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29第229章絕對力量

229第229章絕對力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關于獸煉之法,許多人都有了解,故此聯想到之前所遭遇的那些龍形怪物,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真相。

    “獸煉之法早些年一直都被排斥,尤其是在古時期,但是近千年來,獸煉之法貌似又開始被推崇了,一些大宗門甚至是大教,都在尋找這些獸煉之法。”綠體女子說道,眼神火熱,顯然對這種功法也有些向往,

    “但是可惜啊,這口銅鼎上面記載的符文太過玄妙了,又無法抄錄,想要破解,談何容易。”陳肖也開口說道。

    “或許只能用這位道兄說的辦法,將這口銅鼎抗走。“宋力將說道。

    “抗走說得簡單,連我靈虛門的幾位前輩都移不走,這口銅鼎重比一座山脈,就算是精通煉力的人,也是無計可施,某些人只會大言不慚而已。”陳肖冷笑道。

    “我只是說這是唯一的辦法而已,幾時大言不慚了總比一些人只知道傻了吧唧的站在這里要強得多。”孫聖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陳肖的目光森冷,眸子中射出殺機,臉色十分不好看,但這一次,陳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確實有實力,能輕松的打敗李青,足以可見不凡,況且在他的身上,可能真的有大造化。

    “抗走,想都不用想了,沒人有這個本事。”綠衣女子在旁邊冷冷說道。

    孫聖眉頭緊鎖,這口銅鼎太過沉重,就算是他自問力量強大,但也不能撼動這口鼎。最後,孫聖直接跳進了鼎內,想要觀摩一下這些符文,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

    宋力將也跳了進來,他嘗試著用一件寶器記錄這上面的畫面,那是一枚鏡子,照在鼎壁上,可以記錄一些畫面。但是可惜,這個方法依然行不通,畫面根本記錄不下來,被阻隔了。

    “白費心機。”陳肖則是冷笑一聲,他和綠衣女子暗中傳音,目光時不時的在孫聖的身上打量,現在他們幾乎已經確定,孫聖確實進入過那片造化之地,得了大造化,不然實力不可能進步這麼快。

    兩人心中都是一片火熱,想要知道是什麼造化,密謀著要從孫聖身上謀取那些造化。

    孫聖自然也察覺到了他們的目光,不過卻渾然不在意,凝視著銅鼎內的符文,想要尋出一些端倪,同時配合九道秘卷中的記載,認真研究。

    最後,竟然還真的被孫聖找到了一些關鍵,這上面記載有一部分符文,可以利用九道秘卷來破解。這恰巧,這些符文正好是這口銅鼎的搬運之法,只要破解了這些符文,想要搬移走這口銅鼎,並不是什麼難事。

    “嘗試一下”

    孫聖當即認真起來,結合自己對符文之術的掌控,嘗試著破解這些符文,利用自己的知識,將它們各種排列,重組。

    “呵呵呵,道兄還懂得符文之術真是不簡單呢。”宋力將笑道,有些驚訝。

    “一點點。”孫聖說道,沉浸在這些符文之中,想要將其破解掉。

    “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我靈虛門的前輩符文造詣高深,連他們都不能破解,就算你掌握有一些符文理論,但想要吃透這上面的符文也是痴心妄想。”陳肖毫不介意的諷刺道。

    孫聖心中冷笑,雖然他承認這些大宗門的符文大師,對符文之道研究頗深,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比他們差,甚至要超越他們,因為他所學習的九道秘卷乃是傳自神域的法門,比天仙大陸的符文傳承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玄妙無比,讓那些大宗門的前輩都望塵莫及。

    若是他能將九道秘卷鑽研透,到時候別說是這些大宗門中的符文大師,就是那些頂級大教的人,甚至是放眼整個天仙大陸,在符文之道都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終于,經過孫聖的多番嘗試,這些符文被他徹底吃透,他內心興奮無比,直接從鼎中騰躍出來,來到石台上,露胳膊挽袖子,準備出手。

    “道兄,你這是打算做什麼”宋力將也出來了,古怪的問道。

    “抗走啊。”孫聖說道,準備扛鼎。

    一時間,在場的眾人全都被這句話雷的一愣一愣的,抗走多麼簡單霸氣的一句話,但是真的要做到談何容易啊。七大宗門的一些前輩嘗試了多少次,都無計可施,這少年卻敢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道兄難道掌握了什麼要領嗎”宋力將問道,也覺得匪夷所思,難以相信孫聖有這樣的手段。

    “沒啥要領,硬抗唄。”孫聖說道,他當然不能說自己掌握有至高無上的九道秘卷,破解里面的符文輕而易舉。

    “我沒听錯吧,你竟然還真的打算試一試不要自取其辱了,我見過有許多人自持清高,想要抗走這件器具,但結果全都被壓的粉身碎骨。”陳肖冷笑道,並不認為孫聖能做道,臉上帶著嘲諷之色。

