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06章 不打就滾

第2006章 不打就滾

    不久前,大戰剛一開始,北斗辰就被拍飛出去了,而且受了重傷。

    此刻,北斗辰眼楮紅的能滴出血來,他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屈辱,生來無敵,強大到沒有對手,而今卻被人一下就給拍飛,像是拍蒼蠅一樣。

    這種屈辱,他不能忍受,爬起來就想沖上去廝殺。

    但是,他卻看到了一場令他都惶恐的大戰,神聖計劃的力量,那種氣息,讓他整個人都在顫抖。

    即便是北斗辰不想承認,全力控制自己的恐懼,但依然不行,神聖計劃的氣息,讓他有種發自內心的敬畏。

    身為上古大家的傳人,生來無敵,這種敬畏,對北斗辰來說是屈辱,這種敬畏的思想,絕對不能出現在他這種人身上。

    大戰激烈,北斗辰根本靠進不了,那種無力感,快要把他折磨瘋了。

    終于,戰斗結束了,那神聖計劃的力量也不在了,那種令他敬畏的氣息也不在了。

    北斗辰這才惱羞成怒,朝著孫聖逼過來,這個巨大的羞辱,他一定要抹除掉。

    “我小看了你,沒想到你能鬧出這樣的大禍,果然留你不得!”北斗辰咬著牙說道,眼神冷冽,其目光,就能擊穿虛空。

    “滾蛋!”

    孫聖冷冷的說道。

    “你……”北斗辰的臉色更加陰冷,臉上殺氣密布,喝道︰“看你這幅德行,我現在要殺你易如反掌。”

    “是嗎?你是不是也這麼覺得?”孫聖冷笑道,看向遠處的人群。

    一個眼神,遠處觀戰的人群頓時感覺到冰冷異常,仿佛被一種強烈的殺機籠罩著。

    同時眾人納悶兒,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少年要把殺氣鎖定在他們這邊,而且,這殺意,明顯是在針對某個人的。

    “呼啦!”

    當即,一眾人以最快的速度退開,原地只留下一個人站在那里。

    這是一個披著灰色斗篷的人,將自己遮掩的十分嚴實,身上還有一層灰色的霧氣籠罩著。

    這人是誰?

    所有人都納悶兒,因為那位瘋帝的殺氣,明顯的是鎖定住這個人了。

    “姬武!”北斗辰則是眯著眼楮說道。

    “什麼!這個人是姬武!姬家的姬武!”

    一時間,眾人喧嘩起來,姬家的姬武也來了,而且早就混跡在了人群中,竟然沒人發現他。

    因為這個姬武,此刻實在是太普通了,甚至比普通人氣息還要弱,一身灰色的斗篷,籠罩著灰色的霧氣,不露真容,完全不像北斗辰那樣光芒四射,氣質超凡,誰能想得到他是姬武?

    “這就是姬武?好神秘!”

    “沒人知道姬武長什麼樣子,當初在天靈界,也無人看到他的樣子,他籠罩在灰色的霧氣中,據說,即便是上古大家的其他傳人,也沒人見過他的樣子,只能從氣息上判定。”

    人們震驚,喧嘩,議論,沒想到上古大家兩位最強的傳人,此刻全都出現在這里。

    “你竟然能察覺到我。”姬武說道,依然沒有露出陣容,灰色斗篷,灰色霧氣,將他遮蔽的十分嚴實。

    “隱晦的殺氣,雖然輕微,但不是無形。”孫聖說道。

    “呵呵呵,這些人中,對你露出殺意的人,可不止我一個。”姬武說道。

    “因為你隱藏的太好,即便是被神聖計劃的力量沖擊到,你也不露出點滴氣息,我不相信除了上古大家的人,還有誰能做到這一步。”孫聖說道。

    話雖如此,但是孫聖也沒想到他就是姬武,姬家的傳人。

    “姬武,你也是為了創世三法而來?”北斗辰說道。

    “我為除掉此人而來,順便拿創世三法。”姬武冷冷的說道,十分直接。

    “呵呵呵,你得到了那一角殘骨,還貪心的想要得到創世三法嗎?”北斗辰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不希望有與我抗衡的力量存在,包括紫m家的那個女人,我也會找出來,除掉她。”姬武說道。

    這口氣何其大,如果是其他任何一個人說出這種話,眾人都會覺得是自不量力,嘩眾取寵。

    但是此刻,此話從姬武口中說出來,那意義就不一樣了。

    “你要與我搶創世三法嗎?”北斗辰問道。

    “要麼我就得到它,要麼我就毀了它。”姬武這般說道,語氣十分伶俐。

    “你們覺得吃定我了?”孫聖冷笑,身體搖搖欲墜,光明石戰衣飛回到了紫府當中,一身黑袍銀甲獵獵作響,銀灰色的長發斜飛。

    “看你這幅德行,恐怕連全盛時期的三分之一實力都發揮不出來,要殺你,不過是點指間的事情。”北斗辰自負的說道。

    “哦?你們上古大家的人,也會趁人之威嗎?”孫聖冷笑道。

    北斗辰冷哼一聲,道︰“我只和我認可的對手交手,而你……不配,不過是仗著神聖計劃的力量逞凶而已,不然你又為何之前不敢與我交手?”

