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25章 上古劍魔

第825章 上古劍魔

    青銅戰船體積縮小了很多,但度卻明顯的提升了,迅的沖向了遠處。『≦『≦點『≦小『≦說,

    只不過可惜,這片群山山地錯綜復雜,縱橫交錯,古戰船即便度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就沖出去。

    “嗷嗷嗷嗷啊”

    後方,一陣滲人的尖叫聲音傳來,那位紫衣仙女追上來了,她半邊身,婀娜多姿,但卻只有半個身,另外半個身不見了,血肉模糊一片,美麗的容顏,也被一分為二。

    此刻這半個紫衣仙女追了下來,她那半張美麗的面孔猙獰起來,出厲鬼一般的尖嘯聲音。

    “追來了!”梁軒和符立媚臉色蒼白。

    他們都听說過關于朱山的妖邪傳說,這些妖邪,都強大的驚人,甚至有傳言說,這里的妖邪,實際上都是天神的尸體所化,他們臨死前可能生了詭變的事情,導致了尸變,他們無法走出朱山,只能盤踞在這個地方。

    天神尸體尸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即便是神級巔峰的強者來了都必死無疑。

    朱山多詭異,其實就是和這些妖邪有關系。

    此刻,孫聖他們來到了船尾,望著後方追來的妖邪,她的度很快,正在拉近距離,口中出的尖嘯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好可怕,一旦被她追上,我們都會有大麻煩的。”連驕傲的黃道都這般說道,看樣也听過不少關于朱山妖邪的傳說。

    就在這時,後方那位紫衣仙女生了變化,她那半邊身血肉蠕動,竟然凝聚出了半個肉身,但卻滲人無比,都是紅色的血疙瘩組成的,慢慢蠕動著,看上去惡心到了極點。

    “臥槽,你m的,趕緊跑,太特麼惡心了!”黃道第一個尖叫起來,根本不敢看。

    “媽蛋,老有密集恐懼癥,這太惡心了,加快度,一定要甩掉她,打得過我也不想跟她打。”孫聖也趕緊的捂住了自己的眼楮。

    這個過程並不很長,這里山地復雜,古戰船度很快,大約過了盞茶的功夫,那紫衣仙女便消失了,不知道被甩在了哪里,畢竟這里跟個迷宮一樣,想要甩開她並不是太難的事情。

    但是,孫聖他們也迷失了方向,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徹底迷路了。

    歐陽菲菲展開了一張地圖,這里是朱山的一部分路線圖,當然,並非是全貌,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朱山的全貌是什麼樣的。

    他們仔細的比對地圖,結果也只是大概的確認一個方位而已,迷失在了這錯綜復雜的山路之中。

    “唉,剛進山,就生了如此不詳的事情,真是倒霉。”梁軒感慨道,臉色十分的難堪。

    “按照這種尿性的設定,除非是我們之中有人攜帶著主角光環。”蝦皇蹦出來吐了個槽,但是沒人搭理他。

    “這里有一條河,听說貫通整個朱山,只要找到這條河,一切就不成問題了,我們還是能找回方向的。”孫聖看著地圖說道。

    其他人也點點頭,事到如今,只能靠這個辦法了。

    “下次再遇到這種妖邪之物,不要亂說話,有些妖邪,是不會輕易攻擊其他生靈的,因為他們的靈智全無,只有凶性,不被他們現就好。”龍吟雪突然說道,並且有些埋怨的望著孫聖和梁軒。

    “龍姑娘對妖邪很了解嗎?”梁軒問道。

    “接觸過。”龍吟雪的回答十分的簡單。

    ……

    就這樣,古戰船在這片山脈之中前進,這一次,他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遭遇到危機,畢竟這里還算是朱山的外圍。

    但是這一路上,孫聖他們卻看到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存在,比如說一座劍山,上面都是倒插著的兵器,每一口兵器上都挑著一具風干的尸體。

    這是一處可怕的存在,上面的尸體有許多都是神域的人,神級強者又有不少數,不知道是什麼年代進入這里的,結果死在了這里。

    孫聖他們遠離,繞行了過去,並沒有生什麼意外。

    不久之後,他們又遇到了一株古樹,不是妖邪,但卻十分凶惡,它扎根在一座山上,枝椏蔓延出來,朝著孫聖他們攻擊。

    不過好在,這株生靈並不怎麼強大,而且天生懼火和雷電,在孫聖施展出雷火之法後,將對方逼退。

    孫聖的雷火之法已經朝著仙術進階了,威力倍增,早晚有一天,他所修行的這種法將會完全蛻變為仙家之術。

    這一路是十分凶險的,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的話,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去。

    因為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兩天之後,孫聖他們依然沒有繞出這片山脈,反倒是險些再次被一頭妖邪給盯上。

