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0章火青心

第180章火青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劍宗宗主的決定,讓幾位長老都覺得匪夷所思,這是對這個少年的認可嗎封為護道者,雖然只是個頭餃,沒有什麼實質的權力,但是掌握悟道台,這已經算是大機緣了。

    在這些大宗門之中,門客無數,一些護道者確實是從門客中選出來的,他們不是宗門的核心,但卻具有和長老平級的地位,有著一種優越感。

    如今,孫聖年紀輕輕,而且剛進入劍宗,就被宗主親自提拔為護道者,這還是第一次,在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

    火爐內,那位丘長老咬牙切齒,平日里悟道台都是他掌控的,可以借助悟道台來修煉,事半功倍。也正是因此他在劍宗弟子中威望很高,因為很多人都希望借助悟道台來修煉,自然要追捧他。

    但是現在,悟道台被一個新來的少年給搶走了,而且還被宗主親自提拔為護道者,這種優勢被奪走,讓他怎能不恨。

    “少年,身為護道者,你以後便是劍雲峰的人。”劍宗宗主笑道,望著孫聖,有些贊賞的意思。

    諸位長老一陣汗顏,原來點在這里啊,劍雲峰是劍宗的主峰,也是宗主掌管的這一脈,成為護道者,就意味著是主峰的人了,幾位長老誰也沒辦法搶奪。

    原長老和其他幾位長老都是一陣嘆息,看樣子宗主也十分看好這個少年,難怪直接提拔他為護道者,這是光明正大的要把這個少年搶走了,讓他們有力沒地方使,與宗主搶人,他們還沒那個資本,除非一個人。

    月光內,劍璇璣婀娜俏麗,身材曼妙,宛若謫仙人,一語不發,皎潔的月光包裹著她,難以看清楚容顏。

    “好了,隨我回去吧,我會給你安排府邸。”劍宗宗主說道。

    其他幾位動心思的長老都是一陣嘆息,看來這個少年注定是主峰的人了。

    “哈哈哈哈哈,宗主師兄,你記不記得,你還欠師弟我一個弟子呢”猛然間,一聲爽朗的大笑聲音傳來。

    在劍宗的某一座山峰上,火光沖天,而且火光之中,還伴隨著雷霆之力,雷與火交融,原本兩種不同共處的力量,卻融會貫通,強大無匹,仿佛讓整片天地都在跟著顫抖一樣。

    在那雷與火的霞光之中,一道挺拔的人影一步步走來,腳踏虛空而行,眨眼間來到了眾人。

    這是一位中年男子,看上去和劍宗宗主年紀相仿,但真實年齡不知幾何,他一聲火紅色的長跑,相貌剛毅,有粗略的胡子茬,氣質狂野,周身上下伴隨著雷電與火焰,霸道無比。

    “是他,連他都被驚動了”幾位長老全都是驚呼。

    劍宗宗主也是一陣嘆息,望著這位突然出現的男子,眼中有復雜的神彩閃爍。

    “誰啊這是,出場這麼牛掰。”孫聖疑惑道,而且看樣子在場的幾位長老對此人都很嚴肅,應該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吧。

    “他是火青心,宗主的是師弟,曾經競選過宗主的位置,但是最後讓步了。”一道聲音出現在孫聖的識海中,是劍璇璣,在給孫聖傳音︰“火青心論輩分,比我們這些長老都要高,但他卻不是長老的身份,常年在無虛峰苦修,不問世事。”

    孫聖了然,看樣子這個人大有來頭啊,雖然沒有身份,但卻是曾經競選宗主的人,豈會弱

    “是誰開啟了悟道台的封印,這個少年嗎”火青心到來,狂野無比,駕馭著火焰與閃電,身材挺拔魁梧。

    “火師弟,你的意思是”劍宗宗主望著火青心,無奈的笑了笑。

    “這個人歸我無虛峰。”火青心很干脆,直截了當的說道。

    孫聖汗顏,怎麼又來了一個搶人的,自己竟然成了香餑餑了。不過這個火青心還真是不凡,所有的長老都不敢和劍宗宗主搶人,但他卻這般光明正大的要人,氣勢迫人,讓孫聖都有些敬佩。

    “這”劍宗宗主稍作猶豫,道︰“火師弟,我已封他為護道者了。”

    “那又怎樣,他繼續做他的護道者,到我無虛峰修行有何不可這些年我無虛峰從不招收弟子,只有一個繼承我衣缽的傳人,也該添人進口了,更何況師兄你當初可是欠我一個弟子的。”火青心說道,很霸道,眸光逼人,與劍宗宗主對話。

    劍宗宗主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眸子深處,閃爍著復雜的神采,有無奈,有悔恨,有懊惱

    最終,劍宗宗主嘆了口氣,道︰“既然火師弟要人,我沒什麼話可說,不過還是問問這個少年,選擇去哪邊吧。”

