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84章 昆侖崩

第2184章 昆侖崩

    黑暗之軀被摧毀,紀元之災在上古界壁的力量之下解體了。

    此等可怕的力量,足以碾壓一切,而且施展了這一擊之後,連孫聖都有一種虛脫的感覺。

    超脫之軀都感覺到了疲憊,足以可見這一擊有多麼可怕,任何的一切都能粉碎,連紀元之災也不例外。

    “你這一紀元,終究會走向最壞的結局。”紀元之災說道,而後黑暗之軀崩潰,什麼都沒有剩下,徹底被上古界壁的力量給絞殺了。

    黑暗的天外,孫聖獨自立身在這里,他一個人擋住了大清洗,解決了這一次巨大的麻煩。

    但是,此刻孫聖並未輕松,因為想到了大恐怖。

    連紀元之災這等恐怖的力量都承認大恐怖更加可怕,可見還有一場惡戰在等待著他。

    “眾生自身醞釀出來的災難,遠比真正的紀元之災都要可怕,這是真的嗎?”孫聖嘆了口氣。

    他知道,所謂的眾生自己醞釀出來的災難,就是長生,長生是一場巨大的禍事。

    本來孫聖覺得最恐怖的不過是大清洗,要對抗天外的力量。但是沒想到,眾生自己醞釀的災厄,遠比大清洗都要可怕。

    “但是一切終歸要有個了解不是嗎?”孫聖苦笑,事到如今,瞎擔心是沒用的,唯有傾盡一切,斬盡這些災厄。

    孫聖是超脫之軀,雖然剛才抹殺紀元之災讓他消耗嚴重,已經虛脫,但是超脫之軀自然有其絕妙的好處,他恢復的很快,不久之後,已經恢復了巔峰。

    “去了斷吧!”

    孫聖轉身,重新飛向了上古界壁。

    ……

    昆侖暗無天日,禁區崩塌,被吸入了次元當中。

    距離當初孫聖犧牲自己堵住星空深淵,至今已經過去了三十年的時間了,也就是說,孫聖在超脫的途中,足足耗去了二十年的時間。

    這二十年來,昆侖已經被大恐怖吞噬,星空深淵下的天帝,終于還是出關了,截斷了深淵,從中殺了出來。

    昆侖的世人在全力抵抗,在幾位無敵者的率領下,與大恐怖多次踫撞,死傷慘重。

    七大天帝,那是一股不可戰勝的力量,七大天帝合擊,橫掃當世,無敵者想要擋住都難。

    黃金域在參戰,但同樣損失慘重,神話一位位隕落,這場大戰,讓昆侖山斷裂了,成了好幾截,殘破不堪,像是漂浮在黑暗當中的殘破大陸。

    整個昆輪,全都已經被黑暗籠罩了。

    昆侖的世人,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了,這二十年來,世人和禁區下的大軍一次次踫撞,其中,有天帝出手,雖然有幾位無敵者駕馭著剩下的王者神兵抗衡,但依然擋不住大恐怖。

    那口王者戰戟、王者神劍起初被安置在孫聖所化的頂天石像內,後來被幾位無敵者從中剝奪了出來,因為他們需要王者神兵的力量守護世人。

    但是,斗戰神還一直在那座頂天石像內,這是一件特殊的王者神兵,和孫聖融合,只認可他,即便是孫聖戰死,幾位無敵者也無法撼動這口王者神兵的意志,無奈最後只能放棄。

    也正是有斗戰神在,那座頂天之軀的石像,直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倒塌,手托黑暗的天穹屹立在殘破的昆侖當中。

    此刻,在這座頂天之軀的石像附近,多了一些矮墳,一塊塊冰冷的石碑矗立在這個地方,像是要與這座頂天石像一起長眠于此,陪伴在左右。

    “神猴將軍之墓!”

    這里有兩座墳包,埋葬著兩大神猴將軍,他們在一場戰役中犧牲,但最後關頭卻給無敵者創造了擊傷天帝的機會。

    “青牛之墓!”

    青牛隕落了,與一頭可怕的禁區生物同歸于盡,葬身在了大恐怖當中。

    “銀日魔王之墓!”

    “紫雪夫人之墓!”

    這兩人,同樣為了一次大戰,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這里埋葬著許多人,這些人,都是聖庭的老一批人物,他們都是孫聖的老朋友,對孫聖情深義重,或者是忠心耿耿。

    這些石碑上,有許多孫聖所熟悉的名字,甦菲,帝俊、軒轅太子、風行天、琴無涯……

    甚至其中,有萬靈王、魔太君兩人的墓碑,這兩位王也戰死了,埋骨與此。

    那些老一批人的,有不少人全都犧牲了,葬在這里,這些人,幾乎都是孫聖的老朋友,曾經有過激動人心的往事,同甘苦共患難,一起經歷過難忘的日子,但是現在,全都成為了冰冷的墓碑。

    數十年的大戰太過慘烈,至今還有多少人活著?

