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60第260章大人物來了

260第260章大人物來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風逐北暗暗咬牙,尤其是看到月光中的那位謫仙子,此刻為了孫聖出面,讓他眼中殺意大氣。

    他對劍璇璣傾心已久,志在必得,此刻看到自己心目中的仙子去為別人出頭,以風逐北的心高氣傲,自然不能忍受。

    這是一場混戰,火青心很干脆,仙劍激鳴,劍芒沖天,伴隨著滔天的火光和無窮的雷電之力墜落下來,宛如天罰降世。

    “轟隆”

    這片區域瞬間被毀壞的不成樣子,火青心號稱是一位狂人,實力在劍宗是唯一可以比肩劍宗之主的存在。

    就連這位天王道的長者此刻也不敢大意,一口通紅如玉的柳葉刀飛出,散發出無暇的寶光,這同樣是一件強大的器具,朝著火青心斬去。

    兩人瞬間大戰在一起,聲勢浩蕩,毀滅四方,將這座靈峰摧殘的不成樣子,幸虧此地歷代都被強大的符文法陣所籠罩,不然只此一擊,整座靈峰都會崩潰掉。

    火青心也是一陣皺眉,這個天王道的長者很厲害,實力不在他之下,而這還只是天王道一位長老而已,卻有這樣的實力,不得不說,天王道的整體實力確實要在劍宗之上,不愧是七大宗門之首,即將成為聖門大教的勢力。

    “閣下請回吧,這個少年的命運已經注定。”天王道的那位長者冷笑道。

    火青心沒有說話,繼續向前猛攻過去,雷霆降世,烈火熊熊,涌動出一股狂躁的氣息,毀滅四方。

    而另外一邊,劍璇璣和天王道另外一位長者對持,兩人誰都沒有動,但氣勢上卻爭鋒相對。

    月光之內,這位佳人黛眉緊蹙,她知道自己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對孫聖救援,眼前這個天王道的強者實力強勁,有他阻攔,自己根本騰不出手來。

    故此,劍璇璣沒有輕易出手,知道無用,月光之內的她看不出來是什麼表情。

    “劍璇真人如此在意這個少年,莫非也是想獨攬他身上的傳承”天王道的那位長者寒聲道。

    “天王道也算是大派了,如此逼迫一個後輩,傳出去好說不好听。”月光之內,這位謫仙人開口說道。

    “他的命運也注定如此,雖然天賦不錯,但天仙大陸上,每天都有不計其數的天才隕落,像他這般年紀這般天賦的少年,死了不知道多少。”天王道的長者回答的很干脆,聲音中帶著一股冷森森之意。

    “就算他今日不死,將來也會成為我手下的亡魂,仙子這麼在意他嗎,你到底看中了他哪一點”風逐北也開口說道。

    劍璇璣沒有回答,月光中的他十分的沉默。

    “轟”

    另外一邊,孫聖再次遭遇了重創,被一片霞光擊中,從半空中墜落下來,撞塌了一座建築,身上傷痕累累,面對這種大人物的壓迫,就算他在同輩之中多麼出眾也無濟于事。

    “差不多了吧。”孫聖心中盤算著,他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引對方出手,借助神荒骨的力量殺出一條路來。

    猛然間,一聲啼鳴,沉睡中的雪白大公雞被驚醒了,它本來在建築中沉睡,結果建築倒塌,雪白大公雞沖了出來,雙翅一震,沖天而起,一片銀白色光輝蔓延,有神秘的符文纏在在其中。

    雪白大公雞在守護孫聖,它的現在的實力比肩凶獸王者,也是一股可怕的戰力。

    奈何,現在出手的不是凡人,是劍宗之主和幾位長老,都是進入境界多年的強者。

    劍宗之主出手,屈指彈出數道劍氣,看似輕描淡寫,但卻是一門神通,名為劍芒指。

    “噗噗噗“

    雪白大公雞的翅膀被劍芒指洞穿,鮮血飄灑出來,它雖然實力強勁,但奈何還未成長起來,古代珍獸的血脈尚未全部覺醒,不可能與劍宗之主這種境界的強者抗衡。

    “嗡”

    劍宗之主再次出手,五指飛出五道霞光,化作了一座五行牢籠,將雪白大公雞給困在了里面。

    “恩,一頭古代珍獸,十分罕見,圈養一段時間,能頂大用。”劍宗之主說道,他盯著雪白大公雞看了看,露出異色,道︰“哦難道說還具備古代雪凰一族血脈不錯,無敵突破境界,需要凰血來洗禮,正好留著它。”

    “宗主,這頭珍獸之血我要取走一部分用來煉藥。”丘長老說道。

    “恩。”劍宗之主點點頭同意。

    “看來你對姜無敵還真是挺上心的,從我身上謀得機緣,用在他的身上,你這個宗主還真是大公無私啊。”孫聖譏諷道,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站在廢墟中。

    “雖然對你不公,但是劍宗只有這樣一個奇才就可以了,你就來成全他便可。”劍宗之主說道,事到如今,雙方已經撕破了臉,他也毫不介意孫聖會不會記恨他了。

    “哈哈哈哈,是嗎,怕只怕有一天,你的心血付水東流,若是親眼看到自己傾盡心血培養的人被踩在腳下,不知道宗主大人會作何感想,是不是要郁悶的一頭撞死呢覺得現實很操蛋”孫聖哈哈笑道。

