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4章劍璇璣

第154章劍璇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強大的壓迫感襲來,讓人感覺窒息,這種壓迫感像是一重重大山一樣,朝著孫聖碾壓而來。

    這位炎長老實力強大,不知道在什麼境界,極有可能超越了造化境,是宗門的一位長老級別的人物。在他面前,世俗界的凡夫俗子,真的就宛如螻蟻一般的存在。

    孫聖只覺得渾身一重,饒是他體魄強大,但這種境界的壓迫依然讓他渾身骨骼咯吱咯吱作響,承受了莫大的壓力,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哼看樣子你有什麼奇遇,不過再大的奇遇,在大宗門面前依舊白看,動我宗門中人,老夫想讓你死你就死,想讓你活你就活,猶如螻蟻一般。”不得不說,這位炎長老十分的霸道,盛氣凌人,比楚驕陽還要過分,眼中閃爍著上位者的冷色。

    一旁邊,左小邪、洛水柔和幾位紫陽宗的弟子都露出了冷笑,他們對孫聖都憎恨無比,眼下看到孫聖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心中只覺得大為痛快。

    “此人背叛了帝國,證據確鑿,就地正法吧,省的丟人現眼。。”左小邪立刻說道,他現在巴不得孫聖立刻死掉,對于這個少年,他恨之入骨。

    其原因,只是因為孫聖比他強,打破了他的自尊心。

    “慢著,帝國的事情,帝國自己處理,這點小事何須勞煩宗門,打斷這小子的手腳筋便可以,帶回去懲治,有皇帝陛下發落”古明龍突然說道,陰森著臉,對左小邪使眼色。

    左小邪立刻會意,不禁冷笑,確實,這樣讓他死了太便宜他了,應該廢掉他的手腳,打散他一身的修為,盡情的折磨。

    這個少年的存在,讓他們都感覺到了恥辱,憋屈,如果不能好好地懲治一下,難以撫平他們心頭的怒氣。

    “轟”

    強大的壓迫力襲來,炎長老冷笑一聲,說道︰“好,就按這個方法辦,做錯事終歸是要付出代價的,老夫懶得和這種小輩動手,廢掉他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炎長老沉喝一聲,強大的壓迫感繼續向前逼去。

    “轟隆”

    一聲巨響,孫聖的後背險些彎曲,腳下的地面全都被震裂,可以想象他承受了多麼巨大的壓力,換做是一般人,早就在這股壓迫力之下爆體而亡了。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大宗門的嘴臉嗎技不如人,就惱羞成怒,以大欺小就你們還能稱之為仙道中人落入畜生道都不如”孫聖也火大了,這是在仗勢欺人,一位宗門的長老,前輩級別的人物,竟然這般為難他一個少年。

    “牙尖嘴利,老夫不屑與你動手,碾碎你的手腳,听候你們帝國的發落吧。”炎長老冷笑道。

    “慢動手。”

    突如其來的,一道清美的聲音響起,一道藍色的光影翩然而起,是那位來自劍宗的藍袍女子,身材婀娜,修長,足蹬一雙藍光瑩瑩的靴子,白皙的,搖曳生姿。

    她的身上籠罩著一層煙霞般的光彩,看不清楚真容,裊裊婷婷,如夢幻泡影。

    她凌空而立,腳踩出一片霞光,竟然是在御空,讓一種人恍若謫仙的感覺,像是從仙界而來的仙女,讓人忍不住陶醉。

    御空,而且是靠自己的力量,這在外人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多麼神奇的事情,簡直就像是真正的仙人臨凡一般,踏空而行,踩出漫天的霞光。

    這位藍袍女子翩然而動,頓時間,炎長老所散發出來的強大壓迫之力散開,被她出手化解掉。

    “恩劍璇真人,你是什麼意思,這是我們紫陽宗的私人恩怨。”炎長老喝道,臉色微變,似是對這位名為劍璇真人的女人有些忌憚。

    劍璇真人,名喚劍璇璣,她和炎長老的身份差不多,同樣是一位宗門長老,出自劍宗,地位崇高。但是在修為上,劍璇璣甚至還要超越這位炎長老,讓這位老者不得不忌憚。

    劍璇璣籠罩著煙霞之氣,恍若仙子臨凡,雖然看不見容顏,但可以想象她一定傾國傾城,那清美的聲音響起︰“炎長老慢動手,據我了解,這少年已經答應我劍宗弟子,入我宗門,你這般肆無忌憚的辱我門下中人,是否要問過我劍宗的意思。”

    劍璇璣的聲音十分清美,讓人听了有種沐浴春風般的感覺,像是天籟之音一樣,但是卻帶著一種冷意和威嚴性,讓人心中又生出一種涼意,和不可抗拒的感覺。

    此言一出,炎長老的臉色頓時微微發白,其他幾位紫陽宗弟子,包括洛水柔,左小邪等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尤其是左小邪,咬牙切齒,每次在這種關頭,劍宗都會過來橫插一腳,打亂他們的計劃。

