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3章宗門的壓力

第153章宗門的壓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洛水柔容顏嬌美,傾國傾城,婀娜的嬌軀,凹凸起伏,但是此刻卻嬌軀顫抖,白皙的面頰,臉上浮現出好幾個通紅的手掌印。

    她無法相信,孫聖那無情的巴掌會打在自己的臉上,那麼徹底,那麼果斷。

    這個曾經對她百依百順,甚至呵護有加的少年,今日兩人徹底的決裂,孫聖那無情的巴掌,打碎了兩人曾經所有的羈絆和關系。

    孫聖甩了甩手,並沒有什麼負罪感,洛水柔雖然是女人,但也是自己的敵人,對待敵人,絕對不能心慈手軟。更何況,洛水柔和楚驕陽在盤龍谷聯手要殺他的時候,也沒有一點的心思手軟的意思。

    “老老實實的站在一邊,別逼我殺你”孫聖臉色冷峻,冷哼一聲說道。

    洛水柔臉色鐵青,站在一邊,嬌軀劇烈的顫抖中,眼中閃爍著怒火與羞憤之色。

    孫聖懶得再看他一眼,朝著楚驕陽走去,腳步冰冷,眼神中透著一股殺意,一步一步的朝著楚驕陽逼近過去。

    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不知道這個少年要做什麼,難道他真的敢下手誅殺一個宗門弟子,仙道中人,這可是大罪過啊。

    “你你做什麼”楚驕陽此刻傷勢嚴重,躺在地上,他渾身上下都是血,身上的骨頭被神通碾壓碎,動彈不得,此刻臉色猙獰的問道。

    “做什麼問得好,就像是你當初在盤龍谷中對我做的一樣”孫聖說道,語氣冰冷。

    “你你真敢殺我你這是自尋麻煩,難道你想一個人和紫陽宗作對不成”楚驕陽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但這一刻在他的眼神中,分明有著恐懼之色在閃爍。

    “你栽贓加害于我在先,想要仗著自己實力強對我進行壓制,現在被我打敗,又搬出來宗門想要威脅我,你還要不要臉,真給仙道中人丟人”孫聖冷笑道,一腳踢了上去,像是踢皮球一樣將楚驕陽踢出去好遠的距離。

    堂堂高貴的宗門弟子,仙道中人,此刻卻落魄不看,滿地打滾,當著所有人的面被人踩來踩去,這是莫大的恥辱啊,讓楚驕陽想要吐血昏死過去。

    “沒什麼可商量的,當年舊怨,再加新仇,必斬你頭顱”孫聖大聲喝道,大踏步向前,殺意濤濤,已經掩飾不住,他的手掌響向前拍去,伴隨著龍形法力纏繞,壓迫力驚人,朝著楚驕陽碾壓過去。

    楚驕陽臉色煞白無比,他感覺到呼吸不過來,頭皮發麻,有種死亡降臨的感覺。

    他當初下定決心要斬草除根,對孫聖抱著必殺之心,但是現在,形勢卻反了過來,自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樣,被人鎮壓,隨時都能斃掉他的性命。

    不得不說,這種結局實在是太諷刺了,讓楚驕陽做夢都沒有想到。

    楚驕陽全力反抗,拼勁自己最後的力量,張口噴出一片火焰劍氣,這同樣是一種大神通,不過他還沒有修煉完整,此刻迫不得已之下施展出來。

    “嗡”

    孫聖的手臂放光,兩輪磨盤一般的銀月再現,合在一起,碾壓上去,頓時間銀光乍現,碾滅了那些火焰劍氣。兩輪銀月綻放出奪目的光澤,里面的龍形圖案也在發光,傳來龍吟之聲。

    楚驕陽無力反抗,臉色蒼白,恍若看到了兩座大山壓向自己,而自己卻動彈不得。

    “何人敢動我紫陽宗的弟子,活得不耐放了嗎”而就在這時,一聲雷霆般的咆哮從半空中傳來,緊接著,一道身影迅速的俯沖下來,帶起一股強大的氣勢,宛如天地氣勢在這一刻全都壓迫下來一般,讓人窒息。

    狂風大作,像是整片天地驟然黑暗下來一般,周圍許多楚國的兵將難以承受住,當場被壓垮在地上,根本抬不起頭來。

    這是一位紫衣老者,滿頭花發,但身材卻十分挺拔,不怒自威,他從半空中俯沖下來,紫色的長跑獵獵作響,一掌壓落,卻具有一股無匹的力量,就算是孫聖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是他”

    孫聖驚呼。

    這個紫衣老者,他之前在小魔女演化出來的投影中見到過,是攻打魔窟的一員高手之一,實力強大,最起碼在造化境巔峰,甚至可能超越了造化境的力量,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莫大的法力。

    顯然,這是紫陽宗的人,而且身份不低,可能是一位長老級別的人物,是仙道中的老輩高人,

    此刻這位紫衣老者一掌拍落下來,何其強大,凝聚了滂沱的天地氣勢,法力厚重,從半空中碾壓下來,擠壓的空間全都崩碎開來。

    “你大爺的,偏偏在這個時候”孫聖不敢大意,原本攻向楚驕陽的神通,不得不撤去,朝著那位紫衣老者轟了上去。

    “哼,黃口小兒,毛都沒長齊,敢跟老夫過招,不管你是誰,動我紫陽宗的人,你就是有一千條命也得死”那紫衣老者眼中噴吐出強烈的殺意,手掌上蘊含著滂沱的法力,與兩輪銀月踫撞在一起,打出一片霞光。

