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7章劍宗一禽獸

第117章劍宗一禽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氣功暴涌,配合著天地氣勢,暴發出一股如山洪的力量,像是一座人形火山爆發了一樣,狂暴的氣息席卷而出。

    黃金氣功沸騰,一頭金色大鱷的影子從孫聖的天靈蓋沖了出來,大聲咆哮,像是要吼碎山河。

    “轟”

    天地氣勢暴動,與這股強大的法力波動對抗。

    “哦不但丹田恢復,竟然還懂得掌握這股力量”就連楚驕陽都有些意外,眼中浮現出冰冷的光澤。

    “什麼孫聖竟然掌握有皇級氣功”

    “皇級氣功,最上乘的氣功,難怪他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竟然掌握有這種頂級氣功,天英院除了左小邪之外,誰能掌握這股力量”

    一時間,眾人震驚,皇級氣功可遇不可求,除了帝國皇室封存著這樣的氣功之外,除非是有大機緣者才行。但是這種機緣,又有幾人可以得到太過奢望了。

    左小邪眼眸冰冷,他修煉的也是皇級氣功,是帝國做上乘的氣功,這是他的卓越之處,是他一路無敵的資本,沒想到這個小地方的少年也懷有這樣的高端氣功,看樣子真的得到過大機緣。

    “給我開”

    孫聖猛地大吼一聲,恐怖的怪力爆發,再加上強大的氣功,這股力量簡直可怕的嚇人,就算是造化境的高手,也無法比擬這股恐怖的力量。

    孫聖全身一震,天地氣勢炸開,那股朝著他壓迫而來的法力波動也跟著一起炸碎,宛如一股狂風一般,席卷四面八方,讓所有人都一陣站立不穩,周圍的桌椅全都被掀飛出去,在空氣中炸碎開來。

    這一刻,眾人都用震撼的眼神望著孫聖,在一位造化境的高手壓迫下,他竟然可以全身而退,粉碎了對方的壓迫。要知道,這可是宗門中人,仙道之人,就算是世俗界的造化境都不能與之相比,誰還能在他的壓迫下反抗

    可現在這個少年卻做到了。

    楚驕陽臉色陰晴不定,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個宗門中的天才,竟然連一個不起眼的少年都壓制不住,就像是在當眾打他的臉一樣,讓他臉色一陣難堪。

    “哦你倒是有點長進了。”楚驕陽冷笑一聲說道。

    “呵呵呵,相比較幾年前,你的進步倒是不大”孫聖淡然說道,雖然楚驕陽給了他前所未有的壓力,但是氣場上,至少自己不能輸,尤其是面對這個曾經的大仇人,自己更是不能示弱,不然對方會更加欺壓自己。

    “怎麼你要試試看嗎”楚驕陽臉色陰冷,眼中明顯可以看到殺意。

    其他人也具是心頭一凜,暗道孫聖是不是吃錯藥了,面對宗門中的高手,沒吃虧就算不錯了,竟然還敢出言不遜,上前去挑釁,真是膽大妄為到了極點。

    果然,楚驕陽再次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壓更加濃重了一些,嘴角帶著傲然的冷笑。

    “楚師兄,算了,好歹是我的故人。”洛水柔說話了,眼中帶著一抹復雜之色,望著孫聖,但神態卻十分的冷漠。

    楚驕陽的眉頭皺了皺,眼中有一抹不甘,但最終身上的氣勢還是弱了下去,至少洛水柔的面子他不得不給,畢竟這是自己的道侶,而且洛水柔以後在宗門的位置不會低。

    況且,自己身為堂堂紫陽宗的天才,一個照面之下沒有拿下這個少年,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話,只怕會被人取笑,傳出去好說不好听。

    “楚師兄,我看也算了吧,何必跟小人物一般見識免得降低了你的身份。”左小邪冷笑道。

    “恩”楚驕陽點點頭,掃了孫聖一眼,眼中殺機畢露,冷哼道︰“好吧,少年人,給你一句忠告,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你的下場會很慘,數年前在紫陽宗就是一個例子。”

    眾人心寒,不難看出,這位宗門中的天才對孫聖動了殺意,這是很不好的現象,試問一個少年,沒有任何背景,如何敢跟宗門叫板,人家想要處死他,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荒寂之地的小雜魚,何須楚師兄動手,我來解決”紫陽宗中,有一名青年站了出來,傲氣凜然,身披一片霞光,這是一位氣宗高手,並沒有進入造化境,但實力卻不可小覷。

    “退下”洛水柔輕喝道,嬌美的容顏,浮現出一抹凌厲之色。

    那名紫陽宗的青年身體一震,只能悻悻的退開,朝著孫聖冷笑一聲,比劃了一個挑釁的手勢。

    “喲喲喲,紫陽宗真的是好大的威風啊,跑到這里來逞凶了,看來你們只能欺負欺負世俗界的人。【愛書屋】”突如其來的,一道聲音從天空中傳來,沒有任何的跡象,像是憑空而來的一般,卻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誰”

