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79章 煉體成聖(中)

第2079章 煉體成聖(中)

    “這就是長生藥嗎?竟然是個如此年輕的男子!”

    “來自虛幻世界,恐怕為了讓這株長生藥進入我們的天地,青雲大人費了不少的力氣吧。”

    這些人在議論著,一道道異樣的目光凝聚在了孫聖的身上。

    “據說,讓這種幻物進來,除非是有無敵者精氣神庇護才可,而能得到無敵者的精氣神,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吸收一部分無敵者的寶血。”一名年輕人說道,並非人族,十分俊美,生有羽翼。

    “什麼!這家伙得到了青雲大人的寶血嗎?那是何其珍貴的東西,一滴便足以塑造出一位絕世強者,甚至可能讓接近神話的人突破。”

    “只有這樣,幻物才能在我們的天地生存!”

    “這……”

    有人驚呼,有人咬牙,更多的人,則是生出了不平衡的心里。

    他們這些人,誰不想得到無敵者的青睞,得到指點?但這些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那麼容易。

    而得到無敵寶血的洗禮,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除非是真的驚才絕艷到了一定的程度,無敵者才會賜下一滴血。

    而此刻,他們得知一個幻物少年,得到了這樣的寶血,更是心里不平衡。

    “該死,為了他,竟然浪費了無敵寶血!”

    “真是該死的東西,即便是長生藥重要,但是他敢浪費我界無敵者的寶血,讓人心里十分不爽!”

    這些人一個個義憤填庸,他們並不會考慮孫聖的為難之處,只是覺得心里不平衡,因為得不到無敵寶血而氣憤。

    斗獸場中心,紅衣老者擒著孫聖,懸在半空中。

    而此刻,斗獸場的中,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激斗。

    有兩個年輕人置身在其中,其中一個負了傷,另一個雖然有些氣喘,但卻安好無事,此刻也在觀望著半空中的孫聖。

    “呵呵呵呵,下去吧!”那紅衣老者像是故意,直接把孫聖丟下去。

    而且這一丟,蘊含的力量十分驚人,這紅衣老者故意要羞辱孫聖,運轉神力,使勁將他丟下去,像是要把孫聖摔個骨斷筋折一樣。

    “老雜毛!”

    孫聖冷哼一聲,心里十分不爽,不過他並未真的遭殃,畢竟經歷過太多的大戰了,斗戰經驗十分豐富,就算是封掉了一身的法力,而且身上戴著枷鎖,可單單是他超越極限的肉身,就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孫聖在半空中翻身,調整身形,朝著地面落去,同時上有一種神力壓制,是那紅衣老者所為。

    但是,孫聖依然撐住了,雙足穩穩落地,“轟”的一聲,此地堅固的石板,直接被震成了粉末,一股強大的氣浪席卷。

    而不遠處,還有兩個剛剛激斗結束的人,此刻被這股氣浪沖擊到,竟然直接掀飛了出去,在地上滾做了一團。

    這可是大恥辱啊,被人落地之勢給掀飛,讓這兩個人臉上都顏面無光,惱羞成怒。

    其實不怪他們太弱,而是兩人剛剛激戰完畢,體內的神力都耗得差不多了,此刻正處于虛弱的狀態。

    但是即便如此,他們也很強,現在卻被孫聖的落地之勢給掀飛出去,這種羞辱,讓兩人恨欲狂,爬起來之後,全都怒視著孫聖,其中一人喝道︰“幻物,你是在找死嗎?”

    但是,孫聖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而是盯著那紅衣老者,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帶我來這里做什麼?”

    這兩人被晾到了一邊,頓時尷尬了起來,很快的眼楮通紅,露出了殺意。

    先是羞辱他們,羞辱完之後,又無視,太欺負人了。

    “呵呵呵,檢查一下藥性。”紅衣老者陰森的笑道。

    孫聖咬牙,這老家伙,從面相上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縴細的眼楮,鷹鉤鼻子,薄片嘴,下巴尖長,充滿了陰鷙的氣息,此刻皮笑肉不笑,更是顯得陰氣森森。

    “檢查藥性,我可以理解為,這是一種變相的羞辱嗎?”孫聖說道。

    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這紅衣老者刻意為之,故意把孫聖帶到這個地方來,想要刁難他。

    雖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是否接受了什麼授意,但絕對的不懷好意。

    “羞辱你?呵呵呵,你非要這麼理解也可以。”紅衣老者說道︰“我听聞,你在那一邊鬧得很凶,也听聞《長生經》中的力量十分神奇,今日檢驗一下,也希望你能為我們表演一下。”

    孫聖心中怒火燃燒,表演一下?真是盛氣凌人啊,這老者太不是東西了,故意這般折辱孫聖,讓他難堪。

    “靠,那你恢復我的法力,打開枷鎖,不然檢驗個毛線啊。”孫聖不滿道。

    “哈哈哈哈哈!”這一次,那紅衣老者竟然不顧身份的大笑起來,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話一樣,他看著孫聖,露出玩味的笑容,道︰“你以為會讓你如願所長的在這里發威嗎?你錯了,檢驗的方式有很多種。”

