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73章 十年血與歌

第2173章 十年血與歌

    在世人眼中,孫聖現在的地位很重,甚至很多人覺得他是天下第一,畢竟一個人對抗所有的無敵者,並且將其消滅,這樣的壯舉,古今從未有過。<樂-文>小說www.ウwxs.com

    在這個混亂的年代,孫聖的橫空出世,簡直可以稱為之傳奇,奇跡。

    現在,他是世人心中的大英雄,獨守昆侖,帶領世人對抗大恐怖,戰到鮮血流盡。

    所以,這不由得人們不敬佩,如此豐功偉績,確實配得上每一個人追隨。

    聖庭獨尊!

    在昆侖當中,所有人都在以“聖庭”的名號而戰,聖庭在這段時間可以說是自成立以來空前強大。

    聖庭軍,這成了世人這般對自己的稱呼。

    這支大軍重新洗牌,打亂,重新分配,結成了九十九支隊伍,每一支隊伍,經過各自間的相互配合,爭取將各方的戰斗力發揮到了極致,作用在不同的場合。

    這些人鎮守在昆侖,等待著里面的東西出來。

    就這樣,一眨眼,過去了一年的時間。

    那星空深淵,黑暗逼人,那里越來越不平靜了,仿佛隨時都會墜落下來一樣,有黑暗驚雷劃開。

    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年的時間。

    終于,這黑暗深淵不再平靜了,傳來了怒吼的聲音,黑暗被打破,里面有生靈走了出來。

    真正的大恐怖到來了!

    星空深淵被沖破,禁區下的混亂出世!

    這一次,所發生的災難注定要比當初界門之地的更加恐怖。

    那從黑暗中走來的大軍,密密麻麻,伴隨著灰色的霧氣,穿越黑暗出來,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數量,讓鎮守在這里的聖庭軍為之頭皮發麻。

    “戰斗!”

    一聲怒吼,聖庭軍的一批領頭人出現了,龍吟雪、蒼寶兒、帝小曼、神猴將軍、豬聖、南道主、玄機子、道長生等眾人現身,每一個人都親自率領著一支強大的隊伍。

    除此之外,北斗辰、紫m殤分別帶領上古大家的人,青珂兒和白皇則是帶領一些神聖血脈中的人,出現在了星空深淵的前面,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星空深淵前,足足有三千多座古殺陣,還有禁忌武器融入到其中,展現出驚世殺威。

    “來吧,大混亂!戰!戰出一個新紀元!”

    “戰!戰出一個新紀元!”

    這是這幾年來聖庭軍的口號,要在大戰中,開闢出一個新的紀元出來。

    “聖主!聖主來了!”

    這時候,有人在歡呼,看向了他們的後方,那里有一道身影,光明石戰衣璀璨發光,三大王者神兵相隨,顯化出法相天地,矗立在天地間,朝著這個地方望來。

    孫聖來了,一身光明,強大而驚人,世人感覺他好像比兩年前更加強大了。

    此刻孫聖一步邁出,出現在了三千殺陣當中,他依然選擇了守在了世人的最前面。

    世人望著那強大的背影,很多人忍不住想要頂禮膜拜,膜拜這樣一個傳奇,膜拜最強神話。

    但是,現在是大決戰,人們忍住了這種沖動,開始作戰!

    “轟!”

    星空深淵終于被沖開了,那深淵黑洞墜落了下來,壓塌昆侖。

    孫聖獨守在深淵黑洞的下方,靜靜地凝望著下墜的深淵,那里黑色驚雷騰空,可怕的黑暗綿延無盡,景象恐怖,像是要毀滅一個紀元一樣。

    曾幾何時,孫聖還曾洞悉過這樣一幅畫面,屬于未來一角,不過現在,這未來一角真實的發生了。

    “轟隆!”

    孫聖動手,以無上發力,配合三口王者神兵,向前斬殺過去,絕世耀眼之光在這里綻放。

    最後,那墜落下來的深淵被孫聖以**力摧毀,炸裂開來,化作無數的黑色碎片,分散在四方……

    但是,這墜落下來的黑色深淵,僅僅是一截而已,後方,灰色大軍沖了出來,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他們籠罩在灰色的霧靄當中,神秘而恐怖,殺了下來。

    三千殺陣發作,誅殺一切,與這些禁區大軍正面對上了。

    孫聖守在世人的面前,後面,是帝小曼,然後是龍吟雪、蒼寶兒、豬聖和南道主他們,各自鎮守一方,他們同樣融入到了三千殺陣之中。

    大戰!

    慘烈的大戰!

    無休止的大戰!

