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85章 大決戰

第2185章 大決戰

    大戰一觸即發,幾位無敵者全都出手了,每一個人都駕馭著王者神兵,他們各自對上了一位天帝。

    但是,五位無敵者,也只是對上了五位天帝而已,他們全力一拼,也只能抵擋住一位天帝,可還有兩位天帝在這里。

    “轟!”

    大戰開始,無敵者和天帝對上了,至強的力量沖擊,打入了黑暗當中,在黑暗之中交鋒。

    而下方的戰場上,昆侖的數萬大軍,則是和禁區下無盡的人馬對上了,沖擊在一起,展開了激烈的廝殺。

    對于昆侖的世人來說,這是拼上一切的戰斗,燃燒每一滴鮮血提升自己的戰力,哪怕是玉石俱焚,因為已經沒有退路了。

    戰斗打響了,這將是昆侖的最後一戰,這也是最殘酷的一戰。

    ……

    而此時此刻,在昆侖另外一處地方,一塊殘破的山體,漂浮在黑暗當中,一座頂天石像,屹立不倒,像是永恆存在,哪怕是昆侖山崩了,它依然不朽。

    此刻,就在這座頂天石像的頂端,一道人影從黑暗中落下,降臨在這個地方。

    孫聖回來了,他肌體晶瑩,身披銀甲戰衣,身材筆挺修長,黑發如瀑,垂在腰間。此刻,他終于回到了昆侖,將臨在了以自己的血肉之軀鑄成的豐碑之上。

    而在孫聖懷中,則是抱著一具尸體,那是四法青雲的肉身,被孫聖帶了回來。

    四法青雲代替孫聖去輪回,這份情誼,實難償還,也不知道曾經這是怎樣的一段因果。

    望著如今殘破不堪的昆侖,孫聖眉頭緊皺,他知道,自己在超脫路上耽誤了許久的時間,如今昆侖已經在大戰中解體,被打的分崩離析了。

    孫聖從自己的石像上落下,看到了與之陪伴在這里的一些土墳,那聳立的墓碑,記載著這些人的名字,都是一些故人的名字,在此地長眠。

    看到這些名字,孫聖鼻子發酸,就算已經是超脫之軀,但並非無情,依然有著七情六欲。

    即便是在超脫之路上斬斷了和這些人的因果,但依然斬不斷他們之間的情誼。

    “兄弟、朋友們,我回來了。”

    孫聖在這里矗立,但是很快的他轉頭望向了昆侖的某個方向,知道大戰已經開始了,他能洞悉在遙遠地方有一座殘破的戰場,眾生在那里大戰。

    孫聖目光在這些墓碑上掃量,最後,他看到了一個人的墓碑,是神劍王秦欣的墓碑。

    神劍王也死了,她沒有等到四法青雲回來的這一天,在戰斗中犧牲了。

    孫聖走過去,將四法青雲親手葬在了這里,算是讓他們重逢,將其掩埋。

    “兄弟們,我去了,這一切,該結束了。”孫聖說道,而後一轉身,面向那頂天石像,伸手一抓︰“老朋友,我回來了!”

    “轟!”

    下一刻,那頂天的石像炸開,一口金色神兵沖天而起,撕裂黑暗,最後落在了孫聖的手中,赫然是斗戰神,綻放出絕世光彩。

    最後,孫聖一轉身,消失在這個地方。

    ……

    此刻,戰場內,大戰驚天,殘破的戰場,更加破爛,很多地方已經被打穿,而後崩裂開了。

    昆侖的世人在這里激戰,而上方的黑暗之地,則是無敵者和天帝在大戰。

    妙菩薩和戰天帝在交手,兩人都化作了兩道驚世的白虹,撕裂黑暗,一個手持王者神兵,一個手持天帝武器,打的十分激烈,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她們是平分秋色。

    雖然無敵者不及天帝,但手中多了一件王者神兵,還是將他們的戰力大大提升了許多。

    但是,也並非所有的無敵者都能和天帝抗衡,比如說黃金域的兩位老無敵者。

    他們雖然道行登臨絕頂,活的足夠長遠,但並不是活得越久也就越厲害的,即便是無敵者,也不能避免歲月的侵蝕,無法避免年老體衰的規則。

    他們歲數太大了,故此不管是氣血還是神力,都已經不在黃金時代,即便是此刻手持王者神兵,但面對可怕的天帝,而且他們每一個都手持天帝武器。

    這般大戰一路下來,這兩位老無敵者已經有些不支了,不如這些強大的天帝,逐漸的露出了敗相,甚至受了傷,被天帝武器斬傷。

    “前輩,我來助你!”季布殺了上來,解救兩位老無敵者。

    “你想多管閑事嗎?”