    這老者的一席話,不但孫聖明白了是什麼意思,斗獸場的所有人年輕人都明白了。

    他就是要故意羞辱孫聖,雖然不知道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但是,這對于斗獸場內的年輕人來說,卻是一個表現自我的機會。

    當即,剛才被孫聖落地之勢震飛起來的兩個人躍躍欲試,眼中露出凶殘的目光,邁步向前。

    但是,紅衣老者卻喝止住了他們,道︰“你們兩個,剛剛耗空了神力,不要下場了,換個其他人,來好好檢查一下長生藥的藥性到底如何。”

    聞言,那兩個年輕人頓時一臉的不甘心,這是一次表現的機會,幾乎跟白給的一樣。

    他們看得出來,孫聖被封印了法力,而且還戴著枷鎖,只要上去教訓他一頓,就等同于立功了。

    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能引起通天宮高層的注意。

    “前輩,這幻物封印了法力,又帶著枷鎖,如何教訓不得,對付這樣的家伙,還需要神力嗎?”另一人不甘心的說道。

    “讓你們後退便後退,哪來的這麼多廢話。”這時候,觀戰席上,一道身影落下。

    來人差不多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真實年紀,是個未知數,不過肯定是在十萬年以下,因為通天宮的弟子,全都是十萬年以下的年輕人。

    這青年氣勢很盛,銀發雪白,一身紅色戰衣,爍爍放光,這是一個真正的人族,但是氣息,卻絕世強悍,驚世絕倫,即便是在昆侖之中,都很難找到這樣的年輕人。

    不會比上古大家的年青一代人差。

    通過這人的氣息,孫聖立刻做出了判斷。

    “這就是長生藥?比我想象中的差了很多。”這青年盯著孫聖,目光帶著侵略性,說道︰“我界有流傳,長生藥具備不俗的戰力,本來是要由吾等年輕一輩去采摘的,為了安全起見,才讓一些高手出馬,現在看來,之前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

    這人十分的自負,一上來就說出了這樣的話。

    他不了解情況,並不知道昆侖之中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孫聖曾做過什麼。

    要是被他知道,孫聖曾劍劈十大天王中的人物,估計這小子不敢這麼口不擇言。

    亦或者,此刻他覺得孫聖被封印,對他沒有任何威脅,所以才敢如此狂妄自大。

    “前輩,要如何檢驗藥性?”那青年說道。

    紅衣老者來到了觀戰席上,說道︰“隨你,不過,老夫認為,首先應該檢驗一下長生藥的堅固程度。”

    “嘿嘿嘿,好!”那青年說道。

    周圍的年輕人,也全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都明白了這老者的意思,這話說的委婉,其實翻譯過來就是“給我狠狠地打!”。

    場下,孫聖心中冰冷,他知道,這紅衣老者是刻意讓他難堪,而且孫聖也猜到了,八成是有人授意讓他這麼做的。

    之前在昆侖的時候,孫聖可沒少擊殺天之淨土的年輕高手,那時他們自詡為完美的神,但最後卻被孫聖一個接一個的給打爆了,得罪了天之淨土許多神聖血脈。

    現在,他被當成是長生藥抓到了天之淨土,那些曾經他得罪過的神聖血脈,肯定也得到了消息,故此鬧了這麼一出,就是想要打壓孫聖,即便是不能殺死他,也要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打壓他一下。

    “前輩,這樣真的好嗎?他是長生藥,如果出了狀況的話……”一名年輕人擔憂,在紅衣老者身邊說道。

    “無妨。”紅衣老者說道︰“他體內的藥性,是某一種力量,其他的,即便是打殘打廢,哪怕是廢掉他的道法也沒關系。”

    “哦,呵呵呵,原來如此啊。”那年輕人冷笑起來。

    而場下,孫聖眼神冰冷,盯著對面的青年。

    這青年上下打量著孫聖,傾略性的目光,讓孫聖十分不爽。

    “呵呵呵,怎麼?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如何?你還想反抗嗎?”那青年諷刺的笑道,毫無顧忌,道︰“漫說你現在封印了一切,即便是全盛,我也不把你放在眼里,幻物就是幻物,應該把你打散!”

    說這,這青年大踏步而來,像是吃定了孫聖一樣。

    “是嗎?你可別後悔!”孫聖冷聲道。

    下一刻,孫聖突然動了,沒有任何征兆,直接朝著那名青年沖撞了過去,以血肉之軀,撞向了對方,像是把自身當成了兵器一樣。

    “轟!”

    僅僅是一剎那,他就撞在了那名青年的身上,即便是那青年反應靈活,迅速鼓動處可怕的神力反抗,但還是被撞飛,神力被震碎,凌空飛出去了數百米遠。

    孫聖緊隨其後,暴沖而起,單靠肉身之力爆發,速度也非同小可。

    “刷!”

    他瞬息間追了上去,出現在那青年的上方,而後一踩塌了下來。

    “轟!”

    這剛才還盛氣凌人的青年,直接被孫聖一腳踏在了地上,震得周圍的土地化為齏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