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189章 最終戰

第2189章 最終戰

    “超脫者,沒想到這一紀元,真的有人超脫了,但是我能感應的到,你不是超脫者這麼簡單,是你嗎?神荒!”長生說道,一樣的毫無感*彩,和那些天帝一樣,甚至比他們更加不近人情,缺少七情六欲。

    “你也要超脫,對你來說,超脫有什麼意義?”孫聖問道。

    “意義麼?或許能讓我由一種力量,進化為真正的生命,一種至高形態的生命。”長生說道。

    “原來如此,可惜,你不能如願,我也不會讓你超脫。”孫聖說道,因為他明白其中的道理。

    “呵呵呵,看來你也意識到了,你是神荒,是上古界壁的生命,我要超脫,就要抹殺你,你我是不能共存的。”長生說道。

    “你明白就好,所以……你我要有個了結。”孫聖道。

    長生眉目如唐媚一般,但是孫聖知道,這只是唐媚的外形,此刻她目光一掃,望向了下方的無敵者,還有殘存下來的世人。

    “還有一些不該存在的生命,有幾人生命強度驚人,是你們所說的無敵者吧,他們能給帶來巨大的氣運。”長生說道,听不出喜怒哀樂。

    “你沒機會了,長生,我現在就要了結你。”孫聖說道。

    下一刻,孫聖動了,這一次他沒有動用斗戰神了,而是將斗戰神收回了體內。因為這是關鍵性的一戰,最後一戰,他決定傾盡全力,長生絕對可以和紀元之災那樣的力量相提並論,所以孫聖要動用他真正的力量。

    “轟!”

    孫聖伸手一劃,截斷了黑暗,在下方戰場和這片黑暗之間,劃開了一道深深的次元。

    他知道這一戰注定恐怖,下方的人哪怕是被波及到其中的丁點都會毀滅干淨,因為這一戰,他要動用的是超越紀元之外的力量,動則便是毀滅一界。

    “無法幸免的一戰,要超脫,我必須打敗你,我最大的敵人。”長生說道。

    “那就來吧!”

    孫聖伸手勾畫出神秘的符號,這些神秘的符號,蘊含著驚人的力量。

    “轟!”

    霎時間,上古界壁出現了,孫聖一掌拍了上去,身體的一部分化作上古界壁,這一掌,感覺就像是上古界壁壓倒下來了一樣。

    同時,長生也動了,迎了上來,帶動可怕的神秘之力,沒有光芒,沒有強大的氣壓,脫離了有形之質。

    長生雖然不算是超脫者,但他的力量,卻是超越了紀元之外的力量,就如同紀元之災和禁忌一樣。

    “咚!”

    他們交上手了,長生一拳轟在了上古界壁上,黑暗地帶大暴鳴,可怕的力量沖擊四方,擊穿黑暗,這種力量一旦落到了昆侖,後果不堪設想,無敵者都要遭劫。

    長生之力,確實不一般,孫聖手掌所化的上古界壁,竟然被打的凹陷下去了一塊。

    但長生也在這股力量之下被震退了出去,這一擊,的確可以和紀元之災相提並論了,讓孫聖心里有了底。但是孫聖也知道,長生真正恐怖的地方,不是戰力這方面的。

    “轟隆隆!”

    黑暗之地暴鳴,長生再次殺了上來,義無反顧,她只有打敗了孫聖,才能超脫成為至高的生命,從一種力量,進化為生命。

    孫聖立身在黑暗中,抬手便向前拍去,一截上古界壁被他持在手中,與之大戰,打爆了這片黑暗,進行極盡的踫撞,摧毀一切。

    黑暗中,沒有任何秩序存在,什麼第幾層虛空,這是超越紀元之外的力量,連第九層虛空的虛無地帶,都被摧毀的點滴不剩了,根本無法容納下這麼可怕的力量。

    兩道身影在黑暗中縱橫,頻頻踫撞,這力量一旦宣泄出去,便能摧毀一界。

    長生用著唐媚的姿態,這一點上,對孫聖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

    就算孫聖超脫出去,斬斷了一切的因果,但並非無情之的生命,此刻在與長生交手的過程中,包括之前與戰天帝交手的途中,他和唐媚的點滴回憶意志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

