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9章鑄紋大比

第89章鑄紋大比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位鑄紋殿堂的靈魂人物到場,讓現場徹底安靜下來,不少人朝著三人投去敬仰的目光。

    這時,又是一位鑄紋殿堂的鑄紋師走了出來,看上去五六十歲,但眼神精光爍爍,充滿活力,一點不比年輕人差。

    這是一位氣功宗師,同時也是鑄紋殿堂的鑄紋師,他站出來講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開場白,諸如“感謝各位捧場,鑄紋殿堂屏蔽生輝”什麼的。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在那位鑄紋師退場後,一共一百多名年輕人走上了台,年紀全都在十五歲到二十歲之間不等,一個個英氣逼人。

    這些人各自尋到了一個台子,站在後面,開始檢查台子上面的各種材料。

    “這些人就是鑄紋殿堂三年來培養的新生力量,听說這一次評選出前三名來,給予豐厚的獎勵,而且前十名都可以得到鑄紋殿堂的認可,獲得鑄紋師的稱號。”

    “那個人是武江成,是這次所有的新人中最有資格成為鑄紋師的後輩,年紀十八歲,符文造詣精湛,得到了鑄紋殿堂三位宗師的指點。”

    “另一個是秦玉,也是一位宗師的關門弟子,年紀比武江成還小,同樣是這次大比的熱門奪冠人選。”

    “紫心嵐,她的人氣也不低,而且還是天英院的成員,氣功造詣本來就強,而且還懂得符文之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而且姿色無雙,相比較之下,武江成和秦玉要黯然失色許多。”

    大比還沒開始,許多人便熱情的攀談起來,其中最熱門的便是三個人,紫心嵐、武江成和秦玉,這三個人年紀都不大,卻是人氣最高的。

    “好了,你們開始吧。”坐在高台上的那位老嫗開口說道,目光望向那名叫秦玉的少年,眼神中滿含期待。

    在一聲令下之後,在場的一百多名參加大比的少男少女全都動了起來,他們動作都很嫻熟,操控著氣功,將各種材料包裹到其中,進行調配,煉制,揮灑間,流光溢彩,騰起各式各樣的光華,繽紛絢爛。

    這不禁引得觀摩的人片片驚呼,望向場上一百多名少男少女,充滿了期待。

    這場比試共分為三個回合,第一個回合,以符文煉制出一張符,這張符可以記載下來里面的符文,貼在兵器上,可以大大提升兵器的各種力量,只不過這種符只能使用一次,但價格依然十分昂貴,畢竟是出自鑄紋師之手。

    第二個回合,每個人給一件兵器模具鑄紋,要求達到指定的品級才可以。

    第三個回合,相比較就難了,需要煉制出一件中等品質的鑄紋兵器,類型不限,但需要給這件兵器加持附加屬性。就像是孫聖手中的那口紫電一樣,附加屬性是雷屬性,以符文加持在兵器上,能增添兵器的各種屬性,發揮出不凡的威力來。

    孫聖坐在觀摩席上,觀看這些人施展符文之術,在外人看來,自然是要花繚亂。

    但是孫勝卻看得津津入味兒,他領悟了九道秘卷的第一卷,對符文之術有了很大的理解,如果自己練習一下,完全可以上手。而且九道秘卷來自神域,這是神域的符文之道,比天仙大陸的符文之道不知道精湛了多少倍。

    看著場上這些人在刻畫符文,揮灑出一抹抹霞光,以氣功煉化各種材料,在空氣中劃出一道道玄妙的軌跡,凝聚成符文。

    孫聖一陣搖頭,果然,天仙大陸的符文之道,相比較神域,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雖然孫聖僅僅是學習了九道秘卷的第一卷,但此刻他看著這些人刻畫出來的符文,簡直像是一個畫家看著一些少年兒童在作畫一樣,處處都是紕漏。

    “怎麼你也懂得符文之道”看到孫聖搖頭,唐媚好奇的問道。

    “額一點點吧,能看出來個大概。”孫聖說道。

    唐媚不禁驚訝,孫聖掌握有皇級氣功和高超的武學,而且修煉天賦異稟,竟然還懂得符文之道,在她看來,眼前的少年更增添了一抹神秘的光彩。

    “這些人之中,第一個回合估計就得淘汰出去將近一半。”孫聖說道。

    坐在他身邊的其他幾位英才院的少年面露古怪之色,心說這家說是真懂還是裝懂啊,這才第一個回合而已,淘汰下去一半也太夸張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的,場上的這些參加大比的人全都祭煉完畢,抖手打出一張張符,將這些凝聚出來的符文烙印在符上。

    “轟轟轟轟轟”

