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38章 麻煩不斷

第838章 麻煩不斷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現場飽含壓力,幾位年輕至尊當中的佼佼者,號稱是各大族中最強一列的人,如今卻被一個少年壓得抬不起頭來。

    這一刻,這幾位年輕強者全都感覺到一陣憋屈,臉上無光,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今卻被這麼一個少年給集體鎮壓了,這可是大恥辱啊。

    半空中,白衣少年手持南明離火戰矛,目光掃視這些人,灑然一笑。

    但這個笑容,卻讓這些年輕強者心理要多難受,郁悶的想要吐血,在他們看來,這個笑容是極端的蔑視。

    “發生什麼事情了?”就在這時,這里又有人來了。

    從外面進來了一群人,這些人足足有十幾位,其中有五六位,都是老輩人物,身上的氣息十分的可怕,絕對是神級以上的角色。

    這是那些神級的老輩人物,他們之前外出去查探消息了,如今回來,其中一人貌似還受了傷,一條手臂鮮血淋灕,斷掉了,但是去無法再生,傷口處漆黑無比。

    那是被妖邪重創的結果,一般妖邪之力都具有特別法則,被擊傷之後,很難愈合,甚至有些人會落下終身殘疾。

    這幾位強大的神級人物到來,頓時讓在場的人一片鴉雀無聲,這是幾位老前輩,輩分很高。除此之外,與這些人走在一起的,還有兩位隱世聖人的弟子,其中一名青年,光彩奪目,氣質超然,身上有半月之光護體,有種仙風道骨的氣息。

    那赫然是隱世聖人的弟子,葬天風,曾經在囚戟之地和孫聖敵對過。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黃衣青年,十分冷漠,給人一種冰冷的氣質,肩頭上蹲著一只黑鷹,這只黑鷹生有血色的瞳孔,看上去十分不凡,有種嗜血的氣息。

    而就在這些人當中,還有一位女子,一襲紅色長裙,宛如浴火而生的仙子一般,瞳孔如紅寶石,美麗迷人,雖然面遮輕紗,但可以感覺得出來,這是一位絕艷的女子。

    畢月羞!

    這些人的到來,讓全場所有人都為之矚目,因為他們太過不凡了。

    幾日前,幾位神級高手降臨這里,帶領一些年輕高手外出查探消息,今日方才回歸,結果一回來就看到了這樣的景象。

    “見過幾位前輩。”當場,很多人都行禮,因為這幾位神級高手身份不凡,輩分崇高,都有著不俗的地位。

    “出了什麼事情?”一位神級強者走出來說道。

    “啟稟前輩,湖中出土了一件極品聖器。”一位年輕至尊如實說道。

    “哦?”

    一時間,幾位神級強者的臉上都露出驚異的表情,某些人眼中閃過一抹火熱之色。極品聖器,即便是對于他們這些神級強者來說,同樣十分難求,因為只有部分的隱世聖人才有資格持有這樣的武器,怎能不讓人動心?

    一瞬間,許多道目光都投向了孫聖,那桿南明離火戰矛就握在孫聖的手中,想要不引人矚目都難。

    “是你!”葬天風率先叫道,孫聖他怎麼會不認識,當初在囚戟之地,他可是被孫聖連踹了好幾腳屁股蹲兒的。

    此刻仇人見面,自然分外眼紅。

    畢月羞也看到了他,美麗的瞳孔中,閃過一抹異樣之色。

    “是我,看到我至于這麼激動嗎?小月月。”孫聖取笑道。

    葬天風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尤其是孫聖的這種稱呼,更是讓他心中惱火,這是一種取笑,當即冷哼一聲,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你來的正好,我正四處尋你呢。”

    “不至于吧,我們關系有這麼好?至于讓你廢寢忘食?”孫聖漫不經心的笑道。

    “他是誰?”這時候,另外一位黃衣青年開口說話了,十分冷漠,此刻眯起眼楮看了孫聖一眼,目光在他手中的南明離火戰矛上打量,冷冷的說道。

    葬天風道︰“東方兄,你長時間閉關,但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想必應該有所耳聞吧,他叫帝聖,來自沒落的帝族,我不相信你沒有听說過。”

    “帝聖……”東方本宇點點頭,眯著眼楮,全是冷漠的光彩,道︰“至尊大典上的黑馬,所謂的至尊之首是嗎?”

    “對了,還有一點,听說前一段時間,太神族也就是太神廟的一位老祖親口許諾,要把畢月羞許配給他。”葬天風繼續說道。

    此言一出,站在一邊的畢月羞頓時臉色一變,美麗的瞳孔瞪著葬天風,道︰“葬天風,你提這件事是什麼意思?”