    而此時此刻,下方戰場上,殘存下來的人們,都在仰望,無敵者也在仰望這場大戰。

    但是,他們只能看到一些大戰的影子,听不到任何動靜,也感受不到任何力量,因為那里被孫聖以次元截斷了。

    可即便是如此,他們依然可以想象那一戰的可怕,這一刻,恐怕就算是無敵者沖上去,也會身死道消,不是超脫一個紀元的人,根本承受不住那樣的力量。

    “上古界壁麼……他動用的是上古界壁的力量,那才是他的真正形態。”妙菩薩說道。

    “想不到,他的生命起源,來自于上古界壁,難怪他可以超脫!”黃金域公主也說道。

    他們都是無敵者,很快的就能洞悉這其中的原由,忍不住驚詫。

    黑暗之中的大戰,遠比世人想象的都要驚人。

    孫聖與長生交手了上千個回合,他得出了結論,長生的力量,和紀元之災確實是一個檔次的,自己要殺她確實能做到。

    “怎麼了神荒,是否我現在的姿態,讓你不忍痛下殺手?”長生卻是說道。

    “你想見識我真正的力量麼?好,成全你。”孫聖冷酷的說道。

    那終究不是唐媚了,即便再怎麼回憶曾經的過往,都已經成了記憶的一部分。

    此刻,孫聖下了殺手,他立身在黑暗中,一只手向下壓去,上古界壁出現了,這一次格外的真是,壓落下來,將長生覆蓋在了下面。

    “轟!”

    這一擊,長生倒飛了出去,在黑暗中吐血,灰色的血液吐出來之後,便化作了某種物質消散了。

    “咚!”

    “咚!”

    “咚!”

    孫聖霸道出手,每一擊,都凝聚出來上古界壁的力量,那是一座巨型建築,每一次出現,都格外的真實,一次一次的將長生轟飛出去。

    這一刻,在絕對的戰力上,孫聖完全凌駕于長生之上。

    又過了百十來個回合,長生重創,身體殘破不堪,幾乎要被打裂了。

    下一刻,孫聖勾勒出神秘符號,他再次動用了他轟殺禁忌之時所動用的那一招,單手向前一推,這一次,好像是真正的上古界壁被他搬運過來了一般。

    “轟隆隆!”

    上古界壁橫推一切,最終轟在了長生的身上,長生全力抵抗,結果,在上古界壁的力量下,還是被瓦解了,肉身粉碎,被轟散在了這里。

    “成功了!”

    下方,眾人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驚呼。

    孫聖之強,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真正的長生出世,結果依然被孫聖強勢的轟殺了。

    “不會這麼簡單的,難道你們忘了,長生者不滅嗎?他是真正的長生,自然也是長生不滅,絕不會就這樣被殺死的。”季布說道。

    果然,黑暗之中,孫聖以上古界壁之力,一擊轟殺了長生,另其不復存在。

    但是,很快的,在黑暗之上,灰色的霧靄重聚,而且已驚人的速度化形,長生再次出現,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完好如初,像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長生不死!”孫聖嘆了口氣。

    他就知道會是這樣,長生不死不是說說而已的,而是真有這麼一回事兒。

    當初長生者和七大天帝身為長生力量的一部分,便能做到不死不滅,此刻他面前的是長生之力的最終形態,自然也是不滅的。

    而且,這種重生的速度,太過驚人了。

    當初那一批長生者,死掉之後,會從黑暗中再生,那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

    可是,長生卻能原地重生,以巔峰的姿態回歸,真正做到的長生不死。

    “正是長生不死,神荒,你又能如何殺我呢?”長生說道,繼續朝著孫聖殺來。

    孫聖剛剛動用了最強一擊,自然不可能立刻使用,即便是成為超脫者之後他也是法力無限,但是動用上古界壁的力量,和法力是沒有關系的。

    此時的孫聖,依然有一種強烈的虛脫感。

    無奈之下,孫聖只能再次和長生激戰,拖延時間恢復,這一打,又是上千個回合。孫聖是超脫者,恢復的也很快,很快的再次動用了上古界壁的力量,將長生打傷。

    最後,孫聖足足演化出了六座上古界壁,就像是在天外擊殺紀元之災時一樣,將長生困在了當中,以上古界壁的力量將其絞殺。

    黑暗深處,灰色霧靄重聚,長生再次出現,以巔峰的狀態走來。

    “殺我一萬次有何用?”長生說道,她不死不滅,即便是孫聖能使用上古界壁的力量,戰力超越長生,但卻不能將其殺死。

    (今天到這里了,明天奉上完結篇)

    “果然沒用嗎?紀元之災說的對,眾生自己醞釀出來的災禍,比它都要可怕,不死不滅,即便是超脫出去的我,也不能殺死他嗎?”孫聖皺起了眉頭。

    不久之後,孫聖第三次轟殺了長生。

    結果,她依然從黑暗中走出來,繼續和孫聖大戰,不死不滅。

    這簡直是無休止的戰斗,兩人可以一直這麼打下去,永遠沒有結束。

    “怎麼會這樣,長生不死太恐怖了,聖主不可能一直和她戰斗下去。”

    “就沒有什麼辦法能真正消滅長生嗎?”

    “封印她,或者是鎮壓她,這樣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