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2章無情的巴掌

第152章無情的巴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驕陽臉色鐵青,祭出寶器,席卷出一大片紫色的霞光。

    寶器可以放大一個人的實力,關鍵時刻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扭轉戰局,甚至多一件寶器,就等同于多了一條命,可以代替自己受劫。

    這張紫色的畫卷也很強大,上面銘刻著玄妙的符文,有種古樸的氣息,霞光一卷,可以抽碎一座山峰,卷飛十幾萬斤的大石頭。

    楚驕陽已經下了必殺之心,孫聖的存在,讓他深深地意識到了對自己的威脅有多大,他才剛剛進入造化境,便可以壓制造化境三重的自己,如果再讓他成長下去,簡直無法想象。

    兩人都打出了真火,孫聖絲毫不懼,大踏步向前,他沒有祭出誅炔,而是以神通鎮壓對方。

    銀月騰空,被孫聖抓在手中,像是手持一枚巨大的磨盤一樣,直接朝著楚驕陽拍去,銀光綻放,里面的龍形圖案也在旋轉,並且有銀白色的符號在里面纏繞。

    “轟”

    神通與寶器踫撞,聲勢驚人,震裂大地,周圍有一些楚國的士兵,此刻竟然被這股氣勢掀飛出去,根本站不住。

    寶器與神通對峙,相互沖擊著,那宛如磨盤一般的銀月不斷地發光,里面龍形圖案扭曲,像是一條蟄龍在復甦一樣,法力踫撞間,隱約中有龍吟之聲響起。

    此刻,楚驕陽手中的那張紫色畫卷,竟然被一點一點的壓制回去,這張畫卷上飛出來的符文,在與銀月接觸之後,被一點一點的碾壓碎,符文破滅,那張紫色的畫卷也變得黯淡無光起來,這件寶器最終還是被壓制了。

    “不可能,這是什麼神通,連寶器都擋不住嗎”一旁邊,洛水柔看的驚訝連連,同時眼中閃爍著復雜之色,有嫉妒的光彩浮現出來。

    在洛水柔看來,她和孫聖早就已經拉開了距離,自己早已不是當年服侍孫聖的那個丫鬟,她是高貴的仙道中人,而孫聖不過是世俗界的一個少爺而已,自己理應該用俯視的眼光來看待他。

    但是現在,這個少年正在一步一步的爬高,他不知道有著什麼樣的奇遇,如今竟然變得這麼強大,威脅到了自己的地位,這是洛水柔心中無法容忍的,她仿佛看到了有朝一日這個少年會再次爬到自己的頭頂上。

    “轟”

    一片紫色的霞光炸開,最終,在銀月的碾壓之下,那張紫色的畫卷還是炸開了,當場被碾壓的碎裂掉,黯淡無光,掉落在地上。

    “啊”

    楚驕陽大聲慘叫,他的一條手臂也被碾壓的血肉模糊,骨頭全部斷裂了,向後倒退出去。

    不過這一刻,楚驕陽的身上也飛出了符文,撐起了一道光幕,這顯然是一座防御類型的符文法陣,演化出一片光幕將楚驕陽籠罩在內。別看是一層光幕,但卻堅硬堪比銅牆鐵壁一般,連寶器都不一定能打破。

    “哼,縮在哪里都沒用”孫聖冷哼一聲,手掌向前壓去,又是一輪銀月飛了出來,化作巨大的銀白色磨盤,里面纏繞著龍形圖案,綻放出耀眼的光澤。

    “轟隆”

    這一刻,兩輪銀月磨盤全都騰空而起,這才是完美的神通“月之冕”,之前孫聖只不過是將這門神通催動到一半而已,現在全部施展出來,兩輪銀月磨盤合一,隆隆作響,里面傳來風雷之聲。

    “ 嚓 嚓”

    楚驕陽體外的那層符文演化出來的光幕當場崩裂開來,像是玻璃制品一樣,在兩輪銀月合一之下,被碾壓的難以支撐,最終“砰”的一聲漫天炸碎,所有的符文都被碾滅了。

    “啊不”

    楚驕陽再次慘叫一聲,在兩輪銀月的碾壓之下,楚驕陽大口吐血,渾身上下的肌肉都崩裂開來,鮮血噴濺,染紅了衣衫。

    他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渾身上下鮮血淋灕,身上多處骨骼被碾壓的碎裂,遭遇了嚴重的創傷,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口吐血。

    這一刻,在場的人無不震驚連連,這位楚大人是大宗門的天才,仙道中人,身份何其的高貴,現如今竟然被一個少年給當場重創,打的跟個血葫蘆一樣飛出去,丟掉了半條命。

    而且這個少年還是出自他們帝國的人,世俗界的人,卻把一個仙道中人重創的如此嚴重,這種事情說出去誰會相信

    “轟轟轟”

