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章帝國要塞

第134章帝國要塞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寶器”連孫聖都是一陣意外,望著手中的誅炔,這根大鐵棍子看上去其貌不揚,竟然是一件寶器。

    想來極有這種可能,這件武器曾屬于青牛,青牛來歷神秘,不知道到底有多強,它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去,只是不知道因何落到了現在這步田地而已。這件武器能跟隨它必然不凡。

    “世俗界的人也妄想貪圖寶器,拿過來”那位陰王宗的造化境高手喝道,向前逼來,他對這件寶器同樣十分眼熱,看樣子在他手中並沒有寶器,不然也不會使用那種半成品的寶器逞威。

    “想要啊,自己過來拿,就怕你沒這個沒事。”孫聖冷笑道,一晃手中的大鐵棍子,力大沉重,上面金色的紋路全都泛出耀眼的光澤,看上去十分不凡。

    “哼”

    那陰王宗高手冷哼一聲,向前必殺過來,寶器燙手,他志在必得,連他這樣造化境的高手都沒有獲得寶器,一個世俗界的少年膽敢持有,簡直是犯了死罪。

    黑色長幡一抖,烏光繚繞,竟然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一時間,無數黑色的骷髏頭飛了出來,燃燒著火焰,像是一枚枚可以炸碎山峰的炮彈一般,朝著孫聖轟了過來。

    孫聖有了仰仗,知道這大鐵棍子的不凡,他全力催動誅炔,黑鐵棍“嗡”的一聲,黑色盡退,整個粗黑的大鐵棍子陡然爆發出金色的光彩,十分耀眼,光芒奪目,像是把這片空間點亮了一般。

    “轟”

    孫聖一記重擊砸了上去,誅炔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金光蕩漾,震碎了所有的骷髏頭,全都化為粉末,這根金色的大鐵棍子勢如破竹一般砸了上去,隱約中有金色的符文飛出,化作一圈圈漣漪,與那桿黑色長幡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鐺”的一聲,誅炔狠狠的砸在了那桿黑色的長幡上,與幡桿撞擊在一起,那用黑色金屬祭煉成的長桿當場斷裂,根本無法承受誅炔這一沉重的撞擊,應聲而斷。

    “這果然是寶器,威力不俗,即使是掌握在一個不入造化境的少年手中,竟然也有這種力量”那陰王宗的造化境高手驚訝道,但是此刻不得不後退,他的那件半成品寶器已經被輝,面對一件手持寶器的少年,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宵小之輩,你終于現身了”

    這時候,一聲吼,楚國那位身著青金甲冑的統帥沖了上來,這是一位造化境的高手,听聲音像是一位老人,但卻氣血蒸騰,十分旺盛,一點也沒有年來體衰的跡象。

    這位統帥手持一口重劍而來,並且另一只手中還提著一顆碩大的魔猿頭顱,鮮血淋灕,是剛才與他對戰的那頭凶獸的頭顱,竟然被這位統帥給斬了下來,足以可見,此人實力高超,不愧是一國的統帥。

    “該死的,小子,這次算是便宜你,下次相見,你的肉身和寶器老子全都要收下”那名陰王宗的造化境高手迅速的退走,因為他看得出來,這場戰役自己落不到什麼便宜了。

    這個少年手持寶器,十分不好對付,現在又有一位造化境級別的統帥助戰,如果硬拼下去的話,自己絕對要吃大虧的。

    而且與此同時,楚國的另外一位身著黃金戰衣的統帥也快要結束戰斗,那頭虎頭禽身的凶獸被斬掉了一只翅膀,已經不敵,快要被誅殺。

    在另一邊,盤龍谷那邊的戰斗也快要結束了,幾頭凶獸被劍宗和紫陽宗的人給打壓了回去,這一戰即將落幕,不能再留下去了。

    那名陰王宗的高手退走,並且取出一枚銅哨,吹奏出一段詭異的節奏。一時間,戰場上那些存活下來的尸傀全都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樣,開始退走,根本無人可攔,撞飛了好多楚國的士兵。

    很快的,一場戰役就此平息,盤龍谷內的凶獸被打壓了回去,而武國這邊派出來的尸傀也被擊退。這一戰,對于楚國來說可謂是大獲全勝,他們這段時間一直都被武國的力量壓制,敵國借助尸傀的力量,將他們打壓的喘不過氣來,這一次當真是揚眉吐氣,將這些可怕的尸傀打的落荒而逃。

    而這些,全都歸功于天英院的眾人趕來支援,也多虧了劍宗和紫陽宗的力量,堵住了盤龍谷的缺口,壓制住了里面想要沖出來的凶獸,不然後果不可設想。

    而對于楚國的士兵來說,他們卻深深的記住了一個少年,這位年紀輕輕的少年,卻一個人力挽狂瀾,擊殺武國尸傀信手拈來,翻手間鎮壓一頭氣宗境界的尸傀,甚至可與造化境爭鋒的強大少年,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直到許多年已經過去,在這片戰場上,依然在有人提及這個少年,掩飾不住一臉的崇敬之色,充滿了敬佩。

