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章指點你一下上

第101章指點你一下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紫心嵐姿色靚麗,委婉動人,修長的身段,婀娜起伏,曲線完美有致,肌膚雪白如凝玉,淡紫色的長發,更加襯托出一種超塵脫俗的氣質。

    此刻她和秦玉迎面走了個對臉,黛眉也不禁一蹙。

    兩人是競爭對手,互不待見,不過這一次鑄紋殿堂的大比中,秦玉出盡了風頭,被譽為鑄紋殿堂資質最強的人,將來有資格成為鑄紋殿堂的接班人,故此他現在的待遇,比紫心嵐要強多了。

    兩人互相對視,秦玉鼻息間發出一聲冷哼,旋即目光一轉,看到了孫聖,不禁眉頭一皺。

    “走吧。”紫心嵐沒有理會,帶著孫聖就往里面走。

    “紫心嵐,站住。”秦玉眉頭一皺,他現在地位超越了紫心嵐一大截,後者見到他,竟然無視,讓秦玉心中一陣不爽,而且他的目光看向孫聖,道︰“紫心嵐,你難道不知道鑄紋殿堂的規矩,怎麼帶一個外人到內部來”

    紫心嵐回頭,道︰“這是我師父焚老要見的人,你也要攔著嗎”

    “焚老”

    聞言,秦玉的眉頭微微一皺,焚老是鑄紋殿堂最有權力的人,不過他也是一位元老的得意弟子,而且天賦異稟,將來有資格繼承鑄紋殿堂,當即,秦玉冷哼一聲,道︰“規矩就是規矩,不能改變,這是三位元老一起定下的,難道因為你一句話就能改變而且鑄紋殿堂也不是焚老一個人主持大局的,應該去輕視其他兩位元老才行。”

    紫心嵐黛眉緊蹙,眸子中怒氣閃爍,道︰“秦玉,雖然你在大比中佔了風頭,不過你覺得自己可以在鑄紋殿堂說一不二了嗎連焚老的話都不听,這少年是焚老請的人,是鑄紋殿堂的貴賓,有本事你就叫他出去,到時候焚老怪罪下來,你擔得起嗎”

    秦玉嘴角噙著冷笑,掃了孫聖一眼,道︰“你說他是貴賓是在逗我嗎一個少年,如何擔得起貴賓兩個字”

    說完,秦玉對著孫聖冷冷一笑,道︰“這位小朋友,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什麼身份,但鑄紋殿堂有鑄紋殿堂的規矩,請你離開。”

    孫聖眉毛一挑,雖然對方沒有說的太難听,但語氣中那種盛氣凌人的態度,讓他感覺十分不爽。

    孫聖直接無視他,看向另外一邊。

    秦玉眉頭一皺,臉上的冷色瞬間濃郁起來,眼神一沉,沉聲道︰“我說話不好使嗎出去”

    他可是帝都最有天賦的鑄紋天才,竟然被一個少年無視,讓他心頭不爽,以他的身份,同輩中人都應該對他恭敬有加才對。

    “鑄紋殿堂什麼時候輪到毛頭小子當家做主了你叫什麼別在這里指手畫腳,叫你們管事兒的來。”孫聖掃了秦玉一眼,比他態度更囂張,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秦玉頓時臉色一變,他沒想到這個少年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他是誰鑄紋殿堂最有天賦的傳人,放眼整個帝都城,找不出來第二個。

    鑄紋師身份高貴,更何況他還是年輕有為,就算是帝都大家族的元老,見了他都要畢恭畢敬,因為以後要用到他的地方還有很多,不會有人不給他面子。

    現在一個少年,竟然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這是在貶低他,讓秦玉心中一陣惱火,怒視著孫聖。

    “少用那種眼神看我,找個能管事兒的來,毛頭小子跟我談什麼。”孫聖揮了揮手說道。

    “毛頭小子”秦玉心中那叫一個恨啊,咱倆到底誰是毛頭小子,看對方的年紀比自己還小,竟然敢稱呼他為毛頭小子,一點都不害臊嗎就

    “走了,別跟無聊的人一般見識,再者說我時間很寶貴。”孫聖看了紫心嵐一眼說道。

    紫心嵐會意一笑,雖然有時候覺得孫聖的嘴挺可惡的,不過關鍵時刻倒是能派上用場,連秦玉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僵直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搭話。他這般囂張開口,或許連秦玉都得掂量一下原因,猜一下他的身份。

    “走。”紫心嵐自然不會解釋什麼,帶著孫聖往里面走去。

    秦玉站在那里好久,望著孫聖的背影,剛才他確實被唬住了,但是此刻回想起來對方得意的表情,以及他一身普通的裝扮,應該不是什麼身份顯赫的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不禁咬牙切齒,但是現在要追卻也來不及了。

