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96章 逆亂陰陽(上)

第1996章 逆亂陰陽(上)

    ……

    此刻,孫聖就坐鎮在大荒之中,大荒的封印依舊在,只是這個地方被徹底轟開了一角,無法恢復了,所以這個地方,是唯一的一條通道。

    此刻,孫聖就在這里鎮守著。

    一座恢弘的神山,孫聖盤坐在上面,他並未閑著,這個地方,神秘的秩序涌動,孫聖體內散發出一種“法”的氣息,響徹著類似經文的聲音,但其實不然,那是秩序的聲音。

    孫聖坐鎮在這里,百無聊賴,繼續研究創世三法。

    目前,他從創世三法中,領悟出來了一招,三法之中的一法,為滅世之刃。

    眼下,孫聖開始領悟第二法了……

    “創世三法第二式……”孫聖猶豫著,依然要反其道而行嗎?

    “創”與“滅”。

    相互對立,所以領悟出了滅世一擊。

    而第二式,孫聖不準備走同樣的路線,他在沉思著,感悟著,思考著,一遍又一遍的在體內闡述創世三法的第二法。

    “陰陽!”

    最後,孫聖的識海中,突然有兩個字,這是他的明悟。

    不久前,他與陰陽古聖的一批強者交手,接觸到了他的陰陽大道,此刻頓有感悟。

    “創造之初,先行毀滅,滅世一擊之後,便可重新造化,萬物之根本,難逃陰陽……”孫聖有所明悟,陰陽二字浮現在心頭。

    自古以來的修士,都對陰陽有著不同的理解。

    從最初,以人體的陰陽為根本,凝聚出陰陽二氣,以天地為根本,塑造出陰陽兩儀,以超凡為根本,誕生出陰陽神力,以天道為基礎,塑造出陰陽大道。

    關于陰陽定義,太多太多,各不相同。

    但是,真正能完全領悟陰陽之說的,古今有多少?恐怕也就是陰陽古聖一族,接近了陰陽之根本。

    他們的聖主,只怕是已經將陰陽闡述的最高峰了,無人比擬。

    此刻,孫聖在創世三法中的第二式,領悟了陰陽二字。

    但是,他心中卻有一種執著︰“陰陽大道,我真的要按部就班嗎?不,這不是我的風格,既然如此,走老路,反著來,逆行而上,這才是我的風格。”

    逆陰陽!

    不久之後,在孫聖的身體周圍,陰陽氣流飛出去,這不是普通的陰陽二氣,也不是陰陽大道。

    這陰陽氣流一出現,霎時間,在孫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陰陽圖,緩緩的旋轉著,天地隆隆而動。而陰陽圖內,滋生出一股浩然之氣,像是要演化一個世界一樣。

    但是很快的,盤坐的孫聖手捏法決,法決一引,那緩慢旋轉的陰陽圖突然停止了,緊跟著朝著反方向旋轉。

    逆陰陽之勢形成,那股浩然之氣,頃刻間發生了變化為一種混亂的氣勢,扭曲、暴亂。

    原本的陰陽圖,此刻也變得不規則起來。

    孫聖直接站起身來,那陰陽圖,化作了一片領域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腳下,眨眼間形成了一個黑白漩渦。

    這一刻,孫聖周圍的一片領域,這片領域當中,法則混亂,秩序暴戾,若是有人置身在其中,就算是在強大的神力,也會受到干擾,錯亂,甚至可能連一些術法都施展不出來。

    “無敵領域嗎?”孫聖抱著肩膀,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周圍的變化。

    創世三法第二式,領悟出來的,是一片無敵領域,以陰陽為引,逆亂陰陽,成為了一種特殊的地帶。

    “不過……這一式還未大成,沒有圓滿,需要在大戰中磨礪才可以。”孫聖這般想到。

    而就在這時,他感應到了異動,在大荒的封印出,那處通道之中,有了變化呢,有人在靠近這里。

    孫聖極目遠眺,立刻看清楚了,從那里,走進來了一批人,而其中,簇擁著兩個器宇軒昂的年輕人。

    通過這段時間和天之淨土的生靈接觸,孫聖對這一類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已經很熟悉了,立刻就認了出來,這是兩位完美的神。