    劍宗之主瞳孔微微收縮,眼中露出寒光。

    他盯著孫聖,並不認為這是狂妄,因為他能感覺的出來,如果這個少年不死,以後必成氣候,能與姜無敵抗衡,甚至可以說,這是姜無敵以後的一大威脅。

    但是很快的劍宗之主心底又是一陣冷笑,他知道,這個少年的下場注定淒慘,只要自己剝奪了他身上的傳承,交給其他宗門,而其他宗門撲個空,必定惱羞成怒,會直接下殺手,如此一來,這一大威脅便被鏟除,這般借刀殺人,沒有人來指責他這位劍宗宗主。

    “你只能到此為止了,不屬于你的東西,注定不是你的。”劍宗之主說道,看到孫聖搖搖欲墜,他準備出手了。

    丘長老和另外一位長老也出手,封住了孫聖所有的去路。

    孫聖在隱忍,他知道對方鎮壓自己之後,必定會立刻讀取他的識海,以免夜長夢多,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必須要把握住,而且這個機會稍縱即逝,在場這麼多的高手,一旦機會措施,自己便無路可逃,而且神荒骨的秘密也會暴漏。

    “封住他”劍宗之主說道,讓丘長老和另外一位長老動手,困住孫聖。

    “嗡”

    兩位長老施展神通,將孫聖封在當中,並且丘長老祭出一件器具,是一枚珠子,懸在孫聖的頭頂,讓孫聖的法力瞬間被封住,與之前炎長老所用的困龍鎖,是同一種功效。

    “呵呵呵,法力被封,現在你無法引爆識海中的禁制了吧,我們要對付你有的是手段。“與丘長老同行的那名長老冷笑道。

    孫聖適當性的反抗了一下,便不再掙扎,只是做出滿臉的不甘之色,他知道這是決定性的時刻,神荒骨若是發威,連丘長老和另外一位長老也逃不掉。

    “是你們逼我,怪不得別人,老朋友,這次全靠你了。”孫聖悄無聲息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假裝傷勢嚴重,大口大口的喘氣。

    “看來已經黔驢技窮了,法力透支嚴重。”丘長老冷笑道,逼迫上來,封住孫聖,讓他動彈不得。

    “可惜了,若是安分守己,我劍宗必然會給你重要的地位和權利,走到這一步,只能怪你自己了。”另外一位長老也說道。

    劍宗之主則是邁步上前,臉色沉默,瞳孔中卻閃爍著炙熱之色。

    他雙手快速結印,施展讀神術,這是一門秘法,不但可以讀取一個人的記憶,而且還能抹去一個人的記憶。

    一時間,周圍其他宗門的幾位高層也全都露出了興奮之色,向前靠攏過來,終于到了這一刻,在場的人無不為孫聖身上的造化動心,漏出火熱之色。

    “宗主,你這樣做,實在是讓人太寒心了。”遠處,劍璇璣傳音,包裹在明月之中,卻根本過不來,與天王道的一位長者相持住。

    而半空中,火青心則是長嘯,奈何也被纏住了,與天王道的另外一位長者大打出手,毀滅一片片區域。

    在這六大宗門中,唯獨天香書苑沒有輕舉妄動,一直在默默的看著。

    天香書苑為首的是一位白衣秀士,手持折扇,一直無動于衷,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他們沒有出手,但並不代表不對孫聖身上的傳承動心,但是出于某種原因,沒有摻合到其中罷了。

    “三院主,這個少年以後會幫弟子一個大忙呢。”宋力將站在旁邊,此刻臉色微微一變說道。

    “星象之道,千變萬化,有時眼見未必是真的,就像是命數一樣,變幻莫測,誰能真的看到結局”這位天香書苑的白衣秀士說道。

    “這”宋力將張了張嘴,卻無言以對,這白衣秀士的話已經表明了態度,故此他也只能嘆了口氣。

    另一邊,劍宗之主終于施展出了讀神術,他的雙目之中霞光一縷縷,一道道,整個瞳孔都在發光,有各種玄妙的符號從瞳孔中飛出去,並且飛進了孫聖的瞳孔之內,這一刻,劍宗之主瞳孔內射出的光芒,與孫聖的瞳孔連為一體,兩人中間是一道道霞光演化而成的光線,有著某種聯系。

    “讀神術成功了”旁邊的丘長老笑逐顏開,事已成定局。

    而孫聖則是整個人一震,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控制了,一股強大的意志在入侵自己的識海,但卻不是從外部進入的,這股意志直接滲透進了他的身體,要從內部進入他的識海。

    “完了”遠處,連月光中的那位佳人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嘆息一聲,但卻無法阻止。

    而這時候,孫聖的則是將意識沉浸到了自己的胸口位置,他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因為他看到,神荒骨在發光

    “呔“

    猛然間,一道聲音傳來,響徹天地,這是一個音符,卻比天雷而還刺耳,仿佛有一瞬間,有九霄神雷落下一般,震動這片天地,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感覺到心神搖曳,就算是這些各路宗門的高手,都是心中一震,渾身氣血翻騰,險些癱在地上。

    與此同時,正在讀取孫聖記憶的劍宗之主更是如遭雷擊,瞬間讀神術潰散,他臉色猛地一白,嘴角竟然溢出鮮血,因為那一道音符是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的。

    “是誰”

    這一刻,在場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