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44章斗戰神法中

第744章斗戰神法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孫聖的元神,不再如過去一般。

    神元進化為元神,發生了本質上的轉變,元神可代替肉身進行戰斗,甚至可以分開進行修煉。

    一般情況下,如果不是主修元神之法的人,輕易的不會讓元神出竅。因為元神是一個人的根本,肉身滅了,元神還在,便可重塑。可一旦元神滅了,保留肉身,那就徹底完犢子了,肉身也會斷絕生機,只剩下一具空殼。

    孫聖的元神與過去相比,轉變很大,不再如過去一般仙風道骨,因為修煉了斗戰神法的原因,此刻宛如一尊神猴戰神一般,金盔金甲,雖然都是法力凝聚出來的,但卻如同真實的甲冑一般,而且散發出神聖的光澤。

    “是那個下界的人元神,好張狂,竟然讓元神來出戰,以為這樣就能擋住吾等嗎”一人說道,十分不屑。

    雖然有些人主修強大的元神之法,但畢竟是比較少見的,故此在大多數人眼中,讓元神出戰是很不理智的。

    在場的人中,有幾位是年輕至尊,比如說為首的韓瑞豐、那頭銀水晶般的螳螂,手持銀色大戟的青年,和那位身高三米的青年巨人旃檀,這都是各大族中一頂一的好手。

    這些年輕至尊站在一起,凝聚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讓人不敢不敬畏,單單是這股氣壓,便足以震懾許多人。

    “我早就該想到,你肯定要搬弄是非。”神猴開口說話,是孫聖的聲音,相貌也與孫聖一般無二,瞳孔中金光奪目,盯著雲裳。

    “下界鼠輩你有什麼資格狂妄”雲裳咬牙切齒,回想起在寶塔中經歷的一幕幕,讓她頗受打擊,對孫聖恨之入骨。

    “下界土著,滾出去,你以為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旃檀喝道,身高三米,手持青銅大錘,像是一位遠古戰神一般,給人無限的壓迫力。

    “當心,他敢以元神出站,說不定懂得元神之法。”那手持銀色大戟的青年倒還是比較冷靜,開口提醒道。

    “哼管他修煉什麼,給我跪著走出來,放下你手中的一切,不然定你的大罪”旃檀喝道,聲音洪亮,如同洪呂大鐘一般,震懾蒼穹。

    “我靠,這傻大個兒長這麼高,吃什麼長大的,你是吃奶吃到現在嗎”神猴轉頭看著旃檀,一臉古怪之色,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長得這麼高的人族。

    旃檀的眼神冰冷,他是一代年輕至尊,少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你這小小元神,我會像捏蒼蠅一樣把你捏死,然後托出你的肉身,把你拍成肉泥,讓你知道自大的下場是什麼”旃檀說道,他人高馬大,此刻說出這樣的話來,確實很有威懾力。

    “是嗎那接我一招如何”神猴笑道,金色的毛發根根晶瑩,飄在腦後,有著一種超然的風采。

    下一刻,神猴猛地動了,懶得 攏  饕壞瀾鶘 杏埃 布潯平攪遂固吹拿媲埃 銑鋈  黃 鴯獯虺觶 北檢固炊ャbr />
    旃檀也不是弱者,別看人高馬大,以力量為主,但卻十分的靈活,猛的一個橫移,恰到好處的躲過了神猴的一擊,口中冷笑︰“小伎倆,這就是你的本事”

    “啪啪”

    但是,很快的,旃檀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只覺得左右臉上火辣辣,他的左右臉上分別挨了兩巴掌,是如此突然。

    而且這兩把張蘊含著可怕的力量,旃檀差點一個趔趄栽倒在地上,臉頰腫脹,火辣辣的疼痛。

    下一刻,神猴再次出現在原地,他出手很快,導致旃檀跟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連其他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根本沒有注意到他是怎麼出手,便扇了旃檀兩個嘴巴子,令人唏噓。

    只有韓瑞豐、飲水經螳螂皺眉,他們修為都抵達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眼力過人,剛才一瞬間,恐怕也只有他們捕捉到了神猴的攻擊,那不是速度快就能做到的,而是出手蘊含著一種玄妙難動的法則。

    “我的兒,還是回家吃奶去吧,你還不行。”神猴奚落道,發絲飛揚,神聖的光芒在身上涌動。

    “你下界的老鼠你偷襲”旃檀怒喝道,從沒吃過這種虧,被人當眾掌摑了,裸的打臉。

    “打不過就說偷襲,你真有至尊風範。”神猴奚落道。

    “哼”

    旃檀爆哼一聲,手中的青銅大錘猛地揚起,釋放出耀眼的神霞,他可怕的肉身之力爆發出來,力壓而下,在這一刻,十萬大山都要龜裂,難以抵擋住旃檀的可怕力量,

    看樣子,旃檀也動了真怒了,極盡全力,想要一擊必殺,彰顯自己可怕的力量。

    面對如此一擊,沒有人不變色,即便是同樣是煉體者的那名手持銀色大戟的青年都微微詫異,沒想到旃檀的力量可以大到這種程度。

    但是,神猴卻只是冷叱一聲,手掌一翻,霎時間,掌心中仿佛有日月星辰纏繞在上面,下一刻,神猴果斷出手,冷喝一聲︰“拿好你的武器,千萬別丟了。”

