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180.第2180章 斬斷因果

2180.第2180章 斬斷因果

    一條通往未知的路,迷迷茫茫,不知道是什麼物質構建而成的,又像是一種秩序構成的。

    孫聖一步一步走在這條路上,他現在的狀態十分特殊,不是肉身、不是元神、不是神魂,是一種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生命形態。

    但是,偏偏孫聖的一切法都存在,即便沒有肉身,他現在的軀體也極為堅固,即便沒有元神,他的法力依然滾滾凶悍,故此孫聖自己都說不清楚他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

    “超脫,就是斬掉我這一紀元一切的因果麼?”孫聖說道,走在路上。

    不久之後,這條路上,出現了一道身影,一名光頭僧人,竟然是釋如來。

    但是,孫聖知道,這絕對不是真正的釋如來,而是他和這一紀元的因果,在這條超脫之路上顯化出來。

    “無處是我,處處是我!”

    釋如來顯化出來了十幾道本尊,全都和釋如來一模一樣,實力強悍,此刻朝著孫聖走來,一句話都不說。

    而此刻,孫聖的狀態很特殊,他面對釋如來的時候,實力等級,成了和釋如來相同的地步,成了普通的神話,而並非無敵者。

    “兄弟,沒想到第一條因果,便是你啊。”孫聖嘆息道。

    最後,他迎了上去,拳掌發光,和釋如來大戰,並且顯化處三頭六臂的姿態,六條臂膀全都在施展聖拳法。

    雖然等級壓制到了和釋如來相同的檔次,但是孫聖在大戰中經歷了十年,早就把一切手段蹂躡在一起,成為了獨特的拳法,一拳破萬法,根本不需要動用其他的手段。

    這一戰,打的十分激烈,釋如來和孫聖的因果很強,所以很不好打敗,比真正的釋如來甚至都要強大,因為這是因果關系而決定的。

    越是和孫聖羈絆越深的因果,就越是難以打敗。

    但是最後,孫聖展現出狂霸的姿態,傾盡全力,十幾個釋如來全部破碎,最後只剩下一個,被孫聖一拳擊穿。

    “斷因果,從此之後,我和這個紀元的一切人,都沒有關系了嗎……”孫聖嘆了口氣。

    超脫之路,沒有他想象的這麼簡單,他要面對艱難的選擇,去斬斷這些曾經和他關系親密的因果,斷因果,斷紀元,成為唯一的存在。

    釋如來的因果被斬斷了,孫聖心中有些惆悵,但仿佛感覺自己輕松了許多,像是籠罩在他身上的某一條枷鎖被掙斷了一樣。

    孫聖繼續向前走去,一個他既想相見,又不願在這里相見的人出現了。

    唐媚!

    此時的唐媚,亦如當初一般,她現在不是戰天帝,只是唐媚,一身紅衣,風姿動人,翩然而立,姣好的身材,楚楚動人。

    “你亦要遠去嗎?”唐媚開口問道。

    實際上那不是唐媚在說話,而是兩人之間的因果,此刻在這條路上形成了一種意志。

    “我要走出去,別怪我,即便斬斷了所有的因果,也斬不斷情愫。”孫聖說道。

    “斷了因果,你我以後便再無關系了。”唐媚說道。

    孫聖沉默,其實這也是他在擔心的事情。

    斬斷了所有的因果,完成超脫,從此之後,他和這一紀元再也沒有任何關系,與這一紀元的人也沒有任何牽扯,這樣做……真的好嗎?

    “我是你的執念,我的話,何嘗不是你自己內心中的疑問?”唐媚笑著說道。

    這是兩人之間的因果形成的意志,這種因果,聯系著孫聖的內心,所以,此時眼前的唐媚,可以洞悉孫聖內心深處的想法。

    孫聖沉寂了良久,最後,他還是朝著唐媚走去,道︰“舍我一身因果,哪怕是最終孤獨的死去,我也要超脫出去,成為最強,阻止大恐怖,至少,有些人會活著。”

    “我明白了,來吧。”唐媚說道。

    這一刻,孫聖和唐媚處于相同的境界,在這里交手,只要他打敗了這里的唐媚,就和這一紀元的唐媚斷了因果,兩人之間,不會再有關系。

    “某些情,某些愛,存在于心即可。”孫聖說道,最終擊穿了唐媚的身軀,將其打散。

    他再次向前走去,不久之後,兩個人出現在他的面前,諸葛果和劍璇璣。

    兩人臉上掛著淚痕,對著孫聖輕輕的點頭,道︰“出手吧,斷因果難斷情,記住我們。”

    “好!”

    孫聖讓自己果決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果決,不狠下心來去斬斷這一切,他無法完成超脫,會在這條路上失敗。

    而失敗,就意味著一切都結束,這個紀元和自己最後的下場全都是消失。而讓自己無情的超脫出去,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

    最後,劍璇璣和諸葛果消失了,被孫聖驅散,斷去了和她們之間的因果。

    孫聖的心情沉重,但是他的狀態卻輕松了許多,斷掉了因果,如同斬斷了某些枷鎖一樣。

    “我兒。”

    孫聖的父母出現了,含淚望著孫聖,只說了兩個字,沒有多說,她們也動手朝著孫聖攻擊過來,這不代表她們本人的意願,而是因果關系在阻撓孫聖。

    “斷!”

