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16章 南柯一夢?

第2016章 南柯一夢?

    他一路走了下去,頻頻與天外秩序踫撞,看到了很多紀元的碎片,那都是曾經存在的世界,死亡之後,葬在了這里。

    “轟!”

    但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巨大的轟鳴之聲,無敵者愕然,喃喃道︰“這里有生靈嗎?”

    他踏步走了上去,很快的,眼前出現了一幅畫面。

    在一片已經殘破的黑暗地帶,站著兩個人,一個一襲白衣,相貌年輕的男子,立在一座仙橋上。

    一個白衣玲瓏,是一位少女,青絲飛舞,曼妙無雙,相貌嬌美,卻帶著一種古靈精怪之色。

    “是他們!”

    孫聖驚愕,這兩個人,正是那名白衣男子還有小魔女。

    “你是誰?”小魔女回頭,望著那位無敵者。

    “你們又是誰?”無敵者說道。

    “你不是以正經渠道進來的,這里你不能來。”那白衣男子回過頭來說道。

    “你們在和誰戰斗?”無敵者問道。

    白衣男子沒有回答他,而是站在仙橋上,說道︰“它們快要出來了,終究有一日,他們會進入到上古界壁內。”

    “很嚴重嗎?”無敵者問道。

    “這是禁數,恕我們不能相告。”小魔女說道,看著無敵者,說道︰“你的紀元……也葬在這邊嗎?”

    “是的,我能感受得到,屬于我的紀元,葬在了這里。”無敵者苦笑道。

    “你能活下來,實屬不易,不要干涉到這場戰斗中,以你的實力,即便不超脫,天地地大,次元無數,你本可躲進次元中活下去的。”白衣男子說道。

    “不,我要戰斗,我為尋找還活著的意義而來,我要戰斗。”那位無敵者說道。

    說著,無敵者上前,道︰“我要到最前線去,領略那股力量,我要……戰!”

    白衣男子和小魔女都沒有說話,只是平淡的望著這位無敵者。

    最後,這位無敵者挖出了自己的一顆眼珠,猶豫了一下,說道︰“這眼楮內,記載了我看到的一切,我想送到一個名叫天之淨土的地方去,那里……或許還有我思念的人。”

    “我可以幫你。”白衣男子說道。

    “多謝……”無敵者點點頭,走向了未知的黑暗中。

    而此刻的孫聖,已經不再是和那位無敵者相容的了,而是看到了他的背影,一個令人捉摸不同的背影,進入到了前方的黑暗中。

    “一個可悲之人。”小魔女望著那背影說道。

    “是啊。”白衣男子點點頭,說道︰“不知道自己生命的意義,不知道活下去的信念為何,想要一戰中解脫……”

    白衣男子低頭看著自己的眼球,說道︰“這顆眼珠,說不定會造就出一番大因果,天之淨土麼……我會送過去的。”

    “嗡!”

    猛然間,孫聖眼前的所有畫面都消失了。

    他睜開了雙眼,只見自己躺在了那座黃泥台的下方,依然是一副銀灰色小猴子的形象,手里握著那枚血淋淋的眼珠。

    孫聖深吸一口氣,剛才,他被這眼球中的力量影響,看到了當年這眼球的主人在天外經歷的一切,那就是天外的景象,沒想到他還看到了小魔女和那位白衣男子。

    而這時,孫聖再看手中的眼球,這血淋淋的眼球,已經變成了石頭,再無任何的生機。

    孫聖就坐在黃泥台的下面,沉思著,回憶著方才自己看到的所有畫面。

    “這樣一位大人物,就這麼死了,真是悲哀啊……”孫聖嘆了口氣︰“不過,大千世間的歷史上,這樣的大人物,應該不少,他只是其中一人,卻機緣巧合之下,去了天外,死在了那個地方。”

    這一刻,孫聖想到了很多很多……

    這一次,他在天外見到的景象,沒有被那種冥冥之中的力量給抹去,也許是因為他沒有直觀去了解,而是通過另外一種渠道。

    所以,那種冥冥之中的力量,也干涉不到。

    而那位無敵者,實力強大,能登上上古界壁的頂端,所以他的眼球中所記錄下的信息,也沒有被抹去。

    “真是了解了不可思議的東西啊。”孫聖這般想到。

    天外,竟然是紀元之墓,世界之墳,神話的終點也在那個地方。

    當初孫聖從紫衣前世身那里了解到,昆侖山是神話的墳墓。

    但現在想來,真正的墳墓,還不是昆侖,而是……天外。

    而通往天外的渠道,便是昆侖吧!

    亦或者說,昆侖山……是通往神話終點的路。

    “小魔女和那位白衣男子,曾經在天外阻擊一種力量,而這種力量……”孫聖一咬牙︰“必然是黑暗戰車了,黑暗戰車是來自天外的一種力量凝聚而成,當初白衣男子和小魔女顯然沒有阻擊成功,最後來到了上古界壁的內部,而那股力量,也在一點點醞釀,最終穿過了上古界壁。”

    孫聖站起身來,此刻,他有種知覺,最終的超脫,可能和天外有關系。

    超脫出去,便可以不受上古界壁的影響,活在天外。

    這是孫聖想到的一種可能性,但是……太殘酷了!

