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0章第二十張囂張跋扈下

第20章第二十張囂張跋扈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眼楮一眯,旋即嘴角露出了慵懶的笑容,眼中滿是古怪之色。

    “奇怪了,這青年不像是沐風城的人。”孫聖叨咕了一句,轉身走向了另一個搬山犀的巢穴。

    這里一共有三個巢穴,孫聖走進去一個。

    一股芬芳之氣撲面而來,這巢穴中,並不像外面一樣充滿了惡臭,反而香氣逼人。

    洞穴不算很大,孫聖走入其中,立刻眼前一亮因為這洞穴里面,竟然種植著十幾株靈藥,全都扎根在牆壁上,閃爍著光澤,藥香之氣逼人。

    “好家伙,不愧是高階妖靈的巢穴,藏品還挺豐富。”孫聖笑道,這些靈藥,絕對價值好幾千玉帛了。

    而且其中,竟然還有好幾株四品靈藥和一株五品靈藥,其他的皆是三品靈藥。

    “恩,不錯。”孫聖點點頭。

    他並沒有著急去采摘這些靈藥,而是將它們的價值先估算了一番。

    而就在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音,那走向另一個巢穴的白衣青年,竟然跑到這一邊來了,持劍立在洞口。

    望著洞內的靈藥,那白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嘴角露出了笑意,道︰“高階妖靈的藏品果然不一樣。”

    他說出了和孫聖同樣的話,不過此刻在他的眼中,根本沒有孫聖,甚至看都不屑于看一眼。

    孫聖眉頭一皺,道︰“這位朋友,你幾個意思啊,踩過界了吧。”

    白衣青年持劍走進了洞穴中,掃了孫聖一眼,自負一笑,寒聲道︰“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還有第二個人嗎”孫聖道。

    白衣青年冷哼,眉宇間倨傲之色十分明顯,道︰“小小沐風城的人,你可知道我是誰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滾,我不想看到你”

    孫聖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對方是想要獨佔這里的靈藥。

    當下,孫聖的目光也冷了下來,雖說對方剛剛出力了,不過那也是有目的的,現在又想獨攬這里的東西,而且一副鼻孔看人的態度。

    孫聖也不是好脾氣,冷笑一聲,道︰“讓我滾蹬鼻子上臉是不是”

    “哦”那白衣青年漏出饒有興趣之色,但眼神卻越發的冰冷,道︰“你可知道我是什麼身份,我留你一條命,已經很給你面子,休要再 攏 沂 脛櫻 X諼頤媲啊!br />
    孫聖觀察了一下對方的實力,也就在煉體三段那里,隱隱有突破煉體四段的征兆,卻如此大言不慚,目中無人。

    面對這種人,孫聖也懶得理會,直接動手去摘洞壁上的靈藥。

    “看來你是沒听懂我說的話,找死,區區沐風城的鄉巴佬,敢跟我爭”白衣青年見孫聖竟然敢無視他,頓時劍眉一豎,一股森寒之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手中的長劍跟著嗡鳴。

    “疾如風”

    白衣青年沉喝一聲,寶劍刺出,土黃色的氣流涌動,化作鋒寒之氣,帶著絲絲寒冷的氣息,所過之處,空氣竟然都結冰了。

    這一劍,十分快,宛如一陣風吹來,迅速無比,而且充滿了肅殺之氣。

    煉鐵手

    孫聖早有防備,手掌之上金光彌漫,宛如金玉一般的手掌,直接一掌朝著白衣青年手中的寶劍劈去。

    白衣青年冷笑,以肉掌徒手對抗寶劍這也太可笑了,他倒是見過有人施展強大的絕學,徒手接神兵。

    但面前只不過是一個煉體二段的小角色,敢這樣做,無疑是找死。

    “鏗鏘”

    一串火星飛出。

    出乎白衣青年的預料,對方一掌劈在他的劍上,竟然傳來金屬之聲,而且震得他的寶劍嗡嗡作響,那金玉般的手掌,像是比精鋼都要硬上幾分。

    而且,一股大力傳來,震得他虎口一麻,手中的寶劍險些脫手飛出去。

    “這怎麼回事,這小子怎麼這麼大的力氣”白衣青年陡然一驚。

    但容不得他多思考,因為對面孫聖已經主動殺了上來,宛如一道金色電光,瞬間而至。

    同樣是煉鐵手,金玉般的手掌拍了上來,看似簡單無奇的一掌,但卻具有強大的壓迫力,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鐺鐺鐺”