    這一次,這尊妖邪距離孫聖他們比較遠,站在一座山上,模模糊糊的能分清,那是一尊披著紫色甲冑的生靈,全副武裝,有一股強大的魔氣纏繞在身體周圍。

    孫聖他們躲了過去,沒有產生糾葛,短短兩天的時間,卻對他們來說十分漫長,隨時都會有喪命的危險。

    而就在這一日,“咚”的一聲,古戰船停下了,他們進入到了一片區域,古戰船竟然被吸附在一座山壁上,像是磁鐵一般,並且船體迅的被吞噬,似是要融入到這座山中一般。

    好在,孫聖他們反應及時,迅的從古戰船上躍下,看著這艘戰船被山體吸收掉,都忍不住唏噓。

    這朱山實在是太詭異了,一座山,乍看之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卻能將這艘古戰船吞噬掉,實在是不可思議。

    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徒步前行,但是好在,第三天,前方傳來湍急的水流之聲,他們終于找到了要找的那條河。

    這是一條黑水河,寬足足有上萬丈,水流湍急,那黑色的河水,讓人望之生畏,像是可以把靈魂都吸進去一般。

    足足寬宥上萬丈的一條大河,卻無法逾越,本來按照孫聖的本領,上萬丈的距離一躍就能輕松的跳過去,但是這條河不一般,孫聖嘗試著朝著對岸丟出去一塊石頭,卻現這石頭在抵達河中央的位置後,竟然無法飛躍,直接墜落下去。

    “這里貌似曾經生過大戰。”符立媚說道,指著某一處。

    孫聖等人望去,確實,這里有戰斗過的痕跡,而且十分慘烈,雖然沒有尸體,但卻有一堆的肉泥,還有一些灰燼,呈人形。

    不用說,這些尸體都已經被轟成了渣,其場面可謂是血腥。

    幸虧他們當中都是吃過見過的主兒,即便是龍吟雪和符立媚這樣的女,都經歷過很多不尋常的大戰,並未感覺到不適應。

    “恩?這是……”孫聖撿起來一塊碎片,赤紅如金,火紅如玉。

    “這是洪荒戰車的碎片,是畢月羞的座駕,她曾在這里激戰過。”歐陽菲菲說道。

    “快看那邊。”梁軒說道。

    在黑水河的某一岸邊上,一亮殘破的戰車倒在那里,赫然是洪荒戰車,已經被劈成了兩半,這確實是當初畢月羞駕馭的那輛洪荒戰車,竟然損壞成這個樣,畢月羞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洪荒戰車,乃是不尋常之物,堅固不朽,是罕見的仙金鑄造而成的,是誰將其一劍斬斷的,絕對不是等閑之輩。”歐陽菲菲說道。

    她懷疑,畢月羞遇到了的應該是什麼可怕的生靈,不是神域之中其他的大族為之,極有可能是妖邪之輩。

    “轟!”

    陡然間,黑水河沸騰,激起千層巨浪,來的十分突兀,讓孫聖他們都吃了一驚。

    “嘩啦!”

    一尊生靈從里面鑽了出來,他猶如正常人一般身高,身著烏金甲冑,這甲冑並不寬大,十分修長得體,全副武裝著,披著一條破爛的猩紅色的披風,手持一口黑金劍,從這條黑水河中鑽了出來。

    “這……”

    孫聖等人都驚呼,這頭生靈來的太突然了,像是一早就埋伏在這里一般,隱藏在黑水河中,他們竟然都沒有現。

    “吼!”

    這頭身著烏金甲冑的生靈猛地咆哮一聲,其音竟然蘊含著可怕的劍意,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形成一股可怕的劍氣風暴。

    孫聖等人全都後退出去,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黃道驚駭道︰“光是一聲吼叫,便形成了劍氣風暴,此人是劍道高手,其劍術必然高深莫測,我只見過我家老頭有這種手段!”

    “不會吧,難道這存在跟隱世聖人是一個級別的?”符立媚等人變色,如果真是這樣的存在,那他們想跑都不能。

    “錚錚錚!”

    下一刻,這可怕的存在率先動了攻擊,沒有什麼太多余的動作,單純的一劍斬落下來,一道烏黑色的劍光從天而降,孫聖等人全都如臨大敵,沖了出去。

    第三章晚一點,最近都在卡文,寫得很慢。

    結果,這一劍落下,孫聖他們所在的那片區域被摧毀,一劍斬開,這道劍溝不知道蔓延出去多遠的距離,看不到盡頭,深不見底。

    這簡直是就是一頭可怕的劍魔,不知道存在于什麼年代,肯定是妖邪之輩,看他身上穿著的甲冑,最起碼是上古年代的服飾。

    這是一尊可怕的上古劍魔。

    “畢月羞的戰車,應該就是被這個存在給斬壞的。”歐陽菲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