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99章 生擒武聖傳人

第2099章 生擒武聖傳人

    一場大戰,在聖城中進行,黑鳳在與人大戰,而與之交手的,竟然是兩位接近神話的大高手,打的難舍難分,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同時,孫聖收到了黑鳳的傳信︰“小子,叫你背後的那個女人回來,老子被欺負了,替我拔創。”

    “拔你大爺!”孫聖一陣咬牙,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孫聖本來想著不驚動任何人,悄悄的去縹緲山,結果這家伙竟然跑出去鬧事兒了。

    孫聖也不好干坐著了,身形一動,出現在了這座聖城的上空,但是站的比較遠,作為一個看客的身份出現。

    “轟隆隆!”

    遠處,神光驚天,黑鳳化作了本體,大戰兩名老者,黑色鳳凰騰空,帶著黑色的神力,滾滾而動,驚天動地,口吐神聖之威,與人激戰。

    而那兩名老者,神力全都不弱,一個手持方天畫戟,一個化作本體,竟然是一只紫金大刺蝟,身體蜷縮在一起,像是一個巨大的刺球一樣,上下滾動,碾滅一切。

    “嗯?”

    孫聖眉頭一皺,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年輕人,這應該是武聖傳人。

    雖然孫聖沒見過武聖傳人,但這人身上全副武裝著一件甲冑,這甲冑與當初通天宮內武聖穿的十分相似,連氣息都和武聖十分接近。

    而且能感覺到,這甲冑內傳來的氣息,充滿了年輕人的朝氣,絕對是一個年輕高手,故此孫聖才猜測他是武聖傳人。

    實際上,他就是武聖傳人。

    看樣子,黑鳳是在瀟灑的時候,被武聖一脈的人發現了。

    他們知道黑鳳是看守血土的囚徒,曾被武聖鎮壓,故此與之敵對上了。

    “黑鳳,還不如實交代,你是怎麼從血土中逃出來的!”那手持方天畫戟的老者說道。

    “說!血土中的造化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我們驚覺血土有變,曾去查看過,里面什麼都沒有了,是不是你帶走了武聖大人留下的東西!”那只紫金大刺蝟說道。

    “哇呀呀,你們冤枉好人!”黑鳳大叫著。

    “哼,你可不算什麼好人!”那紫金大刺蝟說道。

    “媽蛋的,武聖都死了,他留下的結界自然也無用了,我從里面脫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至于誰盜走了血土中的造化,關我屁事,有本事你們去查呀。”黑鳳說道。

    不遠處,孫聖听到這句話,滿意的點點頭,這家伙總歸是沒有暴露自己。

    黑鳳心里很清楚,他不能招惹孫聖,更不能招惹和孫聖一起的那個少女,這兩個人的身份,絕對恐怖。

    得罪他們,可能比得罪武聖一脈更慘。

    “哼,武聖即便已去,你也是我們這一脈的囚徒!”那手持方天畫戟的老者說道。

    這一戰,打得十分激烈,驚動了許多人,其中包括紫王、紅王、黑王、天琊聖女以及魔帝傳人等一批人,他們全都在遠處觀看,沒有插手。

    畢竟這是武聖一脈的事情。

    黑鳳怒吼連連,大戰兩位大高手,這時候一眼看到了孫聖在遠處看熱鬧,心里大氣,大聲叫道︰“小子還不幫忙!”

    “啊?”

    孫聖楞了一下,拉了拉身上的斗篷,用天之淨土的語言說道︰“關我屁事,我只是路過的。”

    天之淨土的語言,一開始孫聖並不懂得,但和天之淨土的人接觸多了,只要隨便找個人,讀取一下識海,就能掌握這些信息,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你們認識?”這時候,武聖傳人說話了。

    “不熟。”孫聖說道,轉身就要離開。

    “m的,小子你不講義氣啊,這是一次多麼難得的同甘共苦的機會啊,咱們需要這麼一個機會來磨礪一下感情。”黑鳳在遠處叫喚道。

    “誰特麼要跟你同甘共苦,我只是一個無辜單純的路人而已。”孫聖說道。

    一時間,不少人看向他,不知道這個半路殺出來的人是誰,對方好像刻意隱瞞了修為,所以看不出來,但只知道是個很年輕很年輕的人,年輕到只有幾百歲。

    在天之淨土,即便是像紫王那樣的年輕人,也都是幾萬年的道齡了。

    幾百歲的道齡,在他們眼中那都是小崽子了,很少看到這樣的人出來瞎蹦。

    “這誰啊,好年輕,竟然和黑鳳認識。”

    “如此年輕,卻和黑鳳稱兄道弟?”

    “呵呵呵,不過惹上了武聖一脈,不是有好果子吃的,這個時候出頭,只怕凶多吉少。”

    “武聖傳人已經露出了殺意了……”

    一些觀戰的人議論道。

    孫聖轉身欲走,卻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臨近,他想也不想,迅速的橫移出去。

    “轟!”

