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4章來自天才的挑戰

第104章來自天才的挑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嫗眼神冷湛,可以感受到她的怒火,逼視著焚老,要他交代清楚。

    另外一位老者同樣如此,這三人年紀都差不了多少,全都須發皆白了,是鑄紋殿堂乃至整個楚國地位最高的鑄紋師,掌管整個鑄紋殿堂,在帝國中都有著重要的地位。

    焚老臉色冷靜,但卻不知道如何開口,而且就算告訴他們,他們也不一定相信。

    “我說了,我心里有數,知道深淺,你們無需要擔心,事後不管如何,我定然會給你們答復。”焚老說道。

    “哼,這也太遷就了吧,焚老,除非你當面說清楚,不然我們絕對不會同意你打開這里。”老嫗說道,當仁不讓。

    另外一位老者倒是比較冷靜,雖然也有火氣,但看向孫聖之後,不禁道︰“焚老,這少年到底是什麼身份你帶他來這里做什麼還請你說清楚。”

    在他的認知中,焚老辦事兒一直都很有分寸的,今天突然帶一個少年來這里,肯定有著目的,畢竟焚老還沒有到老糊涂的地步。

    秦玉冷笑一聲,道︰“看他的樣子也不是什麼正當人物,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蠱惑了焚老,想要謀取我們鑄紋殿堂的秘密,師父,兩位師伯,為了大局考慮,將此人趕出鑄紋殿堂吧,免得他打什麼鬼主意。”

    一旁邊,武江成也點點頭,道︰“我也覺得當如此,這片密地連我們都沒資格進去,帶一個外人進去,確實欠考慮了。”

    “你們兩個焚老的意見,你們兩個有資格插嘴嗎”紫心嵐嬌喝道,怒視著秦玉和武江成。

    “我也是為了鑄紋殿考慮。”秦玉冷笑道。

    老嫗點了點頭,對自己的徒弟十分庇護,道︰“以秦玉的資質,比鑄紋殿堂的其他鑄紋師都強,自然有資格在這里說話,畢竟這件事事關重大,誰都有資格發言。”

    孫聖嘆了口氣,還真是麻煩,自己好心好意的來幫忙,反倒是被排擠了,讓他心中一陣惱火。

    “算了,焚老,既然你們鑄紋殿這麼不歡迎我,我也不自討沒趣了,反正你的忙我也不一定幫得到,我先告辭了,我自己的事情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好,不勞煩你們了。”孫聖說道,沒辦法,他只能選擇離開,鑄紋殿內部的矛盾,他懶得理會。

    “孫聖,等一下”紫心嵐臉色復雜,想要挽留。

    “小友且慢”焚老也開口了,叫住了孫聖,而後看了那名老嫗和另外一名老者一眼,眼神復雜,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瞞你們了”說著,焚老以法力在空氣中凝練符文,正是玉鼎火陣的符文陣。

    不消片刻功夫,玉鼎火陣凝煉完畢,火光洶涌,陣法耀眼,涌動出強大的火焰氣息。

    “這是完美的玉鼎火陣焚老你既然琢磨出來了”另外一位老者驚訝道,而後搖搖頭,道︰“不對,不是簡單的玉鼎火陣,氣息不對,貌似更強,難道說玉鼎火陣進階了”

    這一刻,那名老嫗和秦玉等人也吃驚,完美的玉鼎火陣,能夠祭煉出極品鑄紋神兵,這樣的符文陣,就算是在鑄紋殿堂,也沒有幾件,畢竟極品鑄紋神兵在世俗界還是很少見的。在鑄紋殿,這種與玉鼎火陣類似的符文陣,也就只有四五件而已,都是頂級的存在。

    “完美的玉鼎火陣,而且得到了進階,這是你推演出來的”那老嫗也說道。

    焚老搖搖頭,道︰“是這位小友幫忙完善出來的,他傳下了幾道符文,完善了這玉鼎火陣,這幾道符文甚是玄妙,連我都不能參悟透,多虧他,玉鼎火陣才能完善,甚至進階。”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望著孫聖,那名老嫗和另外一名老者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這個少年才多大看樣子只有十五歲吧,他竟然能夠完善玉鼎火陣,而且傳下的符文,連焚老都不能參悟透,這也太扯了吧,這少年還是什麼前輩高人不成

    秦玉和武江成也是一陣意外,尤其是秦玉,在震驚之余,還有著不可思議和嫉妒之色。

    秦玉通過這次大比,榮獲帝都城最有天賦的年輕鑄紋師之稱,而眼前這個少年比他還要小,竟然懂得如此高深的符文,秦玉第一個不願意承認,也不相信。

    “你想請他來完善那件東西上面的符文法陣”另一個老者說道,猜出了焚老的想法。

    “恩。”焚老神色凝重的點點頭。

    “焚老,您可以要三思啊。”秦玉趕緊說道︰“這少年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幾道符文,可能只是湊巧完善了玉鼎火陣,不能因為這一點,就讓他涉足我鑄紋殿的禁地。”

