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6章物是人非

第116章物是人非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就是宗門的弟子,恍若神仙中人,一個個光芒萬丈,頭頂光環,即使都很年輕,看上去沒有一個過二十歲的,卻依然頭角崢嶸的,氣場十足,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比了下去。

    尤其是為首的那名青年,身上竟然散發出日月光,被包裹在其中,超塵脫俗,身著紫色煙雲袍,讓人不敢直視。

    天英院的眾人驚呼,不愧是大宗門的弟子,這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啊,自己這些人根本比不上。

    “楚師兄,時間剛剛好,這次勞煩幾位了。”左小邪說道,對為首的那名青年,臉上帶著笑意。

    “哈哈哈哈,左師弟跟我們客氣什麼,大家早晚都是同門,以左師弟的天賦,將來在紫陽宗必然得到重用,等這次帝國危機解除了,左師弟就跟我們回去吧。”那位楚師兄說道。

    “呵呵呵呵,我即將進入造化境,相信時間不遠了。”左小邪笑道,與這位楚師兄在一起,他沒有半點謙遜,並不像其他人一樣看到宗門中人,滿臉都是崇敬,而是將自己擺在和他們處在一個相同的位置。

    孫聖站在人群中,此刻臉色蒼白又有些鐵青,望著那位楚師兄,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

    “竟然會是他,還真是巧,這個人來帝國了。”孫聖內心中無法平靜,這位楚師兄的臉,孫聖不可能忘記,數年之前,就是這樣一張臉,成為了他的噩夢,雖然與幾年前相比多了幾分成熟,但是這張臉,孫聖不會忘記的。

    楚驕陽

    這個曾是他噩夢中的人,數年前在紫陽宗,就是這個人,將自己打成重傷,不但廢掉了自己的一條腿,同時還廢掉了他的一只腳,讓他受盡了屈辱,被扔出了宗門,從此一蹶不振。

    那兩年的時間里,孫聖每次都在噩夢中看到他,醒來時都是一身大汗,不曾想今天在這里相遇了,這次紫陽宗來的貴客,楚驕陽竟然是帶隊的人。

    “孫聖,你怎麼了他們來自紫陽宗,難道你認識”唐媚見孫聖臉色不好看,有些關切道。

    因為她知道,孫聖和這個宗門有些淵源,當年進入紫陽宗考核,受到了壓制。

    孫聖擺了擺手,深吸一口氣,內心逐漸的平復下來,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年,以他的天賦,宗門都得搶著要,未來超越楚驕陽這樣的貨色,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當年的仇怨,他銘記在心,但現在他的要做的,是讓自己迅速變強,早一點進入“道藏”的領域,釋放自己的潛能,突破造化境。如此一來,他便無懼楚驕陽這樣的人,正式踏上自己的無敵道路。

    想到這里,孫聖內心平靜下來,不悲不喜,不嗔不怒,心如止水,一切淡然。

    “嗡”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片火光落下,一朵赤色的火蓮,撕裂空間而來,從天際盡頭,進行空間跳躍而來,同樣出現在天英院的上空。

    火霞飛舞,普照下來,這朵赤色的火蓮是一件寶器,與之前楚驕陽所駕馭的那張古樸的畫卷一樣。

    在這朵赤色火蓮之上,一位窈窕無雙的佳人立在上方,同樣身著紫色煙雲袍,青絲飛舞,容貌絕佳,精致的五官,宛若畫中人,像是乘風而去的仙子一樣,姿色絕對不在唐媚和紫心嵐這種美女之下,而且多了一種超塵的氣息。

    “恩”孫聖再次一驚,平靜的內心,泛出一絲波瀾,喃喃道︰“是她”

    這個嬌美的女子一出現,孫聖的瞳孔便緊緊的收縮起來,不會假,他不會認錯的,這個曾經令他魂牽夢繞的女孩兒,最後卻離他而去,投身入宗門的人。

    沒想到會在這里相見,孫聖原本希望有一天,以自己最強的一面出現在她的面前。看現在看來,計劃趕不上變化,她竟然也來到了帝都,而且是和楚驕陽組隊一起來的。

    一個是自己的大仇人,一個是曾經眷顧的人,現在同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但卻地位不同,造化不同,讓孫聖覺得世間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造化弄人。

    “洛師妹,你來了。”楚驕陽笑道,望著赤色火蓮上的嬌美女子。

    洛水柔嫣然而動,收起了赤色火蓮,宛若一位仙子一般落下,衣抉飄飄,青絲飛舞,肌體雪白散發著光澤,嬌美的容顏世間罕見,而且有一種超塵脫俗的氣質,吸引人眾人的眼球。

    楚驕陽說道︰“我們途經一座蠻夷之地,遇到了凶獸屠殺一個村落,洛師妹順手解決了一下,故此晚到了半步。”

    洛水柔翩然而來,翩翩施禮,道︰“左師弟,讓你久等了。”

