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24章唐媚

第24章唐媚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眉頭一皺,道︰“我沒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你自己在那兒瞎。”

    他也不是好脾氣,對方一上來就吆五喝六,將自己擺在一副上位者的姿態,總是用一種高人一等的姿態,讓孫聖十分的反感。

    “你說什麼”湯野的臉色立刻一寒,眼中殺機濃郁。

    “人都說一個人越廢,越喜歡張揚自己,打壓別人,這話說的一點也不錯。”孫聖笑道,不以為然。

    就算對方人多勢眾,但孫聖看的出來,也都在煉體五段那里,這名叫湯野的少年,和之前的那位白衣青年差不多,在三段巔峰。

    真要動手的話,孫聖完全無懼,因為他突破了煉體三段,單單是肉身之力便已經逼近到了三萬斤,再加上金色氣功,有絕對的把握撐得住,即使不然,憑借“電光神閃術”也能離開。

    “這麼說,你是想跟我過過招了”湯野冷笑,邁步向前走去︰“一介沐風城的土包子,敢在我等面前耀武揚威,找死的節奏。”

    一邊說著,湯野一邊往前走,身上殺氣逐漸的擴散出來。

    “湯野,照你的話說,我也是沐風城的人,也是你口中的土包子了”突然,一道聲音從黑夜中傳來,這聲音十分的清脆,響亮,像是一位少女的聲音,卻透著一種威嚴性。

    听到這聲音,那名叫湯野的少年臉色大變,渾身上下一個機靈,其他幾人也全都臉色嚴謹,朝著那話音的來源望去。

    黑夜中,一位年紀大約在十八歲左右的少女走了出來,這少女身材曼妙玲瓏,不算高挑,但身材卻十分的勻稱,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一身火紅色的軟甲穿在身上,包裹著曼妙嬌俏的身材,橢圓形的臉蛋兒,帶著一抹俏皮頑劣之色,但一對美麗的眸子中,卻透著一種威嚴。

    這位少女從黑夜中走出來,一對雙馬尾十分的標志,而且背上背著一口和她差不多高的重劍,看上去英姿颯爽。

    “少將軍”

    四位唐門衛的人全都是恭敬的叫道。

    “是她”孫聖微微凝眉。

    這個少女是沐風城唐家的人,唐家和白家以及洪家並稱沐風城的三大家族,白家雖然看上去佔據了沐風城不少的貿易,但實際上若是論武力的話,唐家才是首屈一指。

    白家掌管了沐風城不少的生意,但其中一些武道場所和靈藥店鋪,兵器店鋪,都是被唐家掌管的,一直以來,連白家都不敢輕易和唐家發生矛盾。

    這名少女,名叫唐媚,人如其名,骨子中透著一種媚氣,而且據說十幾歲被家族的人托關系送進了帝都的學府,還曾上過戰場,立下過軍功。

    與古代不同,這個時代,女人從軍是很常見的事情,還有女子軍。

    唐媚就是其中之一,小時候孫聖見過幾面,後來唐媚便沒有再出現過沐風城,據說,唐媚在帝都有了很高的成就。

    而此刻,這些人稱唐媚為少將軍,這個頭餃可不得了,十八歲的少女,能爬到少將軍這個位置,足以可見這位少女非比尋常。

    唐媚在唐家排行老三,但是成就,卻是唐家最高的。

    孫聖想到了“唐門衛”,應該和唐媚有些關系。

    黑夜中,唐媚走來,伴隨著走動,兩根俏皮的雙馬尾一跳一跳的,即使在黑夜中,依然充滿了青春活力。

    “少將軍,您回來了。”即使對方是一位少女,但四人也全都畢恭畢敬。

    唐媚俏皮頑劣,但此刻卻很嚴肅,美眸瞪了湯野一眼,道︰“湯野,把剛才的話重復一遍,沐風城的人都是什麼”

