    一時間,連歐陽菲菲等人都不說話,這個名叫黃道的少年確實有點囂張過頭了。孫聖的實力,現在所有人都公認,他三拳碾壓凌煙那樣的角色,在所有的年輕至尊當中,幾乎是不可匹敵的。

    但黃道竟然要收他為奴,即便這是隱世聖人的弟,但也太過狂妄了,太過年輕氣盛了,連孫聖這樣的人都敢于不屑。

    “這是個不錯的注意,正好我也想收個小弟,為我去朱山做先鋒。”孫聖咧嘴笑道。

    黃道眼中閃過一抹陰沉,而後冷笑︰“好,魄力不錯,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有種跟我來吧,我可不想毀掉這艘戰船,省得到時候麻煩。”

    話音落下,黃道沖天而起,直接來到虛空中,立在雲海之上。

    孫聖冷笑一聲,也跟著追了出去。

    無奈之下,歐陽菲菲只能停住了這艘古戰船,懸在虛空中,幾人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沒想到生了這種事情。

    但這件事根本不怪孫聖,是那個叫黃道的少年的太自以為是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人家是隱世聖人的弟呢?

    雲海之上,孫聖和黃道並未離的太遠,就是在古戰船的上空,他們分別立在一方,冷漠的觀察著對方。

    “不想麻煩,一招敗你。”黃道自負的說道,他持劍凌天,一股凌厲的氣質透出來,整個人都具有一種無上劍鋒。

    這一刻,從黃道的體內,竟然自主的演化出一道道劍訣,那是銘刻在他體內的劍訣,乃是本命劍訣,是他自身強大的根本所在。

    “嗡嗡嗡!”

    此刻,黃道手中的那口無暇的仙劍錚錚作響,被徹底的激活了,半成品的聖器,威力同樣是巨大的,尤其是這口劍,即便是半成品,可單論威力的話,直逼真正的聖器了。

    “恩?黃龍劍道,他是黃龍道人的弟?”古戰船上,梁軒驚訝道。

    “不,他是黃龍道人的孫。”歐陽菲菲說道。

    黃龍道人,那是神域當中威名赫赫的存在,乃是一位隱世聖人,以黃龍劍道聞名于天下,曾一劍斷八荒,只此一劍便誅殺了另外一位同級別的隱世聖人,名震八方。

    而黃道竟然是黃龍道人的孫,那不用說,一定繼承了那位隱世聖人的所有真傳,得到了黃龍劍道的傳承,難怪如此囂張跋扈。

    “他太年輕氣盛了,即便是黃龍道人的孫又如何?太過目中無人,讓帝聖教訓教訓他也好。”符立媚冷哼道。

    “不見得,對上黃道這種人,可能帝聖都要吃虧。”梁軒說道,臉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