    他們很年輕,但並不代表修道歲月短暫,到了這般境界,即便是年輕一輩,都少說有上萬年的道齡了。

    最年輕的,也得超過一千了。

    此刻來的兩個人,都是完美的神,其中一個,身著火焰戰衣,這股氣息,與孫聖不久前殺死的祝神一族的紅衣女子極度相似,看來,應該也是來自那一脈的。

    另一人,則是身體籠罩在一片星空之後,乍看之下,知道這是個年輕人,但仔細一看,卻發現無法看到他身上的細節,全都被那片星空給阻擋住了。

    他們身邊跟隨這一批人,有皇族的人,也有古皇族的人,被他們奴役過來的。

    這兩位年輕的完美的神,其實一直都在大荒中探索,奴役了一些皇族中人探路。

    他們也是不久前听到了消息,知道有個少年獵殺完美的神,甚至還听到了創世三法,所以迫不及待趕來,想要趁其他人還沒有準備的同時,率先奪到創世三法。

    “過了這封印,果然感受到了一種令人厭惡的氣息。”那名身著火焰戰衣的男子說道,皺起了眉頭來。

    “前方便是幻物的聚集之地,他們身上的氣息,確實讓我感覺到作嘔,不久前遇到了幾個幻物,將其擊殺後,連血液的氣息都讓人討厭。”那籠罩在星空後面的人說道。

    “他們是上古界壁誕生下來的生靈,本身的氣息,就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這一點不足為奇。”那一身火焰戰衣的男子說道。

    “傲古,若是被我們遇到那少年,該怎麼處置?”那籠罩在星空內的人問道。

    火焰戰衣的男子,名為傲古,資質超凡,僅僅是成長了幾千年,其一身神力,便已經不可限量了。

    傲古說道︰“打殘,將其帶走,不能在這個地方拷問創世三法,萬一有其他人過來,少不了要競爭。”

    “嗯……”那星空內的男子沉吟了一下,說道︰“不錯的主意,確實不能就在這里審訊。”

    “兩位大人,我有一言相告。”這時候,走在他們身後的一位皇子開口了。

    這是一位古皇族的皇子,雖然被奴役,但依然保留著他的身份,當作兩人的跟班,並未嚴苛的對待他。

    “說!”傲古冷冷道。

    那古皇族的皇子說道︰“我想要提醒兩位大人,見到那少年,千萬不要輕敵,那人賊得很,而且實力……的確很超越。”

    “你是說我們不如他?”傲古眼神冷冽下來。

    “這……”那位皇子本來是好言提醒,沒想到觸怒了對方,頓時低下了頭。

    “傲古,確實不可小覷那人,你們祝神一脈不是已經有人死在他的手中了嗎?”那籠罩在星空中的男子警惕道。

    “哼,我知道了。”傲古冷漠的點點頭︰“先不說創世三法,單單是殺我一脈的人,他就萬死不辭了。”

    “萬死不辭,口氣真不小。”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在不遠處的一座神山上,一名黑袍銀甲的年輕人站在那里,長發斜飛,冰冷無情的眼楮,盯著這幾人。

    “嗯?”

    這聲音來得突然,先前他們並未感受到任何氣息,仿佛這人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誰!”

    兩位來自天之淨土的完美的神全都怒喝道。

    “是他!”身後那批被奴役的皇族則是大聲叫起來,那名皇子更是大叫︰“他就是那個少年,兩位大人一定要當心啊。”

    “哦?”

    聞言,傲古和籠罩在星空中的人全都目光望來,看著神山上的孫聖,道︰“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年輕,這麼年輕成長到這一步,著實不容易,不過……這氣息依然讓人討厭,而且他身上的氣息,讓我的神力感覺更加厭惡。”

    “沒錯,此人身上的氣息,連我們的神力都做出了感應,十分排斥。”那籠罩在星空中的男子也說道。

    他們都是天生神力,根據個人的天賦,成長的限度也不一樣,而且其神力,十分特殊和敏感。

    此刻相遇孫聖,他們的神力做出了感應,一種排斥,像是與生俱來一樣。

    “此路不通。”神山上,孫聖站在上面,負手而立。

    “大膽,見了我們,還過滾下來臣服,敢站在高處與吾等對話,要是一般人,早就死了。”傲古說道。

    “好啊……”神山上,孫聖咧嘴一笑,道︰“我下去,你可別跑。”

    “哦?好生張狂!”那籠罩在星空中的男子冷笑道︰“來到這一界之後,我看到了許多張狂之人,不過都沒有好下場,比如說這位皇子……”

    站在兩人身後,那位來自古皇族的皇子不禁臉色通紅,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去。

    傲古說道︰“初次見他,也很囂張,不過卻被吾一只手鎮壓,不知……你可否擋得住我一掌之威?”

    這名叫傲古的男子,十分張揚,與籠罩在星空內的男子性格截然不同,話里話外的意思,那種輕蔑與譏諷,毫不掩飾,似是覺得孫聖連他一掌都抵擋不住。

    “你這般年輕,就能成道,實屬少見,雖是幻物,但我都不忍心殺你了。”那籠罩在星空中的男子說道︰“吾正值用人之際,過來臣服吧,我會把你收為己用,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反抗,我會把你打到臣服!”

    “是嗎?呵呵呵,知道在我面前裝逼的代價是什麼嗎?”孫聖笑了笑,而後臉色一冷,道︰“那就是被****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