    而此刻,東方本宇的臉上,陰沉之色更加的明顯,眼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意,盯著孫聖,宛如在看待死人一般,冷漠無情。

    眾人心中一動,難道說這個東方本宇和畢月羞有什麼關系嗎?不然听到這一則消息,反應怎麼會這麼大?那冰冷的殺意,十分強絕,任誰都感覺的出來。

    某些年輕至尊臉色微微變化,想到了一些可能,關于東方本宇他們都听說過,這也是一位隱世聖人的弟子,但卻不經常露面,但他的實力眾所周知,而且和畢月羞關系密切。

    早在幾年前,就有人傳出,兩人曾共同去過一些太古禁地,曾出雙入對,以至于造成了一些謠言。

    現在看來,那不單單是謠言這麼簡單,兩個人似乎真的有什麼,要不然東方本宇听到這個消息怎麼會殺意畢露?

    而且看畢月羞的樣子,貌似她也很緊張,看來兩個真的有某種關系啊。

    “這只是族中的安排,並不代表我自己。”果然,畢月羞開口道,似是在解釋,更是耐人尋味。

    “年輕人,你手中的兵器拿過來,讓我等研究一下。”這時候,一位神級強者開口說話了,盯著孫聖,臉上掛著冷漠的笑容。

    一件聖品武器,又是極品的,誰能不動心?即便是神級強者都要眼熱,想要出手。

    “哼。”孫聖冷哼一聲,將南明離火戰矛收進了紫府之中,道︰“不好意思,現在這是我的東西,我說……不同意。”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都是一驚,暗道這個少年真是好大的膽子啊,面對神級強者,都敢這麼頤指氣使,而且在場的可不是一位神級啊,都是超一流的高手,他卻敢如此的肆無忌憚。

    “小友不要誤會,我們只是研究一下,並非要奪取你的東西。”一位老者走出來說道,笑眯眯的,十分和善。

    “我要在這里修行一段時間,不要打擾我,忙你們的吧。”孫聖斜睨對方一眼說道,他可不會吃這一套,雖然對方擺出一副和善的表情,但對方眼中的炙熱不會瞞得住孫聖。

    這番語氣,著實讓人無語,堂堂神級高手,都是一方霸主,而孫聖只不過是一個年輕的後輩,卻敢用這種態度對他們說話。

    一時間,這幾位神級強者全都在皺眉,葬天風、東方本宇和畢月羞等人也是眉頭一皺,這種姿態,讓他們很不爽。

    “放肆!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黃口小兒,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需要教育!”這時候,一名男子說道,看上去只有三十幾歲,但實則也是一位神級強者,顯然修行時間不短。

    孫聖冷笑一聲,道︰“這是求人的態度嗎?難道因為你們有輩分,我就得無條件的听從你們的安排?別逗了。”

    “身為年輕人,你要懂得尊師重道。”另一位老者開口說道。

    “尊的誰的師?重的誰的道?我的東西我有自己的安排,輪到你們指手畫腳?你說研究就研究,研究到自己的腰包里去了吧。”孫聖諷刺道。

    一件極品聖器,誰不想得到?即便幾位神級高手,也想要利用一些手段拿到手,這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只是沒有人敢大著膽子說出來而已。

    但現在,孫聖卻毫不避諱,一語道破,讓他們下不來台。

    果不其然,幾位神級強者的臉色都十分的難堪,陰沉無比,就連那位笑眯眯的老者臉色都沉了下來。

    “年輕人,你覺得你拿到手了,就是你的東西了嗎?”那位之前還笑眯眯的老者,此刻眯起眼楮說道,眼中寒光四射。

    孫聖灑然一笑,道︰“當然,你們隨時可以過來搶奪,想要的話光明正大的出手,不要繞彎子,看著令人作嘔。”

    此番言論,著實令人唏噓,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要向神級強者挑戰嗎?這未免太不現實了,即便很多人都承認,這個年輕人確實很厲害,天資雄厚,可比擬隱世聖人的弟子,但和神級強者之間差距還是太大了。

    此刻,他竟敢這般狂妄,難道說有什麼底牌?

    葬天風等人也都是眉頭一皺,有點看不透,孫聖確實比至尊大典上強了很多,判若兩人,但他還在天人境,不可能越級挑戰神級強者的。

    當即,那笑眯眯的老者朝著另外一名男子使了使眼色,那名男子立刻會意,朝著孫聖冷笑一聲說道︰“像你這種年輕人我見得多了,有了一丁點的成就,就忘乎所以,狂妄自大,我就代替你的長輩好好管教管教你。”

    話音落下,這名男子十分干脆,向前出手,要鎮壓孫聖,可怕的神級威壓降臨,致使在場的許多人都感覺到心中一沉。

    “隨你。”孫聖笑道,索性轉過身去,背對著對方,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飄逸出塵。

    “這……”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很多人都看不透,面對一位神級強者的壓迫,他竟然這般無視,實在是無法無天啊。

    “鏘鏘鏘鏘!”

    而就在這時,甲冑聲響,一尊身著烏金甲冑的戰神走過來,高大魁梧,擋住了那名神級強者,黑金劍持在他的手中,錚錚作響,冰冷的金屬散發出幽幽寒光。

    “啊!是他!”畢月羞驚呼道,眼中閃爍著驚恐之色,慌忙叫道︰“前輩快退,這是一頭妖邪!!”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