    當然,這二十年來禁區下的大恐怖並沒有全力反撲,他們像是在等待著什麼,故此給昆侖的世人留下了些許的喘息的機會,不然的話,昆侖估計已經被打碎,世人已經滅亡了。

    而就在這一日,大戰再次爆發,而且這一戰,蘊含著昆侖世人的悲憤反擊,勢要與禁區下的大恐怖不死不休。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拖下去也是一死,會被大恐怖吞噬,不如燃燒盡自己的最後一滴血,奮戰到底,哪怕是死,也要給大恐怖致命一擊。

    昆侖如今剩下的人只有區區幾萬數人,連十萬都不到了,即便是黃金域降臨的生靈,也在這二十年的戰爭中,幾乎損耗殆盡了。

    一片殘破的戰場上,幾位無敵者現身,季布、妙菩薩、以及黃金域的三位無敵者,他們屹立在戰場上空,每一個人,都佩戴著一件王者神兵。

    在他們身後,昆侖的數萬人出現,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強烈的戰意,他們有的身上還帶著傷勢,或者是戰衣殘破,甚至有的還手持殘破的兵器,一步一步的走入戰場當中。

    數十年的戰爭,他們每一個人,都成了可怕的戰士,身上有的只有強烈的戰意和殺意。

    即便是曾經一些仙子、聖女、神聖無暇,不染凡塵,但是此刻都穿著殘破的戰衣,提著染血的兵器,一臉肅殺。

    在他們的對面,是一片黑暗,那里籠罩著濃重的灰色霧靄,有大軍的影子在其中,密密麻麻,無邊無際,禁區下的大軍,像是永無止境,殺都殺不完。

    數十年的戰爭,昆侖的世人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真相。

    這禁區下的大軍,即便是被殺死了,但只要七大天帝還在,這些生靈竟然可以從黑暗中再生,根本殺不盡。

    一開始眾人都覺得,禁區下的生靈不是長生者,不會再生,但最後才知道他們錯了,只要他們的長生者在,連大軍都可以再生。

    昆侖數萬的戰斗力,如今和禁區無邊的大軍撞上,結果可想而知。

    而在這灰色的霧靄上方,有七道可怕的身影立在那里,朦朦朧朧,看不清楚,但是每一個身上都散發著可怕的氣息,那是禁區下的七大天帝。

    那是一種不可戰勝的力量,連無敵者都忌憚無比。

    “要走到最後了嗎?難道你未能超脫?你還在嗎?”妙菩薩白衣出塵,此刻望著蒼穹,心中嘆息。

    “這一戰,將是最後一戰了,不能取勝,便玉石俱焚!”季布說道,眼神冷冽,無敵氣概驚人。

    “諸位,若有下一個紀元,希望能與諸位相見,老夫將去打頭陣!”一位無敵者說道,是黃金域一位蒼老到極點的老人。

    即便他是無敵者,壽命也快要走到盡頭了,一直撐著,就是想要在這場最後大戰中,極盡盛放。

    “老友,吾與你一起。”另一位黃金域的老無敵者說道,同樣壽元快要枯竭了。

    “眾生的最後一戰,這是眾生的劫,哪怕流盡最後一滴血,我也要拼殺他們一個天帝。”黃金域的小公主說道。

    在這幾位無敵者的身後,數萬大軍,臉色肅穆,釋如來、龍吟雪、蒼寶兒、紫m殤、北斗辰、帝清,豬聖、妙欲菩薩這些人都在其中,但是依然少了很多人的影子,在戰爭中隕落。

    比如說南道主、玄機子這些人,如今,只剩下道長生還在,其他人全都戰死了。

    就在這時,遠處黑暗中的灰色霧靄散開,七大天帝露面了,其中站在中央的,赫然是戰天帝。

    “即便是到了現在,你們依然不考慮嗎?成為長生者如何?吾等一起超脫。”戰天帝說道,是在對幾位無敵者喊話。

    其他人,並不被幾位大天帝放在眼中,在他們眼中,眾生都只不過是他們凝聚的大氣運的一部分。

    “即便是戰死,也證明我們是活著的。”季布說道。

    “無聊的信念。”熾天帝冷笑道。

    “唐媚,我來戰你。”妙菩薩走出來,白衣飄飄,沐浴著昆侖秩序,即便是昆侖山被毀,但昆侖秩序依然被她所掌控。

    “呵呵呵,我知道你,這些年听說了一些事,不過是一些無聊的感情,你不該被這些子虛烏有的情感所牽絆。”戰天帝說道。

    “我相信他也不會看你這個樣子。”妙菩薩說道,走了出來,駕馭著一口王者神劍,要和戰天帝對決。

    “好啊,我同你一戰!”戰天帝說道,光明璀璨的戰衣穿在身上,此刻一步步的走來。

    “對面何人與老朽一戰?”那位壽元快要干枯的無敵者走了出來。

    “王天帝,來一戰。”另一位老無敵者說道。

    “熾天帝,本公主來戰你!”黃金域的小公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