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12章 神兵洗禮

第2112章 神兵洗禮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修長挺拔,墨發飛揚,猶如一尊戰神,相貌英武神俊,此刻背負著雙手而行,輕松自如。

    這是來自獨孤家的小獨孤。

    有人說,小獨孤如今當稱得上是無敵者後人當中最強的。

    因為他在縹緲山,得到了另一種完整的無敵術,現在他一個人掌握有兩種完整的無敵術,豈能弱?只怕實力已經超越了青珂兒那樣的人了。

    另一人,像是一個青年道士,眉清目秀,俊朗十足,十幾道道光守護著他,超凡途勝,此刻龍行虎步,手捏道印,同樣神態輕松的向前踏步。

    這是來自道宮內的無敵者的後人,名叫道公明。

    此人看上去很和善,但知道他的人,無不對其敬畏有加,在其和善的外表下,卻有一顆狠辣的心。

    這是一個凶人,遠非外表這麼隨和。

    第三人,不是人族,而是一頭白獅子,人形而立,穿著黃金戰衣,背負著戰刀,那戰刀絕對是禁忌武器,而且是高品質的禁忌武器。

    這同樣是無敵者的後人,來自萬壽山,那里有一頭八百萬年年前就成為無敵者的不出的老獅子。

    這三人,加上一個青珂兒,天之淨土的無敵者後人全都到齊了,實在是驚人眼球。

    無敵者的後人,平日里難得一見,比十大天王那樣的人物都要難見,今日全都匯聚在這里。

    雖然淨土的無敵者不止四個,比如說大雪山的無敵神猿和五指山的老佛陀,但他們都沒有後人。

    “啊!!”

    這時候,又有人遭劫,在七大王者神兵的強大意志下,竟然步入了癲狂,在這里大打出手,朝著身邊的人轟去。

    “噗噗!”

    當場,就有人慘死,被他活生生轟殺。

    而且,這樣的情況,還不止一個人,在強大的意志摧殘下,陷入癲狂之中,出手打傷了身邊的人。

    “哼!滾!”

    道宮無敵者的後人出手了,一掌揮出去,一道道光席卷那發狂之人,活生生將其震碎了。

    “啊!”

    那人慘叫一聲,就這麼慘死當場。

    與此同時,其他幾個人也在出手,比如說幾位踏出那一步的大天王,體內迸發出一股力量,將那些發狂的人振飛出去。

    有的在半空中直接死掉了。

    “抵擋不住就退回去,不要誤人誤己。”一位神話人物說道。

    “你們太高看自己了,不是人人都可接受這種洗禮呢。”那頭白獅子也說話了,聲音如雷,袍袖一卷,卷飛出去身後的幾人。

    最後,又向前走出了十幾米,數量銳減,連紅王、紫王、黑王和魔帝傳人都退下去了,甚至連雲霄升和另一位天王也退走。

    再往前走,他們都無法承受了,而且心中明白,恐怕只有踏出那一步的人,才有資格接受七大王者神兵的洗禮。

    現在,這里只剩下這麼十幾個人了……

    小獨孤、青珂兒、白獅子、道公明,走在最前面,這四位無敵者的後人,是真正的最強一列。

    再後面,便是六位踏出那一步的大天王,而且北斗辰也和他們走在一起。

    上古大家的傳人,只剩下北斗辰了,其他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都沒有踏出那一步,故此退下去了。

    遠處,幾位神話人物看著這一幕,滿意的點點頭,這和他們預想的一樣,果然是這幾人留下來了。

    但是很快的,這幾位神話大人物眉頭一皺,因為在這一批人當中,他看到了一個特殊的人,走在後面,一身黑色斗篷,很低調。

    這人是誰?

    此刻,幾位大人物的心里都是咯 一下,這是從哪冒出來的一個人,竟然也踏出了那一步,而且骨齡散發的波動,很年輕。

    他們都是神話級別的人物,消息靈通,對淨土的事情,不說全部掌握在手心中也差不了太多,但卻從未听說過新出了這麼一個年輕強者啊。

    “不可能是無敵者的後人,沒听說哪位無敵者封存了一位後人。”

    “要麼就是某位神話的後人,在縹緲山的大機緣,踏出了那一步吧。”

    誰也不會想到孫聖的真實身份是誰。

    最終,他們全都來到了七座山峰之下。

    七座山峰,七口王者神兵,釋放出不同的意志,而就在他們踏足這個地方之後,這七口兵器,全都無法平靜,嗡嗡作響。

    最後,孫聖他們全都盤坐下來了,因為七口王者神兵傳達出來了一種意志,這種意志,只有他們在場的幾個人明白。

    他們要在這里承受七大王者神兵的洗禮。

    “錚!”

    突然,第一座山峰上,那口銀色的神劍騰空,最後,在虛空中演化出一座巨大的天劍,狠狠地斬落下來,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

    “這……怎麼著?”