    不得不說,這白衣青年不是弱者,反應迅速,迅速的揮動寶劍抵擋,瞬間與孫聖的煉鐵手踫撞了三下,迸發出一片火星。

    白衣青年震驚無比,對方不但可以憑借肉掌對抗他的兵器,而且力大無比,這股力量饒是他都被震得手臂麻木,險些失去知覺。

    “就這點本事也想做強盜”對面,孫聖雲淡風輕的笑道,沒有繼續攻擊,而是抱著手站在那里,嘴角帶著慵懶的笑容。

    白衣青年臉色凝重,他也沒有想到,一個區區煉體二段的少年,會這麼厲害,出乎他的預料。

    “嘶”

    “很好,你有資格死在我的手上。”白衣青年冷酷的說道。

    這一刻,從他的身上,強大的氣功洶涌而出,這氣功之中,夾雜著可怕的殺氣,這股殺氣不像是普通人能散發出來的,至少殺了不少人,只有一些在戰場上磨礪的人,才能散發出這樣的殺氣。

    “恩”孫聖眉頭一皺。

    能在戰場上歷練,凝聚出殺氣的人,身份貌似不一般呢。

    “呵呵呵,小小沐風城的土著,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殺人的術”白衣青年冷笑道。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陡然一動,如同化作了一縷疾風,白衣身形都顯得有些模糊,迅速的游動起來,這速度,快比一陣颶風。

    這應該是一套身法,至少是地級的,快比颶風,雖然不是攻擊類的武學,但在實戰中,作用卻很大。

    “刷刷刷刷”

    白衣青年快速的游動,包裹住了孫聖,宛如一道風在極速流轉,飛沙走石,呼呼作響。

    “不經歷真正生死的磨練,難以領悟什麼是殺人術,少年,你差的還很遠。”風中,傳來白衣青年冷漠的話,宛如上位者在訓斥下位者一樣,而且聲音飄渺無比。

    話音落下,劍鳴響動,白衣青年化作一道風而來,一劍挑殺孫聖。

    這一劍,又快,又準,又狠,難怪他說是殺人之術,這確實是必殺一劍,一般人發動不出來。

    “N瑟”

    孫聖冷叱一聲,身體原地一晃,卻仿佛一道電光閃爍,那一劍與他擦肩而過,而後閃爍著金色光澤的拳頭直接轟了上去。

    “砰”

    這一拳,直接鎖定了那位白衣青年,即使他的速度快,但孫聖的拳頭更快,砸在了他的面門上。

    白衣青年慘叫,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鼻梁骨瞬間塌了,被一拳碾壓的粉碎,鼻腔往外噴血,整個人踉踉蹌蹌的向後退去,捂著自己的鼻子蹲在地上,再無之前的意氣風發,鮮血順著手掌流了下來。

    “殺人的術我不會,削人我比較擅長。”

    孫聖冷笑一聲,一腳橫踢了上去,一條腿宛如鞭子一般甩了上去,“砰”的一聲,那白衣青年被踢飛出去,在地上滾作一團。

    雪白的長衫,也到處都是泥濘,別說瀟灑了,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啊”

    白衣青年抱著自己的手臂慘叫,寶劍掉在地上,他的一條手臂被孫聖一腳踢斷。

    此刻,青年臉色猙獰,驚懼的望著孫聖,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煉體二段的少年竟然這麼厲害,他即將突破煉體四段都打不過對方,直接慘敗,什麼優勢都沒有。

    “砰”

    孫聖直接踩住了他的胸膛,手掌之上金玉光澤閃爍,比寶刀都要鋒銳。

    “等等別動手,你可知我是什麼身份”白衣青年鼻腔流血,掙扎著說道。

    “皇帝”

    “不不是”

    “王子”

    “也不是”

    “那你去屎吧。”孫聖干脆利落的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