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章小人當道下

第11章小人當道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店鋪的老板笑臉迎了上去,因為他看得出來,這是白家的人,是他們的大主顧,因為一般情況下,這些名門家族的子弟,都不會光顧他這個小門臉兒的。

    “掌櫃,我上次在你這里預定的那株五品靈藥,今天我來拿貨了。”白景陽一進門就說道,對于這個店鋪的掌櫃,一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樣子,十分自傲。

    前一段時間,白景陽在這里發現了一株五品靈藥,動了心思,而且價格比天寶閣便宜不少。但饒是如此,都需要兩千玉帛,畢竟五品靈藥十分難得,在這片區域,是很少見的。

    當時白景陽沒有那麼多錢,只交了訂金,顯然這些日子里湊夠了玉帛,今天想要收走。

    店鋪老板熱情招待,趕忙點頭,吩咐手底下的人去取珍藏在倉庫中的那一株五品靈藥,這可是他們店鋪中少有的幾件好寶貝。

    “啪”

    而白景陽則是很霸氣的將手中一張一千八百兩的銀票拍在了桌子上,算上之前的兩百玉帛的定金,將那株五品靈藥拿到手。

    如此揮霍,一出手就是一千多玉帛,這瀟灑的動作讓白景陽十分享受,高揚著下巴,一副鼻孔看人的樣子。

    他身邊跟著兩個人,都是白家子弟,而且其中還是一位秀麗可餐的少女,看到白景陽如此瀟灑的拍出銀票,也是跟著一陣陶醉,滿眼的小星星。

    “陽哥,看那邊,孫聖耶。”這時候,跟在白景陽旁邊一個如瘦猴子一樣的白家子弟突然說道。

    這家伙骨瘦如柴,滿臉的麻子,大麻子套著小麻子,小麻子套著小小麻子,小小麻子里面有個坑,坑里面有個小黑點,儼然一副三環套月的麻子,讓人看著有點慎得慌。

    白景陽也看到孫聖,臉色頓時陰沉下去,旋即一臉冷笑,表情有些奚落。

    他旁邊的少女也注意到了,目光看向孫聖,有些驚訝,旋即不以為然,淡漠的別過頭去。

    以前的孫聖,在白家是所有少女的偶像,崇拜者,但是現在,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廢人一個,不管是曾經多麼輝煌,受多少人崇拜,但是現如今的他,誰會高看一眼

    少女只是掃了孫聖以眼,便不在理會了,連招呼都不打算打,隨手把店鋪的賬簿拿過來,隨意翻閱,假裝沒有看到孫聖。

    店鋪老板也只能在一旁陪笑,按道理說賬簿這種東西不能隨意動的,但人家是白家子弟,名門大族,他也不敢說什麼。

    白景陽眼神嘲諷,朝著那麻子臉少年使了個眼色,那麻子臉立刻會意,朝著孫聖走了過去。

    “孫大少爺,許久不見了,認識我嗎你被趕出白家的那一天,我有去給你送行的。”那麻子臉少年笑嘿嘿的說道,故意提及孫聖被趕出白家的這件事,趁這個機會奚落他,笑道︰“怎麼孫大少爺最近好像挺富裕啊,來收購靈藥的嗎”

    “離我遠點,我有密集恐懼癥。”孫聖白了他一眼說道。

    那麻子臉少年臉色一僵,嘴角的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

    “孫大少爺,你收購靈藥做什麼泡酒的嗎,就你這糟糠之軀,爛泥扶不上牆,靈藥用在你身上能有什麼作用。”白景陽說話了,譏諷的笑道。

    “關你毛線事。”孫聖嗤聲道。

    他現在沒有理由懼怕任何人,當年的天賦回來,脾氣也回來了,不出多久,他還是可以做回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孫大少爺。【愛書屋】

    白景陽則是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抹陰沉。

    孫聖的這種舉動,讓他有些意外。

    自從孫聖被廢掉,修為跌落之後,性格也都變得唯唯諾諾,當初在白家即使飽受欺凌,都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只能忍氣吞聲。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敢當面頂撞他。