    “王者神兵在進行攻擊!”

    遠處退下去的眾人全都嚇了一跳,即便是站著這麼遠,都感受到了那種沖擊力,像是肉身和元神都要解體了一樣。

    “不是攻擊,這應該就是洗禮,也是一種考驗,承受得住,便會得到莫大的好處!”一位老者說道。

    “轟!”

    最終,這口銀劍斬落下來,但是在落下的那一刻之後,所有的力量,化作了劍意,分別落在了這一批人的身上。

    “嗯……”

    當即,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悶哼一聲,承受了恐怖的劍意。

    但是這種劍意並未傷害他們,反倒像是在鍛造他們一樣,每一個人體內,都錚錚而鳴,骨骼如劍,神力變得鋒銳了起來。

    “轟!”

    銀劍再次落下,斬下了第二擊,以劍意鍛造這一批人。

    緊跟著第三擊落下,銀劍這才罷手,重新回到了山峰上。

    而孫聖他們這一批人,承受了三劍之後,雖然很痛苦,有些人感覺肉身差點被劈碎,但好處也是巨大的。

    這就是最強的王者神兵在對他們的洗禮,那劍意貫穿全身每一個角落,淬煉著骨骼、血肉、神力,全都變得鋒銳難擋,像是一瞬間形成了大成的劍體一樣。

    這不禁讓遠處退下來的人看的羨慕嫉妒恨,這樣的洗禮,不亞于一場驚人的蛻變,可惜他們沒有資格得到。

    緊跟著,山峰上,那口戰刀飛起來了,同樣斬落下來三次,刀光進入到了這些人的體內,淬煉全身。

    這一刻,眾人身上,多了一種開天闢地的氣質,那刀光淬煉過他們之後,讓這一批人如同苦修了百萬年的刀術。

    第三座山峰上,戰戟飛了起來,同樣是三次斬擊,落在了眾人身上。

    洗禮過後,他們身上全都多了一種霸道的氣概,體內仿佛有一尊戰神甦醒,輪動戰戟,破滅八荒。

    短暫的安靜之後,第四座山峰上,

    那口金光璀璨的降魔寶杖飛了起來,寶杖晃動,天地間道音響徹。

    不過這降魔寶杖沒有落下,而是散發出一種古老的梵唱之音,這聲音,只有孫聖他們這一批人可以听得到。

    梵唱過後,這一批人,身上散發出了祥和的金光!

    這降魔寶杖給予他們的,並沒有前三件兵器這麼霸道,而是將前三者的力量進行疏通,使得這一批人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其融會貫通,成為自己的力量了。

    第五座山峰上,神鼎騰空,鼎中,垂落下來濃重的氣息,夾持在眾人的身上,進行洗禮。

    不久之後,所有人身上,都散發出一種沉穩的氣質,每一縷氣息,都能壓塌虛空,使得他們每一個人的神力,變得更加厚重了。

    第六座山峰上,那口紫金葫蘆飛起,葫蘆嘴兒內,噴薄仙光,籠罩住眾人,在洗禮他們的一切根基,進行強化。

    這是一種難得的蛻變,沒有痛苦,每一個人都心里說不出的陶醉。

    很少有某種造化是直接洗禮一個人的根基的,這是從根本上讓他們變得更強。

    直到最後,第七座山峰上,

    那口黑魔瓶騰空而起,魔光蒸騰,滾滾而動,落在了這批人的身上。這些魔光,在強化一個人的紫府,讓其堅不可破,這等同于是增強了他們活命的機會。

    七口王者神兵,賜予了這些人七種不同的洗禮,每一種洗禮,都十分的誘人,讓那些沒有被選上的人,看的各種眼熱,羨慕嫉妒恨。

    但是沒辦法,這一批人,他們不可能與之競爭,他們不是無敵者的後人,就是僅次于他們的天王,這樣一群人,力壓老輩人物,誰能抗衡?他們這些人就算再怎麼羨慕嫉妒,也只能服從。

    但是很快的,有人把目光盯住了孫聖,他們並不認識這個人,也是年輕一輩,而且骨齡散發的波動很年輕。

    這人是誰?

    沒有人知道,就好像憑空冒出來的一個人一樣。

    “這家伙是誰啊,竟然也堅持到最後了,是可以和天王比肩的人物嗎?”

    “是某位神話的後人?還是某個隱世血脈的傳人?從來沒有見過。”

    “他故意遮擋自己,顯然是不想讓人知道,這里面有古怪,難道他有什麼特別的身份?”

    很多人在猜測,覺得不可思議。

    有老輩人物在觀察,心中驚訝,因為他們看得比別人更仔細,即便是孫聖完全隱藏自己,他們也觀測到了骨齡,竟然只有幾百歲。

    幾百歲踏出那一步,讓他們都覺得匪夷所思。

    “不會是某個無敵者隱藏的後人吧。”一位老者猜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