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3章鑄紋殿的秘密

第103章鑄紋殿的秘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玉鼎火陣進階,光華流彩,彌漫出寶光,火光洶涌,連陣法中那尊燃燒的通紅的方鼎都變的真實起來,不再是虛幻的,要破陣而出。

    玉鼎火陣圓滿,可以祭煉出極品鑄紋神兵,當然前提是需要有上好的材料和上好的兵器模子才行。不過現在的玉鼎火陣,經過孫聖加持的幾道符文,竟然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隱隱有超越桎梏的現象。

    也就是說,如果玉鼎火陣能夠得到完美的進階,甚至可以鑄造出寶器。

    寶器難得,超越了神兵,在世俗界幾乎看不到,只有掌握在那些強大的宗門之中。而世俗界,不管是再怎麼強大的帝國,也不可能掌握有祭煉寶器的符文法陣,一旦出現,也會引來宗門的人,將其沒收掉。

    因為寶器的威力太大,不能作用在世俗界的爭斗中,會涂炭生靈,故此不管是在哪一個帝國,周邊的宗門只要注意到有寶器的存在,都會派人來強行收取。

    現如今,這玉鼎火陣,得到了進階,隱隱有朝著鑄造寶器的符文法陣進化的趨勢,但並不徹底,想要依靠玉鼎火陣鑄造出寶器還是不可能的,頂多是能祭煉出比極品神兵強一點的兵器而已。

    焚老潔白的胡須顫抖著,激動異常,老臉通紅,他現在的興奮之情,無以言表,第一次看到這種神奇的事情。

    他詮釋了這道玉鼎火陣的變化,讓紫心嵐也跟著驚訝,美眸綻放出異彩。

    就連孫聖自己也比較意外,沒想到自己稍加修改,不但完善了玉鼎火陣,而且讓這道符文陣進階了。

    他想到了“九鼎神火陣”,符文法陣的種類很多,但大意都是相同的,玉鼎火陣只是九鼎神火陣的簡易版,卻擁有這樣的威力,差點可以祭煉寶器了。

    如果自己將“九鼎神火陣”洗禮到自己的血肉中,不知道會爆發出怎樣的力量,是否可以將肉身洗禮的具有寶器的力量,畢竟這道符文法陣算是九道秘卷第一卷中記載的比較上等的符文了。

    焚老冷靜下來,散掉了玉鼎火陣,深深的望著孫聖,這一刻,他感覺這個少年變得神秘起來,與紫心嵐的心思相同,心中震撼的同時不禁疑惑,如此年少的人,竟然懂得這樣的符文之術,這絕對不可能是巧合。

    難道在他的背後真的有高人指點如此高深莫測的符文之術,必然不是世俗界中可以掌握的知識,可能是從那些大宗門流傳下來的。

    “小友,敢問令師是否乃大宗門中的前輩高人,可否引薦一下。”焚老激動道,他痴迷于符文一道,即使年輕的時候未能進入宗門,可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放棄對符文一道的追溯。

    孫聖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自己說這些東西是自己自學成才的話,對方肯定不信,而且涉及到九道秘卷,也就意味著涉及到了自己腦海中的天書,絕不能泄露。

    故此,孫聖只能半真半假的說道︰“焚老,你這是為難晚輩了,我師父脾氣怪得很,而且連我都不是隨時想見就能見到的,他老人家雲游四海,來去無蹤,但說不定什麼時候會突然站在我身後,但是焚老放心,如果哪天見到了那老頭子,我一定向他引薦你。”

    “真的”焚老一陣激動,不過很快的又冷靜下來,對方多半是在敷衍他,但即使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希望,也讓他心中莫名興奮,沉下心來分析。

    這個少年的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而且必然是來自大宗門,不然這高深的符文之術,怎可能無師自通既然是高人選中並且培養起來的弟子,證明這少年與眾不同,而且他身上也繼承了那位高人的符文傳承,也許不用會見他背後的高人,從這少年身上,或許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師父你覺得他可以勝任那項工作嗎”這時候,紫心嵐突然說道。

    聞言,焚老立刻眼神波動,嘴角的肌肉狠狠的動了一下來,臉色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

    “什麼意思”孫聖問道,感覺這對師徒把自己請來,貌似還有別的目的,不單單是完善玉鼎火陣那麼簡單。

    焚老冷靜下來,在孫聖身上看了又看,最終嘆了口氣,道︰“小友,實不相瞞,在沒有見識到你的符文之術之前,老夫本來不打算說的,但是如今小友的手段令老夫佩服,有一件事或許要請小友祝我們鑄紋殿堂一臂之力。”

    “靠”孫聖暗罵一聲,果然還有別的目的,自己來這里可是有正經事兒要辦的,本以為幫他們完善了玉鼎火陣,就能提出自己的要求,沒想到他們還有自己的打算。

    “慢著,焚老,今天我來鑄紋殿堂是有正事的,實不相瞞,我幫你們完善了玉鼎火陣,雖然不說是大功勞,但也是給與了鑄紋殿堂大好處,我的要求已經跟心嵐姑娘提過了,希望鑄紋殿堂能幫我這個忙。【愛書屋】”孫聖說道,不想被牽著鼻子走。

