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155.第2155章 葬滅天元

2155.第2155章 葬滅天元

    “難道和他有關系?曾經去過天外的那位無敵者?”孫聖驚訝無比。

    姬武的這一角殘骨之力,讓他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氣息,這股氣息,很像是當初孫聖意外得到的那一枚眼球的氣息。

    通過那枚眼球,孫聖得知曾經有一位無敵者登上了上古界壁,去了天外,為了尋找自己還存在的意義,最終與天外之中的某種力量抗衡,死在了那里。

    “孫聖,你完了,我看你還如何抵擋!”姬武大聲喝道,向前殺來,駕馭著可怕的力量,要擊殺孫聖。

    “咚!”

    孫聖揮動手中的殘劍,與之抗衡,踫撞出絢爛的光輝。

    這股力量真的很強,即便是孫聖,都被打的後退。

    但是他知道,這不是姬武的力量,而是那一角殘骨在發威,跟姬武自身的神力沒有什麼關系。

    “呵呵呵,不管你多麼不凡,終究還是要死在我姬家人的手中。”不遠處,姬家之主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他深知道那一角殘骨的力量,曾經姬武得到的時候他還研究過,那是曾經某位無敵者的道骨碎片,而且好像是從天外而來,沾染上了天外的某種氣息。

    “去死!”

    姬武大吼,怒發飛揚,身上帶著血,卻像是一位不屈的戰神回歸了一樣。

    “創世三法!”

    天地間,響起了秩序的聲音。

    孫聖再次動用了創世三法的力量,不過這一次,不是滅世之刃,也不是逆亂陰陽領域,而是第三種力量。

    這段時間,孫聖除了感悟神話之門之外,他還參悟了創世三法的最後一式,領悟出來了新的力量。

    斬紀元!

    破後而立!

    這和三式刀決有關,孫聖配合三式刀決,加上創世三法,領悟出了第五式刀決,比第四式斬無敵更加驚人。

    那口殘劍,纏繞上了一層更加神秘的力量,與姬武一角殘骨的力量抗衡,竟然抵擋住了,沒有被打退,畢竟這第五式刀決,是無敵術加創世三法融合在一起的力量,何其可怕。

    姬武臉色難堪,憎恨的盯著孫聖,咬牙切齒道︰“孫聖,你真的很該死!!”

    他實在是太恨了,因為孫聖每一次的表現,都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每一次姬武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時候,孫聖總是有機會抗衡他,甚至反敗為勝,這讓姬武徹底的失去了耐心。

    “葬滅天元!”

    姬武大吼一聲,眉宇間的一角殘骨光芒奪目,激發出最強的力量。

    “葬滅天元……沒錯,一定沒錯,那是先祖的力量,這一角殘骨,屬于先祖!”遠處,妖淨心看到這一幕,嬌軀顫抖的更加厲害。

    “轟隆隆!”

    這個地方,景象駭人,各種異象出現,有開天闢地的景象,但是緊跟著世界毀滅,宇宙崩塌,像是一個時代在終結,一個世紀在毀滅一樣。

    最後,這些異象將孫聖包裹了進去,無法看清孫聖置身在何地,他仿佛被送入了某個被毀滅的時代當中去了。

    “這……這種力量!太強了,比無敵術都要強大!”

    “好可怕,這真的是曾經屬于某位無敵者的力量嗎?”

    “葬滅天元……淨土還在的時候,貌似有關這四個字的記載,但是很模糊,無法考究,太久遠了!”

    葬滅天元所形成的異象,十分恐怖,具有可怕的殺傷力。

    最關鍵的是,這其中有來自天外的力量,有紀元碎片,在對孫聖進行沖擊,一旦被擊中,即便是孫聖,都可能要面對形神俱滅的危險。

    這是一次大危機,即便是孫聖,都感覺頭皮發麻。

    那些異象之力將他包裹,讓他置身在一個時代的毀滅當中,但是真正給他造成威脅的,還是那些紀元碎片,來自天外的力量。

    “孫聖!我看你這次還不死!!”

    姬武大吼著,全力催動眉心間的那一角殘骨之力,要把孫聖滅殺在這個地方。

    異象恐怖,一開始眾人還能勉強看到孫聖的影子,他在揮劍抗衡那些紀元碎片,但是漸漸地,一片片毀滅異象覆蓋下來,孫聖徹底看不見了,被湮滅到了其中。

    這股力量太強,像是打穿了時空,把孫聖送入了某個毀滅的年代。

    “哈哈哈哈,孫聖,這次你死定了,戰力再強有何用?活下來的還是我,未來超脫的也是我!”姬武大聲笑道。

    這一刻,他自信,孫聖不可能活下來,這股力量會將它抹殺掉。

    因為這一角殘骨的力量,能夠對付神話,他不相信孫聖能活下來。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真的是好強的一股力量,哪怕是神話置身在其中,也很難沖破,極有可能會被這股力量抹殺。