    三千殺陣誅殺第一波攻擊,有漏網之魚,才會被身後的聖庭軍合力擊殺。

    這樣的大戰,已經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形容的了,因為這第一波灰色大軍的沖擊,就有將近十萬了,各種恐怖的生靈從天而降,足以橫掃一個時代。

    三千殺陣雖然強大,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能擋住的禁區生靈會越來越少,畢竟是將近十萬的大軍沖殺下來,太過恐怖了。

    孫聖橫掃戰場,他擊殺的最多,在三千殺陣的配合下,轟定地方,而且專挑大軍之中的強大生靈出手,另其血濺當場。

    這戰斗,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這第一波灰色大軍,才算是剿殺干淨。

    但是眾人不敢掉以輕心,第二波大軍,可能隨時都會沖出來。

    “原地恢復,監守自己的崗位。”孫聖開口說道,聲音傳遍天下。

    “謹遵聖主法旨!”

    就這樣的,兩日之後,第二波大軍沖出來了,同樣是十萬為記,讓人震驚,這禁區下的生靈,到底有多少,隨隨便便一出動,就是十萬為記。

    新一**戰爆發了,這一隊大軍,明顯更加強大,足足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才剿殺干淨。

    不久之後,第三波灰色大軍出現了。

    這一次戰役,所造成了的損失不小,大恐怖降臨,就像是世人在渡劫一樣,這些大軍一次比一次沖擊更加強烈。

    這一次,有很多生靈沖過了三千殺陣的防護,與聖庭軍開戰,足足絞殺了七天七夜,才將他們徹底的消滅,而聖庭軍也被這一次沖擊,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這樣的大戰,不知道要經歷多久,很多人都已經做好了奮戰到死的準備。

    禁區下的大軍,一波接一波的沖擊下來,而且越發的強大,到最後,即便是三千殺陣,都殘破了,承受了太多的沖擊,殘破不堪,每一次接受下一波的大軍沖擊時,都要提前修復三千殺陣。

    漸漸地,沒有人會想到,這場戰役,竟然持續了兩年的時間。

    禁區下的生靈,像是無窮無盡一樣,每一次十萬為記的沖擊下來,甚至有好幾次,多達二三十萬,這是一個恐怖而嚇人的數字。

    這兩年來,每一個人都飽經戰火的磨礪,有人死了,有人卻在大戰中越發強大。

    比如說青珂兒、北斗辰、白皇這樣的人,他們都在大戰中接近神話,因為每日他們都要經歷鮮血鑄成的廝殺。

    誰也沒有想到,大戰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甚至,此刻他們所面對的,還不是禁區下最恐怖的存在,那些天帝級別的人物還沒有出場。

    就這樣,又過了兩年的時間,聖庭軍銳減,有許多人戰死了。

    三千殺陣越來越殘破,他們沒有充足的時間去修復,故此沖殺下來的禁區生靈越來越多,慘遭屠戮。

    這些人埋骨在此地。

    就在臨近戰場的地方,開闢出來一座陵園,戰死的人,埋骨與此,長眠在戰場上,其英魂永遠的鎮守,可歌可泣。

    每一次大戰結束,孫聖都要親自帶著所有人,將那些新的犧牲者親手埋葬,為他們鑄就豐碑,留下了每一個人的名字。

    戰爭是殘酷的,曾經諸多生靈齊聚的天地,歡聲笑語,也有磕磕絆絆,勾心斗角。但是在戰場上,仿佛每一個人都不會說話了,即便是在大戰之中,他們也只是一個眼神交流,就能懂得彼此,不會多說一個字,這是戰爭洗禮的結果。

    一眨眼,三年的時間過去了……

    已經七年了,戰爭進行了整整七年,他們不知道面對了多少次禁區大軍的沖擊,那無窮無盡的生靈,感覺像是一個紀元之人,像是紀元之戰一樣。

    很多人都戰死了,但是活著的人,依然屹立不倒,因為在他們前方,有一個人,一直站在那里,站在世人的最前方,替他們遮災擋難,如果不是這個人,死傷會更加慘重。

    而且,在這戰爭中,其他人都有休息的時間,可以退守自己的崗位,讓另一批人替換,得到時間喘息,修復自己的傷勢。

    但唯獨這個擋在世人前面的人,他一直駐守在那里,從未離開過,沒有人知道他受了什麼樣的傷,也沒有人看到那戰衣下的臉,他留給世人的,是一個強大而不可撼動的背影。

    終于,時間一晃,十年過去了。

    聖庭軍,如今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了,十年的戰爭,死了太多的人,埋骨與此,成了血與歌。

    這片戰場,已經成為了血紅色,鮮血渡染的戰場,但卻沒有死亡之氣,整個戰場上,籠罩著的只有強烈的戰意,死去的英魂,仿佛也一直駐守在戰場上一樣。

    “十年了,沒想到這一打,就是十年的時間。”終于有人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這十年來,很少人說話,也很少人去感慨,他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了殺敵上。

    “是啊,這是一場消耗戰,我們像是在和古老紀元的人戰斗,我們快要耗不起了。”

    “不!一定要戰,戰到最後,我們會追隨聖主,血戰到底。”

    “十年來,聖主一直駐守在那里,沒有離開半步,他像是在等待什麼。”

    “是的,他在等待真正的恐怖,禁區下的長生者!”

    “禁區下的天帝,才是最恐怖的,我有種直覺,他們……快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