    天外之地,何其可怕,神話都不敢進去,可最終的超脫,卻是去那種地方嗎?

    一個沒有時間、沒有空間、沒有虛空、沒有道、除了紀元和世界的碎片,什麼都沒有的冰冷之地。

    “唉,結局竟然是如此悲涼嗎?即便是我能超脫,所要面對的,也是天外那種永恆的冰冷與黑暗。”孫聖說道。

    “不!”

    最後,孫聖搖了搖頭,說道︰“不到最後一步,永遠無法了解事實的真相,即便是超脫出去,面對的真的是這般景象,我也一定要拼出另外一種可能性。”

    孫聖咬定牙關,因為他要做的,不僅僅是讓自己超脫出去,還要讓身邊的所有人都活下去。

    想到這里,孫聖重新奠定了信心。

    他朝著黃泥台看了一眼,上面還有一口水晶棺,巴掌大小,小巧玲瓏,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拿著吧,能放在這里,肯定是不一般的東西。”

    孫聖這般想到,而後收走了那座水晶棺。

    他甚至想要把這座黃泥台也一起收走,帶回去研究一下,但是可惜,根本無法撼動,最後只能放棄了。

    孫聖沿著階梯,穿過了混沌,最終再次回到了那條鵝卵石小路的盡頭。

    這里,大肥鳥、紫m殤和麒麟王還在等著,一看到孫聖回來,頓時應了下來。

    “你看到了什麼?”紫m殤激動的問道。

    “我看到了……”孫聖嘆了口氣,說道︰“我看到了非常不好的景象,紫m家崩塌,紫m家的所有女人被人奴役,成為了別人的侍女……”

    “我靠,你就扯犢子吧,不跟我說實話是嗎?”紫m殤冷哼道。

    “你本來就沒資格知道。”大肥鳥走了上來,盛氣凌人的說道。

    紫m殤氣得爪子在地上一通劃拉,要不是打不過這只大肥鳥,估計她早就爆發了。

    大肥鳥走了過來,看到孫聖心事重重,什麼都沒有問,說道︰“小子,扣三個頭,拜我為師,我讓你繼承鳥爺的天機變。”

    “有機會再說吧,我要帶我朋友離開。”孫聖說道,走過去拉著紫m殤和麒麟王就要離開這。

    “額……喂喂,等一下,鳥爺我可是下定決心把天機變傳給你的。”大肥鳥說道。

    “我要那破玩意兒干啥,開動物園嗎?”孫聖翻著白眼說道。

    “難道你就不心動嗎?這麼神奇的變化之術,而且還能封印對方的神力。”大肥鳥激動道。

    “說來說去,只是一種封印之術,我修行過類似的術法,所以不需要。”孫聖說道。

    “等等,等等,你再想想,這種術法多神奇啊,你難道就不好奇嗎?就不想要理解其中的奧妙嗎?”大肥鳥撲騰著翅膀說道。

    “哎呀你好煩啊,我現在心情不好,走開。”孫聖說道。

    “要不不磕頭了行不行,你叫我一聲師傅,我就傳給你,都這麼多年了,不能讓這種神奇的妙術失傳啊。”大肥鳥說道。

    “我心情不好……”孫聖說道。

    “算了算了,不讓你磕頭,也不讓你叫師傅,你心甘情願的叫一聲前輩總可以了,我大你這麼多,叫一聲前輩不吃虧吧。”大肥鳥嘆了口氣說道。

    孫聖呵呵一笑,說了一句“前輩,這樣總行了吧。”

    大肥鳥嘆了口氣,道︰“好了好了,不為難你了,小子,接著!”說著,大肥鳥一揮翅膀,一枚光團飛了出來,直接進入到了孫聖的眉心當中。

    其實孫聖也挺想要大肥鳥的“天機變”的,很好奇,想要研究一下,但讓自己給這壞鳥磕頭拜師,打死他都不樂意,挺恨這死鳥的。

    再者,這天機變,除了封印神能,就是把人變成各種怪模怪樣,沒有實質性的殺傷力。

    “你們去吧,從哪來,回哪去吧。”大肥鳥說道,一扇翅膀。

    一股神風出現,席卷著孫聖他們,離開了這個地方。

    ……

    “這是……”

    而當孫聖在睜開眼的時候,他竟然出現在了一座矮小的土包前,而身邊,紫m殤、麒麟王,甚至是其他幾位王都在這里,眼前只有一座小小的土包,還有一只大鳥的泥胎雕像,屹立在這個地方,充滿了歲月的痕跡,不知道多少年了。

    “怎麼回事?我們先前經歷的……”這一下,紫m殤也瞪大了眼楮。

    沒有那神秘的灰色空間,沒有那鵝卵石的小路,也不見那只大肥鳥,只有一座矮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