    “不用問了,他直接來無虛峰,沒什麼可商量的。”火青心說道,而後直接伸手一揮,他體內的一道秘境開啟,飛出一片光華,竟然化作一只大手,當場將孫聖包裹到其中,將他凌空給拘禁起來。

    “我靠,這是明搶嗎也不問問我的意見。”孫聖大駭,這個火青心好大的手段,當面和劍宗宗主搶人,而且也不問問自己的意思,直接就要帶走,這是大氣魄。

    但是自己可就郁悶了,一點發言權都沒有,孫聖嘗試著掙脫了一下,卻根本掙脫不開,對方的法力太強了。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走人。”火青心哈哈大笑,駕馭著雷電與火焰,帶著孫聖直接飛走,沖向了遠處的一座山峰。

    “這宗主,他未免太霸道了一點,就這樣由著他嗎”有長老開始不滿了,對方這般盛氣凌人,從始至終,看都沒看他們一眼,也不追尋他們的意見。像是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中。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劍宗的長老啊,地位崇高,卻被人這般無視。

    “搶走這個少年,說是想要給無虛峰添人進口,實際上還不是看上了悟道台,想讓他的傳人也從中沾點好處,借助悟道台修煉。”丘長老冷聲道。

    “宗主,這樣慣著他可不行,太目無規矩了,連你這個宗主他都不放在眼中嗎就算曾經輝煌過又怎麼樣現在誰才是劍宗的宗主”

    幾位長老都很不滿,帶著怒氣,顯然他們對火青心印象並不好,也難怪,對方這麼霸道,盛氣凌人,不把他們放在眼中,這讓幾位長老如何忍耐

    “罷了罷了,由著他吧”劍宗宗主嘆了口氣,最後駕馭著一片劍光離開,留下了山崖上的眾人。

    幾位長老全都含著怒火,但卻不能發作,既然連宗主都不管了,他們能說什麼,找火青心單挑嗎恐怕沒有一個是對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把人搶走。

    其實幾位長老都是有私心的,之所以這般爭搶孫聖,其一是看上了孫聖的潛力,其二,還是因為對方掌握了悟道台,誰能將他帶走,就等同于說將悟道台佔據,可以讓自己門下的弟子受益匪淺。

    一片月光之中,劍璇璣包裹在里面,氣息神聖,宛若月宮仙子,身材曼妙,小蠻腰盈盈一握,肌體雪白,仙姿玉骨,她超凡脫俗,在月光的後面,是一張絕美的容顏,此刻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幾位長老如何含怒,如何詛咒暫且不論。

    孫聖被火青心帶著飛到了一座光禿禿的山峰上,這座山峰寸草不生,多奇岩怪石,與劍宗的其他幾座山峰的生機勃勃相比,這里反倒是增添了幾分荒涼,枯寂的氣息。

    兩口石劍插在上面,十分巨大,上面銘刻著符文,雖然是石劍,但卻有種特別的韻味兒。

    “刷”

    火青心落下身形,將孫聖放了下來,這是一個十分狂野的男子,生有他一頭赤色的長發,與他火紅色的長袍相比,格外的映襯。

    “呵呵呵呵,不錯,很不錯,是個好苗子,少年,做我的弟子如何”火青心爽朗的笑道。

    “啊”孫聖一愣,道︰“前輩,多謝你的贊賞,不過晚輩是門客,而且又成了護道者,不能作為劍宗弟子。”

    “那又如何老子最討厭那些破規矩,頑固不化,一板一眼,好沒樂趣,再者說,老子讓你做我的弟子,又不是劍宗的弟子。”火青心說道。

    孫聖無語,那還不是一樣,他自己不也是劍宗的人不過雖然和火青心簡單的對話了兩句,但孫聖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個男子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說話做事完全不拘小節,可以說是目無規矩,甚至面對劍宗宗主之時,依然盛氣凌人,這是劍宗的諸位長老都不敢做的事情。

    這個火青心,貌似有著很大的來歷,與劍宗宗主之間的關系也是耐人尋味兒,讓劍宗宗主都不得不對他讓步。

    之前劍璇璣曾告訴他,此人曾經競選過宗主的位置,不過最後卻讓步了。也就是說,他和劍宗宗主之間曾經存在著競爭關系,但貌似還並非如此簡單。

    “你想想吧,想清楚,隨時找我。”火青心說道,貌似真的很想將孫聖收入自己的門下。

    “額這件事,以後再說吧,前輩你之前對宗主說他欠你一個弟子,是怎麼回事”孫聖沒話找話的扯了這麼一句。

    但是此言一出,火青心卻猛地眼神一沉,沒有說話,但隱約之中,孫聖竟然感覺在對方的眼孔深處,有一抹冰冷的殺意浮現。

    “呵呵呵呵,這事兒不提也罷,都過去了,來,介紹你認識一下老子現在的徒弟,但是勸你一句,我這徒弟相貌可人,溫柔委婉,而且單純善良,你小子可不能打歪主意。”火青心沉默片刻,又再度爽朗起來,哈哈笑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