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6章高深莫測

第106章高深莫測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奢華的房間,松軟的床榻。

    不得不說,鑄紋師過的日子十分的奢侈,光是這房間中的擺設,便足夠普通人家數年的花銷了。

    孫聖盤坐在床榻上,雖然要養精蓄銳,但他還是習慣性的每天最起碼兩個時辰用來修煉。

    “沒想到修煉三天的符文之術,竟然讓我氣功修為也進步了一截。”這是孫聖的意外發現,這兩天持續的凝煉符文,他的氣功修為進步了不少,已經到了煉體八段的臨界點,即將突破煉體九段,成為氣功宗師了。

    修煉符文,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氣功也得到了鞏固,不然那些鑄紋師每天鑽研符文之術,哪有那麼多的時間來修練氣功,所以這種修煉符文,實際上是互補的。

    孫聖倒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十分踏實,忘卻了一切,讓自己徹底的放松了下來。

    直到第二日清晨,孫聖醒了過來,收拾妥當一切,邁著四方步朝著鑄紋殿的大廳走去。

    這座大廳正是之前鑄紋殿大比所在的地方,不過這一次並不像大比中那麼隆重,只有一些鑄紋殿內部的人員。

    這幾日,一些得到風聲的人奔走相告,知道鑄紋殿來了一個少年,得到了焚老的認可,要和秦玉在這里比試一場符文之術。這不禁讓許多人提起了興趣,秦玉是他們鑄紋殿新晉升的天才,整個帝都只此一人有這樣的成就。

    而現在,竟然有一個比他還要小的少年來挑戰,而且連權利最高的焚老都認可他,可見這少年不簡單,這一場比試也是看點十足。

    孫聖一走來,頓時吸引了不少鑄紋殿人的目光,不少人唏噓,還真是一個少年,看上去確實比秦玉歲數要小。

    除此之外,鑄紋殿的三位元老都到了,紫心嵐和武江成站在了兩位元老的身後。

    大廳中間擺著兩座鑄紋台,秦玉已經到場了,依舊是一身白袍,俊朗不凡,雖然也是個少年,但卻負手而立的站在那里,有種上位者的姿態。

    看到孫聖悠閑的走來,秦玉冷笑一聲,道︰“等了你這麼久,以為你懼怕了,臨陣退縮了呢。”

    孫聖根本沒有理會他,朝著焚老笑了笑,而後走上了自己的鑄紋台,上面材料很齊全,各種屬性的材料都有,而且品質都不低,和秦玉鑄紋台上的材料是一樣的,要做到公平公正。

    “恩,還不錯。”孫聖點點頭,全然沒有將秦玉放在眼中。

    秦玉咬牙切齒,心中這個氣呀,自己的挑釁,竟然被對方無視,他可是鑄紋殿首屈一指的天才啊,幾次三番的被這個少年無視,刷低了自己的存在感,讓他心頭怒火中燒。

    不過秦玉也很謹慎,心頭凝重,這幾天他把孫聖去倉庫拿材料的清單全都調查了一遍,發現大多數都是初級材料,這不禁讓秦玉一時間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對方是故弄玄虛,還是有別的目的,總之就是讓他猜不透。

    “既然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焚老還有別的話要說嗎”那老嫗率先站起來說道,對秦玉投去贊許的目光,自己這個天才弟子,讓她頗為自得。

    “沒了,開始吧。”焚老說道,其實心中也擔心一些,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

    雙方比試開始,沒有任何 碌幕埃 賾  潘鍤Ф湫σ簧  甲攀幟販模 庖淮嗡兜模 廊皇喬 窶漬螅 饈撬牡靡庵 鰨 抑 澳搶襄固匾庵傅愎復β┐矗 盟鄖 窶漬蟺睦斫飧由詈瘛br />
    秦玉自信,這一次他一定可以把千鳥雷陣做得更好,做出最上品的神兵,冷漠的笑容朝著孫聖投去,秦玉心中得意,這一次他要讓這個不知所謂的少年,一敗涂地。

    孫聖倒是不著急,慢條斯理的檢查著自己的材料,將對自己有用的材料留下,其他的全都篩選出去。

    最後,孫聖也開始了,他的雙目中隱約中有金色的光彩彌漫,抬手一捻,氣功勾動鑄紋台上的材料,這是一種冰寒屬性的材料,在氣功的包裹下,進行凝煉,隨後在孫聖靈活的手指間纏繞,刻畫在空氣中。

    雖然孫聖不看重這次比試,但是也不會托大,他凝煉的是九道秘卷中的一道冰寒屬性的符文陣,名叫“白虹千冰陣”,在九道秘卷中並不屬于太高級的符文陣,相比較“九鼎神火陣”差的太遠。

    但是這也足夠了,而且這幾天,孫聖專門花時間研究了這個符文陣,只要他發揮正常,完善這座符文陣並不是難事。

    玄妙的符文交織而出,在孫聖的手指間跳動,讓在場的許多人都凝神關注。

    “咦這是什麼符文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符文的排列,構圖,竟然聞所未聞。”

