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章小人當道上

第10章小人當道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潘岳心中大呼痛快,曾經的天才,在自己的面前唯唯諾諾,還有比這再過癮的事情嗎當年孫聖年紀輕輕,名聲壓他一頭,早就讓潘岳不爽了,如今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奚落孫聖的機會。

    而且現在的孫聖被白家趕了出來,淨身出戶,就算他真的對孫聖出手,也料定沒有人會替他出頭,他只需要隨便給孫聖安插一個罪名就可以了。

    此刻,孫聖微微握拳,但並沒有沖動,而是掃了潘岳一眼,轉身離開,完全無視。

    這種眼神,讓潘岳心中一陣惱火,忍不住臉色一紅,對方竟然無視他,亦如當年那般,一個少年,天賦異稟,壓他一頭,將他這位同樣號稱是同輩天才的人無視,這是一種裸的侮辱。

    但是現在,面對一個廢物膿包一樣的少年,他竟然用同樣的眼神回敬他。

    這種感覺,就像在看一個耍猴的的猴子一樣。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你這個叛逆的罪人敢大搖大擺的離開,給我站在那獐頭鼠目的,我看你不像好人”潘岳喝道,惱羞成怒,一股強大的氣流從他的身上涌動出來,土黃色的氣功彌漫,暴戾無比。

    他是玄氣煉體的階段,而且在這一境界已經快要攀頂巔峰,此刻爆發,自然是分外的強大,將街道上的石板震裂,一步邁出,宛如一道雷音一般。

    但是,孫聖卻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根本不理會他

    “潘岳,不要生事,我這次回來有重要的事情。”輦車內,突然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這聲音很悅耳,很動听,但卻帶著一抹威嚴性。

    “是,大小姐。”潘岳立刻散掉了身上的氣勢,唯唯諾諾的站在一邊。

    他雖然自認是沐風城青年一輩的天才,但是和輦車內的龍吟雪相比,便黯然失色了太多,乖乖的退到了輦車旁邊守護。

    “剛才那個人是誰”輦車內,那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潘岳趕緊答道︰“回小姐,是白家的孫聖,不過現在已經被淨身出戶了,是個一文不值的小人物。”

    “是那個登徒子”輦車內,龍吟雪有些驚訝,沉吟了片刻,道︰“他不是白家的天才嗎為什麼被趕了出來,我當初走的時候,好像听到消息,說是紫陽宗要招攬他。”

    潘岳譏諷一笑,道︰“大小姐你在劍宗修行三年,不知道這些年發生的事情,這個孫聖听說是去紫陽宗耀武揚威,結果得罪了人家的真傳弟子,被打殘,廢了修為給扔回來了,現在已經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手無縛雞之力,生存都成問題,連乞丐都不如。”

    “去紫陽宗耀武揚威呵呵,還真符合這個登徒子的脾性,繼續趕路吧。”龍吟雪淡漠的笑了笑,吩咐說道。

    孫聖又回到了人群中,脊背上微微見冷汗,說真的,如果他當街跟潘岳動手的話,鐵定吃虧。

    先不說潘岳這個城主府的護衛隊長會以身份給他亂扣帽子,單單是對方的實力,便不容小覷,在玄氣煉體階段,幾乎已經大成了,絕對有七八段的實力。

    他剛才那一腳,少說也有萬斤重力,單憑這一點,此人便有玄氣煉體七段的力量。

    在玄氣煉體的過程中,肉身之力和肉身氣血也會伴隨著一起得到蛻變,玄氣煉體第七段,基本上已經生兩萬斤重力了。

    煉體階段,每突破一個段位都會增加幾千斤的力量,而且氣血如虹,滾滾如勢,根據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在煉體階段展現出來的力量也會不同。

