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7章當朝對質

第157章當朝對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廢墟中一個少年,獨自站在那里,不少人望去,都覺得心中一沉,雖然那是一位少年,但總感覺他的身上有一種讓人難以直視的氣息,一股龍形光澤纏繞在他的身上。

    不過很快的,眾人便發現這位少年身上的強大氣息消失,恢復了平常,看上去眉清目秀,臉上掛著懶散的笑容,宛如一個普通的貴族公子一樣,那種令人壓迫的氣息消失不見了。

    “唉,又得重新修正莊園了,不過也無所謂,破點就破點吧,反正也要離開這里了。”孫聖暗道。

    第二日,孫聖接到消息,要天英院每一個人都前往皇宮大殿,面見君王,而且這一次要論功行賞,在前線做出巨大貢獻的人,都要加官進爵,受到嘉獎。

    眾人無不激動,能夠進入皇宮大殿,這是身份的象征,而且有些人在前線戰役中立下了汗馬功勞,這一次注定要高官厚祿,得到大大的賞賜。

    有些人望向孫聖,這個少年在戰場上的功勞可以說是最大的,不但一個人剿滅了敵國的尸傀大軍,而且還誅殺了陰王宗的兩位強大的造化境,雖然之間鬧了一些矛盾,但不得不說,他是功不可沒。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一次他可能要成為帝國新任的統帥,這可是大成就,一位統帥可都是坐鎮一方的霸主,誰不夢寐以求而且這個少年如此年輕,十幾歲成為帝國統帥,成就不可限量。

    但也有一些人不以為然,此等天賦的人,怎麼會甘心呆在一個小國家注定要鵬程萬里,進入大宗門,成為仙道中人的。

    孫聖和天英院的眾人都被迎接走了,進入到了皇宮的宮城之中。

    不得不說,皇宮大院就是不一般,修建的氣魄宏偉,金碧輝煌,雕梁畫棟,他們直接走上了皇宮大殿,這里更加的不凡,大殿內明亮,充滿的莊嚴肅穆的氣息,地板明亮,簡直能當鏡子照人了。

    大殿的兩邊,站了兩排人,是楚國的文武大臣,分列兩邊,此刻一雙雙目光朝著天英院的這些年輕人身上望來。

    這些都是帝國的天之驕子啊,有些人身份更是不一般,連一些帝國的大臣都要恭敬,因為這些年輕人以後的成就都不會小,地位注定要超越他們在場的這些臣子。

    孫聖目光望去,大殿的最上方,端坐著一人,一身紫金色的龍袍,頭戴龍冠,相貌威嚴,歲數不大,看上去有四十多歲,身材挺拔,眼神明亮,宛若兩顆星辰一般,身上帶著一股帝王的威嚴,給人一種壓迫感。

    即使他坐在那里不說話,都能感覺給人一種莫大的壓力,這是久居上位者的威嚴,身上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種氣。

    毫無疑問,這便是楚國的君王,楚皇。

    不過讓孫聖沒想到的是,這位楚皇,竟然也是一位高手,絕對是造化境,因為從他的身上,能清楚的感受到法力的波動。

    據說,楚皇年少的時候曾經考入過紫陽宗,差一點點就成為了內門弟子,奈何天賦有限,後來回來繼承了皇位,統帥一方強大的帝國。

    楚皇高高在上,威嚴無比,在他的身邊還站著一位十六七歲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左小邪,而且與楚皇眉宇間有著幾分相像。

    左小邪的身份是一位皇子,而且天賦比楚皇年輕的時候還要強大,已經是紫陽宗內定的內門弟子了,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是楚皇最寵愛的子嗣之一。

    除此之外,孫聖還看到了一些人,是紫陽宗的人,而且紫陽宗的那位炎長老也在這里,竟然是坐在了楚皇的身邊,顯然受到了極高的禮待,畢竟這是一位宗門長老,仙道中的老前輩,其身份,連帝國的皇帝都要卑躬屈漆。

    “這幫貨竟然還沒走,而且怎麼哪兒都有他們。”孫聖無語的搖了搖頭,和天英院的眾人向前走去。

    楚驕陽和洛水柔也在其中,目光朝著孫聖望來,全都冰冷無比,尤其是楚驕陽,眼中的殺意無法掩飾。

    他之前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孫聖打的遍體鱗傷,直到現在傷勢都沒有痊愈,難以發揮出正常情況下七成力量,這一切都是拜這個少年所賜,讓他怎能不恨

    洛水柔的臉色也鐵青無比,回想起孫聖那無情的巴掌,臉上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恥辱,第一次有人這般掌摑。

    “接下來對各位在戰場的表現論功行賞,根據每個人立下的軍功,進行加官進爵,各位的軍功統計,全在我這里。”一名軍官模樣的人走出來,也是從戰場上回來的,手里托著一張卷軸。

    眾人激動,不少人流露出熱切之色,這一次加官進爵與往常意義不一樣,意味著自己以後會站在怎樣的位置上,所以沒有人不在意。

    接下來,這位軍官模樣的人開始匯報軍功,每一個人的軍功都明明白白的寫在紙上,朗誦給所有人听。

    “歐陽狄木,斬殺敵軍尸傀七頭,盤龍谷協助誅殺凶獸,軍功80點。”