    但是,灰色的霧靄當中,力天帝出手了,黃金之軀,光芒奪目,一下子擋住了季布,根本就不讓季布去援手兩位老無敵者。

    另外一邊,黃金域小公主也想去援救,但是,灰色霧靄中再次走出來了一位天帝,是冥天帝,擋住了黃金域小公主的去路。

    現在,七大天帝,全都出手了,其中季布一個人大戰兩大天帝,黃金域小公主也是在獨斗兩大天帝,頓時感覺壓力倍增。

    本來還想去支援兩位老無敵者,結果沒想到,另外兩位天帝出手,連他們都陷入了窘境當中。

    這場大戰,進行的尤為慘烈,撕裂重重黑暗,將遠處一些殘破的山體全都打碎了,浸滅為塵埃。

    “路老兒,老朽先走一步了!殺啊!!”

    一聲大喝,震動黑暗區域,一位老無敵者進行了最後的反撲,渾身都在發光,沖向了不死天帝,抱住了不死天帝的身體,而後渾身光芒大作,自身所有的一切都在燃燒,最後“轟”的一聲,炸開在這個地方了。

    一位無敵者玉石俱焚,可怕的力量籠罩在這里,將黑暗浸滅,這股可怕的力量,將不死天帝給籠罩了進去。

    “轟!”

    黑暗像是一下子被照亮了一樣,震動了所有人,昆侖的世人抬起頭,看到一位老無敵者自爆,忍不住鼻子發酸,尤其是黃金域剩下的人,忍不住大吼,悲憤無比。

    “老友走好,我這就來陪你!”

    另一位老無敵者大吼道。

    但是,結果卻出乎人們的預料,那位老無敵者玉石俱焚的一擊,並未帶走不死天帝的性命。

    光芒散去,不死天帝立身在原地,只剩下半邊身軀,但她依然未死,甚至連傷勢殘破的半邊身子都在恢復。

    不死天帝!她像是真的可以做到不死一樣,在這般恐怖的力量之下,依然活了下來,並且傷勢在迅速的恢復著,連殘破的天帝戰衣都在恢復。

    “竟然會是如此!”

    幾位無敵者看到這一幕,全都震驚心慌,無敵者的自爆,都沒有殺死天帝,他們到底強大到什麼程度。

    “諸位,對不住了,這口王者神兵,要陪老夫一起去了!”第二位老無敵者喝道,渾身發光,他也步了後塵。

    不過這一次,這位老無敵者竟然攜帶著一口王者神兵一起炸開了,不但燃燒自身的一切,連這口王者神兵也跟著玉石俱焚,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前輩走好!”季布說道,知道這一切已經不可抵擋了。

    “轟!”

    王天帝被這股驚人的力量給籠罩了進去,這一股力量,著實的可怕,比剛才更加恐怖,畢竟還有王者神兵在自爆。

    一股盛烈的光照亮了黑暗,這一擊過後,原地只剩下了半顆心髒,王天帝被轟殺的只剩下半顆心髒,不過依然在跳動著。

    “死了嗎!”

    眾人驚呼,如果這樣都不死,那真是太絕望了,這些天帝簡直不可能殺死。

    但就在這時,不死天帝沖了過去,身上散發出一種物質,那是不死物質,迅速的融入到了這半顆心髒當中。

    這半顆心髒,本來都已經快要死亡了,結果得到不死物質之後,迅速的重生,而後血肉重組,眨眼間,王天帝已經恢復了半個身體了。

    “不!!”

    這一幕簡直讓人絕望啊,兩位老無敵者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結果竟然一個天帝都沒有殺死。

    本來王天帝該一命嗚呼的,但是不死天帝卻救了他,讓他重新活了過來,這簡直就是災難性的一幕。

    而此刻,下方的戰場上,形式同樣不容樂觀,人們在怒吼,昆侖數萬人,在禁區下大軍的沖擊下,數量正在迅速的銳減。

    “轟!”

    一人身體炸開了,是道長生,他被擊殺了,一具遠古石胎,將道長生轟殺在這里,打的形神俱滅,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吼!”

    一頭白獅子發狂,怒吼著沖了上去,與這具遠古石胎大戰。

    白皇這些年來,和道長生關系很好,是一起闖過好幾次生死的戰友。

    此刻看到道長生被轟殺,白皇拼了命,與這頭遠古石胎大戰。

    但是可惜,這具遠古石胎,戰力乃是神話級別的,即便是白皇也用出了玉石俱焚的打法,結果依然被這具遠古石胎給擊殺,同樣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另外一邊,一頭遠古魔禽,同樣是神話,沖入人群中,如入無人之境。

    黃金域有兩位神話在這里,結果卻輕易的被這頭遠古魔禽給擒住,飛到了半空中,當著昆侖世人的面,將他們抓死,淒慘無比。

    緊跟著,戰場上,出現了兩個人,他們被灰色的霧靄籠罩,但是熟悉他們的人都認識,這是銀血王和丁家之主,當初他們背叛了世人,投靠了大恐怖,如今也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