    原地,一桿神力化作的戰矛射殺過來,將他之前所在的地方擊穿,戰矛的力量炸開,將那個地方給勁滅掉了,爆發出恐怖的神力波動。

    武聖傳人!

    是武聖傳人在出手,攔住了孫聖的去路。

    “事情沒搞清楚之前,不管是黑鳳,還是你,誰也別想走!”武聖傳人冷冰冰的說道,充滿了殺意。

    “搞清楚什麼,不知道你在說啥。”孫聖說道。

    “哼!”武聖傳人冷哼一聲,朝著孫聖走來,道︰“如實交代,血土的事情是不是也和你有關!是否是你和黑鳳死神一脈的囚徒聯手盜走了里面的造化。”

    “血土?沒去過,那只傻鳥我是機緣巧合之下遇到的。”孫聖說道。

    這句話不禁讓人無語,黑鳳是接近神話的大高手,這也是一位前輩高人了,結果被一個幾百年道齡的少年評價為傻鳥兒,這口氣未免也太大了。

    武聖傳人眼神冰冷,即便是隔著甲冑,都能感覺到一股森嚴的殺意。

    “就沖你說話的這種態度,我便足矣擊殺你。”武聖傳人冷冰冰的說道。

    這樣一個年輕人,此刻在這里大放厥詞,而且態度隨意,好像對他一點也沒有恭敬,這讓驕傲的武聖傳人十分惱怒。

    他是年青一代的優越者,實力比肩十大天王都絲毫不弱。當然,不能和現在的十大天王比,據說那十個人,都在昆侖得到了重要的造化,已經踏出了那一步。

    但武聖傳人身為神話後人,也是強悍的,道境無敵,難逢對手。

    這樣的一個人,其他同輩眾人看到需要畢恭畢敬,就算是紫王那樣的人,也需要對他客氣。

    但是一個幾百年道齡的年輕人,在天之淨土,這就是個小崽子,竟然敢無視他的話。

    殺意襲來,冰冷無比,籠罩住孫聖。

    “我和你有仇啊,犯得著對我這般敵對嗎?我說了沒去過什麼血土。”孫聖說道。

    “是嗎?那讓我搜尋一下你的紫府,過來!”武聖傳人說道。

    這是十分霸道的一種態度,而且張揚的性格,目空一切,像是在呵斥一個小人物一樣,手到擒來。

    而實際上在武聖傳人的眼中,眼前的這個人確實只是一個小人物,廢話,幾百道齡,能是什麼大人物?根本沒資格和自己平起平坐。

    “額……我過去?你確定嗎?”孫聖笑著說道。

    “嗯?”武聖傳人也是一愣,說實話,這種年紀,卻這麼張揚的年輕人,他真的沒有見過。

    “滾過來,我只說一次!”武聖傳人說道,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理由在意這樣一個人。

    雖然他敢當眾稱呼黑鳳為“傻鳥兒”,但並不代表他有那個實力,也許有其他方面的原因,畢竟道齡在那擺著呢?

    “好!”

    孫聖痛快的答應,而後身形一動,眨眼間出現在了武聖傳人的面前,一伸手,屈指成爪,直接擒向了武聖傳人的脖子。

    “你……大膽!”

    面對孫聖突如其來的襲擊,武聖傳人也楞了一下,沒有料到對方敢這麼主動的對他發動襲擊。

    當即,武聖傳人的身上,可怕的神力爆發,席卷而出。

    但是,這股神力,根本奈何不了孫聖,他的手掌直接擊碎了武聖傳人所爆發出來的神力,砰的一聲,一擊擒住了對方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額……額……咳咳……”

    武聖傳人痛苦的掙扎起來,即便是脖子出有護甲保護,卻被孫聖的手指捏得變形,脖子要被捏斷了。

    與此同時,一股可怕的法力爆發,侵襲武聖傳人體內,讓他的神力直接被壓制住了,根本反抗不得。

    前一秒鐘,還強勢逼人的武聖傳人,結果一眨眼的時間,像是土雞瓦狗一樣,被人掐著脖子提在半空中,那畫面,別提多麼諷刺了。

    “嘶!”

    一時間,周圍傳來了不少倒吸涼氣的聲音,太突然了,誰也沒想到,一個這種年紀的年輕人,會有這麼驚人的手段,直接壓制了武聖傳人。

    即便是遠處的紫王、紅王、黑王、天琊聖女,銀血王長孫等人,也都是眼皮狠狠的一跳,覺得匪夷所思。

    “我的天,這人誰啊,這麼彪悍,那可是武聖傳人啊,道境無敵,竟然一下子就被擒住了。”

    “怎麼可能,是在投機取巧嗎?畢竟這個年輕人是突然襲擊武聖傳人的。”

    “你覺得是投機取巧嗎?怎麼可能,仔細看看,武聖傳人現在根本反抗不得,說明他被壓制了,也就是說,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在武聖傳人之上。”

    “踏出了那一步?不可能,他很年輕,不可能做到這種成就的。”

    “此人的年紀,也許做了手腳,不可能只有幾百歲。”

    “對,說不定是某個返老還童的怪物。”

    一時間,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