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993.第1993章 給爺樂一個

1993.第1993章 給爺樂一個

    紫色天神獸人仰馬翻,橫飛出去,受到了莫大的震動,雖然沒有重創他,但是被人一掌掀飛,這對他們來說是何其大的屈辱啊。

    此刻,紫色天神獸穩住身體,一臉驚怒的望著孫聖,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僕從被一掌打爆,更是感受到屈辱。

    在自己的面前,這麼強勢的擊殺他的僕從,就是在打他的臉。

    而此刻,遠處,祝神一族的紅衣女子、那少年,還有凌仙一族的男子,全都是瞪大了眼楮,有些不敢相信。

    紫色天神獸的實力他們都知道,就算是倉促之下,也不可能會被一掌打飛的,能做到這種地步的人,即便是在天之淨土都十分少見。

    可眼前的少年,卻只是區區幻物而已,怎麼會有這種實力?

    “可惱!可惱啊!”紫色天神獸怒吼,身上紫氣澎湃,猶如大道神音,隆隆而動。

    “轟!”

    下一刻,他的身上,迸發出一條紫色大龍,那是他的氣,一縷氣,像是演化出真正的巨龍一般,氣息壯大,令人發指。

    “我會讓你後悔的!”紫色天神獸說道。

    “是嗎!”孫聖冷笑道。

    下一刻,這紫色天神獸直接沖向了孫聖,二話不說,直接一巴掌朝著孫聖的臉上扇了過去,想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來還擊孫聖對他的羞辱。

    孫聖同樣揮出去一巴掌,掌心中黑暗法力吞吐,猶如一片黑暗大世界籠罩過來一樣。

    “砰!”

    兩掌相交,這一次,那紫色天神獸卯足了所有的神力,所以信心十足,他自信這一次,一定能給這個少年慘痛的教訓,打爛他的身軀,打爛他那張囂張的面孔。

    但是,這一擊之下,紫色天神獸再次變色。

    他的手掌被擊爛,不管是血肉還是骨頭,全都被摧殘,痛苦的大叫一聲。

    緊跟著,孫聖毫不留情的一腳揚起,朝著紫色天神獸的臉上踹去。

    “你……”

    紫色天神獸惱怒,知道這個少年是故意為之,故意要羞辱他。澎湃的紫色神力浩蕩,猶如一片大道在體內醞釀一樣,他雙手結印,施展禁術。

    “砰!”

    這可怕的禁術,與孫聖的腳掌踫撞在一起,但是這一腳,卻含著聖體法的全力爆發,只此一擊,天神獸的禁術完全崩潰,那結實無比的腳掌,迎著紫色天神獸的連就踹了過去。

    “怎麼會……”

    紫色天神獸咬牙,自己引以為傲的神力,竟然被對方一擊擊潰,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打擊。

    即便是在天之淨土中,紫色天神獸遇到的所有對手里面,也沒有人能這麼干脆直接的擊破他的神力。

    紫色天神獸極力躲閃,避開了面部,讓孫聖這一腳揣在他的胸口,而不是踹在臉上,這才避免承受大屈辱。

    “你……非死不可!”紫色天神獸惱怒了,施展大招向前殺來,每一招每一式,都像是顛覆眾生一樣,其威力,滅絕蒼穹,世人無法抵擋。

    但是可惜,他對上了孫聖。

    孫聖扯開拳腳,並未動用太多的手段,完全是聖體法在爆發,對決這紫色天神獸。

    因為孫聖看得出來,這紫色天神獸,十分精通肉身之力,他們這一族的生靈,肉身無雙,每一寸血肉之中,都像是凝聚著驚人的神力。

    孫聖好久沒有遇到肉身上的對手了,聖體法都變得饑渴難耐,苛求在肉身之力上進行巔峰對決。

    他和天神獸瞬間交手了上百招,招招恐怖,打的這個地方即將粉碎。

    但是,一百個回合過去後,孫聖卻失望的搖了搖頭,道︰“你的肉身之力不過如此,我還以為踫到了不錯的玩物。”

    這句話,停在這些完美的神耳中,可謂是極度刺耳。

    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還把孫聖當成了取樂的工具,一口一個“玩物”的叫著,沒想到這麼快劇情就被反轉了。

    緊跟著,不等紫色天神獸發怒,孫聖直接一拳,直搗紫色天神獸的面門,而且這一拳,濃縮著可怕的法,籠罩住了紫色天神獸全身,讓他躲都躲不開,仿佛就算躲到了天涯海角,這一拳也能如影而至。

    “啊!”

    紫色天神獸大叫,那拳頭像是鐵榔頭一樣砸在他的面門,讓他整個人橫飛出去,七竅流血,滿嘴的牙齒都被打成了粉末。

    “如何,你現在可還樂得出來?”孫聖冷笑道,踏步向前逼近。

    紫色天神獸惱羞成怒,全力反抗,但最後,還是被孫聖一拳破萬法,一把揪住了紫色天神獸的脖領子,揚起拳頭轟了上去。

    “砰!”

