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96第196章桑小蝶

196第196章桑小蝶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聞言,不少人低語,這種五轉靈丹貌似真的非同一般,雖然對于一般修士來說,作用不是太大,但對于雙修者來說,確實有著很大的幫助。

    “流氓“

    這時,從桑小蝶的包間中,傳來一聲嗔喝,顯得極為不滿。

    很顯然,桑小蝶記恨上了他,一開始孫聖將她看上的東西全都收走,已經讓桑小蝶十分不滿。而剛才,桑小蝶又夸下海口,說這里除了她之外沒人能拿出更高級的丹方,但僅僅是片刻間,孫聖便抖手扔出去了一門五轉靈丹的丹方,這是裸的打臉啊,讓桑小蝶下不來台。

    更關鍵的是,對方拿出的丹方如此的不濟,讓她覺得下流,而且還把她志在必得的靈海珊瑚給拿下了,讓她心中憋屈無比。

    “這位美女怎麼說話呢,我怎麼流氓了”孫聖笑道。

    “拿出這樣的丹方,還不算是流氓,下流坯子一個”桑小蝶冷漠的回應,語氣中的不爽誰都听得出來。

    “這是人之常性,更何況這丹方作用于雙修的人身上,也算是輔助類的靈丹,你難道覺得雙修的人都是流氓都是下流坯子修道者雙修是很正常的事情,絕大多數人都會走這一條路,比如說你的父母,他們不雙修,哪來的你,你是在說令尊也是流氓,下流坯子嗎”孫聖針鋒相對,言語逼人。

    眾人無語,暗道這人還真是伶牙俐齒啊,歲數不大,嘴上卻不饒人、

    更關鍵的是,桑小蝶是劍宗中人,而且身份高貴,連真傳弟子都對她畢恭畢敬,這貴賓實力的人膽子真是大,敢這般與劍宗的上等人物對話,難道也有什麼來歷會不會是其他大宗門的人。

    “放肆”

    果不其然,桑小蝶的包間中傳來一道怒喝,並非是桑小蝶,應該是跟隨在她身邊的幾位真傳弟子。

    “你是什麼身份,敢用這種語氣與我等說話,難道不知道我們的來歷嗎走出來,讓我看看你是何方神聖”這是一個青年的聲音,應該是之前的幾位真傳弟子,此刻站出來為桑小蝶出頭。

    “你算是什麼東西,出來,讓我等一見”有其他的劍宗真傳弟子也在呵斥道。

    孫聖冷笑,道︰“你們身份很了不起嗎不就是劍宗真傳嗎想要見我還不容易,去無虛峰找我。”

    “無虛峰”

    一時間,對面包間中傳來幾道驚愕的聲音,他們都是劍宗的真傳弟子,自然知道無虛峰是什麼地方。那也是劍宗的靈峰之一,而且身為真傳,他們都知道無虛峰坐鎮的是誰,那是一位狂人,連劍宗的幾位長老都不會輕易去招惹那個人,對方竟然出自無虛峰,這怎麼可能,據他們所致,無虛峰只有一個女弟子,沒有其他人的門人。

    “原來如此,你就是前幾日那個護道者听說去了無虛峰。”桑小蝶開口,知道一些內幕,道︰“這麼說,你和月兒妹妹認識”

    她口中所說的月兒,自然是指妖月兒,妖月兒之前提到過,桑小蝶曾經去無虛峰找火青心指點過修行,故此她和妖月兒是見過面的。

    “小蝶姐姐,月兒在這里。”妖月兒開口說話了,帶著一絲怯弱。

    “呵呵呵呵,想不到月兒妹妹也在啊,火前輩竟然會同意你跟這種人一起出來。”桑小蝶說道,對孫聖依然充滿了嘲諷。

    “說話注意點,我怎麼了我”孫聖不滿道。

    “好,今天看在月兒妹妹的面子上,這件事暫且擱下,等拍賣會結束再說。”桑小蝶說道,但是,她對靈海珊瑚貌似志在必得,依然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孫聖沒有再說話,無動于衷,他才不管對方要干什麼,反正這些東西他一件都不會讓出去,這些奇珍都對自己的修煉有著巨大的幫助,他現在需要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少不了這種東西。

    最終,拍賣會結束了,沒有再出現什麼值得孫聖出手的東西,人群開始散去,但不少人都把目光凝聚到了005號貴賓室上,都想要看看這里面到底是何方神聖,出手這麼闊氣。

    最後,孫聖從貴賓室中走出來,引得眾人驚異,竟然是個少年,這麼年輕。但是不少人知道這可能也是劍宗的人,因為之前他和桑小蝶的對話不少人听在心里,故此並沒有什麼人故意上來找麻煩。