    不過左小邪不敢聲張,他知道這個女人身份不一般,實力很強,甚至還在炎長老之上,絕對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

    她的一句話,甚至可以顛覆整個帝國。

    孫聖的目光也望著這位藍袍佳人,無法看清楚她的容顏,但聲音卻十分動听,宛如天籟一般。

    她竟然會出手救自己兩人非親非故,都沒有見過,而且對方身份十分高貴。

    仔細一想,孫聖釋然,估計又是龍吟雪和秦狩從中作扣兒,想到這里,孫聖不禁啞然,自己又欠了他們一個人情。

    “他是你們劍宗的弟子哼,劍璇真人一句話就能篤定他是劍宗弟子了不入門考核就不算是真正的宗門弟子,那他就是一介凡夫俗子,老夫要懲戒一下這個後輩有何不可”炎長老雖然對劍璇璣有些忌憚,但也不能輕易就範。

    “就算不是我劍宗弟子,也算半個劍宗中人吧,所以炎長老還是不要太過的為好,既然是年輕人的恩怨,讓年輕人去解決,你這個老輩插手,說不得小女子也要摻合一下了。”劍璇璣聲音甜美,卻又帶著一種清冷,一種威嚴性。

    “你”炎長老臉色真真鐵青,一時間語塞。

    說真的,真要打的話,他不是劍璇璣的對手,劍璇璣雖然是個女人,但在劍宗的身份不一般,實力也更強,而且她的背後貌似有一位高人庇護著,讓許多大宗門的人都不敢小覷這個女人。

    “炎長老意下如何”劍璇璣開口,聲音依然動听,宛若泉水叮咚一般清脆。

    “哼”

    最終,炎長老冷哼一聲,猛地一甩袍袖,撤去了這股強大的壓迫,他狠狠的盯了孫聖一眼,冷笑道︰“好,今天給你劍璇真人一個面子,不過少年人我勸你一句,做人不要太鋒芒畢露的為好,尤其是年輕人,當心惹上殺身之禍”

    說是忠告,其實就是一種威脅。

    說完,炎長老一卷袍袖,有一片紫色的彩雲飛出,拖著他凌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飛出了城。

    這番舉動,顯然是這位紫陽宗的長老放棄了,不禁讓人驚訝,這個如仙女一般的美麗女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兒,連紫陽宗的長老都在忌憚她,同樣是宗門的長老,兩人的身份卻非同一般。

    左小邪和紫陽宗的幾個人全都是各種咬牙,眼中盡是不甘之色,原本勝券在握,以為借助宗門長老之力,可以徹底壓垮孫聖,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劍宗給打亂了。

    但是他們卻不敢說什麼,連紫陽宗的長老都忌憚這個女人,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這件事還沒完,不管怎麼說,你現在仍背負著判出帝國的罪名”左小邪陰冷的說道,依然咄咄逼人。

    孫聖冷笑,道︰“憑借你和楚驕陽的一面之詞就要定我的罪想得太天真了,有那時間在這兒瞎bb,不如想想怎麼提升自己的實力,閑的蛋疼”

    說完,孫聖一轉身,朝著遠處走去,這一場風波暫定,有劍宗的這個女人在,紫陽宗的人不敢對他亂來。不過孫聖自己也有些苦悶,自己這次又欠了劍宗一個大人情呢,俗話說千金難還,情義難請,就是這個道理。

    不久之後,蕭天河也帶隊回來了,帶領著天英院返回了城中,他們大軍在後,沒有劍宗和紫陽宗的人來得快。不過他們也很快知道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全都不禁咂舌。

    紫陽宗的天才,被他們帝國中的一個少年給虐了,而且被打的傷勢嚴重,這可是大新聞啊,從來沒有過。

    宗門中人是何其的高貴,高高在上,身為仙道中人,掌握有世俗界沒有的力量,修煉有強大的神通。

    但是現在,卻被一個世俗界的少年給虐的這麼慘,沒有人會不感到震驚,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件事。

    而關于孫聖的罪名,許多人都選擇了沉默,因為之前許多人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少年剿滅了敵方的尸傀大軍,這像是一個叛徒做出來的事情嗎武國是多麼不開眼才會選擇跟這種人合作,損失這麼嚴重。

    唐媚和紫心嵐無疑是最震驚和欣喜的兩個人,她們之前一直在擔心孫聖,並不相信楚驕陽帶回來的消息。現在孫聖終于回來了,她們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定,而且對方一個月不見,一回來就能把楚驕陽打敗,足以說明,他已經成功進入了造化境。

    一個月的時間,從氣宗到造化境,這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就算是大宗門的天才,也沒有此等妖孽的天賦。

    “這家伙到底是怎麼修煉的。”唐媚也覺得目瞪口呆,她算是看著孫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從煉體三段,到現在能夠力壓造化境的宗門天才,用了竟然僅僅是半年的時間而已。

    這修煉速度也太嚇人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