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88章 長生

第2188章 長生

    “砰!”

    金色神兵劈殺下來,月天帝所化作的那一輪銀月被從中間劈開了,銀光流逝,月天帝身體斷成了兩截,強大的天帝,在孫聖至強的一擊下,挨都挨不住。

    月天帝隕落,身軀墜落下來,最後在黑暗當中解體。

    緊跟著,孫聖和王天帝大戰,王天帝化作了一頭金烏,他的天帝之術,和金烏有關系,也許王天帝的力量,正是來源于金烏這種生靈。

    孫聖與之大戰了數十個回合,金色神兵直接擊穿了王天帝的身體,而後瘋狂的絞殺,這金色神兵像是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龍卷一樣。

    王天帝在這股力量之下支離破碎,絞殺的點滴不剩,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熾天帝撲殺下來,金色大翅鎮殺一切,有金色的次元雷霆纏繞在當中,這對金色大翅,就是熾天帝的天帝之術。

    孫聖這一次連斗戰神都沒用,直接徒手解下了熾天帝的攻擊,兩只手掌粉碎了上面的次元雷霆,將這對金色大翅抓在手中,用力一扯。

    “噗!”

    “噗!”

    這對金色大翅直接被撕扯下來,而後孫聖兩只手掌噴薄出可怕的力量,將其浸滅。

    最後,孫聖一掌拍在了熾天帝的天靈蓋上,結束了她強大的生命。

    冥天帝更直接了,他承受了孫聖一整套的聖拳法,肉身炸開,天帝戰衣粉碎,最後只剩下一顆頭顱,被孫聖擒在手中,生生的捏爆。

    在如此恐怖的戰力之下,連大恐怖中的天帝都無法承受,一個接一個的隕落。

    當然,這還是孫聖沒有動用上古界壁的力量,他只是在借助超脫之力與六大天帝作戰,結果依然是摧枯拉朽,勢不可擋,將世人為之恐懼,為之絕望的天帝誅殺。

    下方,戰場之上,那些來自禁區下的大軍在咆哮,悲吼,因為他們和六大天帝是有感應的,天帝隕落,這些禁區下的生靈發出了悲吼,甚至在跪拜。

    數萬乃至十幾萬的大軍跪拜下來,景象何其的壯觀,讓昆侖的這些人都看傻了眼,覺得不可思議。

    “天帝在隕落,被聖主擊殺了!”

    “終極神話太強了,聖主真的一個人擋住了大恐怖,不可思議!”

    “有生之年,能見識到這樣的力量,不枉此生了,那是超越無敵者的力量。”

    世人在震撼,在激動,心中無法平靜,今日他們見到了超越傳說的力量。

    不久之後,戰場上的禁區大軍再次悲吼,因為又有一位天帝隕落了。

    黑暗高處,墜落下來一具尸體,那是不死天帝,這位天帝,號稱不死,連無敵者玉石俱焚都沒有擊殺她。

    但是現在,這位天地也隕落了,肉身機能隕滅,最後化為灰色的物質,墜落下來。

    六大天帝,死的已經差不多了,全都是孫聖一人所為,于黑暗的最高處,將大恐怖的力量瓦解。

    此刻,在那片黑暗當中,只有戰天帝一個人在獨對孫聖,但是她已經失去了抵抗力,天帝戰衣暗淡,秀發凌亂,但眸子依然無情,絕美的容顏不苟言笑,缺少感情。

    孫聖手中金色的神兵已經對準了戰天帝,卻沒有落下最後一擊,望著戰天帝。

    “還在等什麼?莫非還在掛念你心里的那個人?”戰天帝說道。

    “我想最後證明一次。”孫聖說道,下一刻,他手中的金色神兵,點在了戰天帝的天帝戰衣上。

    “ 嚓!”

    天帝戰衣崩碎,化作碎片凋零,被孫聖摧毀掉了。

    孫聖希望在最後一刻,能再看到曾經的那個人,因為他一直覺得,唐媚成為戰天帝,是這件天帝戰衣選中了她,只要摧毀了這件戰衣,唐媚說不定就能記起曾經的往事。

    但是,孫聖失望了,因為即便是天帝戰衣被摧毀了,孫聖在她的眸子中,所看到的依舊是無情、冰冷,不含任何的感*彩。

    “別傻了,早已不可能存在,天帝戰衣選擇了我,便抹除了所有的一切。而我……只不過是長生力量的傀儡,再次重生,以這具身體為傀儡的一切記憶,也都是不存在的,會重新清洗。”戰天帝說道。

    “傀儡……這麼說,所謂的天帝,也不是真正的長生者嗎?”孫聖說道。

    “你殺了所有的天帝,觸及到了真正的長生,長生會以最後的形態出現。”戰天帝說道。

    “七大天帝、長生者,其實都是長生力量的一部分對吧。”孫聖道。

    “是的,動手吧,讓我成為真正的長生。”戰天帝說道。

    “那我真要會會它,得見真正的長生,了結一切。”孫聖說道,最後狠下心來,金色神兵刺穿了戰天帝的身體。

    戰天帝也隕落了,但是最後卻告知了孫聖真相,他們都只是長生的一部分,真正的長生會出現。

    “砰!”