    孫聖大踏步前進,黑發飛舞,長袍獵獵作響,腳步震動大地,轟轟作響,像是一位巨人一般,而偏偏他身材縴瘦,看上去像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公子哥兒一樣,這種外表與力量的強烈反差,讓看的目瞪口呆。

    他逼向楚驕陽,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大敵,絕對不能放過,必須要手刃,奠定自己的道路。

    而這一幕,被這些楚國的兵將看在眼中,也不禁駭然,就連古明龍這位統帥都看的膽戰心驚,難道這個少年真的要斬殺宗門中人也太大膽了,那可是踏入仙道的人物啊,殺了他,那可是大罪過,等同于與宗門為敵了。

    “孫聖,你做什麼不要自誤,你動了楚師兄,就是與紫陽宗為敵”洛水柔站出來說道,她不可能看著孫聖對楚驕陽下殺手。

    “哈哈哈哈”孫聖大聲笑道︰“宗門中人又如何都像你們這麼可恥嗎就許你們隨便宰割別人的性命,別人傷害你們,就搬出背後的宗門威脅真是好大的威風,未免太霸道了。”

    孫聖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他必須要斬殺楚驕陽,奠定自己的道路,大不了到時候自己遠走高飛,以他現在的力量,紫陽宗想抓他也不容易。

    “看來你是執意要與我作對了,也好,我們徹底做個了斷,今日過後,我們就是敵人”洛水柔走了出來,裙擺飛舞,翩翩而行,宛如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皮膚白皙無暇,容顏絕麗。

    “敵人你也配別忘了你的身份”孫聖冷笑道。

    洛水柔頓時臉色一僵,嬌美的容顏,浮現出一抹怒色和殺意,她最痛恨別人評價她的出身,而現在這句話卻出自孫聖的口中,這個自己曾經一度認為仙凡差距明顯的少年。

    “那你就別怪我對你翻臉了。”洛水柔說道,美麗的容顏帶著一抹肅殺之氣,翩然的身形沖了上來,施展一門高超的身法,宛如浮光掠影一般,並且從她的體內綻放出一抹赤色的霞光。

    “嗡”

    與此同時,洛水柔也祭出了寶器,那是一朵赤色的火蓮,飛了上來,涌動出一股強大的法力,符文纏繞,每一枚符文都宛若火焰劍氣一般強大,朝著孫聖轟了上來。

    孫聖冷笑,洛水柔不過是造化境一重,連楚驕陽都不如,又怎麼會威脅到他

    當下,孫聖手掌向前壓去,雙月飛出,兩輪磨盤般的銀月騰空而起,銀光綻放,向前碾壓過去。

    “轟隆”

    結果,又是一聲炸響,赤色的霞光被碾壓碎,兩輪銀月磨盤落下,洛水柔手中的寶器也黯淡無光,崩裂出裂紋。強大的寶器,在孫聖的這門神通之下,竟然脆弱不堪,宛如摧枯拉朽一般被擊潰。

    “這”洛水柔臉色瞬間變白,她的這件寶器比楚驕陽手中的那張紫色畫卷品質還要高,竟然也被打破了,這到底是什麼神通,怎麼如此強悍,連強大的寶器都能輕松擊破。

    “碎”

    孫聖果斷的沖上來,一拳轟出,龍形法力噴薄,當場將這件火蓮一般的寶器給震碎,強大的法力將洛水柔震得後退出去,體內氣血翻騰,喉嚨蠕動,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

    她翩然後退,施展高明的身法,不想和孫聖近身,她看得出來孫聖近身搏殺的功力十分強悍。

    但是,孫聖出手卻比她更快,一巴掌向前探去,粉碎了洛水柔的護體法力,如影隨形一般貼近洛水柔,宛若跗骨之蛆,兩者距離相近,甚至孫聖都能聞到洛水柔身上淡淡的體香。

    他現在的實戰經驗豐富,畢竟這幾個月以來,他都在和小魔女廝殺,連小魔女那種手段倍出的人,他都能在同等境界之下打成平手。

    “你”洛水柔驚怒的抬起了頭。

    “啪”

    但是她迎上的,卻是孫聖無情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洛水柔白皙無暇的臉上,可謂是狠辣無情,巴掌聲清脆無比。

    “啪啪啪啪”

    隨後,孫聖不待洛水柔反應過來,一連數個巴掌抽了上去,抽的那叫一個干脆,無情的巴掌清脆無比,打碎了洛水柔的自尊,也打算了兩人曾經的羈絆。

    “身為下等人,就應該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過來自取其辱,滾遠點。”孫聖喝道,掌風一震,將洛水柔拍飛出去,凌空倒飛,像是一只美麗的花蝴蝶一般,但口中卻流淌出鮮血。

    這就是孫聖的強勢手段,即使對方是女人,但現在已經是自己的敵人,沒有什麼可留情的,當打則打,這無情的巴掌,也徹底打碎了他和洛水柔的一切瓜葛,兩人之前除了生死,再無其他。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