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99第199章火青心的心結

199第199章火青心的心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連數天的時間,孫聖哪里都沒有去,留在無虛峰修行。【愛書屋】

    除此之外,他好好地研究了一下從拍賣會中收購來的那件靈器,試圖修補上面的符文,不過需要一些材料,目前不好找,所以只能暫且作罷。

    妖月兒也每日陪著孫聖在悟道台上修煉,為接下來的七宗試煉做準備,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已經不多。而妖月兒本身身為靈體,在悟道台的幫助下,修為也是突飛猛進,她原本境界和孫聖差不多,此刻竟然先一步找到了第五重秘境的位置。

    孫聖沒有多說,將月華之萃送給了她,讓她去閉關突破。

    這讓妖月兒受寵若驚,這三件奇珍都是孫聖留著自己突破時候用的,現在竟然送給了她,讓妖月兒心中激動之余,又有點患得患失,她本來有意拒絕,卻拗不過孫聖,最後只能感謝一聲,然後找地方閉關去了。

    孫聖繼續盤坐在悟道台上,他必須要抓緊時間了,最起碼在一個月後的七宗試煉時,他要突破秘境五重,如果效果好的話,說不定能夠找到秘境六重的位置,一舉突破,畢竟現在掌握有悟道台,對他幫助甚大。

    “看樣子,你已經听說了七宗試煉的事情了。”這個夜晚,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火青心出現了,赤色的長發飛舞,身著火紅色的道袍而來,他眼神明亮,左眼中有火焰氣息,右眼中則是釋放出雷霆光澤。

    “火前輩近日來閉關,是否也在為七宗試煉做準備”孫聖說道,盤坐在悟道台上。

    火青心走來,遙望著漫天的星辰,點點頭,道︰“是啊,七宗試煉三年一次,但前幾次我都錯過了,這次進去,老子做好了準備,一定要突破進那個地方。”

    孫聖心中凜然,沒有多問,但他知道小乾坤界很不凡,即使是火青心這樣的人物,都有看重的地方。

    “到時候進入小乾坤界,希望你照顧一下月兒。”火青心說道,望向孫聖。

    孫聖點點頭,七宗試煉開始後,不但各路宗門的弟子要進去,他們這些宗門的高層也不例外,只不過不會和門下弟子同行,因為他們要去的地方,必然十分重要,需要幾路宗門的高層聯手才可以。

    “恩”

    就在這時,火青心突然眉頭一皺,目光望向遠處的一座山峰,那是一座挺拔的靈峰,是劍宗之中所有的靈峰最高的,名為劍雲峰,同時也是主峰,只有宗主一脈的人才有資格居住在上面。

    而此刻,從劍雲峰的方向,一道劍光撕裂了黑暗而來,只是眨眼的時間,便出現在無虛峰的山崖上。

    劍光散去,是一位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屹立在半空中,夜風吹動他的長袍,獵獵作響。

    這名中年男子相貌很英武,帶著一種超凡的氣韻,負手而立,雖然身上並沒有強大的氣息散發,但卻給人虛無縹緲的感覺,根本看不透,像是與天地融為一體了一般。

    “宗主。”孫聖詫異道,這是劍宗宗主,他是見過的,自己剛來劍宗的時候,由于解封了悟道台,便驚動了這位大人物。

    劍宗宗主從半空中落下,氣質出塵,有一種飄渺的氣息,讓人看不透,在他的手中,還提著一個酒壺,來到了無虛峰上。

    “你好記得這個日子啊,真是難得。”火青心不冷不熱的說道。

    “呵呵呵,許多年前的這一天,你我八拜為交,我怎會不記得火師弟,我們也好久沒痛快的喝一場了,今天你來陪我可好。”劍宗宗主說道,神色有些復雜,望著火青心。

    “別提什麼八拜為交了,當年我對你做過一次讓步了,但最終你連我最看重的人也要奪走,你我兄弟之情,從那天起便已經不復存在。”火青心說道,這是一個狂野的男人,但此刻眼中卻也透漏出哀傷。

    孫聖看的一陣古怪,這兩個人,貌似有故事啊

    “這麼幾年了師弟你還是不肯原諒為兄,當年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要跟隨于我。”劍宗宗主說道。

    “是啊,我怎比得上你這個劍宗宗主給他的好處多”火青心依然十分不滿。

    劍宗宗主一陣嘆息,道︰“算了師弟,為兄今日找你來,並非是為了這些事情,而是想找你喝一場,怎麼不給為兄這個面子嘛”

    “你那個身體還能堅持住嗎這烈酒傷身,千年的九泉靈釀怕你支撐不住。”火青心道。

    劍宗宗主莞爾一笑,有些苦澀,旋即,他和火青心一同離開,化作兩道劍光沖天而起,離開了無虛峰,不知道前往何處了。

    望著夜空,孫聖心中一陣納悶兒,火青心和劍宗宗主之前競爭過,曾經是對手,但兩個人貌似還有另外一重關系,讓人看不透,而且和劍宗宗主並不怎麼和諧,每次見面,火青心都要冷嘲熱諷幾句。