    紫心嵐點點頭,剛才發生的事情讓她心中震撼,直到孫聖提醒,她才想起來,于是當面向焚老轉達了孫聖的要求。

    “小友你要鑄紋嗎只要不是太高級的材料,老夫可以幫你安排,要多少盡管說,但需要小友幫我們鑄紋殿堂最後一個忙。”焚老說道,開始和孫聖交換條件。

    孫聖無語,看來想要尋求鑄紋殿堂的幫助不是那麼簡單,僅僅是完善玉鼎火陣,並不能讓他們松口。

    “幫你們什麼,我也不敢說自己什麼都能搞定,我年紀還小呢,能力有限。”孫聖說道。

    焚老汗顏,他也忽略了這一點,方才孫聖給他的震撼太大,讓他漸漸的忽略了對方年齡的問題。但現在一想,這個少年才十五歲,即使背後有高人指點,也未必就是全能的啊。

    “唉,這倒也是不過小友可以跟我去看一下,就算小友不能幫到忙,你的要求老夫都會妥善的給你安排。”焚老說道,仍然抱有一絲希望,就算這少年不能完成,或許能請動他背後的高人,

    孫聖猶豫了一下,覺得也可以,他要學習鑄紋,必須要鑄紋殿堂來相助,不然光是買材料的錢都不是他能承受的。而且他也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把鑄紋殿堂的三大元老都給難住了,讓焚老不惜余力的哪怕是請自己這麼一個小孩子相助。

    焚老站起身來,神色鄭重,帶著孫聖直接離開了這間房間。

    這一次,焚老直接領著孫聖和古芯嵐進入到了鑄紋殿堂的最里面,這里十分陰暗,而且是通往地下的。在鑄紋殿堂的下面,有一座密封的石室,沉重的石門,像是與世隔絕一樣,將這里密封著,而且這石門不簡單,是一種礦石鑄造而成的,上面烙印著符文,顯然是經過符文加持了。

    孫聖心中古怪,鑄紋殿堂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嗎竟然密封在這里,看樣子很莊重。而且貌似這個秘密就算在鑄紋殿堂知道的人也很少,不然不會藏得這麼嚴實,那厚重的石門被密封著,而且加持了符文,一般人根本進不來,這種符文是以法力凝聚出來的,必須要焚老這樣進入造化境的鑄紋師才可以出入。

    也就是說,整個鑄紋殿堂,只有包括焚老在內的三位元老可以進入這里。

    一旁邊,紫心嵐也神色凝重,望向這座石門的目光,變得莊重無比。

    “慢著,你們不能進去”突如其來的,一聲厲喝傳來,身後,數人走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名老嫗和一名老者,赫然是鑄紋殿堂的另外兩位元老。

    除此之外,還有秦玉以及武江成這兩個鑄紋殿堂的天才,一行人風風火火,來到了這面石門前,神色肅穆,尤其是那名老嫗和另外一名老者,眼神中都帶著一股怒意。

    “焚老,你什麼意思,這里可是我們鑄紋殿堂的禁地,你竟然帶著一個外人來此,就算你是鑄紋殿堂權利最高,但如此我行我素,未免太不把我們兩個老家伙放在眼中了吧。”那名老嫗開口說道,怒不可及。

    在他身後,站著秦玉,此刻一臉冷色的盯著紫心嵐和孫聖,這兩位元老正是他請來的,本來想要狀告紫心嵐帶著外人擅自闖入鑄紋殿堂,卻沒想到發現了焚老帶著他們來到這里。

    秦玉心中冷笑,這一次,你們誰也難辭其咎,就算是焚老,如此破壞鑄紋殿堂的規矩,必然也說不過去,若是不給出一個圓滿的交代,恐怕今天這件事無法善了。

    紫心嵐必然也會因此受到懲罰,至于那個少年,說不準到時候也會被直接扔出鑄紋殿堂,也算是自己出了一口惡氣。

    “焚老,希望你給我們一個交代,為什麼帶不相干的人來這里此地就算是秦玉、江成和心嵐都沒資格進入,你這樣壞規矩,太說不過去了。”另外一位老者也開口說道。

    焚老須發皆白,此刻很冷靜,道︰“這件事錯綜復雜,故此沒有來得及通知你們,不過我心里有數,到時候自然會給你們一個圓滿的交代。”

    那名老嫗目光一沉,冷笑道︰“這樣說未免太輕巧了,想要糊弄過關嗎焚老,鑄紋殿堂並不是你一個人當家做主說了算的,你我都知道這里面的東西有多麼重要,你帶著雜七雜八的人擅自闖入這里,損壞了什麼東西,將是我鑄紋殿堂莫大的損失。”

    說著,老嫗的目光不經意的掃了孫聖一眼。

    “雜七雜八,是在我說嗎”孫聖心中一冷,依然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