    “還真是奇怪了,這究竟是什麼符文,完全看不透,一種變化之中,貌似蘊含著多種變化,讓人琢磨不透,這少年從哪里學來的這種符文之術,我們自問在鑄紋殿修行多年,竟然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時間,不少鑄紋殿的鑄紋師驚訝,這個少年施展出來的符文,他們看得雲里霧里,完全琢磨不透。鑄紋殿收錄了不少的符文之術,但卻沒有一種和這少年施展的符文類似的,就算是那些有著多年鑄紋經驗的鑄紋師,都無法看出端倪來。

    孫聖神態嚴肅,未脫離稚嫩的少年面龐,竟然多出了些許成熟的味道,隨手勾勒出玄妙的符文,流光溢彩,絢爛無比,讓這少年看起來格外的灑脫。

    符文變化間,奇妙無窮,像是無數的精靈一般在活躍,符文陣銘刻出來,散發出冰寒氣息,有一層琉璃般的白光散發出來,憑空給孫聖增添了一抹飄逸灑脫的氣質。

    霎時間,宛如煙花盛開,琉璃般的光彩彌漫,像是流星光雨一樣,在空氣中飛舞。

    “這種符文之術好生玄妙,其中的變化耐人尋味,這”這一刻,三鑄紋殿的另外一位老者也不禁訝異道,他是三位元老之一,符文造詣與焚老都旗鼓相當,此刻竟然也看的心馳神往。

    “根本不是世俗界能掌握的符文之術,太玄妙了。”焚老臉上露出了笑意,喃喃說道,心中的擔憂總算消散,這少年確實有神奇之處。

    “難道說這少年來自宗門”另一位老者說道。

    焚老搖了搖頭,道︰“是不是先不說,但這個少年身後必定有高人指點,而這個高人前輩,必定是來自那些大宗門的,只有那里的人,才會懂得如此上乘的符文之術。”

    一旁邊,那名老嫗臉色沉了沉,但也難以掩飾震驚之色,不禁道︰“那些大宗門的高人會平白無故的找一個鄉間小子傳授符文奧義嗎焚老你想多了吧,就算那種高人前輩性格古怪,想要傳承衣缽,完全可以在宗門之中挑選傳人,那里的天才數不勝數。”

    雖然她心中震驚,但還是不願意承認有人比得過自己的弟子,秦玉是她的驕傲,在她心中有不可逾越的地位。

    “是你孤陋寡聞了。”焚老斜了老嫗一眼,說道︰“那種高人前輩的心思豈是我們可以猜透的,沒準這少年在符文一道上的天賦確實很強呢而且若非如此,你覺得一個年紀這麼小的孩子,能自學成才到這種地步”

    老嫗沒話說了,只能陰沉著臉,盯著場上的變化,期望秦玉能夠超常發揮。

    而此刻,鑄紋台上,秦玉的臉上也變顏變色,孫聖凝煉出來的符文他也看到了,同樣琢磨不透,蘊含著玄妙的道理,這不禁讓他心中惶恐,暗道這個少年真的是深藏不漏,他真的掌握有高深的符文造詣。

    “該死,怎麼會這樣,他竟然真的掌握有高超的符文。”秦玉咬牙切齒,心中惶恐起來。

    一開始他並不太看重孫聖能贏,畢竟自己在鑄紋殿培養了這麼多年,是帝都乃至整個帝國最杰出的鑄紋天才,這少年平白無故的冒出來,就算是真的學習過符文之術,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但是現在,秦玉真的害怕了,對方掌握的符文玄妙無比,自己根本看不透,不可能是低級的符文,而且他觀察了一下三位元老,連三位元老都一副吃驚之色,看樣子這少年掌握的符文,真的很強。

    “哼”秦玉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抹毒辣之色。

    鑄紋比試依舊在繼續,人們震驚連連,孫聖展現出來的符文之術,玄妙深奧,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驚呼,難以辨明。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凝煉的符文都快要成型了,秦玉這邊雷光繚繞,千鳥雷陣演化出來,宛如成千上萬的雷鳥齊鳴。

    但是這一次,明眼人都不難發現,秦玉這次凝煉的千鳥雷陣還不如大比中的那一次,大比中他是超常發揮,但是現在,秦玉臉色陰沉,不時的望向孫聖,很明顯的,孫聖展現出來的符文之術,讓秦玉受到了影響,心神難以穩定。

    “他竟然真的在三天之內完全掌握了實踐經驗,太離譜了,這少年是妖孽嗎就算是再怎麼天才,沒有名師指點,但靠他一個人來實踐,也不可能在短短三天之內做到如此地步啊。”紫心嵐站在焚老身後,難以掩飾心中的震驚。

    “心嵐,這位小友凝煉是什麼陣法,你陪在她身邊這麼多天了,應該有一知半解吧。”焚老回頭問紫心嵐。

    紫心嵐心頭無語,臉色尷尬,最後嘆了口氣,道︰“實不相瞞師父,我這些天壓根兒就沒有守在他身邊,都是在門外等候的,至于他在里面做什麼,弟子一概都不知道”

    聞言,焚老眼神波動了一下,旋即嘆了口氣,心中失望,本來是想要紫心嵐去偷師的,現在看來,這少年警惕心很強,他的如意算盤並沒有打成。

    “此子既然身懷這種符文之術,肯定不會輕易的泄露出去,你想的太天真了。”另一位老者譏諷的笑道,人老奸馬老猾,他自然看出了焚老的打算,忍不住嘲弄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