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2章盛氣凌人

第182章盛氣凌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現在,孫聖修行到了關鍵的時刻,才沒有功夫去理會那些人。

    他盤坐在悟道台上,準備開啟第四重秘境,原本被壓制在體內的地脈瓊漿的力量被激活出來,朝著第四道秘境的方向沖去。

    又是兩天的時間過去,這一次孫聖沖關比較艱難,因為沒什麼壓迫力,他不著急,一點一點的去沖擊,順便鞏固一下修為。

    妖月兒這兩天都不再和孫聖一起修行,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個小哥哥到了沖關的關鍵時刻,不想去打擾,倒是每天和雪白大公雞廝混在一起,混的很熟,基本上孫聖修煉的時候,都是這只雪白大公雞在陪著她。

    又過去了一日,妖月兒抱著雪白大公雞走進來,說道︰“哥哥,那幾個人又來了,而且這次來了一位身份高貴的真傳弟子,讓你去拜見。”

    孫聖冷笑,拜見真是好大的口氣,他現在是護道者,按照身份地位的話,可以和長老平起平坐了,一個真傳弟子,就算是身份不一般,也不該自己去拜見,只是放棄治療了嗎

    孫聖同樣沒有理會。

    但就在當天,一道聲音從無虛峰下傳來,竟然傳到了殿中。

    “听說新來的護道者年紀輕輕修為了得,不如出來見識一下,怎麼沒有膽量嗎”

    這是一位青年的聲音,悠揚傳來,應該使用了什麼神通,不然聲音傳不了這麼遠。

    “看樣子我們這位護道者很喜歡擺架子,出來見一面有何妨”這一次,是一位女子的聲音,冰冷無比,聲音中蘊含著一股強大的法力。

    但是,孫聖依然不理會,妖月兒有些擔心,無虛峰以前從來不會有人來打擾的,但是自從這個小哥哥來了之後,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門,雖然沒有強闖,但盛氣凌人,言談舉止高傲無比,讓妖月兒應付不來。

    無虛峰山腳下,站著數人,全都是身著劍宗的服飾,有幾個內門弟子,身上法力不弱,各個頭角崢嶸,英姿挺拔,堵在無虛峰的山門前,帶著冷笑之色。

    而其中,還有兩人身份不凡,身上籠罩著霞光,這是一男一女,一看就是人中龍鳳,他的皮膚都散發著光澤,男的看上去十歲,挺拔強健,頭戴玉冠,眼中射出虹光,氣勢逼人。

    另外一名女子,更加顯得不凡,體內竟然有七道秘境光輝飛出,顯然這是造化境七重了。

    這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幾歲,卻有造化境七重的力量,十分不可小覷,她的強大,比前面那個青年更要甚之。

    “好大的架子,區區一個少年,敢對我們擺譜,讓他出來拜見”這是一位內門弟子,大聲呵斥道。

    “听說他掌握了悟道台,我們想要見識一下是什麼樣的人物,但是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只知道在里面做縮頭烏龜。”另外一位內門弟子冷笑道。

    “澹台師姐來了,速速來拜見”一位內門弟子在向里面傳音,呵斥道。

    澹台雨,便是這位造化境七重的女子的名字,與澹台莫一樣,出自修道家族澹台家。不過她的實力卻高出了澹台莫太多,在劍宗身份地位不一般,有資格接任長老的位置。

    “丑女人,讓他趕緊出來,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和他掰扯。”澹台雨說道,對著不遠處的一位少女喝斥。

    妖月兒站在那里,懷里抱著一只雪白大公雞,嬌弱的身軀瑟瑟發抖,垂著頭,額前的青絲將半邊臉擋住,怯生生道︰“哥哥真的在閉關,你們改日再來吧。”

    “閉關這樣的借口可信嗎我看是他躲著不敢出來了,听說他只有造化境三重,而且剛剛突破,閉什麼關”一位內門弟子冷笑道。

    “是真的,不騙你們,哥哥現在沒時間。”妖月兒小聲說道,向後退步,她性格軟弱,而且秉性單純,很少與外人打交道,面對這些盛氣凌人的內門弟子,氣場顯得很弱。

    “架子還真是不小,是想讓我們打上去嗎”這時候,另外一位青年開口說話了,這也是一位真傳弟子,名叫百里穿雲,修為在澹台莫之下,但是能成為真傳弟子,必然是天才。

    “不可魯莽。”澹台雨說道。

    她知道這山頭兒的主人是誰,那是一個曾經和劍宗宗主旗鼓相當的人物,連劍宗的數位長老都要忌憚,不敢招惹。

    他們之所以敢來叫板,是因為知道此人常年閉關,而且從來不會干涉後輩之間的事情,才會如此大膽的。不然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到火青心的地盤兒來撒野。

