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93章殺上門去

第93章殺上門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倒是不覺得什麼,他想了想,玉鼎火陣是九鼎神火陣的簡易版,靠著他對九道秘卷第一卷的理解,想要完善玉鼎火陣並不難,而且玉鼎火陣的價值也有限,倒也不是那麼珍貴,教給她也無妨。

    “看清楚了,我只演示一遍。”孫聖說道,抬手一捻,氣功勾起茶壺中的一縷茶水,將一縷茶水在空氣中勾勒出一片片玄妙的符號,化作一縷縷符文,縱橫交錯,正是紫心嵐在大比中,凝煉玉鼎火陣出錯的那個環節。

    “如果我沒記錯,你當時便是這般凝煉的對吧。”孫聖說道。

    紫心嵐點點頭,道︰“沒錯,這是焚老教給我的,也是焚老完善的這個環節,有什麼不對嗎”

    “當然不對,錯得很離譜。”孫聖干脆了當的說道。

    而後,毫不介意紫心嵐嗔怒的眼神,再次勾勒出一片符號,不過與之前的截然不同,而且在這一種變化之中,融合了好幾種變化,綿延不絕,一環扣一環,竟然蘊含著無窮的奧妙。

    最後,孫聖屈指輕彈,將水花散去,看著紫心嵐,道︰“記住了嗎”

    “恩記住了,可是我從來沒見過這種手法,你確定對玉鼎火陣真的有幫助嗎”紫心嵐說道。

    這也難怪,孫聖所施展的符文之道的自于更高級的“九鼎神火陣”,從中間演化而來的,九鼎神火陣的品級比玉鼎火陣高了好幾個檔次,這是洗禮肉身的符文法陣,不是普通的符文陣可以相比的,紫心嵐若是能一眼看透,那還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自己會去慢慢琢磨吧,不要纏著我了,我的時間很寶貴的。”孫聖說道,隨手在桌子上捏了一塊點心塞進嘴里,大大咧咧的揚長而去。

    “喂”紫心嵐張了張嘴,一句話沒說出來,孫聖已經跑出房外了,將這位絕色的佳人晾在一邊。

    “這個家伙竟然真的不把我當做一會兒事,太可氣了,他應該不是做樣子給我看的吧,還是說他年紀還小,心里沒有我想的那麼復雜”紫心嵐氣呼呼的坐了回去,不滿的嘀咕了一聲,而後回憶著孫聖剛才交給她的那套符文手法,覺得奧妙無窮,自己一時間竟然無法理解。

    “去請教一下師傅,看看是不是這個少年故意賣關子。”紫心嵐暗道,而後起身離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孫聖一路跑回了英才院,二話不說,直接將自己關在了家里,他準備閉關一段時間,爭取早日抵達煉體八段巔峰。

    從天寶閣收購來的靈藥和丹藥,再加上他本身身上就有的一部分靈藥,相信抵達煉體八段巔峰應該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而且這段時間以來,本身他的修為便已經快要臨近煉體八段巔峰了。

    從這一天開始,孫聖除了每天修煉武學和研究九道秘卷之外,其他的時間都撲在了修煉上,這一次,他選擇不突破到煉體八段巔峰,絕對不走出房門,他在家里儲存了大量的食物,根本不必要擔心。

    “俗話說修煉之人,都是宅男,一點也不假。”孫聖嘀咕道。

    就這樣連續半個月的時間過去,孫聖足不出戶,每天都在修煉,他身上的靈藥全部消耗一空,淬靈丹也所剩無幾了。

    好在,孫聖的修為突飛猛進了一大截,馬上就要登臨煉體八段巔峰了。

    鐵蛋兒這段時間很安靜,沒有再下蛋,而是再次陷入了沉眠中,再次覺醒血脈,原因是青牛給了它一滴精血,讓這只大公雞服下,當天這只大公雞便沉眠了,一睡好多天,一點沒有甦醒過來的跡象。

    又過了幾天的時間,孫聖將剩余的淬靈丹全部消耗一空,又服用了一些固本培元丹。不過出乎孫聖的預料,這些靈藥和丹藥並沒有將他成功的送入煉體八段巔峰,還差那麼一點點。不過饒是如此,他在這將近二十天的時間里,修為也有了顯著的提高。

    “喝啊”

    孫聖沉聲發力,他感覺自己現在有將近十四萬斤了,這是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絕對的駭人听聞,不是常人可以達到的境界。

    他現在都不敢太用力,不然這片房屋絕對能將其震塌,一拳轟出,絕對可以截斷一座山峰,可怕到了極點。

    “咕咕咕噠”

    突然,雞窩中傳來一聲啼鳴,鐵蛋兒從沉睡中醒來,撲騰著飛來出來,渾身雪白的大公雞,在陽光下十分耀眼,而且在它的屁股後面,生出了兩根翎羽,同樣雪白無暇,像是一頭幼鳳一般飛了出來。【愛書屋】