    這不禁讓白景陽一陣惱火,對方一點面子都不給他,而且還是當著家族子弟的面,居然被一個廢物膿包給頂撞,這讓他的臉往哪擱

    “陽哥,你看這里。”就在這時,在一旁隨意翻弄店鋪賬簿的少女突然說道,指向了賬簿上最新一行。

    白景陽望了一眼,立刻神色一震,上面清楚的寫著“十五株碧羅丹,價值一千五百玉帛”,而且這墨跡還未干,顯然是剛寫的,這店里除了他們之外,只有孫聖,不用說這肯定是他收購的東西。

    “好家伙,價值一千五百玉帛的靈藥,而且都是三品的,這家伙哪來的這麼多錢。”白景陽的眼皮狠狠的跳動著。

    在他眼中,孫聖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廢物,卻一口氣拿出這麼多錢,而且收購了足足十五株三品靈藥,要說白景陽不眼熱那是不可能的。

    一個廢人都能隨手拿出一千五百玉帛,而他白景陽為了兩千玉帛,都哭爺爺告奶奶的求人借了好久才湊集,一種嫉妒之心油然而生。

    “客人,你的東西打包好了。”一個小伙計走上來,遞給孫聖一個包裹,里面是十五株三品靈藥。

    “恩,謝了。”孫聖點點頭,接過包裹,轉身離去。

    “慢著孫聖”猛然間,白景陽一個箭步擋在了門口,盯住了孫聖掛在肩膀上的包裹,沉著臉道︰“你哪來的那麼多錢收購靈藥”

    孫聖一皺眉,道︰“你管的還真是多,就算是我在大街上撿的與你何干,閃一邊去,別擋路。”

    “不敢承認怕是你的私房錢吧。”白景陽冷笑道︰“好啊,你背著家族藏私房錢,之前你離開家族什麼都沒拿,怎麼會無緣無故冒出來這麼多錢,你背著家族昧下了一大筆錢財,現在被我戳穿了,你有什麼話好說”

    “背著家族我的錢何必要背著家族”孫聖有些惱火。

    這些玉帛,是他當年還身為白家天才的時候,自己去青鸞山狩獵低級妖靈賺來的,孫聖從小就很好強,更何況他知道自己不算是真的白家之人,所以從小到大,除了修煉上得到過白家的一些補助,其他的都是靠他自己。

    而且他當初也給白家爭得了榮耀,欠下的早就該兩清了。

    白景陽揚著下巴,眼中閃爍著炙熱之色,道︰“我懷疑你之前私藏了家族的錢,這些錢本來就是白家的,一個外姓人,竟然敢染指,把靈藥放下抵過,給我滾蛋”

    十五株三品靈藥啊,對于白景陽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當初白展飛勒索走了家族遣散孫聖的十株紫丹參,讓白景陽羨慕無比,沒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好,又踫到了孫聖來收購靈藥。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過,一定要把這些靈藥奪下來。

    白景陽剛剛將氣功轉化為玄氣,進入到了玄氣煉體的階段,正好需要一大筆靈藥來提升實力,要不然他之前也不會費盡心機的收購那株五品靈藥。

    “放下,滾蛋”白景陽再次喝道。

    旁邊,那麻子臉少年也是一臉不懷好意之色。

    至于那位白家少女,則是渾然當做沒看見,絲毫沒有勸架的意思。

    “你是打算登鼻上臉了”孫聖的眼神也冰冷下來,天賦回歸,他的脾氣也回來了,眼楮里不揉沙子。

    “放肆,一個連奴才都不如的東西,敢跟白家少爺這麼說話,誰給你的膽子,給我跪下”那麻子臉少年則是大喝一聲,直接動手了,他站在孫聖的後面,此刻抬腳就朝著孫聖的窩,也就是膝蓋後面的位置踹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