    很快的,場上不少人手中的符炸開,化成一團火光,瞬間被燒毀,而這些手捏著紙灰的人,則是一個個眼神懊惱,臉色蒼白。

    他們失敗了。

    “第一回合結束,爆符的人可以退出去了,你們被淘汰了。”鑄紋殿堂的一位鑄紋師說道。

    不少人黯然離場,粗略的一估計,竟然足足有六十人左右,要知道,場上這些參加大筆的人在一百十二人多一點,一下子淘汰了六十個人,還真的應證了孫聖的那句話,足足下去了一半。

    唐媚眼中泛出異彩,看向孫聖,目光中多了一些什麼。

    而坐在孫聖身邊的那幾個少年,則是一臉震驚之色,真的被他說中了,蒙的吧,怎麼可能這麼準

    “第二個回合開始,馬上整理材料。”

    那位鑄紋師一聲令下,第二個回合的比試開始了。

    通過第一輪的篩選,現在留在場上的這些人,符文造詣都不淺,具有一定的實力。

    他們很快的整理好一切,開始第二輪的考驗,這一次每個人前面都擺放著一件兵器模具,他們需要刻畫出來一些簡易符文陣法,銘刻在上面,提升這些兵器模子的品質。這一次凝煉符文比較復雜,能順利完成的人,在場的六十人當中很少。

    孫聖把目光投到了紫心嵐的身上,這位紫發少女縴縴玉指勾動,以氣功凝練著各種材料,揮灑出一片片五光十色的流光,在半空中凝練符文,宛如一團團霞光包裹著她一般,十分的炫美。

    她手法嫻熟,氣定神閑,饒是孫聖看了,都不禁感慨,紫心嵐對符文之道的造詣理解頗深,確實很有天賦。

    “這一次會淘汰掉多少”唐媚轉頭望著孫聖,低聲問道。

    “能留下二十個人就不錯了。”孫聖說道,給出了答案。

    “切,你以為這次還能蒙對啊,可能你真的懂得一些符文之道,但是這些人都是鑄紋殿堂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怎麼可能如你說的這麼沒用。”旁邊一位少年不樂意了,他追隨在紫心嵐身邊,對孫聖這種自信滿滿的態度十分不爽。

    “就是,你知道鑄紋殿堂是什麼地方嗎這些都是符文一道的天才,鑄紋殿堂悉心培育了三年的時間,哪有你說的那麼不堪。”另一個少年也點頭冷叱道。

    “不管是哪一個領域,都講究天賦的。”孫聖道。

    “你的意思是,你比鑄紋殿堂的這些精英更有天賦嗎某些人就是自以為是。”最先開口說話的少年嘲諷道,他名叫郭一水,也是來自帝都的一個家族,天生就有一種優越感。

    “不信我們打個賭,我賭這一回合留下的人不超過十八個。”孫聖掃了場上一眼,自信滿滿的笑道,再次降低了名額。

    “哼,大言不慚,你以為你是預言帝啊,賭就賭,就怕你沒有那個資本。”那名叫郭一水的少年說道,很不服氣。

    “五萬玉帛怎麼樣”孫聖開口說道。

    郭一水當場變色,他嘲笑孫聖沒有資本,但是人家一開口就是五萬玉帛,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幾乎相當于郭一水的全部家當了。

    “不敢了”孫聖笑道。

    “有什麼不敢,五萬就五萬”郭一水不服氣道,他就不相信孫聖這一次還能言對,雖然他承認孫聖有點實力,但是符文一道高深莫測,豈能是他隨口一言就能言中的,之前那一次可能只是湊巧而已。

    很快的,場上起了變化,不少人都完成了自己的符文,打入了面前的兵器模子中,但是其中有不少人臉色蒼白,面前的兵器模子“ 嚓”一聲裂開,鑄紋失敗,將符文加持在兵器上,比烙印在符上困難好幾倍。

    最後,場上的六十人,竟然有三十個人兵器模子裂開,遺憾的被淘汰掉,灰溜溜的離開了現場。

    “看吧,還剩下三十人,你輸了,拿錢吧。”郭一水冷笑道,等著看孫聖吃癟。

    “別著急,還沒結束呢,里面有魚目混珠的人。”孫聖笑道,自然十分自信。

    “哼,我看你是輸不起吧,還是說你身上根本沒有那麼多玉帛。”郭一水嘲諷道。

    孫聖懶得解釋,繼續觀看著場上的變化。

    第二個回合結束了,那位鑄紋師走上台來,先是朝著高台上三位鑄紋殿堂的靈魂人物點點頭,而後走上前去,一一檢查這些人的作品。

    “很可惜,只差一點,不及格。”那位鑄紋師觀察了一個少年手中的模具,冷冷的宣判道,後者卻只能嘆息一聲,灰頭土臉的離開。

    “恩符文參次不齊,不及格。”

    “這件還好,通過。”

    “不及格,徒有其表,內部全部裂開了,當我看不出來嗎不及格,出去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