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48第248章強勢壓敵

248第248章強勢壓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師兄,你在做什麼,打殘他啊,不然我們跟風師兄無法交代”那名嬌媚的女子催促道,眉心中一枚印記碩碩放光。

    而那位天王道的青年則是苦不堪言,各種咬牙,他倒是想要迅速的解決戰斗,比她更心急的想要鎮壓孫聖。

    但是,這個少年不簡單,沒有與他真正交手感受不到他的恐怖,他的法力磅礡無比,而且肉身蘊含著一種怪力,與法力融合,超乎想象的強大。

    而這時,孫聖再次逼了上來,沒有什麼多余的動作,直接拳腳相迎,他的肉身在這一刻釋放出金光,通體無暇,這是法力在作用,與強大的肉身結合,展現出莫測的力量。

    “轟”

    兩人再次展開了交鋒,這一次天王道的少年拼盡了全力,大神通施展出來,風雷涌動,氣勢滂沱。

    天王道的神通,不得不說是十分強悍的,而且這又是一位進入過道藏領域的奇才,這些神通在他的手中,更是彰顯出不凡的威力。

    一尊天王般的影子浮現在他的身後,似是與這位天王道的青年結合為一體,讓他法力暴漲,那尊天王的影子格外真實,隨著他的動作而動作,碩大的拳頭,有古銅色的光彩,力壓下來,可以截斷一座山脈般,滂沱無比。

    孫聖揮拳相應,簡單暴力,拳頭上釋放出金光,與這尊天王的影子硬撼,與那古銅色的拳頭擊,打出“咚咚”的巨響,宛如天鼓在擂動。

    結果,三拳兩腳之後,這尊天王的影子當場崩碎,難以抵抗孫聖的進攻,土崩瓦解。

    孫聖一掌拍了上去,雷光掌鋪天蓋地,這門簡單的雷道神通被他運用的出神入化,漫天的雷光掌壓落下來,像是一片劫雷降臨,轟了上去。

    那位天王道的青年身體騰展挪移,改變方位,在這種情況下反擊,但最終還是被轟的倒飛,饒是他醇厚的法力護體,都抵擋不住如此狂風暴雨般的轟擊,被打到吐血。

    孫聖快步跟進,一手扣住了之前天王道青年那條受傷的手臂,這條手臂骨骼崩裂,被孫聖之前一拳打傷,幾乎要廢掉了。

    而此刻孫聖將其攥在手中,用力一震,恐怖的力量和滂沱的法力蔓延上去,天王道的青年頓時慘叫一聲,根本無法抵抗,整條手臂當場被廢掉,骨骼全部化為碾粉。【愛書屋】

    這簡直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壓制戰,不過被壓制的一方,卻是之前最強強勢的一方,天王道的一位奇才,即使不如風逐北,但也是年輕一輩中少有的高手,但現在幾個回合的交手之下,便被孫聖重創。

    “斬下你的頭顱,看你還囂張”那位嬌媚的女子也動手了,祭出一件靈器,朝著孫聖攻殺過來。

    “師妹別過來”天王道的青年大叫,他這一刻深深體會到了孫聖的恐怖,這個少年強大非比尋常,連他踏入道藏領域都不是對手,這名女子雖然是靈體,並且激活了靈體血脈之力,但也不可能戰勝的了。

    果不其然,那個嬌媚女子幾乎是一個照面之下,變被孫聖一掌拍飛出去了,看似簡單的一掌,但卻雷電滂沱,雷光掌密密麻麻,布滿了這片區域,那名嬌媚女子根本連一個回合都支撐不住,靈器炸碎,整個人被拍飛出去。

    她在半空中吐血,整個人被拍在了山壁上,露出一個人形大坑,渾身骨骼盡斷,痛苦的大叫,口中溢血,眼神中透著前所未有的驚慌。

    她這一刻終于體會到了這個少年的強大,難怪自己的師兄明明已經進入了道藏領域,還被壓制的如此厲害,兩者根本不在一個檔次,自己更是弱不禁風,被人家一巴掌拍成了重傷。

    回想到之前自己所說的話,口口聲聲稱要把對方廢掉,現在看來是多麼諷刺,多麼不自量力的舉動,簡直成了一個笑話。

    “殺”

    那位天王道的青年歇斯底里的大吼,他知道今日不能善了,這個少年心性果斷,並且實力超絕,一定不會對他手下留情。

    當即,他祭出一對兵器,光芒奪目,這件兵器十分古怪,是兩枚銅環,一陰一陽,交織在一起,踫撞間叮當作響,並且傳來一股震懾靈魂的波動。

    天王道的青年催動這對兵器,陰陽二氣流動,這對兵器更是綻放出不凡的光彩,化作了一陰一陽兩條大魚,體型龐大,有壓塌山岳的氣勢,滂沱無比,將這片區域的空間全部碾壓的粉碎。

    很明顯,這對兵器是專門為他量身定做的,應該是天王道的鑄紋師專門為這位奇才打造的兵器,品質卓越,幾乎可以和大無量之劍相提並論了。

    這一次,孫聖也不敢大意,手中一晃,金光一閃,那桿以星辰金鑄造的戰戟出現在他的手中,猛地向前劈了上去。

    這桿金色戰戟釋放出耀眼的金光,通體宛如金色寶石雕琢而成的一般,瑰美無比,此刻被孫聖的法力催動,金色戰戟之上,一條龍影纏繞在上面,劈斬下來,龍吟陣陣,這桿戰戟仿似化作了一條出淵的真龍,氣勢滂沱,且鋒銳無比。

    “叮叮當當”

    不得不說,這桿星辰金所鑄的金色戰戟確實非凡,只是與那對陰陽銅環踫撞了幾個回合,這對兵器便被金色戰戟斬的到處都是裂痕,光澤暗淡,上面纏繞的陰陽二氣也全都消散,最終黯淡無光的飛回,讓天王道的青年心疼無比。

    “果然是好兵器,難怪姜無敵這麼上心,看來我是撿到寶了。”孫聖喜不自勝,真的發現這樣的武器十分的適合自己,而且這桿金色戰戟的主材料是星辰金所鑄,星辰金價值昂貴,平常能找出拳頭大小已經算是大機緣了。

    當初姜無敵鑄造出這樣的神兵利器,必然是得到了巨大的機緣,可惜現在白白便宜了孫聖。

    最終,天王道的青年終究還是不敵,被孫聖一腳踩在了地上,將他的脊梁骨全都踩碎,強大的力量壓制,讓他苦不堪言,吼出如殺豬般的慘叫。他是天王道高貴的天才,進入過道藏領域,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在他的眼中,只有風逐北讓他敬佩,甚至是畏懼,其他人他都不放在眼中。

    可時至今日,他卻被一個小自己好幾歲的少年打得如此狼狽,骨頭盡斷,這是天大的羞辱啊,而且遭遇這樣的重創,就算是有天材地寶輔助,也別想在短時間痊愈,因為孫聖把他渾身的骨頭都打碎了,不單單是打斷了那麼簡單而已。

    而且這個少年真的會放過自己嗎這還是個未知數,當初在小乾坤界,曾有傳言他斬殺了三大奇才,他本以為這件事里面摻雜著水分,但現在看來,這個傳言並非空穴來風。

    這是一個除了風逐北之外,唯一讓他忌憚的人物。

    “饒饒命,你不能殺我,這里不是小乾坤界,我們還是劍宗的客人,殺了我,你無法交代。”這位天王道的弟子徹底妥協了,放棄了尊嚴,開始求饒。

    “放過你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孫聖說道︰“七大宗門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們派了這麼多人來看住我,到底意欲何為,有什麼目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