    那老嫗也微微頜首,道︰“確實太草率了,可能這少年只是有機緣得到了幾道符文的殘篇,那件東西太貴重了,如果讓他進去胡搞瞎搞,萬一損壞了什麼那就後悔莫及了。”

    這一對師徒都不相信,畢竟在他們看來孫聖年紀太小了,而且他們沒有見到孫聖出手,怎可能讓他們相信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符文造詣會比他們這三位宗師還厲害,要知道里面那件東西連他們三人都束手無策的。

    “老夫已經定下主意,讓這位小友觀摩一下,至于成與不成,視情況而定。”焚老說道。

    “他憑什麼,難道焚老真的听信他一面之詞他才多大,就算學過符文之術,但造詣能深到哪里去哼,恐怕連我們鑄紋殿堂普通的鑄紋師都比不上吧。”秦玉不服氣道,冷眼盯著孫聖,趾高氣揚。

    “不入造化境,也敢妄稱鑄紋師,你現在都是個學徒,好意思說我”孫聖呵呵笑道。

    這句話,讓秦玉一愣,但在場的三位鑄紋殿的元老卻是神色一震,這少年說的沒錯,不入造化境,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鑄紋師。只有造化境,才算是真的步入了符文一道,才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但是在世俗界,能理解這一點的人很少,普遍的認為只要能凝煉符文陣,祭煉的出鑄紋神兵就是鑄紋師,其實不然,這里面的學問大了去了。符文一術,甚至擁有改天換地的力量,只是這個領域,不是凡人可以涉及到的。

    此刻這個少年說出這樣一番話,讓三位元老都是神色微震,這少年年紀輕輕,能看到這一點,必然是身後有人指點的,不可能是自己領悟的。

    “你的意思是,你的符文造詣在我之上嗎”秦玉冷笑,他自然不明白孫聖話中的意思,冷笑著說道,以為孫聖在向他挑戰。

    “挑戰你沒勁。”孫聖嗤了一聲說道。

    “你”秦玉氣不打一處來,他竟然被貶低了,鑄紋殿最年輕有為的鑄紋師,大比中的天才,卻被一個比自己還要小的人看不起,心中不禁怒火中燒。

    “秦玉,你未必是對手,還是算了吧。”紫心嵐開口說道,她也看不慣秦玉的嘴臉,一副天下他最大的樣子,自從這次大比結束後,秦玉志得意滿,在鑄紋殿堂除了三位元老之外,簡直誰都不放在眼中,目空一切。

    在見識到孫聖的手段後,紫心嵐還真像讓這個少年殺殺他的威風,不要一副整天天老大,他老二的樣子。

    “哼哼哼,紫心嵐,你是自己不如我,特意找了個外援吧,不過無所謂,我無懼任何人的挑戰,除非他心虛不敢。”秦玉冷笑道,逼視著孫聖。

    孫聖也笑了,這人還真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直接對自己當面叫囂挑戰,不禁道︰“你覺得自己天賦異稟是嗎你認為紫心嵐不如你大錯特錯,你在大比中雖然獲勝,但你凝煉的千鳥雷陣最起碼有七八處錯誤的地方,紫心嵐雖然敗給了你,但是她在兩個月能把玉鼎火陣完善到近乎百分之八十,在我看來,她的資質比你要強得多,如果同樣是凝練千鳥雷陣,未必就不如你。”

    這句話一說出來,秦玉的臉色鐵青,咬牙切齒,被一個少年這般指責,而且一副教訓的口氣,實在是讓他忍無可忍。

    不過在場的三位元老卻是眼中閃過一抹異樣,那場大比,他們都看在眼中,秦玉的千鳥雷陣確實還有一些不足,但都是無傷大雅的,只是幾處小錯誤而已。但這少年卻說他看到了七八處錯誤,真的假的難道還有連他們都發現不了的問題。

    “說這些危言聳听的話都沒用,你敢和我挑戰嗎在符文一術上,如果你能贏得了我,我無話可說。”秦玉冷笑道。

    “挑戰你那多沒勁,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孫聖嗤笑道。

    “你拒絕還是你不敢”秦玉更加譏諷起來。

    孫聖眉頭一皺,對方如此這般咄咄逼人,如果自己真的拒而不戰,就顯得太小家子氣了,不過在這之前,他要先熟悉一下鑄紋,畢竟他現在空有理論知識,還沒有實踐過。

    “你想玩的話,可以,不過別耽誤我的正事兒,推遲三天吧,在這之前,我要借鑄紋殿這個地方祭煉點東西。”孫聖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