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269第269章你不配上

269第269章你不配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聖神色一變,內心立刻緊張起來,龍吟雪帶來了一條不好的消息,而且是關于唐媚的,讓他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

    “怎麼回事唐媚出什麼事情了”孫聖問道,有些著急。

    龍吟雪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道︰“你先不要激動,這里面的事情關于復雜,涉及到了一個我們招惹不起的人。”

    “誰”

    孫聖喝問道。

    不管是誰,動了唐媚,孫聖發誓都要讓他付出代價。

    他和唐媚之間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關系,雖然兩人沒有點破,但孫聖自己內心知道,他很在意那個比他大了幾歲的女孩兒,與唐媚在一起,讓他心中寧靜。

    求道之路充滿了競爭與壓力,但面對唐媚,孫聖感覺像是尋求到了一個溫暖的港灣,有種親近感。

    故此,孫聖不希望她出事情,內心緊張無比,騰起一股殺意。

    “是風逐北。”秦狩說道。

    孫聖不禁一愣,風逐北是天王道的天縱奇才,而唐媚只是劍宗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這兩個人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

    龍吟雪望著孫聖,低聲道︰“孫聖,我們之前在小乾坤界得到的那篇道經,是不是傳給唐媚了”

    孫聖心中一個機靈,點點頭,沒有隱瞞。

    “那這就對了,唐媚近一段時間實力突飛猛進,被一些人關注,但是她身懷一篇道經的事情泄露了,傳到了天王道的一些人耳中,之後唐媚便失蹤了,種種跡象表明,都和風逐北有關系,但是沒有確鑿的證據。”龍吟雪解釋道。

    孫聖臉色冰冷,沒想到這些天自己離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他傳授給唐媚的那篇道經很不簡單,可以在造化境將人送入道藏領域,一旦泄露,必然會引起歹人的覬覦。

    唐媚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雖然孫聖之前叮囑她不能泄露,但還是漏出了馬腳,而且竟然是被天王道的人給發現了。

    其中可能還有別的細節,但不是深究的時候。

    “估計他們想要從唐媚身上獲得那卷道經,故此將她擒住了,而出手的極有可能是風逐北。”龍吟雪道。

    龍吟雪也掌握有那卷道經,孫聖之前也把那卷道經傳給了妖月兒,故此她們都知道其重要性,一旦被外人發現,難免禍事臨頭。

    “劍宗的高層,幾位長老沒什麼舉動嗎”孫聖問道,畢竟這里是劍宗,天王道抓了劍宗的弟子,宗門能不管嗎

    “原長老和師傅追問過,但是沒有確鑿的證據,他們隱藏得很好,唐媚姐姐也不知道被困在哪里。”妖月兒解釋道。

    “風逐北好,我倒要看看你鬧什麼妖”孫聖身上騰起一股滔天的殺意,這件事不能善了,無論如何,唐媚都不能落在天王道的手中。

    “孫聖,你要先冷靜,今天你要和姜無敵決戰,一切等決戰後再做打算也不遲。”秦狩說道。

    他們都能看出,這一個月的修行,孫聖變得很不凡了,雖然氣息沒有外放,但卻有一種超脫感,而且很自信,本來他們還擔心孫聖不是姜無敵的對手,但現在看來,孫聖應該有底牌。

    “我們再去找找,看有什麼證據能證實這件事,你先去完成你和姜無敵的決戰,不過一切要擔心,姜無敵實力很不簡單。”龍吟雪也這般說道。

    “找個毛線證據,既然知道人是他們抓走的,那就逼他們交出來”孫聖喝道,腳下火光騰起,風火輪浮現,載著他沖天而起。

    “孫聖你別沖動,以你目前的實力,不足以和風逐北抗衡。”龍吟雪嬌喝道,感受到孫聖身上凜冽的殺意,她有些擔心。

    她和孫聖也算是相處的時間不短了,故此知道孫聖的脾氣,這個少年火氣一上來,做什麼事情都不計後果。

    何況,他是真的很在意唐媚,說不定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但是,現在要勸阻他,已經晚了,孫聖腳踩風火輪,直奔劍雲峰而去。

    此時此刻,劍雲峰上,眾人都在等待著。

    姜無敵身材挺拔魁梧,身著一身黑色的長衫,修長的體型,宛如一口戰矛一般立在那里,鋒芒外泄,讓人不敢直視,他閉著雙目,默默地等待著,即使站在那里不動,依然讓人感到壓迫。

    觀戰台上,劍宗和其他宗門的高層也在等著,日頭炎炎,但是這些高人全都視若無物,不受任何影響。

    但是周圍那些觀戰的人則是忍耐不住了,這都已經大晌午了,孫聖卻遲遲不現身,難免讓人起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不敢來應約,已經逃走了。

    “可能那個少年真的不來了,害得我們白等了一個上午,估計是嚇得早就已經逃到數萬里之外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他的對手是姜師兄呢注定是個悲劇的人物。”一位少女說道,對姜無敵格外推崇。

