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49章 天地有道

第2049章 天地有道

    “你是誰?”孫聖問道,同樣傳達過去一種意志︰“唐媚怎麼了?”

    “呵呵呵,看來你是她很重要的人,好了,看在她的面子上。這一次我不殺你。”那名男子說道。

    “告訴我,唐媚到底怎麼了?”孫聖繼續問道,紅著眼楮。

    那名男子沉吟了一下,說道︰“看到她身上的戰衣了嗎?名為天帝,她,是天帝的候選人,現在是我們的人了。”

    “你們對她做了什麼!”孫聖喝道。

    “不是我們對她做了什麼,而是那件戰衣自己選中了她。”那名男子說道,而後不再和孫聖多說,轉身朝著灰色的霧靄中走去。

    “你們到底是誰?出來想要做什麼?”孫聖對著那名男子吼道。

    “天、地、人、神、仙,都要死,沉睡在死亡的混亂要出世。”那男子說道,和之前的那具石胎說的是同樣的話。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是沉睡的混亂。”孫聖再次問道。

    “你知道了又如何?是想阻擋我們?還是想要去殺那個對你很重要的人?”那男子的聲音傳來,但身影卻消失在了灰色的霧靄當中。

    孫聖沉默,心中焦躁到了極點,但他無可奈何,一次又一次的無力感,讓他心中覺得怒火中燒。

    這一次,唐媚就在眼前,可惜他連這道屏障都無法突破,更不能從大軍之中將唐媚帶回來。雖然一次次的實力突破,打破屏障,但這世間的一切,好像永遠在和他作對一樣。

    不管他怎麼提升,怎麼變強,總會遇到這種無力的事情。

    在這個特殊的年代,總有可怕的事情發生,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弱小和無奈。

    次元裂縫的另一邊,灰色的霧霾減減消退,而在他們的前方,則是一片黑暗,那里是……星空深淵。

    大軍遠去了,進入了星空深淵,最終消失在里面。

    星空深淵,向來是個神秘的地方,孫聖知道它通往上古界壁,但那絕對不是唯一一條路,這座深淵,還通往其他的地方。

    好像世間的很多禁忌之地,都是以星空深淵為軸點,向外延伸的,使得這座星空深淵,成為了一條重要的渠道。

    “我們回去吧……”紫m殤拉了拉孫聖說道。

    她知道孫聖心中的無奈,這個一定是對他很重要的人,如今卻成了禁區里的東西,成為了他們當中的一員,將來再見面,天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這個年代,有太多不情願的事情會發生。

    孫聖和紫m殤離開了這里,回去的途中,孫聖咬著牙,身上時而殺氣滾動,時而落寞不堪,情緒極為渙散。

    “你不能這樣,道心會失守的。”紫m殤勸阻道。

    “我知道,放心吧,我沒事。”孫聖說道。

    最後,他們從次元裂縫之中出來了,紫m殤雖然有些舍不得,但還是把光明石戰衣還給了孫聖。

    這戰衣,孫聖很需要,即便是她想要借走研究也不行。

    孫聖處于各方勢力的風口浪尖上,時時刻刻都會發生不利。有這件戰衣保護,可以讓他在生死敵對的時候,扭轉全局。

    “你們看到了什麼?”幾位王詢問。

    但是孫聖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往前走,幾位王知道肯定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問。

    魔海遼闊,無邊無際,他們走了一個月,竟然都不能看到邊際。

    而那些次元裂縫,已經更加恐怖了,隔斷了魔海的很多地方。

    直到一個半月之後,孫聖他們終于深入到了魔海的一片區域,這里,竟然有一些海上遺跡浮現了出來。

    而魔海的上空,一條黑暗渠道,橫空而過。

    星空深淵!

    眾人驚呼道,又一次接觸到星空深淵了,一種不安和不詳的氣息迎面撲來。

    而此刻,孫聖眯起了眼楮,他知道,魔海中的東西,現在已經走進了星空深淵當中。

    只不過這里沒有星空深淵的入口,他無法進去。

    最後,他們進入到了這片海上遺跡,不禁驚訝,這片海上遺跡,有失落的島嶼,漂浮在海面上的殘破城堡,還有古城,只露出一角,其他的全都沉入了這片魔海之內。

    “魔海之中,竟然有大量的建築,難道說曾經這里是一片大陸?”魔太君說道。

    “好久遠的建築,根本無法辨別是什麼年代的。”麒麟王說道。

    他們走了過去,不遠處就有一座殘破的古堡,但是他們剛一接近,這座古堡便化為飛灰,存在了太多年,這些建築,絕大多數,其實都已經滅絕了。

    但也不是全部,最後,他們尋到了一座殘破的島嶼,上面生長著黑色的植被,但是,此刻卻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是一位少女。