    “既然她想要嘗試,那就讓他去試好了,不吃點教訓不會死心的。”綠衣女子則是很淡定的說道,同時對陳肖傳音,示意他不要阻止。

    “呵呵呵,正愁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機會下手呢,現在他要抗走這口銅鼎,我們只需要等待便可,等他被壓成重傷,可以毫不費力的擒拿下他,套出他身上的造化。”綠衣女子打定主意,暗中提醒陳肖。

    陳肖也是點點頭,露出玩味的笑容,道︰“恩,這個主意還是不錯的,我們就等著看笑話就好了。”

    巨大的銅鼎,足足有房屋大小,是孫聖的好幾倍,沉重無比,像是一座銅山坐落在這里一般,讓人心中生出一股壓迫感。

    銅鼎有三足,孫聖來到了其中一根鼎足前,鼎足有他腰肢般粗細,敲在上面“鐺鐺”作響。

    此刻,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這個少年的身上,想要看看他如何抗走這口銅鼎。要知道,多少大宗門的前輩高人都奈何不得這尊器具,試問一個少年,如何可能

    而且之前也不是沒有人嘗試過,這尊銅鼎並非新出土的,陳放在這里已經有些年頭了,每一次小乾坤界開啟,都會有一些天才來嘗試一下,有些人根本撼動不得,但也有精通煉力的人,將這口銅鼎生生舉起,但結果力竭,直接被壓死在了下面,粉身碎骨。

    甚至有七大宗門的前輩都被壓死在下面過,而且不止一人。

    眼下,這個少年也要嘗試,不禁有人感慨,有人嘆息,怎麼說這也是一位奇才,而且能輕松戰敗李青,就這樣被壓死了,未免太可惜了。

    但也有人不以為然,甚至對孫聖這種囂張的態度十分不爽,等著看好戲。

    “道兄,三思而行啊,你確定你有把握嗎”宋力將說道,有些不忍,因為他也听到過許多傳聞,這里壓死過不少人。

    孫聖點點頭,讓他們放寬心,而後開始嘗試。

    宋力將眼神中透著一種惋惜,又有一種期待,站在一邊,不再相勸。

    最終,孫聖開始舉鼎了,在眾人各種復雜的目光下,孫聖深吸一口氣,而後雙臂環抱,直接摟住了那根鼎足,他沉喝一聲,十分干脆,沒有任何做作的表現,雙足踏地,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

    這股力量,將下方的石台都給震裂,從他的腳底板上蔓延開來,力從心起,強大的力量撼動了這尊銅鼎,讓銅鼎跟著搖晃起來。

    一瞬間,孫聖便感覺到這尊銅鼎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壓迫力,像是有一股力量在阻撓他將其舉起來,並且在這尊銅鼎的三根鼎足上,亮起了符文,閃閃爍爍,復雜無比,這股阻撓的力量正是這些符文散發出來的。

    當即,孫聖的法力傳導過去,順著鼎壁,去干涉這些符文,將它們拆解,並且重新排列。

    一時間,這些符文的光澤忽明忽暗,被打亂,在鼎足上到處亂飛,最後又被重新排列,印在了上面。

    頓時間,孫聖感覺到壓力緩解了不少,甚至感覺這尊銅鼎的重量減輕了。

    巨大的銅鼎搖晃,像是一座山一樣不可撼動。

    陳肖嘴角帶著嘲諷之色,道︰“我就說了他是不可能的。”同時,他又朝著綠衣女子投去詢問的眼神,想知道什麼時候出手。

    “再等等,等他力竭。”綠衣女子傳音說道,臉上掛著冷笑,隨時準備出手。

    但緊接著,石台上的孫聖卯足了渾身的力氣,大喝一聲︰“起”

    “轟隆”一聲巨響,驚奇的一幕上演,這尊沉重的銅鼎,被孫聖直接給抬了起來,他抱住一根鼎足,生猛的撼動,將這尊在所有眼中都不可動搖的大鼎給生猛的扛起來。

    一時間,腳下的石台碎裂,在頃刻間崩塌,全都是因為這股強大的力量所致,一股氣勁沖擊出去,宛如龍卷風暴一般,席卷四方,讓原本站在石台上的宋力將、綠衣女子和陳肖全都後退出去,脫離了石台。

    “什麼舉起來了”

    一片片驚呼聲傳來,眾人全都目瞪口呆,望著眼前的這一幕,無法相信,感覺身在夢幻中一般,一個個瞠目結舌,嘴巴張的大大的。

    石台已經碎裂,化為廢墟,而廢墟之中,那少年身軀挺立,將一尊房屋大小的銅鼎舉起,抱著一根鼎足,竟然真的扛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陳肖和那名綠衣女子全都是臉色慘變,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景象,眼中的嫉妒和憎恨之色更加凝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