    “我就站在這里,你現在來對我出手,看你能不能殺我。”孫聖笑道,邁步就朝著北斗辰走了過去。

    北斗辰瞳孔緊緊地收縮,眼中射出鋒銳的寒芒,同時心駭,這家伙明明都已經快要倒下了,竟然還有勇氣作戰?這是虛張聲勢嗎?

    “轟!”

    下一刻,孫聖的背後,已經從滅世之刃中飛出來的二十座陣台發光,雖然這光芒已經不那麼耀眼了,與方才四大高手作戰的時候弱了很多。

    但是,依然有一股不可思議的氣息壓制向了北斗辰,那種熟悉的敬畏感再次出現了。

    這時候,就連姬武,也向後退去,不願意與這種氣息沖撞到。

    “孫聖,你就這點本事?只敢仗著外力,卻不敢與我公平一戰。”北斗辰威脅道。

    “這話叫你說的,你想趁我虛弱殺我,嘴上卻說著什麼公平不公平,呵呵呵,上古大家的狗,果然夠無恥。”孫聖說道。

    北斗辰臉色鐵青,惱怒無比,冷喝道︰“好一張伶牙利嘴,但也不能改變你懦夫的事實,你根本不敢與我決戰!”

    “決戰就免了,直接殺人吧。”孫聖說道,神聖計劃殘余的力量,朝著北斗辰壓制了過去。

    “可惡!”北斗辰咬牙,迅速的退開,臉色驚變。

    這神聖計劃的力量,非踏出那一步不可抗衡,即便是身為上古大家的傳人,不踏出那一步,也別想和神聖計劃對抗。

    即便是這神聖計劃已經不如剛才那麼強了,但是殺死北斗辰,還是足夠的。

    “來啊,戰呀!剛才不是很凶嗎?”孫聖呵斥道,朝著北斗辰大踏步的走去。

    “你……”北斗辰咬牙,眼楮通紅,能滴出血來。

    他不敢與神聖計劃的力量抗衡,步步後退,最後一咬牙,飛向了遠處。

    “不想打就滾,再敢靠近,我宰了你個小癟犢子。”孫聖沒有追擊,盯著北斗辰說道。

    如果實在平常,孫聖敢對北斗辰這麼說話,一定會轟動四方。

    但是次今日孫聖做了這麼多,人們的神經早已經麻木了,似乎覺得這個瘋子即便是做出更瘋狂的事情,也再正常不過了。

    “好!算你狠!你不敢與我大戰,用這種外力恐嚇,這筆仇我記下了,他日重逢,我會摘下你的頭顱。”北斗辰說道,而後轉身沖向了遠處。

    孫聖目光一掃,發現原本姬武所在的位置,也空無一人了。

    他也走了,走的無聲無息,連孫聖竟然都未在第一時間察覺到。

    眾人唏噓,竟然連北斗辰和姬武都不戰而逃,這神聖計劃的力量當真不一般,哪怕是殘余的,都不是尋常人可以抗衡的。

    ……

    流血的大荒中,孫聖獨自一人站在那里,二十座陣台再次融入到了虛空中。

    這一次大戰,對孫聖的消耗來說,實在是巨大無比,一身的精氣神都快被抽干了,顯得有些虛弱,再加上被四大高手以禁忌武器重創,更是傷上加傷。

    更關鍵的是,孫聖這一次,一下子損失了五千年的壽命。

    這是最為嚴重的,壽命被無情的奪去。

    雖然對于孫聖這種修為的人來說,五千年,並不會影響太大,但這種事情做多了,勢必影響極重。

    每動用一次神聖計劃的力量,都要損失幾千年的壽命,若是再來這麼幾次,便是壽命再多也吃不消。

    “如果可以長生……是不是就能無限次的動用神聖計劃的力量了?”孫聖這般想道。

    他想到了《長生經》,若是這種功法修煉至大成,可得長生麼?若是不能,為何又叫做《長生經》?它所代表的,應該不僅僅是力量吧。

    這部經書太過神秘,不修煉到最後,即便是孫聖都說不清楚。

    此刻,孫聖的身上,血氣纏繞,肅穆的殺氣籠罩著他。

    “嘩啦啦!”

    這時,在孫聖的身上,出現了上萬根血色神鏈,這些血色神鏈,是他背負的因果。

    斬殺天之淨土的人,要背負上莫名的因果,而孫聖這一次更是先斬殺了十二大年輕高手,又斬殺了兩個接近神話的人,這些都是大人物,孫聖所背負的因果更重。

    而這些因果,若是太過重的時候,勢必會將一個人的一身道行摧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