    左小邪灑然道︰“洛師姐不用客氣,听楚師兄在書信中提起過洛師姐,稱是先天火靈之體,一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想必日後洛師姐一定可以公參造化,到時候師弟也要跟著你沾光了。當然,最讓人羨慕的還是楚師兄,能與這樣的道侶相伴。”

    提到“道侶”兩個字,洛水柔的臉色微微一紅,笑而不語,而楚驕陽則是毫不掩飾的哈哈大笑,道︰“說起來,這也是師命,我和洛師妹都是在師門的建議下才走到一起的。”

    孫聖坐在不遠處,听到“道侶”兩個字,同樣是精神一震,就算沒有涉足修道領域,也明白道侶是什麼意思。

    他心中一陣苦笑,當年的大仇人,和當年自己最在意的人走到了一起,真是一種十足的諷刺啊。他想到了當年的種種,在紫陽宗,楚驕陽曾調戲過洛水柔,並且出言不遜,當時自己為了維護洛水柔,被楚驕陽打殘,後來洛水柔被檢驗出是靈體,收入宗門,而自己則是被趕了出去。

    數年之後再次相遇,听到的第一個消息,卻是兩人成為了道侶,孫聖即使刻意的讓自己內心平靜,但還是覺得惱怒,目光望向洛水柔,不自覺的眼中冷光閃爍。

    “額”

    不遠處,洛水柔靈覺敏銳,立刻感應到了這一道目光,不禁側目觀看,當她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孫聖時,美麗的眸子中不禁閃爍出驚訝、復雜等多種情愫的目光,忍不住說道︰“是你”

    這少年面孔,即使與當年相比發生了一些變化,褪去了些許的稚嫩,但洛水柔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她這一說話,自然引起來周圍人的注意,包括楚驕陽和左小邪在內的眾人目光,都望向了孫聖,露出古怪之色,難道這位宗門中的天才少女和孫聖認識

    左小邪也是目光一凝,他和孫聖剛剛結怨,若非是紫陽宗的人突然到來,估計兩個人可能要動起手來,此刻眼中冷光閃爍,殺意毫不隱藏,盯著孫聖。

    “哦原來是你,我想起來了。”就在這時,楚驕陽也說話了,嘴角浮現出冷酷的笑容,道︰“數年不見,若非是洛師妹的提醒,我還真的把你這條小雜魚給忘記了,怎麼,傷勢養好了不在你的那個小地方縮著,跑到這里來了”

    說話間,楚驕陽的眸子釋放出耀眼的光彩,像是兩顆小太陽一眼,目光逼人,像是要把人焚燒掉。

    “呵呵呵,托你的福,我現在好得不得了。”孫聖笑道,面對楚驕陽宛烈日般的目光,絲毫不弱的瞪了回去。

    “楚師兄,你認識此人”左小邪問道,心中有些警惕,他知道孫聖只是小地方的人,怎麼會和宗門扯上關系。

    楚驕陽點點頭,說道︰“他在數年前曾經入我紫陽宗考核,可惜實力卑微,年紀小又偏偏逞強好勝,最後被打成了重傷,廢掉了丹田趕出去,不曾想今日在這里又看到了他。”

    左小邪不禁露出冷笑之色,並沒有說什麼,但眼中卻閃現出一抹清高。他是紫陽宗內定的人選,而這個少年,卻在數年前就被紫陽宗趕了出來,與自己的待遇相比,差了一大截,既然宗門都沒有認可他,證明這個人根本不足為懼。

    其他人也是陣陣驚訝,沒想到這個少年還和宗門有關聯,雖然曾經被宗門趕出來,但能夠進入宗門考核,也證明天資非凡,難怪這麼厲害。

    但是與左小邪相比,還是大大的不如,左小邪被紫陽宗內定,而孫聖當年被紫陽宗拋棄,這種待遇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宗門的眼光不會有錯,既然把他趕出去,證明他確實沒資格進入宗門。

    “你現如今能坐在這里,難道實力恢復了被廢丹田,還能成長起來不成我來試驗一下。”楚驕陽冷笑道,十分狂妄,直接一抬手,一股濃重的壓迫感襲來,這是法力波動,十分強大,宛如一堵大山一般,朝著孫聖鎮壓過去,甚至坐在孫聖身邊的唐媚和另外一位天英院的成員都覆蓋進去。

    “閃開”

    孫聖臉色凝重,雙手一推,將坐在旁邊的唐媚和另外一人推了出去,他瞬間凝聚出磅礡的天地氣勢,隆隆而動,周圍的天地元氣都在跟著暴動,抵抗楚驕陽的壓迫。

    天地氣勢和這股法力波動踫撞在一起,狂風大作,被周圍的桌椅全都掀飛出去,這一刻,孫聖不敢托大,他知道楚驕陽已經是造化境的高手了,自己與他差著一個大境界。

    當即,孫聖全力以赴,抵抗這股壓力,如若不然的話,自己會被這股法力波動碾壓成重傷,說不定再次如數年前一般,被打成重傷,廢掉丹田。

    “轟隆”

    強大的氣功洶涌,金黃色的氣流涌動,這是孫聖第一次將自己的皇級氣功施展出來,展現在眾人的面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