    “這只大公雞不錯,听說是那個護道者的寵物,我們烤來吃了,我就不相信他還能做縮頭烏龜。”一位內門弟子建議道,臉上帶著冷笑。

    “咦這個主意不錯,可行,凶獸的血肉也是好東西,對我們修行有幫助。”

    “你們你們做什麼”妖月兒瞬間變得小臉兒蒼白,抱住懷中的雪白大公雞,緊緊摟住。

    但是,那幾位內門弟子卻冷笑著逼了上來,身上氣勢迫人,這幾個人每一個都不弱,絕對都有造化境三重以上的實力。

    “咕咕咕噠”

    雪白大公雞似是感應到了危險,雖然被妖月兒抱在懷中,但卻突然張口一噴,一時間,一股洶涌的火焰飛了出來,火焰中竟然還夾雜著炙熱的劍氣,橫掃而出,朝著那幾位內門弟子轟殺過去。

    幾位內門弟子臉色大變,趕緊釋放出神通阻擋,或者是祭出寶器,因為他們感應到這火焰的強度,炙熱的嚇人,尤其是里面夾雜著火焰劍氣,尤為恐怖。

    “好畜生敢還擊,非宰了你不可”

    一位內門弟子大怒,祭出一件寶器,擋住了大部分的攻擊,而後一只手向前壓去,施展出一門神通,幻化出一個大手印,將妖月兒和雪白大公雞全都籠罩在內,拍落下來。

    妖月兒臉色蒼白,嬌弱的身軀瑟瑟發抖,他從來沒給人交手過,天生怯懦,但是此刻也不得不出手。

    當即,妖月兒揮出一掌,一片霞光澎湃,一只森森白骨組成的手掌印同樣拍了上去,這是她白骨靈體的力量,與那位內門弟子的神通狠狠地踫撞在一起。

    “轟隆”

    兩個大手印踫撞,但是那白骨組成的手掌印卻無堅不摧,當場將另外一道大手印拍碎,並且將那位內門弟子給震得向後倒退出去,狼狽無比,讓他臉色一陣鐵青。

    “這個丑陋的女人,竟然還有實力”這位內門弟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听到“丑陋”兩個字,妖月兒下意識的低下了頭,臉色蒼白,羞愧無比。她的相貌,一直都是心中無法逾越的一道坎兒,現在別人當著她的面嘲諷、挖苦,甚至是謾罵,這對一個少女的心來說,是嚴重的打擊。

    看到妖月兒羞愧的低下了頭,那內門弟子冷笑一聲,暗道好機會,繼續向前撲殺過去,並且祭出寶器,一柄明晃晃的飛刀斬出,宛如一道水流一般,撕裂空間。

    妖月兒向後倒退,雖然她本身實力不弱,甚至超越一些內門弟子,但是卻從沒和人交過手,一點實戰經驗都沒有。

    “飛雷斬”

    倉促間,妖月兒嬌呼一聲,單手結出印法,一片雷電纏繞而出,這是一門神通,向前轟殺了過去。

    一時間,閃電縱橫,雷霆滂沱,這些雷電之力化作了一口炙熱的雷刀,帶著滂沱的雷電之力落下來,斬滅四方,連周圍的空間都浸滅了,與那口水流一般飛刀踫撞在一起。

    “鐺”的一聲,那口飛刀寶器竟然飛了出去,被妖月兒一只手施展神通給擋了下來。

    那位內門弟子臉色變得鐵青難堪,一個丑陋的女人,弱不禁風,竟然將自己的種種手段給打破,這在他看來是一種恥辱。

    “想不到,無虛峰僅有的一位傳人,實力還挺不簡單呢,但是可惜,雖然掌握有不弱的神通,但是漏洞百出,明顯實戰經驗不足,那個護道者少年拿你出來做擋箭牌,真是丟人現眼,這樣的人怎配做我劍宗的護道者”這時候,百里穿雲說話了,冷笑一聲,直接出手。

    畢竟是真傳弟子,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神通施展,無數劍氣縱橫,宛如一場風暴一般,絞殺上來。

    妖月兒快速退後,這種攻擊她擋不下來,這位真傳弟子的實力在造化境五重以上,而她只有造化境四重,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但就在這時,一輪銀色磨盤從天而降,宛如一輪明月一般,銀光落下,碾碎四方,所有的劍氣全都在這銀色磨盤之下潰散,根本不堪一擊,浸滅當場。

    而在這銀色磨盤上,孫聖站在上面,黑發飛揚,衣袍獵獵作響,身上散發著霞光,雖然年少,但卻有一種強大的氣場,面白如玉,清秀無比。

    銀月散去,孫聖落地,擋在了妖月兒的面前,目光掃視著在場的幾個人。

    “你終于肯出來了。”百里穿雲冷笑,站在一塊岩石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孫聖。

    澹台雨一言未發,但是眸子冰冷,有殺意在里面起伏。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