    這只雪白大公雞的雪白,再次突破了血脈,變得更加神采奕奕了,竟然真的能飛了,在半空中盤旋一圈,落在了孫聖的肩膀上。

    “老牛,你到底喂給它了什麼,鐵蛋兒竟然再做突破。”孫聖對青牛說道。

    “讓它服下了我的一滴精血而已,雖然只有一滴,但足夠這頭珍獸突破血脈了。”青牛說道。

    “哎喲~~~你好惡趣味啊,給它血就算了,還跟它精”孫聖無語道。

    青牛一張臉 黑,瞪了孫聖一眼,道︰“你想多了,我給它服用的是我自身衍生出來的精血,現在體內總共也沒有幾滴,是我一身精華的所在。”

    “哦,這樣啊,那給我吃點唄”孫聖道,眼楮放光。

    青牛︰“”

    “砰砰砰砰”

    猛然間,急促的敲門聲音傳來,孫聖眉頭一皺,打開了院子的門,只見兩個青年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看到孫聖之後,不禁大喜過望。

    這兩個青年孫聖認識,是來自天風城的兩個人,自從到了英才院之後,便沒聯系過了,怎麼今天找上門兒來了。

    “孫聖,你終于出來了,這幾天你在閉關,我們好幾次守在這里,都沒敢打攪,但是現在不打攪你也不行了。”一位天風城的青年說道。

    “到底怎麼了,慢慢說。”孫聖問道,看著兩人急成這個樣子,估計不是什麼好事兒。

    “是和你一起來的唐靖仇和唐小白出事兒了,他們在三天前接受了英才院一個天才的挑戰,今天就要開打了,那個天才很厲害,唐靖仇有些擔心,故此叫我們來找你。”

    “啊他們兩個接受了挑戰對手是誰”孫聖問道。

    “是英才院的一個天才,號稱是英才院的最強的幾個人之一,名叫封海,是帝都成封家的人,本來唐靖仇和唐小白是不接受挑戰的,但是那個封海言語相譏,他們二人最後忍不住,還是開打了,不過唐靖仇擔心他們不擇手段,想請你過去壓陣。”那青年說道。

    “封家”孫聖一愣,帝都成只有一個封家,那就是封易寒所在的家族。

    封易寒是封家的天才,這個封海肯定和封易寒有關系。

    “孫聖,雖然唐靖仇請你過去,但是我覺得,這可能是英才院的幾個天才設下的圈套,想要引你出手,畢竟你得罪了劉玄風,劉玄風在英才院的號召力是很強的。”一位天風城的少年說道。

    “是啊,他們想要故意打壓你。”另一個也說道。

    “打壓我”孫聖冷笑,道︰“打壓個鏟鏟,我現在就過去,不開眼的全都來就好了。”說完,孫聖直接關上房門,連那只雪白大攻擊都懶得放回去,讓天風城的兩個青年帶路,風風火火的離開。

    英才院的武道場,這里是英才院的人修煉武學的地方,這種武道場所,不光是英才院有,帝都成也有這種場所,只不過英才院的武道場是對內部人員免費開放的。

    孫聖走了進來,發現這里匯集了不少的人,他一到來,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許多人都知道他,故此讓開一條路。

    也有一些人露出了冷笑,似是猜到了他會來。

    不遠處,一片狼藉,地面崩裂,周圍的幾根石柱子倒塌,顯然是經歷了一場惡戰。

    地面上的血跡觸目驚心,此刻有兩個少年躺在地上,赫然是唐靖仇和唐小白。

    唐靖仇傷勢最為嚴重,滿臉是血,一條手臂都變形了,此刻正被一位意氣風發的青年踩在腳下,腳掌踩在唐靖仇的頭上,這是裸的羞辱,這青年眼神高傲,眉宇間帶著一抹冷酷之色,得意的望著被自己打倒在地上的兩個少年。

    除了他之外,場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少年,英姿勃發,正是劉玄風。

    另外一人也是一個青年,相貌不算很英俊,但卻給人一種陰沉沉的感覺,身上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氣。

    更為奇特的是,在這青年的懷中,抱著一只黑色的小獸,看不出來是什麼品種,雖然身材小,但眼神卻十分的凶厲。

    這三人,都是英才院最強一列的人,佔據了三強的名額,在英才院可謂是只手遮天的人。

    此刻,踩住唐靖仇腦袋的那個青年,正是封海,來自于帝都城封家。

    “看到了嗎,這就是實力的差距,憑你們這點實力,這輩子都沒希望進入天英院了。”封海冷聲笑道︰“和你們一起同來的那個少年呢為何不見他來救你們,難道當縮頭烏龜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