    一時間,很多人都相信了姬武的話,孫聖雖然戰力嚇人,但是此刻面對這樣不屬于這個紀元的力量,還有天外的物質在其中,他應該活不下來了,會被抹殺。

    “真的好可惜,這樣一個無比強大的年輕人,結局竟然是這樣的悲慘,在即將沖刺神話的時候發生了意外,難以存活。”

    “是很可惜,若是讓他成功沖刺神話,沒準兒將是最強的神話,即便不如無敵者,也僅次于無敵者了吧,可惜……就這麼消亡了。”

    “這個姬武也不簡單,掌握有這種力量,即便不是他自己的,但若是未來對抗大恐怖中,也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人們說道,即便是神聖血脈,現在對孫聖的評價都很高。

    可惜,在他們眼中,孫聖注定活不成了,因為那一角殘骨之力太過強大,神話都挨不住,即便孫聖戰力再可怕,但他現在畢竟不是神話。

    “呵呵呵呵,此人死了倒也好。”這時候,有不和諧的聲音傳來,是從銀血王一脈的老者口中傳來的。

    這位銀血王一脈的老者此刻帶著冷笑,道︰“就算這個年輕人天賦超凡,戰力無雙,但他行事狠辣,不擇手段,讓他成為神話,將來對世人來說很難講是福是禍,死了倒也省得麻煩了。”

    銀血王一脈,對孫聖帶著恨意,首先是他們的後人曾有一人死在孫聖的手中。

    最重要的,因為孫聖可能知道了哪些人在勾結禁區下的生靈,一旦他曝光了這件事,銀血王一脈注定要聲名狼藉,身敗名裂。

    而且不久前,銀血王一脈有人曾去過禁區,想要聯系禁區下的生靈,結果卻沒有回來,可能被殺了。

    如果這件事是孫聖所為,麻煩很大。

    “即便再超凡又能怎樣?死人不會有任何價值,倒是姬武,有這種力量,將會造福世人,我們應當重點保護。”又是一人開口說道。

    這是一個男子,接近神話,已經有神話之光出現,纏繞在他的身上。

    這是來自獨孤家的一個強者。

    獨孤家和孫聖的仇怨同樣不共戴天,而且不久前,獨孤家也有兩個人去了禁區沒有回來,此刻他們也在懷疑孫聖。

    不久前孫聖那句“想要看看你們的血是什麼顏色”,讓這些心懷不軌的人,全都感覺到了威脅,巴不得孫聖死掉。

    “死得好!”姬家之主沒有說太多,但是這三個字,卻表現出他現在的心態。

    听到這些話,即便是在場的一些人不認同,但是也沒敢說什麼,畢竟這些都是大人物,尤其是還有姬家之主這樣一位至高者在,他們更是沒有膽子反駁。

    更何況,在他們的認知中,孫聖必死無疑,無法從這種力量之下活下來,何苦為了一個死人得罪這樣的強者?

    遠處,青珂兒和北斗辰將一切看在眼中,他們在皺眉,心里也有些擔心。

    姬武所掌握的那一角殘骨的力量太強,即便是他們站得很遠,都感覺肌體有種要裂開的感覺,孫聖真的能在這般可怕的而力量之下活下來嗎?

    “殺!”

    姬武還在大吼,眉心中的一角殘骨發光,他能感受到,孫聖還未死,還在里面,雖然別人看不到,也感應不到,但那一角殘骨卻能感觸得到,還有生命在里面頑強反抗。

    “你必須死!必須得死!”

    姬武咬牙,此刻他臉色蒼白,因為動用這一角殘骨的力量,對他來說消耗十分巨大。

    以他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堅持長時間使用這一角殘骨的力量。

    “嗯?”

    突然,姬武蒼白的臉色再次一變,瞳孔中閃過一抹不可思議,驚呼道︰“什麼!怎麼回事!”

    這個地方被可怕的異象籠罩,里面有紀元碎片在飛舞,那些紀元碎片可以擊穿一切,平常人被擊中,頃刻間就會形神俱滅。

    但就在這時,一道紫色的劍光突然出現,粉碎了那紀元碎片,劈開了周圍的異象,那個年輕人從里面一步一步的走出來,手中的劍,煥發出了紫色光彩,連他的頭發,都變成了紫色的。

    孫聖從里面沖了出來,最後關頭,他不得不動用了神荒骨的力量,道法之中,一點紫色的火種跳動,勾動了神荒骨之力。

    “什麼!他還未死,而且破了那一角殘骨的力量!”

    “這是……當初打敗小獨孤的時候,他便用過這種力量,很強,當時小獨孤差點死在這種力量之下。”

    “反敗局嗎?差點忘記了這個年輕人還有這樣的力量!”

    眾人驚呼道,有人驚訝,有人沮喪,像是銀血王一脈和獨孤一脈的人,自然是沮喪到了極點。

    他們巴不得孫聖死掉,不想看到這個年輕人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