    下一刻,一團光在這里炸開,極盡耀眼,但卻在瞬息間熄滅,宛如極盡釋放的煙花在瞬間消逝。

    “噗嗤”

    血光飛濺,沒有任何人看到神猴是怎麼出手的,但是旃檀的一條臂膀卻被活生生的卸了下來,而且當場爆碎,那柄青銅大錘更是向後飛出去,被擊飛出去了上千米遠,砸在了一座山峰的頂上,瞬間將這座山峰給壓塌。

    “啊”

    旃檀大叫一聲,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炸碎的臂膀,果斷的後退出去,他甚至都沒明白怎麼回事,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出手的,便將他重創了。

    “什麼情況”

    “好快根本看不清楚他用的是什麼手段”

    一時間,許多人都驚訝的瞪大了眼楮,沒有任何人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一抹極盡的光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當他們在反應過來的時候,旃檀已經遭遇了重創,這樣的一幅畫面,讓所有人都匪夷所思,即便是雲裳這種修為的人,都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

    只有韓瑞豐和那頭銀水晶螳螂沉默不說話,眼神凝重無比,他們捕捉到了,但是卻難以置信,那種攻擊,讓他們都琢磨不透。

    “殺”

    旃檀大吼,伸手一抓,那口青銅大錘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一只手揮動,依然具有可怕的力量,轟破蒼穹,此刻紅著眼朝著神猴殺過去。

    “錚”

    與此同時,那位手持銀色大戟的青年也動了,兩位年輕至尊聯手,朝著神猴撲殺過去。

    可怕的力量爆發,兩人都是煉體者,而且在這條大路上立下了蓋世成就。此刻聯手在一起,那攻擊力何其的可怕,就算是韓瑞豐那樣的年輕至尊,都要暫避鋒芒。

    但是,神猴卻不退反進,翻手間,日月神光齊現,纏繞在手掌間,迎向了兩位年輕至尊的攻擊。

    “鐺”

    “砰”

    神猴的左右手都纏繞著光輝,這一刻兩只手掌像是化作了手托日月的主宰之手,硬接下來了兩大至尊的霸道攻擊,擋住了銀色戰戟和青銅大錘,強大的力量沖擊,讓神猴滿頭的金色毛發飛舞。

    擋住了

    兩位年輕至尊的可怕力量,竟然被他單手接住,要知道,兩位至尊都是煉體者,全力爆發的力量有多可怕難以想象,很難做到以肉身接住,更何況還是元神體。

    一時間,每一個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能抵擋住兩大至尊的可怕力量,證明他的力量絕對在兩位年輕至尊之上。

    “不對,並不是單靠力量擋住的,而是一種法則。”這時候,那銀水晶螳螂說道,兩只眼楮射出可怕的光,洞悉了一切。

    果不其然,眾人看清楚之後,發現神猴的兩條手臂上騰出兩種光環,纏繞在上面,那是法則神環,蘊含著至高無上的妙理,擋住了兩位年輕至尊的可怕攻擊。

    那是兩道黑色光環,但卻黑的神聖,黑的耀眼,纏繞在神猴的手臂上,擋住了銀色大戟和青銅大錘,將兩股可怕的力量化為無形。

    “這”

    此刻,兩位年輕至尊都是臉色巨變,因為在剛才那一刻,他們都感覺自己的力量像是打在空氣中一般,被一種無形的法則給卸去了。

    下一刻,神猴手臂上纏繞的黑色神環再變,化作了金色神環,而後猛烈出擊,一拳轟向了旃檀,拳頭上金光耀眼,伴隨著日月星辰的影子,無物不破,在這一刻力量暴增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

    旃檀倫動青銅大錘,一錘頭砸了上去,同樣爆發出自己的力量,與那金色的拳頭踫撞在一起。

    結果,“咚”的一聲,那青銅大錘險些再次飛出去,那金色的拳頭直接在青銅大錘上砸出一個凹洞,一股可怕的力量爆發,讓個青銅大錘變形,將旃檀整個人給掀飛出去。

    隨後,神猴一個反撲,再次殺向了那手持銀色大戟的青年,同樣是霸道的一拳轟上去。

    那青年立刻以銀色大戟橫在自己的胸前,硬撼神猴一拳,結果銀色大戟直接被一拳壓迫的彎曲如大弓,最終這位年輕至尊依然被這拳頭上的大力給掀飛出去,銀色戰戟抖動個不停。

    “這這種力量,竟然在你我之上。”那手持銀色大戟的年輕至尊變色,手中的戰戟抖動個不停,險些握不住,被剛才那股力量震懾的不輕。

    兩位以煉體為主的年輕至尊,力量,本應該是他們最強的手段,但現在,卻有人在他們最自豪的領域將他們壓迫,而且壓制的這麼徹底。

    “新修的法門,正好拿你們試法。”神猴說道。

    這一刻,在身後的背後,出現了一輪法力圖騰,法力圖騰上,分別出現了六色光環,分別為金、銀、黑、白、青、紫,一共六種顏色,每一枚神環之中,都有玄妙的法則在演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