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35章 喧賓奪主

第2135章 喧賓奪主

    孫聖驚呼,竟然有著這樣的來歷,難怪當年進入禁區的時候,發現了殘破的大陸,古老破敗的建築,竟然是上一個紀元的產物。

    “上一個紀元,也是上古界壁所化?”孫聖忍不住問道。

    白衣男子搖了搖頭,道︰“不,確切的說……上一個紀元,才是最後一個紀元,而九界,是上古界壁中誕生的,孕育著新的可能,新的輪回。”

    “好吧……”孫聖點點頭,看向著白衣男子,目光多了一些復雜。

    他之前經過那次時空之旅,洞悉了一些秘密,九界之所以誕生,和這個白衣男子有著密切不可分的關系,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九界。

    或者說,這白衣男子借助上古界壁的力量,創造了九界,就像是創世者一樣。

    “開始吧,我將聖魔元胎與你融合,恢復你的完全體。”白衣男子說道。

    當下,孫聖盤坐在仙橋上,在他的對面,聖魔元胎盤坐。

    “它現在已經沒有意志了嗎?”孫聖問道。

    “本來存在于它身上的,就是一縷執念,那縷執念促使它在當初尋到了你。”白衣男子說道。

    仙橋在發光,這一刻,這座神聖的仙橋,就像是一座大火爐一樣,聖潔的光輝,將孫聖和聖魔元胎包裹在其中。

    這聖潔的光輝,像是化作了火焰,在煆燒著孫聖和聖魔元胎。

    最後,不管是孫聖,還是聖魔元胎身上,都傳來了一種相同的道韻,這種道韻在震動,最終成為了一種共鳴,兩者在相同的頻率上顫動。

    黑暗法力,此刻,在孫聖和聖魔元胎身上,相同的黑暗法力出現了,是相同的法力在共鳴。

    最後,孫聖的肉身發光,晶瑩剔透,寶光迷人,佔據了主導地位。

    “吼!”

    聖魔元胎長嘯一聲,這聲音不是怒吼,而是興奮、激動。

    下一刻,聖魔元胎也在發光,其中一縷縷、一道道的黑暗之元飛了出來,朝著孫聖匯聚而去,最終進入到了孫聖的天靈蓋當中,兩者在融合,在合一。

    這個過程是比較漫長的,聖魔元胎的力量猶如細水長流一樣,娟娟的流淌進孫聖體內,在進行最後的融合。

    直到過去了許久之後,聖魔元胎徹底的進入到了孫聖的身體。

    而這一刻,孫聖的氣息爆發,他身上的一切氣質都變了,黑暗法力依然如故,但是不再是黑暗的了,而是一種神聖。

    很難想象,明明是黑暗法力,為什麼出現了神聖的氣息。而且孫聖身上的一身黑袍,也變成了白月袍,銀甲爍爍放光,依然是一頭黑發,齊至腰間,如綢緞一般舞動,光環絢麗。

    這一刻,孫聖睜開雙眼,眸子中射出驚世之光,射穿魔海一樣。

    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同,雖然道法不變,但不論是肉身、法力、精氣神全都抵達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飽滿和完美的狀態。

    這就是完全體!

    孫聖驚嘆,此刻他再也感受不到內心中的那種不充實,不滿足,一切都是那麼美好,讓他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如何?”白衣男子笑眯眯的看著他。

    “感覺很好,而且,此刻我感覺很快就能接觸到神話之門了。”孫聖說道,渾身充滿了力量,像是要顛覆世界,開闢輪回一樣。

    “我現在要回昆侖,你能搭個橋嗎?”孫聖看著白衣男子腳下的仙橋,賊兮兮的說道。

    白衣男子笑了笑,點點頭。

    孫聖登上了仙橋,仙橋發光,直接橫渡禁區。

    當孫聖從仙橋的另一端走下來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了昆侖的氣息了。

    神奇的橋,仿佛可以去往任何地方,一上一下,像是能穿越次元一樣。

    “我就不送了。”白衣男子說道。

    孫聖點點頭,走下了仙橋,道︰“這一回,你不妨告訴我你叫什麼吧。”

    認識了這麼久,他一直都不知道這白衣男子姓甚名誰。

    “名字麼……太久遠了,我名號……就叫萬古吧。”白衣男子笑眯眯的說道。

    “呵呵呵,好吧。”孫聖點點頭,頭也不回的飛向了昆侖。

    不久之後,孫聖沖出了禁區,繞過了不少次元裂縫,現如今禁區中的次元裂縫已經越來越多了。

    最終,孫聖出現在了昆侖當中。

    昆侖依舊,混亂沒有到來,但是也快了,因為就在昆侖的上方,孫聖看到了一座深淵。

    那是星空深淵!