    這少女生的嬌俏,容貌與紫m殤都不遜讓,雖然沒有紫m殤身材火辣,但卻多了一種少女的稚嫩。

    只是此刻,這少女衣衫染血,身上多處地方重傷,正在療傷。

    孫聖他們走來之後,那少女睜開雙眸,依然璀璨,吃驚道︰“是你。”

    “你好像是唐家的新傳人對吧。”孫聖看著少女問道。

    之前在界門前,他見過一次這位少女,與唐家的一位強者走在一起。

    當初唐天心被孫聖擊殺,這個少女,應該是唐家培養的新傳人。

    “是的,我叫唐寶寶。”少女說道。

    孫聖不禁皺了皺眉,道︰“我覺得奇怪,在你身上,我並未感覺到什麼殺意,難道你不和其他的唐家之人一樣對我恨之入骨嗎?”

    “我為什麼要恨你?”唐寶寶不禁說道︰“是因為你殺了唐天心?我不正是因為她的死,才成為新的唐家傳人麼?至于你為禍唐家之事……我倒是覺得無所謂,只要你我沒有直接敵對,何來這麼大的恨意。”

    一番話,倒是讓孫聖有些驚訝,這些話不無道理。

    “我從小被唐家以特殊的辦法密封起來,對家,和親情,感情不大,僅此而已。”唐寶寶說道。

    “你們唐家的那名高手呢?”紫m殤問道。

    “死了……”唐寶寶說道,回答的十分淡漠,有點不近人情的意思。

    也難怪,這人從小被密封,正如她所說,對親情看得很淡,並未露出傷心的意思。

    孫聖他們沒有再多問,可以想象到,能走到這里的人,必然都有巨大的損失。

    他們這邊連天地玄尊都死了,其他人能毫發無傷的走到這里,已經是萬幸了。

    孫聖沒有再和唐寶寶交流,他們盤坐在這座殘破的島上靜靜調息,這一路走來,雖然有驚無險,但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傷。

    孫聖倒是還好,此刻他站在島上,望著魔海上方的星空深淵,陷入了沉思中。

    沉睡在死亡的混亂……

    這幾個字,讓孫聖頗為不安心,而唐媚,卻成了他們當中的一份子,成了什麼天帝候選人,是一套戰衣選中了她,這更是讓孫聖百思不得其解。

    最後,他們再次啟程上路了,繼續朝著魔海的深處進發。

    唐寶寶和他們一起上路了,不過沒有走在一起,而是走在後面的不遠處,而且讓孫聖意外的是,在唐寶寶的身上,也有一件禁忌武器護體,是一面寶鏡。

    紫m殤回頭了好幾次,說道︰“搶嗎?”

    “你是不是不做點什麼壞事心里癢癢。”孫聖不冷不熱的說道。

    “不光心里癢呢,哪都有癢。”紫m殤笑道。

    “少來。”孫聖無語的走在前面。

    “這不是看你悶悶不樂,想給你找點樂子嘛。”紫m殤氣呼呼的撅著小嘴說道。

    “轟!”

    突然,就在這時,在魔海的深處,猛地爆發出萬丈金光,那金光之地,看上去無盡遙遠,但又感覺仿佛近在咫尺一樣。

    最後,那些金光,在虛空中交織成了四個古老的打字……

    天地有道!

    秩序的聲音,響徹整個魔海,就好像孫聖施展創世三法的時候一樣,那四個大字出現的時候,天地間出現了宏偉莊嚴的秩序聲音。

    “天地有道?”

    此刻,孫聖等人則是朝著魔海的深處望去,那金光閃閃的四個大字,烙印在虛空中,像是在闡述某種至強的道一樣。

    “那是什麼?”孫聖驚訝道。

    “感覺很近,又感覺無盡遙遠一樣。”紫m殤也皺著眉頭說道。

    “天地有道麼?貌似天之淨土的人在尋找。”這時候,唐寶寶走過來說道︰“之前在飛碟之中,偶然間听到了他們說起這四個字‘天地有道’,天之淨土的完美者,可能在找尋。”

    “你還听到了什麼?”孫聖看向唐寶寶。

    唐寶寶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了,只是听到了只言片語而已,不過還提到了什麼神聖力量幾個字。”

    神聖力量……

    孫聖不禁陷入了沉思當中,最後說道︰“我明白了,禁區之中,有一種神聖之力,神聖計劃,便是取自于這里,而之前封印魔海的,可能也是這種力量,正是這天地有道……”

    “完美者在尋找這種力量,也就是說……他們的‘長生計劃’,需要的不是六件東西,而是七件。”紫m殤也推測道。

    “極有可能!”孫聖說道,朝著那烙印著“天地有道”的四個大字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