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92章 逗逼歡樂多

第1992章 逗逼歡樂多

    而此刻,場上的戰斗,正進行的十分激烈,孫聖的靈體大戰兩個來自天之淨土的年輕人,雖然未勝,但也未敗。

    他只是一小部分法力凝聚而成的,很多招式都施展不出來,可即便如此,依然沒有敗下陣來。

    但這兩個年輕的僕從卻十分得意,即便是兩人聯手才打成平手,卻依然很囂張,就像是勝利者一樣。

    “就這點實力?能打敗孔太阿?假的吧,你連給我家大人提鞋都不配,虧我家大人還以為踫上了有意思的人。”其中一人說道。

    “虛幻的天地,其生靈都是假的,不過是一群坐井觀天之輩而已,能有什麼手段?竟然敢在吾等面前囂張,蹦。”另一人也說道。

    這一刻,即便面前的孫聖只是一道靈體,但也十分惱怒。

    這幫天之淨土的人,太過自以為是,他從開戰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只因為動手反抗了,卻被他們視為囂張,甚至言語羞辱。

    “兩個打一個,還無法取勝,很自豪?”孫聖的靈體說道。

    “你……”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兩大僕從臉色鐵青,一陣咬牙,雖說他們是僕從,但是,好歹是來自天之淨土啊。即便是在天之淨土,他們也是天才,此番竟然被他們眼中的幻物羞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退下!”

    這時候,紫光一閃,那紫色天神獸出現在這里,一半為人身,一半為紫色天馬,威風凜凜,身上覆蓋著紫金鱗片,體內煌煌天威釋放,一發不可收拾。

    “大人,我們可以殺他。”一名僕從說道。

    “不用了,我們沒有那個時間在這里耗下去,待我一掌了解他。”那紫色的天神獸說道,向前逼來,身上的大氣勢,能壓碎天地。

    這股氣勢,即便是旁邊的兩名僕從,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身上的骨頭“咯吱咯吱”作響。

    “你很讓我失望。”那紫色天神獸盯著孫聖,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話,臉上帶著自負之色,而後抬起手掌,道︰“本以為你算是個有意思的東西,可以為我們取些樂子,但是……我太失望了,連成為吾等玩物的資格都沒有。”

    “轟!”

    話音落下,這紫色天神獸似是不願意和孫聖 攏 苯右徽婆牧訟呂矗 毯 趴植賴納窳Γ 袷且桓齟笫瀾緡穆湎呂匆謊br />
    “嗯?”

    但是,這紫色天神獸一掌落下,卻吃驚的發現,對方正在解體,他的身軀,化作了法力,飛向了遠處。

    “法力之身?靈體?怎麼可能!”

    “嗯?竟然只是靈體麼?怎麼會瞞過我的眼楮。”遠處,那祝神一族的紅衣女子也詫異道。

    “有點意思,竟然瞞過了我們的眼楮。既然靈體解散,這麼說,本尊來了。”那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也說道。

    “來了又何妨?趕緊轟殺他,不要耽擱了我們的正事,我已經不想找這種幻物取樂了。”那祝神一族的少年則是乖張的說道。

    孫聖的一道靈體解散,法力飛向了遠處……

    在那里,有一個同樣姿態的少年走來,黑袍銀甲,銀灰色長發,赫然是孫聖本尊,趕到了這個地方。

    那一縷法力,被孫聖收回到了掌心中,融入到了體內。

    之前發生的事情,通過這道靈體,他已經得知的一清二楚了。

    “你是如何騙過我們的,按道理說,分身我們不可能看不出來。”那紫色天神獸盯著孫聖,瞳孔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很正常,只有和我旗鼓相當的人,才能看透。”孫聖慢悠悠的說道。

    這句話,孫聖完全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之前這幾個家伙實在是囂張的過分。

    只是與自己的一道靈體交手,卻在那里恬不知恥的說著什麼“坐井觀天”、“玩物”之類的話,孫聖不介意用同樣的手段羞辱羞辱他們。

    而這句話,也確實達到了預計的效果。

    對面幾人,包括在遠處山峰上的三個人,听到這句話,全都露出了惱怒之色。

    他們方才對這個少年嗤之以鼻,充滿了鄙視,認為弱得不像話,但沒想到是一道靈體。

    但就算只是一道靈體,通過這道靈體,他們也能看得出來這家伙本尊也好不到哪里去。

    結果對方本尊一到,竟然比他們都要囂張,一句話將他們貶低了下去。

    “找死!”那祝神一族的少年呵斥道。

    “無妨,坐井觀天的幻物而已,馬上他就會知道這句大話會讓他付出什麼代價!”那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也說道。

    而此刻,比他們更惱怒的,則是紫色天神獸的兩位僕從,他們覺得屈辱無比,剛才對孫聖盡情奚落,卻不料對方只是靈體,現在本尊來了,更是這般張狂,讓他們覺得面子上掛不住。

    “大膽,不知死活的東西,你覺得你本尊就很厲害了?”一名僕從呵斥道,一臉譏諷之色︰“我們方才與你交手,你的手段當真平平,還好意思吹噓,還敢在我家大人面前噪舌。”

    孫聖斜睨他們一眼,而後對那紫色天神獸說道︰“與我的一成功力靈體交手,尚不能取勝,這樣的垃圾,你把他們留在身邊是丟人現眼的嗎?呵呵呵,你們天之淨土果然盛產逗比啊,很會博人一笑。”

    “你……”

    這句話,更是把兩位僕從揶揄的臉紅脖子粗,而那紫色天神獸,目光也森寒,帶著酷殺之色。

    “找死的狗東西,我就看你本尊能厲害到哪里去,還敢說那是自己的一成功力,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有本事再來打過。”那名僕從大聲呵斥,惱羞成怒,直接就要朝著孫聖殺來。

    “放肆!一條狗,我在與你的主人談話,你這條狗敢亂吠,死!”孫聖喝道,眼神陡然凌厲起來。

    下一刻,“轟”的一聲,一只大手直接抓了過去,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那名僕從直接被抓住。

    “噗嗤!”

    一團血霧炸開,這位強大的僕從,就這麼被像捏蒼蠅一樣捏死在了手中。

    這一下,另外一名僕從剛想動手,硬生生的止住了,眼中流露出驚駭之色。

    怎麼回事……剛剛這少年,沒有這麼恐怖的,就算剛才與之交手的只是一道靈體,但通過靈體,還是能看出很多東西的。

    怎麼會……他怎麼會強大到如此?一掌就捏死了自己的同伴。

    “你也想出手嗎?”孫聖冷冷的盯著他,而後同樣探出一只大手抓了過去。

    “哼!”

    但這時,那紫色天神獸卻冷哼一聲,喝道︰“當我不存在嗎!”說話間,這紫色天神獸也出手了,同樣一掌拍向了孫聖,想要從他手中救下自己的僕從。

    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孫聖這般當著他的面殺他的僕從,他的面子上也掛不住。

    “轟!”

    兩人于虛空中對轟一掌,但是,很快的,讓對面這幾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那紫色天神獸一掌拍出去,結果掌力全都被壓制回來,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轟向了他,讓這紫色天神獸悶哼一聲,人馬之軀,人仰馬翻的後退出去,狼狽無比。

    “啊!!”

    而他的第二名僕從,則是在這一掌之下慘叫一聲,當場炸開,身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