    “師傅提及的那個人,是曾經無虛峰的傳人。”妖月兒從黑夜中走出來,並沒有立刻閉關。

    “無虛峰的傳人在你之前,無虛峰還有一位傳人”孫聖問道。

    妖月兒點點頭,道︰“對啊,前幾日小蝶姐姐提到了的姜無敵,他原來是無虛峰的傳人的,師傅特別看重他,但是後來被宗主一脈給挖走了。”

    “是他”

    孫聖恍然,難怪火青心對劍宗宗主這般態度,原來里面還有這層關系,曾經自己最看重的弟子,被劍宗宗主搶走。姜無敵听說也是進入過“道藏”領域,未來的潛力不可限量,這樣的人,誰不想收入自己的帳下難怪之前火青心說宗主欠他一個弟子,原來點在這里啊。

    “姜無敵從小就是被師傅帶上山的,曾經在亂尸堆中將他救了出來,養育長大,一直被師傅看重,希望他繼承自己的衣缽,但最後他跟隨了劍宗宗主,師傅每逢想起來都特別的不甘與傷心,都是在一個人喝悶酒的。”妖月兒說道,道出了一段往事。

    孫聖不禁苦笑,如此說來,是那個姜無敵背叛了火青心,跟隨了劍宗宗主,但也可以理解,以姜無敵的資質,能夠踏入“道藏”領域,必然是非凡的人,跟隨劍宗宗主,遠比留在無虛峰苦修要強得多。

    雖然火青心號稱是劍宗的一位狂人,但是以無虛峰的條件,還是不能和主峰劍雲峰相比的,況且跟隨劍宗宗主,是有資格繼承下一任宗主之位的,據說姜無敵現在便已經是被內定的下一任宗主,這些優勢,在無虛峰他都是不可能獲得的。

    “即便如此,說出走就出走,全然不顧一點養育之恩嗎”孫聖喃喃道。

    “每次提及這件事,師傅總是一個人去喝悶酒,很傷心,畢竟,那個人是師傅從小照看到大的,也許師傅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子嗣,雖然現在師傅收了我,但是月兒知道,在師傅的心中,我的地位遠遠及不上那個人。”妖月兒嘆了口氣,獨自一人離開,去修煉了。

    直到過去了許久,兩道劍光重新出現在無虛峰的山崖上,火青心和劍宗宗主回來了。

    兩人都很沉默,沒有說話,他們彼此相望,直到過去了許久,劍宗宗主嘆了口氣,道︰“火師弟,我一生欠你兩大恩情,但既然是那個孩子的選擇,希望你能尊重,你當年錯過了宗主之位,現在由你教導的弟子繼承宗主的位置不好嗎”

    “他現在是你的弟子了。”火青心說道。

    “唉”劍宗宗主嘆了口氣,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而後凌空而起,最後望了孫聖一眼,道︰“相信你應該知道七宗試煉的事情了,屆時會有些人來找你借悟道台,希望你能與人方便。”

    孫聖心中一動,猜測到了許多,不禁笑道︰“悟道台現在掌握在我手里,是否我也可以提出一些條件”

    “恩,這個隨你,不要太苛刻就好,畢竟悟道台也是我劍宗之物。”劍宗宗主說道,而後化作一道劍光離開,飛向了劍雲峰主峰。

    “這算是在提醒我還是算在警告我”孫聖不禁莞爾苦笑,確實,悟道台畢竟還是劍宗之物,劍宗宗主自然希望自己門下的弟子受用,現在只是迫不得已掌握在孫聖的手中而已。

    他這句話,很明顯是在警告孫聖不能太過分,不能霸佔著悟道用。

    不過,劍宗宗主都說了可以提出條件,孫聖自然也不會太吝嗇,悟道台倒是可以借給別人使用,不過最起碼要先對自己有好處才行。

    “火前輩,有沒有什麼是需要晚輩幫忙的”孫聖看著火青心發呆,也不知道如何相勸,來了這麼一句。

    “唉”火青心嘆了口氣,道︰“幫我照看好月兒就好,到時候去了小乾坤界,錯綜復雜,那丫頭心性單純,老子現在可就剩下這麼一個弟子了,可不能傷著。”說完,他也轉身離開了。

    孫聖笑了笑,繼續他的修行。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很快的,七宗試煉的事情如同孫聖所預料的那般,被推到了風口浪尖,知道的人越來越多,連外門弟子的許多人都知道了,每個人都在談論著,向往著,各個靈峰之間的弟子,開始為了爭奪進入小乾坤界的名額而打破頭顱。

    好在孫聖所在的無虛峰只有他和妖月兒兩個人,名額什麼的根本不成問題,孫聖不能算是劍宗弟子,但也是有資格參加這次七宗試煉的。

    但是很快的,麻煩也找上門來了,劍宗的許多內門弟子或者是真傳弟子,都想要在七宗試煉之前提升自己的實力,自然而然的就用到了悟道台,一時間,許多人來到了無虛峰,想要見孫聖,希望得到悟道台的幫助。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