    “哼,看你們耍什麼花招。”秦玉冷哼,轉身快步離去。

    在紫心嵐的帶領下,孫聖跟著她來到了一間裝飾奢華的房間中,這個房間並不算很大,但卻堆滿了書籍,里面正有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坐在那里,端著一本古籍觀摩,看的津津有味。

    “師父,他來了。”紫心嵐走進房間,順手將門關上說道。

    這位須發皆白的老者,赫然便是鑄紋殿堂的焚老,論起權利來,他是鑄紋殿堂三位元老中最高的,符文造詣也是最深的,而且是一位造化境的高手,別看歲數很大了,但最起碼再活個一百年根本沒問題,造化境的高手,壽命都有兩三百歲的。

    焚老站起身來,笑吟吟的,望了孫聖一眼,眼神明亮,一點都沒有老態龍鐘的樣子,氣血活躍,像是小伙子一樣,依然生龍活虎。

    “這老家伙老當益壯,又收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徒弟,唉瞬間邪惡了一下,罪過罪過,善了個哉。”孫聖心中默默道。

    焚老盯著孫聖,仿佛要將其看透一樣,眼神明亮,有光澤閃爍,在他的體內,有一股十分強悍的波動,那不是氣功,而是法力。

    “見過焚老。”孫聖還算客氣,拱手笑道。

    焚老笑眯眯的點著頭,並沒有 攏 苯涌 偶劍 潰骸靶∮眩 洗渦尼案銥吹哪羌傅婪模 悄憒 詬畝園桑 幌氳叫∮訝鞜四昵幔 詵囊壞賴腦煲杵納畎。 戲蛘飫鎘幸槐竟偶  穸 鷲蟺募竊鼐褪譴誘飫錈嬲業降模 還戲蛑荒芡晟樸穸 鷲蟀俜種 攀 澹 茨茉猜 ∮岩 灰 透鱍邸!br />
    孫聖一愣,旋即明白了焚老的意思,好家伙,這老頭兒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啊,一上來這是要試探自己嗎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在這老頭兒的眼中,自己太年輕了,只有十五歲,要讓他相信自己有那個實力很難。

    孫聖輕描淡寫的接過來這本古籍,很是陳舊了,甚至里面的書頁有很多都是破爛不堪的,殘缺不全的,倒是記載了幾種符文陣法,但都不完整,有的只有一半的記載,有的只有三分之一的記載。

    這樣的古籍,真心沒什麼用。

    孫聖隨手翻了幾頁,很快的就看到了關于玉鼎火陣的記載,確實如紫心嵐所說的那般,這本古籍上記載的玉鼎火陣只有百分之八十,算是這里面比較完整的了,但後面的一部分模模糊糊,只能看到一些細小的痕跡,根本分辨不出來,相信焚老就是從後面這些模糊的字體上,推演出來的玉鼎火陣,在沒有遇到自己之前,他已經完善了百分之九十了。

    “焚老,區區一個玉鼎火陣而已,你至于這麼上心嗎就算它能制作出極品神兵,但鑄紋殿堂同級別的符文陣應該不止一件吧。”孫聖問道。

    焚老嘆了口氣,笑而不語。

    紫心嵐說道︰“我師父醉心于于符文一道,雖然當年沒能力進入宗門學習鑄紋之術,但這些年來師父一直沒有放棄對符文的研究,只要是任何符文,不管作用大不大,師父都想要研究透徹。”

    孫聖點點頭,看來這老頭兒比較偏執呢,他繼續觀摩手中的古籍,學習了九道秘卷的他,這本古籍上記載的這種殘缺不全的符文知識,對他來說簡直是淺顯易懂,如果他有條件和足夠的材料的話,這里面的好幾道符文陣都能自己推演出來全部。

    “小友,有何發現”焚老問道,他一直在觀察孫聖,對方托著這本古籍觀看,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讓焚老心中耿耿于懷,他從這本古籍中受到過不少的啟發,可這少年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難道是故作儀態還是真的看不上這古籍中的記載

    說到底對方只是一個少年,說真的,焚老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之所以把孫聖叫來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尤其是親眼看到孫聖之後,這個少年比自己的徒弟還要小,頓時心中的希望也破滅了不少。可一想到之前紫心嵐帶回來的那幾道符文,高深莫測,連他這個鑄紋殿堂的宗師都參悟不透,這不禁讓焚老大為好奇,想要看看這個少年是否真的有手段。

    第三章十點之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