    最後,戰天帝解體,化作了灰色的物質,凋零在天地間。

    孫聖最後的心願,依然沒有實現,唐媚真的消失了,不復存在,唯一的可能性都沒有留給他。

    七大天帝,長生者,全都被斬殺干淨,但是孫聖知道,一切還沒有接觸,真正與大恐怖的對抗,現在才剛剛開始。

    下方,不管是幾位無敵者,還是戰場上的其他人,此刻一顆心都沉到了谷底,因為孫聖和戰天帝的對話,他們都听到了。

    他們只是長生力量的一部分,真正的長生,會是什麼樣子?

    “看,這些禁區下的大軍!這……這是怎麼了?”

    這時候,有人驚呼,因為他們發現戰場上那些禁區下的生靈,此刻像是全都石化了一樣,一個個呆若木雞,像是石雕一樣僵硬的站在那個地方。

    最後,戰場上的這些禁區生靈,全都化作了灰色的石像,他們的生命氣機,像是一下子被抽取干淨了一樣,滿滿整個戰場,全都是石化的生靈。

    “它們的力量被剝奪了,看來和真正的長生要出世有關系。”妙菩薩說道。

    “真正的長生……所以說,連這些大軍中的生靈,都是長生的一部分嗎!”

    “天吶,七大天帝、長生者和這些大軍已經足夠恐怖的了,如果真正的長生出世,那會有多麼恐怖?”

    世人驚慌,本來孫聖大獲全勝,斬掉了長生者,斬掉了所有的天地,眾人都以為勝券在握,大恐怖已經被擋住了。

    但誰也沒想到,七大天帝、長生者包括禁區下的所有生靈竟然都只是長生力量的一部分,只有除掉他們之後,才會真正的觸及到真正的長生。

    黑暗中,孫聖一人獨立,望著黑暗之中,他能感覺得到,在黑暗之中,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那里凝聚,這種力量,看不見,摸不著,即便是孫聖這樣的超脫者,也只是隱約的感受到而已。

    即便是無敵者,都感受不到這種力量。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種東西而已。

    “竟然涉及到了冥冥之中的力量麼?”孫聖驚訝,要知道,但凡是涉及到了冥冥之中的一些東西,都十分可怕。

    來了!

    最後,孫聖眼中爆射出激烈的光芒。

    黑暗之中,灰色的霧靄浮現出來,越來越濃郁,越來越驚人,有一張虛淡的人臉浮現出來,這張人臉千變萬化,沒有固定的形態,或者成為男子、或者成為女人、或者是少年、或者是少女、男女老少的形態,在不斷地變化。

    而且在這個變化的過程之中,那灰色霧靄之中傳來的力量越發的驚人,那里似乎有某種特殊的物質在凝聚。

    孫聖其實想要提前出手,但是他發現不能,那里被一種特殊的場域保護著,即便是身為超脫者的孫聖,都不能干擾那里的變化。

    最終,灰色霧靄之中,那張人臉越來越清楚了,千變萬化,它變化出來了很多的形態,其中有七大天帝的影子在其中,還有幾位長生者的面孔浮現出來。

    長生是一種力量,和禁忌一樣,是力量誕生出來的生命體。

    所以,它也許不會有固定的形態,也不會有男女區別,它的形態,可以轉化成任何,或者成為人形,或者成為飛禽或者是其他的形態。

    最終,那形態貌似開始固定了,在朝著一個人形轉化,而且貌似是個女人,長生力量要化出人形,且那張臉,讓孫聖的眉頭越皺越緊,因為它化出來的,依然是唐媚的樣子。

    長生,竟然以唐媚的形態,誕生在世人的面前。

    一位少女,肌體瑩潤,傾國傾城,身著灰色的戰衣,凹凸曼妙,體態婀娜,青絲卷起兩截馬尾,甩在腦後,翩然而立,美麗大方。

    “長生!”

    孫聖一字一字的頓道,眼神冰冷了起來。

    “是我。”

    她說話了,和唐媚的聲音同樣一般無二,不但姿態一樣,連聲音都是一樣的。

    “你化成她的樣子是為何?”孫聖說道,沒想到長生出世,卻固定為唐媚的姿態。

    “萬相皆為幻相,你何必這麼執著?這般姿態,不過是其中一股長生之力意念深重導致的。”長生說道,此刻從黑暗中走來。

    這句話,讓孫聖心中微微驚訝,一股長生之力的意念深重?是否和真正的唐媚有關系?戰天帝不是說,唐媚的一切已經被徹底清洗了嗎?為何有意念深重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