    重重的一拳落下,砸的紫色天神獸的面部都凹陷了下去。

    “來,給爺樂一個。”孫聖笑道。

    “你……”

    “砰!”

    “閉嘴!我讓你樂一個!”孫聖再次補了一拳上去。

    “噗!”

    結果,紫色天神獸吐血,不過這些血污並未沾染到孫聖的身上,被他以法力彈開。

    “你倒是給我樂啊,樂一個啊!”

    “砰砰砰砰!”

    孫聖連續好幾拳砸了下去,紫色天神獸被他折磨的完全沒有人形了,只顧著吐血,現在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這對紫色天神獸來說,是巨大的打擊和羞辱,回想到自己不久前說的話,更是感覺無地自容。

    他們一開始對上孫聖的靈體,張口閉口就是“取樂”、“玩物”什麼的,結果現在,他實在是樂不出來了,被人打得跟屎一樣,還如何樂得出來?

    “嗡隆!”

    突然,一道天圖,出現在孫聖的頭頂之上,那天圖發光,里面山川河流,綜合交錯,像是蘊含著一個大世界。

    “收!”

    半空中一名男子開口,手持天圖,一臉冷笑之色,赫然是那位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

    “呵呵呵呵,你真以為自己可以逞凶?省省吧,想要玩樂,去我的淨神圖中去靜思己過吧,做一個被圈養的奴才!”那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說道。

    這道天圖是凌仙一族天賦,在他們的血脈中流傳,每一代人,都掌握有這種天圖,只是每一個人的天圖功效都是不一樣,但毫無疑問,都是恐怖的,一旦被收進去,根本別想出來,會被活活的煉死在里面,即便是古之大聖也不為過。

    “嗯?”孫聖抬起頭,察覺到了一絲危險。

    但是現在躲閃已經來不及了,一種法則降臨在了他的身上,那天圖發光,直接將孫聖收了進去,進入到了天圖當中。

    “呵呵呵,力量不錯,但終究不過是莽夫而已,其精妙神術,怎能與我淨土相比?”那凌仙一族的年輕高手冷笑道,騰空而起,盤坐在天圖之上。

    他肉身發光,雙手結印,施展術法,一道道神光進入到了這圈天圖當中,道︰“待我將其鎮壓,先將其煉廢,然後拿出來讓你出氣。”

    他是在對紫色天神獸說的,想要為對方出氣,看樣子這幾人關系很不錯。

    “煉掉他,但要留他一命,我要讓他生不如死!”紫色天神獸怒吼著,幾乎被打殘了,此刻恢復著自己的傷勢。

    “你也無需掛懷,這幻物不過是蠻力大一些而已,與我淨土不能相比,若是你一開始就不要和他比拼肉身,而是動用大術將他攻殺,就不會這麼麻煩了。”祝神一族的紅衣女子也走過來說道。

    “嗯,看來是你輕敵了。”那少年也說道,都想讓紫色天神獸寬心。

    “無妨,我現在就煉化掉他的一身神能,給你出氣,免得讓你留下心魔。”那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說道。

    那天圖之內,轟隆隆作響,里面無盡神光流動,有一個大世界在里面流轉一樣,具有可怕的威能。

    “創世三法!”

    突然,在這天圖之內,傳來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緊跟著,天圖內的神光崩碎,里面的世界剎那間毀滅,像是被滅世了一樣。

    “什麼,創世三法?我剛才听到了什麼?”

    “創世三法!莫非這個世界真的有創世三法麼?”

    一下子,不管是紫色天神獸,還是祝神一族的姐弟,還有凌仙一族的年輕男子,全都是臉色大變,同時眼瞳中露出欣喜若狂和貪婪之色。

    創世三法,在天之淨土並不陌生,很多人都听說過,更不要說他們這種大天才了,從小就听說過關于創世三法的傳說。

    但是,即便是在天之淨土,創世三法都是傳說,只知道在某個年代,某無敵者使用過,之後便下落不明了,是一種極為神秘的法,有著很多傳說。

    但是,在天之淨土,創世三法不可見,沒想到在這里,出現了創世三法。

    “他身上有創世三法!哈哈哈哈,我們撞了大機緣了!”那祝神一族的少年大聲笑道,興奮無比,仿佛此刻創世三法已經到手了一樣。

    “絕對不能殺死他,一定要問出創世三法,才能將他置于死地。”祝神一族的紅衣女子說道,也是極度興奮,興奮的手指都在顫抖。

    “不行了,壓制不住了!”這時候,凌仙一族的年輕高手卻大聲叫道。

    “轟!”

    緊跟著,兩道滅世之光,撕裂了這道天圖,黑袍銀甲的少年從里面飛了出來,兩條手臂上,像是覆蓋了兩層甲冑一樣,甲冑的前端,每個上面都有四口滅世之刃,此刻交叉斬出,撕裂一切。

    “啊!!”

    那凌仙一族的年輕強者首當其中,一下子肉身就被撕裂,鮮血淋灕,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