    眾人都是一驚,這道聲音飄忽不定,而且是從空中傳來,十分不簡單,就連左小邪都是一陣驚訝。

    楚驕陽和洛水柔也是眉心一皺,他們兩人都已經到了造化境,明顯的感應到,這聲音中蘊含著法力波動,不是尋常人,是造化境。

    “呵呵呵呵,諸位,我們也來了,不過事先未打招呼。”聲音再次從天空中傳來,在空中的某一個方位,空間竟然詭異的波動起來,露出了一頭通體閃爍著晶瑩霞光的大鳥。

    這頭大鳥十分不凡,身上那晶瑩的霞光竟然可以擾亂空間秩序,隱藏在空間之中,不被人察覺。

    而此刻在這頭大鳥之上,站著三個人,其中為首的是一位青年,十歲的樣子,身著黑白劍袍,劍眉星目,頭戴羽冠,背上背負這一口仙劍,碩碩放光,而且這片劍光將這青年籠罩在內,看上去十分超然。

    青年身後,則是兩位少女,全都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之人,同樣身著黑白劍袍,但卻勾勒出曼妙的身形,修長,肌膚如凝脂,散發著瑩瑩光澤,姿色竟然都不洛水柔差,超凡脫俗。

    “劍宗”

    幾位紫陽宗的弟子率先認出了這三人,他們的服飾,毫無疑問是劍宗特有的。

    “恩”孫聖也是一陣意外,因為他看到了熟人,在這青年身後的一位少女不是別人,正是龍吟雪。

    一別數個月,龍吟雪還是那麼容光煥發,仙姿玉骨,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像是不屬于凡塵,宛如廣寒的仙子一般,誤墜到了凡塵,嬌美的容顏,五官精致無暇,超塵脫俗,令凡塵女子望塵莫及。

    在她身邊的那位少女姿色也不錯,一副清冷的表情,不過比之龍吟雪稍弱了一籌。

    “楚驕陽,在兩宗會武上怎麼不見你這麼威風現在跑到世俗界的帝國來彰顯自己的力量,我都替你感到羞恥。”劍宗為首的青年笑道,從那頭大鳥上落下,腳踩一片劍光。

    龍吟雪和另外一位劍宗少女也躍下來,像是仙子降臨,吸引眾人的眼球。

    “秦狩”楚驕陽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

    這兩個字,讓所有人都一愣,怎麼一上來就罵人了呢對方雖然直呼楚驕陽的姓名,但楚驕陽也沒必要上來就罵街吧。

    “此人姓秦,名狩,是劍宗的一個天才,不久前劍宗和紫陽宗舉辦了一次會武,此人是劍宗中實力頗強的一人。”洛水柔解釋道。

    眾人無語,還真是一個奇葩的名字啊,他家里人給他起這個名字的時候怎麼想的,這不是給自己找著挨罵嗎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楚驕陽臉色陰沉道。

    “呵呵呵呵,不早不晚,在你展現自己威風的時候,我們剛到,不過看你們玩的這麼盡興,不想打擾。”那名叫秦狩的劍宗天才笑道,而後目光一閃,望著孫聖,咧嘴笑道︰“少年,不錯,有時候對一些人,不用給什麼臉色,如果有那個實力,大嘴巴子抽他都行。”

    眾人汗顏,誰都知道這句話是說給楚驕陽听得,這兩大宗門的天才貌似很不對頭,一上來就針鋒相對。

    而楚驕陽,則是咬牙切齒,臉色鐵青到了極點,怒視著劍宗的秦狩。

    “看什麼,手下敗將。”秦狩笑道。

    “你”楚驕陽氣結,他是紫陽宗的天才,現如今在世俗界的眾人面前,有人如此拂逆他的面子,讓他難以忍受,差點劍拔弩張。

    秦狩沒有理會他,而是環顧在場的人,道︰“我劍宗遲來,諸位不要介意,本人是劍宗的秦狩”

    一眾人汗顏,連龍吟雪和另外一位劍宗少女都覺得臉上無光,怎麼感覺這家伙像是在自己罵自己一樣。

    孫聖也是一陣好笑,打量著這個來自劍宗的青年。

    秦狩不以為然,道︰“這兩位是在下的師妹,一個名叫龍吟雪,也是來自你們楚國,另一個名叫武清寒,由于劍宗要面臨一場考核,人手支援不開,所以只來了我們三個人。”

    天英院的三位統領立刻站起來,抱拳行禮,他們三人是天英院的代表,而左小邪由于和紫陽宗關系密切,這個名叫秦狩的青年一來,讓紫陽宗的中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故此沒有站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