    “鐘清,斬殺武國士兵二十人,尸傀四頭,軍功50點。”

    “封易寒,斬殺敵軍尸傀十二頭,協助誅殺凶獸一頭,軍功200點。”

    “唐媚軍功180點。”

    “紫心嵐軍功150點。”

    一個個人的名字被念出來,直到所有人的名字都被念完,這孫聖詫異的是,竟然沒有自己的軍功這怎麼可能,要知道,自己一個人剿滅了武國的尸傀大軍,並且誅殺了兩頭凶獸級別的尸傀,而且連陰王宗的兩個造化境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這樣的軍功,少說也有上千點了,就算是給他做一個統帥都不不足為過

    ,可他的成績竟然是空白的。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因為他看到左小邪和楚驕陽都在冷笑,料定一定是他們搞的鬼。

    “為什麼沒有孫聖的名字他一個人就立下了汗馬功勞,剿滅了敵軍尸傀大軍,可謂軍功顯著。”唐媚忍不住問道,也不禁納悶兒。

    大殿中,文武群臣也是微微唏噓,他們都消息靈通,知道有個少年在戰場上立下了大功勞,但具體情況不明,此刻都看著那位軍官模樣的人,期待著他的答復。

    這位軍官模樣的人也是從戰場上回來的,對于孫聖,同樣有著不可磨滅的印象,但是此刻卻有些尷尬,道︰“上面寫的都很清楚了,確實沒有他的名字,我仔細查探過來。”

    “怎麼可能,會不會統計有錯,孫聖軍功顯著,恐怕我們在場的這些人的軍功沒一個能超越他的,怎麼會沒有統計在內”唐媚說道,小臉有些嗔怒。

    “是啊,怎能有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疏忽大意,也不可能錯漏這樣的成績吧。”紫心嵐也說道,隱約中覺得不對勁兒。

    “放肆,皇宮大殿,豈可喧嘩吵鬧”左小邪站在楚皇的身邊,冷冷的喝了一聲,目光森嚴,望向孫聖,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皇宮大殿中,不少人都在看著這個少年,連楚皇的目光都定格在孫聖的身上,眯起了眼楮,表情嚴肅,什麼也沒有說,但眼神卻十分的深沉。

    “嘿嘿嘿嘿,沒有他的名字很正常,說明你們帝國明察秋毫,有些人做錯了事,必定會付出代價的。”楚驕陽也站在大殿上,此刻不冷不熱的說道。

    “沒錯,孫聖現在身份敏感,在前線有投靠敵國的嫌疑,他的軍功自然也就不算數,還是等查清楚再說吧,而且此人無辜打傷帝國將領,甚至不服管束,與帝國統帥開戰,這些責任他都難辭其咎,單單是這些,便足以說明他前者的罪名並非空穴來風。”左小邪說道。

    很顯然,這是事先就策劃好的,故意在這種時刻將孫聖退到風口浪尖上去,讓他難堪。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大殿上的文武群臣都在議論,投敵賣國,這可是大做過啊,哪怕是沾染上一點,都會身敗名裂,被視為帝國的恥辱。這個少年竟然有投靠敵國的嫌疑而且此刻還敢光明正大的站在這里。

    “完全一派胡言,如果孫聖真的有投靠敵國的嫌疑,早就遠走高飛了,還會站在這里嗎”唐媚的小臉兒上帶著盛怒之色。

    “難道你在懷疑帝國的公正唐媚,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也是身為臣子,在為帝國效力”左小邪喝道︰“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總之此人底子不干淨,又不服管束,他的軍功全部作廢,而且要留在帝國協助調查,哪里都不準去”

    “你”唐媚氣急,這等同于是框住孫聖了,將他壓制在帝都中。

    要知道,孫聖不久後要前往劍宗,但這個時候左小邪來這麼一招,要把孫聖擱淺在這里,斷了他的後路,如果孫聖要維系自己的名聲,就必須要留在這里,哪里都去不得。

    孫聖冷笑,暗道左小邪還真是處心積慮啊,他知道贏不了自己,用這種手段框住自己,並且要搞臭他的名聲,真實無所不用其極啊,為了對付自己什麼手段都用上了。

    “說我判投帝國我只知道當初有人要害我不成,故意栽贓陷害,慫恿帝國統帥將我關在城外,並且對我刀劍相向”孫聖冷聲道,聲音回蕩在整個大殿中。

    “那是因為你罪名難以洗清,統帥也是為了大局考慮,難道要放一個奸細進城嗎”左小邪冷森森的說道,眼中帶著譏諷之色。

    “武國尸傀大軍,我一個人解決掉,陰王宗的兩個造化境也是我一人所殺,難道這些還不夠若我真是奸細,當初完全可以打破城門,帶領敵軍殺進去,不然你以為區區一座城牆就能攔住我”孫聖喝道。

    “你說什麼看你這話的意思,你是在藐視帝國嗎果然是包藏禍心”左小邪呵斥道。

    “包藏你全家的大爺”孫聖直截了當的一句。

    關鍵時刻卡文了,唉,最近壓抑的太厲害了,今天先兩更,我好好調整一下,爭取明天爆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