    孫聖被拍賣會的人請去,將之前用來兌換物品的幾門功法和那五轉靈丹的丹方默寫下來,將那件殘缺靈器,火山之心,月華之萃和靈海珊瑚全都收入手中,滿意的離開了拍賣會、

    “慢著,桑師姐想找你談談,你手中的那幾件奇珍,可否割愛。”孫聖剛走到門口,立刻就被劍宗的幾位真傳弟子攔住了,正是跟隨在桑小蝶身邊的那幾個人。

    “不讓。”孫聖回答的很干脆。

    幾位真傳弟子臉色陰沉,其中為首的,是一位二十多歲的青年,發絲如鋼針,臉上有一個明顯的刀疤,顯得有些猙獰。

    ”希望你考慮清楚,雖然你是劍宗護道者,但那只是個頭餃,有些人終究是你得罪不起的。“那臉色猙獰的刀疤青年說道,眯著眼楮,寒光四射,有一種威脅的意思。

    “你是在說你自己嗎如果不是就給我閃一邊去,看你的實力連澹台雨和苗飛羽都不如,也敢跟我叫囂,回去打听打听,問問他們傷好了嗎”孫聖冷笑道,他不想在這里耽擱時間,故此這般危言聳听。

    而這句話,也確實把這名刀疤青年和幾位真傳弟子給鎮住了,他們自然知道澹台雨和苗飛羽,他們都是真傳弟子中的佼佼者。尤其是苗飛羽,是宗主一脈的人,將來有競選宗主之位的資格,十分強大,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

    但是听這少年的意思,貌似這兩個人都和他交過手了,而且吃了虧,一時間,幾人全都是心中一震。他們今日並沒有回返宗門,故此並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不了解孫聖的實力,此刻听對方這麼一說,也是半信半疑。

    “你滿口大話,憑你還能打敗苗飛羽不成”那刀疤臉青年冷笑道,眼中帶著不相信和輕蔑之色。

    “我現在要走,如果你們要阻攔,我也沒意見,自己想清楚吧。”孫聖則是看也不看對方一眼,帶著妖月兒離開,渾然不把這幾個人放在眼中。

    “你”刀疤臉青年和幾位真傳弟子全都是怒目而視,想要出手,但他們像是听到了什麼指令,眼中閃爍著凶怒之色,最終還是忍住了,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並沒有對孫聖他們進行阻攔。

    孫聖揚長而去,帶著妖月兒離開,腳踩一輪銀色磨盤,騰空而起,飛向了劍宗的方向。

    “他說他打敗了苗飛羽和澹台雨,到底是真的假的”有一位真傳弟子這般問道,要知道這話可不是隨便說的,苗飛羽在真傳弟子中地位崇高,是宗主一脈的人,誰敢拿他開玩笑

    “估計是吹大話,他以為他是誰做了護道者就真的很了不起了嗎不過是個小屁孩而已,若非剛才桑師姐不讓我們動手,我早就將他鎮壓了。”為首的刀疤臉青年冷笑道。

    “桑師姐為何不讓出手,她不是對靈海珊瑚志在必得嗎”

    “應該是自己親自動手了,我們也省得麻煩,桑師姐親自動手,鎮壓這種小丑級別的人物不在話下,桑師姐的實力誰不知道,雖然年紀還小,但卻是劍宗兩大奇才之一,走出過了那一步。”刀疤臉青年說道,言語中透著尊敬,和一種向往之色。

    孫聖和妖月兒離開了青山鎮,腳踩著銀色磨盤,飛向了劍宗,銀色光輝劃過一道痕跡,宛如一掛銀河從空中飛過一般。

    孫聖這一次算是滿載而歸,雖然只收購三件奇珍,但卻足夠他消耗一陣子了,可以讓他的實力突飛猛進一大截。

    “恩”猛然間,孫聖察覺到了異常,有一股氣息鎖定了他,而且這股氣息來自前方。

    “是她”

    孫聖一驚,只見遠處的一座山崖上,一道靚麗的身影站在那里,火紅色的長裙飛舞,窈窕婀娜,她容貌秀麗,姿色出眾,周身上下籠罩著一層火焰霞光,像是一位從火焰中走出來的仙子一般,身材並不高挑,但卻玲瓏曼妙,火辣十足。

    “桑小蝶。”孫聖一驚,對方竟然這麼快就跑到他前面來了,而且堵在這里,看樣子不是什麼好事兒,八成是為了他手中的那三件奇珍。

    “小蝶姐姐。”妖月兒也發現了她,眼中透漏出復雜之色,她和桑小蝶相識,但是說到交情,其實並沒有多少,之前桑小蝶也只是出于情面上,叫了她一聲妹妹而已。

    “姑娘,幾個意思啊“孫聖腳踩著銀色磨盤,停懸在半空中,警惕的望著桑小蝶。

    “哼,你之前在拍賣會上口出狂言,而且羞辱于我,你覺得就這麼一走了之就完事兒了。”桑小蝶神色冷淡,雖然生的花容月貌,婀娜多姿,但俏麗的小臉兒上卻帶著一抹肅殺之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