    而從煉體第七段到第八段,會一口氣增加一萬斤的力量,甚至要更多,而第八段到第九段,更是會增加兩萬斤的力量,但這兩個段位也是最好不突破的。

    一旦九段煉體完成,單靠純肉身之力,便有數萬斤,甚至有一些天才,能在完成九段煉體後,滋生出接近十萬斤的力量,不可小覷,再配合上強大的氣功,絕對可以一掌轟平一座小山了。

    當然,能做到這一步的人很少很少,就算是當年孫聖天賦異稟,在煉體八段的時候,也就就是五萬斤的力量而已。

    人群中,孫聖暗暗咬牙,望著一隊人馬離開,當年像是潘岳這樣的貨色,他看都不會看一眼,沒想到現在欺辱到自己的頭上來了,仗著實力強大,對自己當街侮辱。

    但是,孫聖並不氣餒,他現如今天賦回歸,而且獲得了大機緣,這個機緣足以讓他改變命運,遲早有一日,他會再次爬到以前的位置,而且這一天不會太久的。

    這時候,周圍的人群又在議論龍吟雪的事情了。

    “龍吟雪突然回來,是不是和那件事有關系”有一個人壓低了聲音說道,看裝扮與眾不同,不似尋常百姓。

    “噓,別有太大聲音,這件事城主府沒有對外公布,不想給城中的人留下口舌,擅擅自傳揚這件事,當心觸怒城主府的人。”旁邊一位年長的人教訓道。

    “哦,好吧,可城主大人的小女兒失蹤可不是小事,就算城府要瞞著,但紙是抱不住火的,不久之後,肯定全城皆知。”旁邊有人說道。

    “城主的小女兒失蹤”孫聖一陣好奇,他倒是听說過,這位沐風城的城主除了大兒子龍月飛,女兒龍吟雪之外,還有一個小女兒,名叫龍小蝶,歲數只有十一二歲,這個小女兒竟然失蹤了

    孫聖索然無味的搖搖頭,不關自己的事情,畢竟是城主府的事兒,他犯不著跟著操心,也沒有八卦的愛好。

    當下,孫聖快速離開,到沐風城其他的店鋪去收購靈藥。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時近黃昏,孫聖終于來到了最後一家店鋪,一個不大的沒臉兒,這座店鋪和沐風城最大的靈藥坊天寶閣不能相比,天寶閣只有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才能進去消費,普通人,恐怕在天寶閣一件不起眼的小玩意兒都買不起,畢竟人家店大業大,據說是有帝國皇室在後面撐著,在全國各個城鎮,都有分店。

    “老板,十五株碧丹羅給我打包起來。”孫聖一進來,便找到了店中的老板說道。

    碧丹羅,是一種三品靈藥,也是今天孫聖最後要找的東西了,湊齊了這些靈藥,他就可以進行玄氣轉換了。

    這店鋪的老板十分消瘦,聞言點點頭,在賬單上記下了一筆,道︰“一千五百玉帛。”

    孫聖點點頭,將一張銀票遞上去,這是他最後的資產了,收購完這十五株三品靈藥,孫聖身上也就剩下一些零花錢了,徹底的傾家蕩產了。

    店鋪老板接過了銀票,點點頭,吩咐伙計去倉庫取靈藥,讓孫聖在一旁等候。

    而就在這時,店鋪門口又走進來了幾個人,身上穿著白衣長衫,領口處蛈野晢a的標志,這是兩男一女。

    這幾人還沒進門,孫聖就听見了那讓人厭惡且伴隨猖獗的笑聲,這聲音他太熟悉了,是白景陽。

    這些年來,自從孫聖受了重傷被廢掉的時間里,白景陽可沒少奚落他,而且總是找各種理由來對孫聖進行羞辱和挖苦。似是這麼對自己這個曾經的天才,可以滿足他的某種快感一樣。

    之前自己被趕出白家,白展飛勒索孫聖靈藥的時候,白景陽也是出來打頭陣的。

    對于他的聲音,孫聖怎麼會不認識

    “真是倒霉。”孫聖無語的揉了揉鼻子,抱著肩膀靠在一邊的牆壁上,並沒有理會這些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