    巨大的深淵,如今已經顯化在昆侖上方,充滿了壓抑的氣息。不管在昆侖的任何地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像是隨時都會墜落下來一樣。

    這不禁讓孫聖聯想到了曾經他洞悉的未來一角,他曾看到自己置身在星空深淵的下方,那巨大的黑暗深淵墜落下來,毀滅一切。

    孫聖如今雖然實力突飛猛進,但他依然感覺自我不滿足,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沖刺神話,只有成為神話,在接下來的大恐怖之中,他才能應付自如。

    此刻,孫聖一身白衣,黑發飛揚,他亦如過去一般,肌體散發著寶光,脫俗而空靈,行走在昆侖之中,宛如世外仙聖。

    昆侖之地,魔海覆蓋了大片的面積,不過此刻,禁區之上已經沒有魔海之水繼續墜落下來了,因為禁區之內到處都是次元裂縫,有的次元空間直接崩裂,導致魔海之水進入到了其他次元之中。

    即便魔海無邊無際,但早晚有一天,它會全部流入未知的次元。

    孫聖一路疾馳,遮掩自己的氣息而行,現在只要他不想被人發現,一般人絕對察覺不到他。

    他朝著南昆侖而去,現在天之淨土的生靈已經徹底入駐昆侖了,也不知道現在的局勢如何了。

    當孫聖出現在一座神山上的時候,不禁皺眉。

    這座身上,曾是某一古皇族佔據的,魔海淹沒昆侖後,這古皇族扎根在這里。

    不過,孫聖從虛空中向下觀望的時候,卻看到了天之淨土的某一神聖血脈佔據這里,那曾經的古皇族,雖然也在這里,卻等同于是被奴役了。

    接下來,孫聖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了一些地方,果然如此,很多殘留下來的皇族,都被來自天之淨土的神聖血脈給收編了。

    這讓孫聖眉頭緊皺,古皇族尚且如此,也不知道第二界殘留下的人怎麼樣了。

    當下,孫聖馬不停蹄,趕往南昆侖。

    南昆侖有紫m初雪在,想必不會有什麼麻煩,畢竟是一位神話坐鎮在那里。

    不久之後,孫聖出現在南昆侖。

    那片黑色的死亡禁區,如今被開通出來了一條四通八達的通道,一直通往南昆侖深處。

    孫聖走了進去,出現在這里,立刻看到了前方修建出來的一座氣魄的宮殿,這宮殿,神聖不惜,大氣輝煌,但是,這種宮殿的建築風格,一看就是來自天之淨土的。

    “道宮!”

    孫聖吐出了兩個字,眸子中綻放出冷光。

    這座建築,僅僅是一座宮門而已,上面“道宮”兩個字十分耀眼,釋放著不朽的道意,似是在訴說著自己的輝煌。

    道宮搬進了南昆侖,佔據了這里嗎?而且還在這里建造了神宮。

    不過這座神宮明顯不是來到這里又建造的,應該是道宮在天之淨土的神宮,被直接搬運到了這個地方。

    這並不是難事,比如說聖庭所在的那座天城,就是這樣的建築,可以以*力自由的放大縮小。

    果然,孫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天之淨土的神聖血脈進入昆侖之後,以強大的實力,佔據了昆侖的主導地位。

    他們很強,超越古皇族,任何一支神聖血脈,都不是常人可以情以抗衡的。

    “找死,這群自詡為完美的家伙,若非他們自以為是的搞什麼長生計劃,也不會出現如此混亂的局面,明明是逃難,現在又跑到這里來喧賓奪主!”孫聖惱怒。

    現在的道宮,他渾然無懼。

    就算是道宮之中有神話坐鎮又如何?他們的無敵者已經不在,孫聖出手不會有任何顧忌。

    當即,他大踏步的朝著前方走去,可是剛接近那座宮門,周圍一道道神聖的秩序便出現了,化作一股驚人的力量,朝著孫聖鎮壓過來。

    顯然,這是道宮用來對抗外敵的一種神陣。

    “嗯?有人擅闖神陣!好大的膽子啊!”

    “莫非是那個什麼所謂的聖庭的人?不應該啊,那幫人不應該走這條路。”

    “也許是某個無知之輩而已,上次有個和尚也想擅闖這里,結果還不是被阻回去了,乖乖的走另一條路了。”

    “嗯,那個和尚有點手段,若非是我道宮的高手出馬,還真的降服不了他,最後也只是被勸退,乖乖的走了另外一條路。”

    宮門以內,傳來這樣的聲音,緊跟著,走出來了幾個年輕的身影。

    他們望著神陣當中,那里氣象萬千,神聖的霞光彌漫,只能看到一道人影站在里面,一動不動,負手而立。

    “喂,你是什麼人?我淨土中人麼?”一人喝道。

    “聖庭!”

    神陣當中,傳來了冷漠的兩個字。

    “聖庭,呵呵呵還真是他們的人。”這幾個年輕人頓時露出了一抹諷刺的笑容,道︰“走另一邊的夾縫,這里不是你能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