    此刻戰場上,孫聖托著手中的大鐵棍子觀摩,越看越心驚,剛才誅炔展現出出來的力量,他甚至感覺比一般的寶器還要強。而且自己實力低微,還未能體現出這件武器的全部力量。

    這一刻,孫聖不禁起疑,這真的只是一件寶器嗎還是說有更大的來歷這件武器和青牛一樣神秘,不知道來自何方。而且上面還記載有太玄煉體術這種強大的功法,它的來歷一定非同一般,涉及深遠。

    “小兄弟,你沒事吧。”那位身著青金戰衣的統帥問道,脫下了頭盔,竟然真的是一位老者,須發皆白,像是一頭白獅子一樣,雙目炯炯有神,射出強大的威嚴。

    “額,沒事,多謝統帥掛心。”孫聖笑道,再次將誅炔收了起來。

    “你叫我統帥難道你不是宗門中人”這不禁讓這位青金戰衣的統帥有些吃驚,在他的印象中,這少年十分強大,可與造化境硬踫硬,帝國中不可能有這樣的天才的,除非是大宗門的人。

    而這些人眼高于頂,絕對不會稱呼自己為統帥的。

    “在下天英院的人。”孫聖笑道。

    “這天英院天英院竟然有如此奇才,老夫自問坐鎮前線,但帝都的一切也都知曉,何時崛起了小兄弟你這樣強大的後輩。”這位統帥心中的震驚不止一點點,他是帝國的精神支柱,人稱蕭天河,可以說是帝國最強的造化境高手了。

    即使是那位身著黃金戰衣的統帥,同樣是造化境,卻也是他的後輩而已,可見他的地位卓越。

    蕭天河震驚不已,隨後眼中漏出喜色,帝都中出現了這樣一個強大的後輩,是楚國的福氣,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

    不遠處,左小邪將一切看在眼中,臉色蒼白,拳頭緊握,指甲深深地陷入到了皮肉之中,恨得牙根癢癢。

    他原本是帝都第一天才,地位崇高,沒有人可以超越他,但這個小地方來的少年,現在居然越爬越高,實力進步如此之快,在自己一不留神之下超越了自己,讓他不能忍受。

    而且,最讓左小邪無法容忍的是,對方竟然還掌握有一件寶器,這更加讓他妒火燃燒。一個小地方的少年,曾經還被紫陽宗趕出去過,他怎麼能和自己相比,他憑什麼掌握有寶器。

    “鳴金收兵”蕭天河沉聲喝道。

    這一仗他們打贏了,但也損失慘重,不得不回去重整旗鼓,不然不曉得盤龍谷中的凶獸會在什麼時候突然沖出來,給他們沉痛的打擊。

    眾人返回營地,大隊人馬排列整齊,他們身著黑色甲冑,行走間身上的甲冑“鏘鏘”作響,即使是退兵,依然井然有序,可見這些士兵受過多麼高等的訓練。

    孫聖和天英院的人一起往回走,期間唐媚跑過來一次,看到孫聖沒有受傷,便囑托了兩句,又跑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孫聖不禁莞爾,唐媚別看年紀輕輕,只有十八歲,而且還是個少女,但在軍中地位卻非比尋常,不少士兵看到了都要恭敬的叫一聲“少將軍”。一入戰場,唐媚再也不像是個活潑爛漫的少女,時時刻刻透著一股英姿颯爽的氣息,而且她的軍務十分繁忙,基本上都看不見她的人,並不像其他天英院的人那麼清閑。

    “恩”

    就在這時,孫聖敏銳的感覺到後背一涼,這是一種殺意,顯然是有人在盯著他,而且十分不善。

    他回頭望去,正好看到了不遠處左小邪收回了目光,他依然是與紫陽宗的眾人走在一起,並且和楚驕陽低聲攀談著什麼。很快的,楚驕陽臉色一變,不知道听到了什麼消息,流露出震驚之色,連他身邊的洛水柔都是臉上色變,不經意間朝著孫聖這邊望來。

    “恩這幾個家伙搞什麼鬼。”孫聖冷哼,估計不是什麼好事兒,自己還是防著他們一點的好。

    很快,大軍班師回營,營地竟然是一座城池,城牆高大,堪比帝都城了,而且這座城的城牆比其他的城池都要堅固,上面滿是歲月的氣息,有許多刀痕箭孔,顯然是經歷了無數次戰爭的洗禮。

    城牆上每隔五十米便有一座箭塔,上面有強弓勁弩,穿透力極強,即使是強大的妖靈,甚至是凶獸都能射殺,若是有人妄想從空中突襲進來,根本就是想都不用想,就算是造化境的強者,也要掂量一下。

    可以說,這座城池堡壘,固若金湯,是帝國最重要的要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