    湯野渾身一震,眼神畏懼,低頭不說話。

    唐媚板著小臉兒,沒有再理會湯野,而是望了孫聖一眼,黛眉一挑,想起了那天在大街上看到的一幕,嘴角竟然露出一抹笑意。

    “你是白家孫聖”唐媚說道。

    雖然她跟孫聖不熟悉,但是當年沐風城的第一天才,還是有些耳聞的,加上那天在大街上的一幕,讓唐媚記憶猶新。

    “恩,是我。”孫聖點點頭,沒想到唐媚認識他。

    “少將軍,你認識”那為首的青年說道。

    唐媚點點頭,紅潤的朱唇,泛起絲絲笑容,明眸皓齒,道︰“這是沐風城以前的天才人物,我當然認識,他比我出名還早呢。”

    “天才”

    幾人全都是一愣。

    湯野則是冷笑一聲,鄙夷道︰“看他年紀有十五歲了,初入煉體三段,連我都不如,能稱得上是天才這種人若是放在帝都,完全是墊底的存在。”

    “你好像比我實力強不了多少,這麼說你就是帝都所謂的墊底的人”孫聖說道,他已經猜測出來了,這些人來自于楚方,可能是帝都的人。

    “你”湯野臉色蒼白,咬牙切齒,語塞的說不出話來,

    唐媚說道︰“他以前曾是沐風城的第一天才,連宗門都青睞與他,可惜後來受了傷,修為跌落了。”

    此言一出,幾人再次一驚,讓宗門為之青睞,這個評價可不小,要知道,就算是在帝都,許多年輕的翹楚都削尖了腦袋想要往宗門里面鑽。

    一座強大的宗門,完全可以比肩楚國這樣的強大帝國,在這個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世界,宗門無疑掌握著最強大的戰力。

    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帝國雖強,但不過是這個世界的滄海一粟而已。

    如果是像紫陽宗這樣的大宗門的親傳弟子,就算是帝國皇室都不敢怠慢。

    幾人都很吃驚,眼前則個少年,竟然曾經受到過宗門的青睞,可見非同一般。

    但其中,那名叫湯野的少年和另外一名之前對孫聖漏出殺機的青年卻嗤之以鼻,滿臉的不屑之色。

    在他們看來,再天才,也是曾經,眼前的這個少年雖然輝煌過,但現在什麼都不是,十五歲煉體三段,這種人在帝都年輕一輩中,一抓一大把。

    如果他能在十八歲之前,成為煉體六段,或者是煉體七段,這才有資格在帝都中排的上名號。

    但是,可能嗎煉體階段越往後越艱難,能在十八歲之前成為煉體七段的天才能有幾人只有唐媚這種天賦的人能做得到,而且唐媚在十七歲的時候,便已經是煉體八段了,這種天賦,即使是在帝都,也是排名靠前的。

    置于眼前的少年,湯野和另一位青年都很不屑,在他們看來,孫聖已經沒這個希望了,短短三年的時間,從煉體三段蹦到煉體七段,根本不現實,更何況唐媚還說了,這是一個半廢之人了。

    “孫聖,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唐媚問道,對孫聖的態度並不算太冷漠。

    “走迷了,闖進了你們不知的機關,險死還生的跑出來了。”孫聖簡單的說道,將剛剛的經歷說了一遍。

    “連珠破殺機關陣你自己闖出來的”通過孫聖的介紹,唐媚有些吃驚,那可是軍隊中坑殺敵軍大部隊的機關陣,孫聖竟然自己闖出來了。

    這不禁讓唐媚眼前一亮。

    “哼,就算能闖出來,也是走了狗shi運而與,除非他有天級身法,不過天級身法在帝都難見,更別說小小的沐風城了。”湯野冷笑道。

    “湯野”那位為首的青年拉了拉他,示意他別胡說。

    湯野這才意識到,他們的少將軍也是沐風城人士,當即閉口不言,乖乖的站在一邊。

    湯野來自帝都,雖然不是什麼青年才俊,但卻對沐風城這種地方看不上眼,即使他們的少將軍唐媚同樣是沐風城的人。

    “既然如此,正好我們也要離開,把你帶出去吧。”唐媚說道,對孫聖笑著點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