    這些姜無敵的追隨者和崇拜者,依然在烘托氣氛,將姜無敵捧得高高在上,似是已經看到了輸贏,看到了孫聖被姜無敵打倒在地上的淒慘模樣。

    而此刻,觀戰台上,另外一人也在冷笑,赫然是風逐北。

    這個青年意氣風範,實力比姜無敵還要強悍,神采飛揚,是當之無愧的天縱奇才。

    “呵呵呵呵,真是讓人失望,弱者就是弱者,看來已經選擇了逃避。”風逐北冷笑道,這話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讓許多人都听到,不能反駁。

    確實,孫聖這麼久不現身,真的讓人起疑,就算是火青心都有些坐不住了,臉色不是很好看。

    “再等等吧,我覺得他不像是那種人,何況史太空前輩還跟著他呢。”劍璇璣開口說道,在這炎炎烈日之下,她的聲音讓人感覺清爽,如沐浴春風一般。

    “快看,他真的來了”

    猛然間,人群中響起了一道聲音,緊接著所有人的米光都朝著同一個方向望去。

    一道火光快速的飛來,眨眼間來到了劍雲峰的上方,這是一個少年,腳踩風火輪而來,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腳下的火光散去,他從天而降,生猛的落地,震動的大地都是一陣顫抖。

    瞬間,現場嘩然起來,孫聖真的出現了,一時間眾人無不激動,今天注定要有一場龍爭虎斗了,兩位決戰的主角到齊了,這一戰不可避免。

    之前那些姜無敵的追隨者曾嘲弄孫聖膽小怕事,已經逃之夭夭,根本不敢來應戰,現在卻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樣,臉色難堪,咬牙切齒。

    “真是不自量力,真的敢出現,就這麼著急來丟人現眼嗎”

    “這一戰成敗已經注定,根本無需在比了,如果他識趣,應該遠走他鄉,從此不再踏足劍宗,總比在這里丟掉性命,或者是被姜師兄廢掉的好。”

    這些人依然不甘示弱,冷聲說道,嘈雜的議論聲響起,這里充斥著褒貶不一的聲音。

    姜無敵睜開了雙目,射出兩道宛如利劍一般的目光,蟄伏在體內的氣息宣泄出來,強大無匹,光是這股氣息,便擾亂空間秩序。

    他望著孫聖,冷笑一聲,向前邁出一步,“咚”的一聲悶響,像是天鼓擂動,沉悶無比,開口說道︰“你來了,最好準備被我鎮壓了嗎”

    這是十分囂張的話語,同時也透著一股強大的自信,自信可以鎮壓一切,有種無敵的氣概。

    這樣的天才人物,本就該如此,若無傲骨,也不被稱得上是天才二字。

    但是此刻,孫聖卻看也不看姜無敵一眼,他的目光落在觀戰台上的風逐北身上,與他目光相對,空氣中像是閃爍著刺眼的火花一般。

    “滾開,我對你沒興趣。”孫聖淡淡開口,是在對姜無敵說話。

    這句話,頓時讓姜無敵臉色一僵,就連周圍觀戰的人和觀戰台上諸位宗門的高層,都不禁一愣,今日是孫聖和姜無敵的決戰之日,但此刻他卻說出這樣一番話,是何道理

    “風逐北滾下來,別坐在上面人五人六的,我有話問你”下一刻,孫聖直接點指觀戰台上的風逐北,大聲呵斥道,舌綻驚雷,震動在場所有的人。

    “什麼他竟然在和風逐北叫囂,怎麼回事”

    “不是和姜無敵打嗎怎麼突然拋去招惹風逐北了”

    一時間,場上的人全都是震驚連連,不知道孫聖唱的這是哪一出。

    幾大宗門的高層也全都是漏出匪夷所思之色,包括劍宗宗主和幾位長老,目光都望著孫聖,因為他們可以感受到此刻孫聖身上的強烈殺意,根本掩藏不住,透體而出。

    只有天王道的兩位老者,隱約中猜到了什麼,目光冰冷,臉上寒氣森森。

    而觀戰台上,端坐在那里的風逐北卻是臉色一寒,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被人指著鼻子喝斥的滋味兒,平日里誰敢對他如此就算是長輩看到他,都要笑臉相迎,同輩相見,對他無不是戰戰赫赫,但現在一個比他年紀小的少年,竟然指著他的鼻子叫板,頓時讓他心中殺意大增。

    “恩你用這種口氣,是在跟我說話”風逐北眯著眼楮,寒光四溢,俯視著孫聖。

    “不要做出一副自命不凡的姿態,給我滾下來,我有話問你。”孫聖依然強勢,即使面對風逐北這樣的天縱奇才,依然氣場不弱。

    “今日是你和姜無敵的決戰,找我天王道的人作甚”天王道的一名長者冷著臉說道。

    “你們自己心里清楚,抓了我的朋友,以為不說話就可以敷衍過去放了她”孫聖這般說道,殺氣騰騰,隱藏不住。

    “不清楚你在說什麼。”風逐北冷冷回應道,但目光中卻是殺機濃烈。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