    孫聖最終出手,斬斷了這些,與自己這一紀元的父母,也斷去了因果關系。

    接下來,妙菩薩出現了,一身白衣,翩然多姿,她亦如過去,短發齊耳,顯得英姿颯爽,是一位美麗出眾的女菩薩。

    但是,在妙菩薩的身上,卻多了一道其他的影子,同樣是一位風華絕代的女性,一身白衣,臉上帶著青銅面具。

    “果然,妙然和仙母有關,雖然她從未對我提及過,但是這里的一切是因果所化,一些因果關系,都會具現出來。”孫聖暗道。

    “君心所望,吾心所願,珍重,珍重。”妙菩薩開口說道。

    神聖的佛光激蕩,孫聖與之交手,拳法無敵,劈開佛光。

    這一戰十分艱難,因為因果關系過重,而且涉及到了眾仙之母這一段因果,更加與眾不同。

    最後,兩人激戰了上千個回合,孫聖打散了仙母的影子,緊跟著擊穿了妙菩薩,另其飛了出去,白衣出塵,卻在半空中散開,這一段因果了解。

    孫聖心中傷痛,只斷因果,不斷情愫,雖然不會再有瓜葛,不再聯系,但仍有美好在心中。

    接下來,龍吟雪出現了、帝小曼出現了、蒼寶兒出現了……

    孫聖在這條路上,陸陸續續見到了許多的人,不管因果有多深,多淺,都會出現在和條路上,哪怕是曾經和孫聖有過點滴接觸的人,都會出現。

    季布也出現了,與孫聖激戰,而且兩人是在無敵者領域當中激戰的,打生打死,最後孫聖斬斷了這條因果。

    他在這些大戰中,同樣負傷了,但是每遇到一段新的因果,傷勢便會痊愈,以全新的狀態,迎接另一段因果。

    紫m殤出現過、青珂兒出現過、北斗辰出現過……

    甚至,那些曾經被孫聖斬殺過的強敵,比如說小獨孤、姬武還有曾經的古王,也都紛紛現身過。

    這讓孫聖明白了一點,一些因果,無法觸及,無法窺視,即便是殺死了自己的敵人,但是因果還在。

    孫聖這一路走來,從小小的世俗界,殺入修煉界,殺向神域、古地、星空要塞、傳說戰場、昆侖、天之淨土,他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人,有著很多的敵人,這些因果,全都要斬斷。

    孫聖一路殺上去,他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斬斷了多少的因果。

    有些因果的出現,讓他意外,比如說曾經戰死的對手。

    有些因果,讓他難以割舍,比如說龍吟雪、妙菩薩和蒼寶兒她們。

    有些因果,讓他惆悵,比如說聖庭的那一批故人、軒轅太子、風行天、青牛、帝清、妙欲菩薩等人,這些人,都和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是孫聖鐵通家園的一員,但是現在,他要一個人通通斬斷,和他們斷絕關系。

    甚至最後,孫聖還和太古真龍、仙凰這樣的生靈大戰了,因為孫聖曾研究過真龍法,還和仙凰法的傳承者激戰過,故此引來了這段因果。

    這個過程,孫聖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因果太難斷,有些很隱晦,甚至不光是牽扯到了他的這一世。

    紫衣前世身!

    最終,孫聖和紫衣前世身對上了,那是曾經的自己,活在上一世,如今已經不存在了,但依然存在著這一層因果關系。

    孫聖與紫衣前世身在相同的境界對抗,打的十分激烈,營造出毀天滅地的跡象,即便是這條路上沒有天地,但依然出現了災難的畫面。

    “本該斷去的因果還在嗎?因果這東西,果然是最復雜的秩序。”孫聖說道。

    結果,同級別下,孫聖戰勝了紫衣前世身,但卻沒想到,接下來他要面對的,竟然還有紫衣前世身曾經相遇過的人,和敵人。

    孫聖與這一紀元涉及的因果太深,不止這一世而已。

    紫衣前世身的敵人,他都叫不上名字了,但有些是認識的,因為這一世他也踫到過一些老家伙。

    最後,一個完美無瑕的女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秋水凝!

    這是一個和紫衣道祖因果很重的一個人,曾經古天庭的領袖。

    這是一個很神秘的女人,曾經在大清洗的時候,都躲過了一劫。

    後來,秋水凝曾說過,她是女帝看中的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她曾說自己對女帝有用途,但是孫聖一直沒有听女帝提起過她。

    如今女帝已經不在了,秋水凝的因果出現在孫聖的面前。

    在這種因果面前,很多東西無法隱瞞,孫聖通過觀察秋水凝,洞悉了些許的這個女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