    孫聖的這門神通雖然十分強悍,但他面對的畢竟是一位仙道中的老輩高手,實力可能超越了造化境。

    僅僅是一個照面,那兩輪磨盤一般的銀月便被磅礡的法力震碎,孫聖向後倒退出去,渾身上下氣血洶涌,一口氣退出去了十幾步,才穩住了身體。

    “好強,此人法力強大,超越了我太多,而且有著境界上的壓制,根本無法取勝。”孫聖心中瞬間總結出來。

    “恩”

    而此刻,那位紫衣老者心中則是更加震驚,對面這個少年竟然接住了自己一掌。雖然動用了神通抵擋,但在正常情況下,就算是造化境四重的人,也不可能輕易接下自己這一掌,輕則傷到經脈,重則爆體而亡。

    但這個少年,竟然完全擋下來了,僅僅是退出去了十幾步而已,並沒有受到重創。

    這不禁讓紫衣老者心中震驚,這少年是什麼實力難道是造化境五重以上根本不可能,這麼小的年紀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修為,這樣的天才就算是在大宗門也見不到,可他確確實實承受了自己一掌之力。

    而此時此刻,在這位紫衣老者身後,有幾位紫陽宗的弟子背負著氣功羽翼而來,左小邪也在其中,身材挺拔,俊秀的妖異。

    除此之外,劍宗的人也來了,秦狩、龍吟雪和武清寒越過城牆而來,而在其中,還有一位身著水藍色道袍的女子,身材婀娜,修長,腳踩一片霞光,曼妙的嬌軀籠罩著一層煙霞之氣,看不清楚容顏,但是能感覺到她的肌膚十分白皙,散發著瑩瑩光澤。

    這些人到來,正好看到了孫聖硬接那紫衣老者一掌的畫面,不禁心中驚訝,這紫衣老者是什麼身份他們很清楚,實力高超,是仙道中的老前輩,如今他的攻擊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少年給輕松擋下來了。

    “孫聖”龍吟雪驚呼,眸子復雜,這個少年消失了一個月,如今再次回來了,竟然變得這麼強悍,敢硬接那紫衣老者的一擊。

    尤其是看到不遠處楚驕陽躺在地上,渾身是血,不難猜出這是孫聖所為,因為以楚驕陽的身份和實力,在這里敢動他的人,除了孫聖之外,又還有誰

    “他打敗了楚驕陽”秦狩也十分意外,他知道楚驕陽的實力,雖然自己比楚驕陽略勝一籌,但不得不承認,在同輩之中楚驕陽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現在竟然被打得這麼慘,像是個血葫蘆一樣躺在地上。

    而再看孫聖,身上根本就沒有大戰的痕跡,應該不是艱難苦戰之後獲勝的,而是勝得十分輕松,將楚驕陽給鎮壓了。

    “炎長老,為徒兒做主啊,此人卑鄙下流,暗算徒兒,而且羞辱我紫陽宗,絕對不能放過他”楚驕陽躺在地上,口中還在溢出鮮血,此刻看到紫衣老者,頓時大聲呼救,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就在剛才,他體味到了生與死的差距,只要這紫衣老者晚來半步,自己的小命估計就會被孫聖一掌給拍死了。

    “你是被他暗害的”這位炎長老臉色陰沉,快要滴出水來,目光銳利,盯著孫聖。

    “此人卑鄙無恥,盡用一下下流的手段,所以徒弟才吃了虧。”楚驕陽自然不可能當著自己同門的面承認實情,不然以後自己的臉還往哪擱

    “水柔,是這麼回事嗎”炎長老再次看向洛水柔。

    洛水柔白皙的臉上依然浮現出幾個清晰的手掌印,目光望向孫聖,狠狠的點點頭,掩飾不住心中的憤怒和殺意。

    “哈哈哈哈哈,你們還真好意思開口,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找什麼借口”孫聖冷笑道,即使面對紫陽宗的一位強大的長老,依然無懼,這件事本來自己就沒有做錯,何必理虧

    “哦”那位炎長老臉色陰沉無比,冷笑一聲,道︰“小小少年,口氣倒不小,你師承何人看你這話的意思,是看不上我們紫陽宗的力量”

    這位炎長老也不是傻子,知道楚驕陽和洛水柔扭曲了事實,單憑這少年能接住自己一掌,就可見非同一般,絕對有實力戰敗楚驕陽。

    但這是自己門下的弟子,炎長老自然不會胳膊肘往外拐。

    “炎長老,他並沒有什麼強大的師承,只是世俗界一個小地方出身的鄉巴佬而已。”左小邪趕緊走過來說道,眼中蘊含著殺意,目光中充滿了嫉妒之色,怒視著孫聖。

    一個月不見,他更強了,竟然打敗了楚驕陽,不管用了什麼手段,這種實力絕對遠遠超越了自己,讓左小邪自尊心受挫。

    “什麼世俗中人好大的狗膽一介草莽,螻蟻之輩,竟敢挑釁我紫陽宗的威嚴,誰給你的膽子跪下”

    炎長老頓時怒發沖冠,雖然這個少年有實力,但畢竟是世俗中人,代表了身份地位,與仙道中人是天壤之別,紫陽宗的弟子竟然敗在了世俗中的一個少年手中,這等同于是狠狠扇他們紫陽宗巴掌。

    昨天出門,到今天中午才回來,我已經在章節末尾“作者的話”請過假了,以後有什麼消息,都是在那里告訴大家。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